http://www.orangetekint.com

id="hi-199708">柏实

味涩平。主惊惶,安五藏,通大便,除湿痹。久服,令人悦泽美色,耳目聪明,不饥不老,轻身延年。生山谷。

味涩辛,空气温度,入手太阴肺、足太阳纳气平喘。入肺家而行气分。开毛孔而达皮部。善泄卫郁,专发寒邪。治风湿之身痛,疗寒湿之脚肿,八字可驱,溢饮能散,消咳逆肺胀,解惊悸心忡。煮去沫,发表去根节。解痉敛表,但用根节。

高丽参空气温度味辣,甘而微苦。气味俱轻,阳也,阳中微阴。无毒。白茯苓皮、马蔺为之使,反黎芦,恶溲,疏卤咸。出上党、辽东者佳。其根状如百枝而润实,春生苗,多于深山中背阴近假漆下湿润处。初生者三四寸,一桠五叶;四八年后,生三桠;年深者,生四桠五叶。

味辣平。主咳逆上气溢筋急,恶疡,杀小虫。

味咸、微辛,气香,动手太阴祛风消肿。润燥除烦,降逆止喘。

核心生一茎,俗名百尺杵。3月十一月有花,微小如粟,蕊如丝,紫青白。秋结子或七八枚,如玉米生青、熟黄,又红。自10月、八月、七月上旬探根,竹刀刮去土,暴干,无令见风。如人形者神。

味苦,微寒,入手太阴补血和血。清肺除烦,凉金泻热。

《金匮》竹皮大丸方在竹茹。治乳妇中虚,烦乱呕逆。烦喘者,加柏子仁一分,以其清金降逆而止烦喘也。

味辛辛,气香,性寒,入足厥阴肝、足太阳胃经。入肝家而行血分,走经络而达营郁,善解风邪,最调木气,升清阳脱陷,降浊阴冲逆,舒筋脉之急挛,利关节之壅阻,入肝胆而散强逼。极止伤心,通经络而开痹涩;甚去湿寒,能止奔豚,更安恐慌。去皮用。

又雷神云∶大块类鸡腿者良。前段时间人又以莹、坚、润为上,有金井玉兰之号。

《金匮》竹叶汤竹叶一把,铃铛花一两,鲜姜五两,草乌一枚,葛根三两,桂枝一两,百枝一两,乌拉尔甘草一两,海腴一两,干枣十七枚。治产后丘脑下部损害,发热面赤,喘而发烧。以产后中血虚亏,阴阳不可能交济,肝脾易陷,肺胃易逆,陷则下寒,逆则上热。风伤卫气,卫敛而遏营血,上热弥增,肺胃愈逆,故发热面赤,喘而头痛。肺胃愈逆而热愈增,则肝脾益陷而寒益甚。竹叶、僧帽花,凉肺而除烦,葛根、老姜,清肺而降逆,附片温寒而暖水,桂、防燥湿而达木,甘、枣、神草,补中而培中国土木工程公司也。

柏子清润降敛,宁神调气,善去烦躁,而止喘逆。缘其香甘入土,能行凝滞。开土郁,肺胃右行,神气下达,烦喘自定。其诸主要医治,安魂魄,止恐慌,润肠秘,泽发焦。

炮制 凡用,勿取高丽及色枯体虚者。采得去芦用,如不去,能吐人。又丹溪云∶若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黄参一两,入芦一钱,则一两之参徒费矣。戒之。

竹叶石膏汤竹叶两把,石膏一斤,麦冬一升,香米半升,鬼盖三两,乌拉尔甘草二两,麻芋果半升。治大病差后,虚羸少气,气逆欲吐者。以病后中虚,胃逆欲吐,首阳不降,燥热郁发。竹叶、石膏、麦冬清金泻热而除烦,黑米、参、甘,补中国化学工业进出口总公司气而生津,麻芋果降逆而止痛也。

蒸晒,炒,去皮,取仁用。

味涩,动手太阴退热除蒸。降冲逆而驱浊,消凝滞而散结。

主治 《本草拾遗》云∶味辣微寒。主补五脏,安精气神,定魂魄,止惊惧,除邪气,镇痉,高兴益智,久服轻身延年。一名金衔,一名黄党。按∶五脏之正气不足,而乱气乘之,则心神为之不宁,故令虚劳之人梦寐不安,百感交集。移山参所以安精气神儿、定魂魄、止焦灼,以其能补五脏之正气也,正气复则邪气除矣。而时师类于补气之外,另求所谓清镇之药者,谬矣。

竹叶甘寒凉金,降逆除烦,泻热清上之佳品也。其诸主要诊治,降气逆,止胃疼,除湿疮,疗发黄,润消渴,消痈痰,漱齿衄,洗失眠。

疗肠胃中冷,心腹鼓痛,胸胁逆满,霍乱吐逆,调中,消渴,通血脉,消胸中痰,破坚积。治肺气不足发烧,止烦躁,变酸水,杀金石药毒,令、人不要忘,患虚而多梦,俱用之。

味甜,微温,入足厥阴凉血止痛。健脾宣布,驱邪除风。

洁古云∶治脾、肺阳气不足,及肺喘气促,短气少气,补中暖中,泻脾、肺、胃中火邪。然非升药引用,无法补回涨之气。升麻一分、鬼盖四分为相得也。若补下焦元气,泻肾中火邪,茯苓块为之使。又云∶补虚用之,又能补胃,治胃疼则勿用,短气则用之。东垣云∶太子参甘温,能补肺中之气。肺气旺则四脏之气皆旺,肺主诸气故也。仲景以丹参为补血者,盖不自生,须得生阳气之药乃生,阳生则阴长,血乃旺矣。若阳虚单补血,血无由而生,无阳故也。

又云∶治中汤同干姜用,治腹痛、吐逆者、里虚则腹部疼,此药补之,是补其不足。又云∶补气用沙参,如心悸、气不调及喘者加之。

味甜,性平,入足阳明胃、足太阴脾、足厥阴肝、手太阴温肾助阳。降逆解热,泄满开郁,入肺胃而驱浊,走肝脾而行滞。荡胸中之瘀满,排胃里之壅遏,善通鼻塞,最止腹痛。调弄收拾内脏,宣达营卫。行经之要品,发布之良药。

海藏云∶神草味辛温,调中健胃,即补肺之阳,泻肺之阴也。若但言补肺,而无论是阴阳、而寒热、何气不足,误矣。若肺受寒邪,宜此补之;肺受火邪,不宜用也。肺为天之气,即手太阴也,为清润之脏,贵凉而不贵热,则其为寒象可以预知。若其伤热,则丹参。中灵草味甜、微寒,无害,主血积精气,除寒热,补中,益肺气。治胃痹心疼结热,邪气发烧,皮间邪热,安五脏。

凉散类

神草味涩微温,补五脏之阳也;黄参味辛微寒,补五脏之阴也,安得不异。易老取黄参代人葠,取其苦也。苦则补阴,甘则补阳。《名医本草从新》虽云补五脏,亦须各用本脏药相佐,使随所引而补一脏也,不可不知。

味辣,微寒,入手太阴滋阴清热。发布出汗,泄湿清风。

近年用黄参者,往往反有杀人之害。富贵之家,以此为补元气之妙药,其身欲壑太过,藉参补养,每见危险者,乃不明当用不当用之过也,况杂入温补剂中,则尤谬矣。世人仅知用参之补,而不知行气,徒形壅塞,不可能流通矣。余用参一钱,必加橘皮一分,取效敏捷,参看治验录,即知其用法。

按∶《主要诊疗要诀》谓∶海腴之用有三∶补气也,止渴也,生津也。补气不必言,何为生津而止渴?盖本性输于肺,肺气下落,津液乃生,犹蒸物然,热气熏蒸,旋即成液,故气不足则渴,补其气则津生而渴自止矣。能消痰、变酸水者,本性不足,不可能运化精微,故蓄而为饮,以太子参补之,治其本也。疗肠中冷者,气为阳,脾虚则内寒,而鬼盖补气也。止肚子痛者,补里虚之效也。破坚积者,养正气,积自除也。止燥烦、治梦纷繁者,湖南药物志安,精气神儿定,魂魄之功也。又海腴助肺气,何谓能治喘嗽?高丽参实元气,何为能治逆满?此盖为因虚而致者。言正气夺而用之,则为补虚;邪气盛而用之,则为实实,要在精审而已。故洁古又云喘嗽勿用,戒实实也。余治壹位喘嗽,服泻肺药,益甚;投以高丽参,一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而止,非谓喘嗽概不可用黄参也。胸胁逆满,反胃吐逆,邪气方盛固不可用鬼盖;然伤寒、杂病下后亡阴,胸中之气因虚下陷于心之分野,而致心下痞者,用导气之药,则痞益甚,须用黄党补之。故仲景治胸痹,以西洋参汤主之,若实者,则宜枳实薤白桂枝汤也。胃虚谷气不行,胸中闭塞而下区者,用辛药泻之,则呕益甚,惟宜益胃,扬谷气而已。故胃反呕吐,小和姑汤不愈者,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大麻芋果汤与丹参立愈。此仲景要诀也。今人不察病之虚实,不谙药之补泻,一遇喘满、呕逆之症,便谓有余,杂以破气之药投之,妄言气无补法,遂视沙参若堇、鸩然,而病患亦遂束手就禽而无憾,可胜叹哉!三复经文,不觉 缕。

味涩,气凉,入手太阴发散风寒。发布退热,善泄皮毛。

味涩,辛性寒,入足阳明渗湿健脾。解经气之壅遏,清胃腑之燥热,达郁迫而止利,降冲逆而定喘。作粉最好,鲜者取汁用甚良。

味辣微寒,入足少阳胆经。清胆经之郁火,泄心家之烦热,行经于表里阴阳之间,奏效于惊惶水肿之会。上头目而止眩晕,下胸胁而消硬满。口苦咽干最效,眼红耳热甚灵。降胃胆之逆,升肝脾之陷。食欲痞痛之良剂,血室郁热之神丹。

升提类

味甘勤微甘,性温,动手阳明大肠、足阳明化痰止咳。利咽候而止疼痛,解表毒而排脓血。

宣通类

味涩辛,动手太阴益气健脾。降气逆而止咳,安歇贲而定喘。

味甜空气温度,入手太阴利水渗湿。降冲逆而止嗽喘,开痹塞而利喉腔。

味涩辛,入足太阳膀胱、足厥阴舒筋活络。散水通大便,行瘀止渴。

味酸甘,气平,出手太阴行气开胃。泄肺下气,宁嗽止吐。

味辣辛,入手太阴去除风湿消痈。散结滞而止痢硬,化凝郁而排脓血,疗肺痈如神,治麻疹至妙。善下冲逆,最开壅塞。

味辛,微寒,动手太阴抗老防老。利咽候而开闭塞,下冲逆而止感冒,最清胸膈,善扫瘀浊。

味咸,气平,入手太阴收湿敛疮。公布驱风,退翳解热。

去湿散风类

味涩辛,入足厥阴通鼻窍。燥己土而泄湿,达乙木而息风。

味甘,微温,动手太阴肺、手阳明大肠经。发散皮毛,驱逐风湿。

味苦,空气温度,入足太阴肺、足少阴清肝明目。降冲逆而止咳,驱寒湿而荡浊,最清气道,兼通水源。

味涩,微辛,入足太阴脾、足阳明调经宁心。燥土消肿,泄饮消痰,行瘀去满,化癖除 ,理吞吐酸腐,辟山川瘴疠。起筋骨之痿软,回溲溺之混浊。莲花山者佳,制同山芥。

味涩,微温,入足厥阴清热散毒。通过海关透节,泄湿除风。

味辣,气平,入足厥阴健脾开胃。发宣经络,死灭风湿。

味甘辛,性温,入足太阴脾、足太阳渗湿止汗。泄经络之湿邪,逐脏腑之水气。

味咸,气平,出手太阴止血生肌。清风泄湿,镇痛败毒。

味辛,微温,入足厥阴利尿清热。泄风湿,清头目。

味甜,气平,入足厥阴温肾助阳。清风静眩,明目去翳。

味涩,微温,入足厥阴升阳举陷。逐湿开痹,起痿伸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