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五脏热病,十五络脉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十五第七十六《缪刺论篇》,又见《甲乙经》卷五第三。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九第二十六《刺热篇》又见《甲乙经》卷七先是。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十二第八十七《刺痛风症篇》,又见《甲乙》卷九第八,惟编次前后略异。

平按:此篇见《灵枢》卷三第十《经脉篇》,又见《甲乙经》卷二第一下篇。

轩辕黄帝问岐伯曰:余闻缪刺,未得意也,何谓缪刺?岐伯曰: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肤浅,留而不去,入舍于孙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络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经脉,内连五脏,散于肠胃,阴阳更盛,五脏乃伤,此邪之从皮毛而入,极于五脏之次也,

肝热病者,小便先黄,肠咳嗽痛多卧身热,热争则狂言及惊,胁痛,手足躁,不安卧,

足太阳脉令人湿疹引项脊尻,背如重状,刺其郄中阳光正经出血,春无见血。

手太阴之别,名曰列缺,

此阴阳二邪俱盛,从于肤浅,至于五脏,故以五脏为次也。

肝脉足厥阴环阴器,故热小便黄也。上行侠胃,故身热多卧卧不安也。肝动,语言也,故热争狂言及惊也。其脉属肝络胆,故胁痛也。肝脉出足上,连手厥阴,今热,故手足躁也。

项、脊、尻,皆足太阳脉行处,故带下相引郄中足②阳光,刺金门。足太阳在冬春时气衰,出血恐虚,故禁之也。

十九纯正,有八奇经,合五十脉,名称叫之经。四十脉中,十四经脉督脉及任脉、冲脉有十三经,各别出一脉,有十五脉,脾脏复出一脉,合有十四脉,名叫大络。任、冲及脾所出,散络而已;余十二络,从经而出,行散络已,别走余经,感觉交通。从十八络,别出小络,名称为孙络。任、冲二脉虽别,同称一络,名曰尾翳,似不别也。别于太阴□经,故曰别也,余皆仿之。此别走络,分别大经,所以称缺。此穴列于缺减大经之处,故曰列缺也。

平按:《甲乙》无“留而不去,入舍于孙脉”九字。“阴阳更盛”《素问》、《甲乙》作“阴阳俱感”。

平按:“胁痛”《素问》作“胁满痛”,《甲乙》作“胸中胁满痛”;“安”上均有“得”字。

②“足”,仁和寺本作“之”。

平按:注“别于太阴”下,原缺一字,袁刻作“一”。

与此相类似则治其经焉。今邪客于皮毛,入舍于孙络,留而不去,闭塞不通,不得入于经,流溢于大络,而生奇病焉。[平按:《素问》新校订云:“全元起云:大络,十一络也。”]夫邪客大络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与经相干,布于四末,其气无常处,不入于经输,命曰缪刺。

庚辛甚,甲乙大汗,气逆则庚辛死,

少阳令人吐血,如以针刺其皮中,循然无法俛仰,不可顾,刺少阳成骨之端出血,成骨在膝外廉之骨独起,夏无见血。

起于掖下分间,

那般至经,可疗经之脉输。若邪客皮毛孙络,溢于大络,而生奇病,左右相注,与经相干,甚至于布①四末,其气居无常处而不入经,能够缪刺之。

金以克木,故庚辛甚也。甲乙木王,故大汗也。余四仿此。加气逆者,则庚辛死也。

少阳,足少阳也。其脉行颈循胁出气街以行腰,故水肿不可俛仰反顾。成骨,膝膑外侧起大骨,足少阳脉循脾③出过,故肺痈刺之。足少阳在春,至夏气衰,出血恐虚,故禁之。

掖下分间,即手太阴经也。

平按:“输”《素问》、《甲乙》作“俞”。“命曰”《甲乙》作“名曰”。注“生奇病”,“生”字袁刻作“主”。

平按:注“王”,袁刻作“旺”;“加”作“如”。

平按:《素问》、《甲乙》“循然”作“循循然”。“不可顾”《素问》作“不可以顾”,《甲乙》作“不得以左右顾”。“成骨”《甲乙》作“盛骨”。“独起”下,《素问》、《甲乙》有“者”字。

平按:“掖下”《灵枢》、《甲乙经》均作“腕上”,《千金》作“掖下”。

①“于布”人卫本注曰:据经文疑倒。

刺足厥阴少阳,其发烧贞贞①,脉引冲头。

③“脾”,人民卫生本注曰:据本书卷八首篇充当“髀”。

并太阴之经直入掌中,散入于鱼际。其病手兑掌热,取之去腕一寸半,别走阳明。

轩辕氏曰:愿闻缪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为之奈何?其与巨刺,何以别之?

足厥阴、足少阳表里行脏腑之气,故刺之也。厥阴上额与督脉会于颠,故咳嗽贞贞脉引冲头。贞,都耕反,头切痛也。

阳明确命令人烫伤不可顾,顾如有见者,喜悲,刺阳明于骭前三痏,上下和之,出血,秋无见血。

并,薄浪反。络入鱼际,别走阳明经也,阳明与太阴合也,余皆仿此。

此问缪刺、巨刺之异。

平按:《素问》、《甲乙》“头”上有“逆则”二字。

足阳明龙者,循喉咙入缺盆,又支者,循腹里下气街,故肠痈不可顾。阳明谷阴虚,故妄有见。虚为肝气所克,故喜悲。下循胻外廉,故刺之以和上下。足阳明在郁蒸,至秋而衰,出血恐虚,故禁之也。

平按:“之经”,“经”字袁刻误作“道”。“手兑掌热”《灵枢》作“实则手锐掌热,虚则欠□,小便遗数”,《甲乙经》作“手兑骨掌热”,余与《灵枢》同。“一寸半”《灵枢》作“半寸”,《甲乙经》作“一寸”。

平按:《甲乙》无“愿闻缪刺”、“为之奈何”二句。《素问》无“为之”二字。

①“贞贞”,萧本原文“员员”。今据仁和寺本改,下杨注同。人民卫生本注,亦疑当做“贞”。

平按:《素问》、《甲乙》“不可顾”作“不得以顾”;“喜悲”作“善悲”;“骭”作“□”,新改过云:“《甲乙》□作骭。”今本《甲乙》仍作“□”。又注“在满月”上,袁刻有“脉”字。

手少阴之别,名曰通里,去腕一寸,别而上行,循经入于心底,系舌本,属目系。其实则支鬲,虚则不能够言,取之腕后一寸,别走太阳。

岐伯曰:邪客于经也,左盛则右病,右盛则左病,

心热病人,先不乐,数日乃热,热争则卒心疼,烦悗②喜欧,高烧面赤无汗,

足少阴让人咽肿引脊内痛,刺足少阴内踝下二痏,春无出血,出血大虚,不可复也。

里,居处也。此穴乃是手少阴脉气别通,为络居处,故曰通里也。支,搘也。少阴脉起心中,故实则搘膈而间之,虚则无法言也。

先言巨刺也。邪气中乎经也,左箱邪气有盛,则刺右之盛经。以刺左右大经,故曰巨刺。巨,大也。

心主喜乐,热病将发,故不乐数日乃热。手少阴脉起心中,侠咽系目系,手太阳至目内外眦,故热甚心疼烦悗喜欧脑瓜疼面赤无汗也。

足少阳脉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络膀胱,故水肿引脊内痛也。出然骨之下,循内踝之后,故取内踝之下。少阴与阳光在冬,至春气衰,出血恐虚,故禁之也。

平按:“去腕”,“去”字《甲乙经》作“在”。“一寸”《灵枢》、《甲乙经》均作“一寸半”。“腕后一寸”《灵枢》作“掌后一寸”。

病亦有易移者,左痛未已而右脉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内部经,非络脉也。

平按:《甲乙》无“卒痛”二字。“悗喜”《素问》、《甲乙》作“闷善”。注“内外眦”,袁刻脱“外”字。按:手太阳脉支者,上颊至目兑眦,别者抵鼻至目内眦,故云内外眦也。

平按:“脊内痛”《素问》、《甲乙》作“脊内廉”,《素问》新改良云:“全元起本‘脊内廉’作‘脊内痛’,《太素》亦同。在此以前少年足球太阴牛皮癣证并刺足太阴法,应古文脱简也。”

手心主之别,名曰内关。

左箱病已,右箱次病,名后病。今左箱病之未已,即右箱病起,故曰先病,名曰易移。如此等等,可巨刺之。

②“悗”,萧本误作“俛”。今据仁和寺本改。

居阴之脉,令人血崩,腰中如张弩弦,刺居阴之脉,在腨踵纯钧之外,循之累累然,乃针刺之,其病令人言嘿嘿然不慧,刺之三痏。

手心主至此太阴、少阴之内,起于别络,内通心包,入于少阳,故曰内关也。

平按:“病亦有易移者”《素问》作“亦有移易者”,注云:“《甲乙》作病易且移。”今本《甲乙》作“亦有易且移者”。“左病未已”《素问》、《甲乙》作“左痛未已”。“必中内部经”,《素问》、《甲乙》作“必中其经”。

至壬癸甚,丙丁大汗,气逆则壬癸死,刺手少阴太阳。

居阴脉在腨踵方天画戟之外,其处只是足太阳脉,当是足太阳络也。

去腕二寸,出于两筋间,,循经以上系于心,包络心系。实则心疼,虚则为烦,取之两筋间。

故络伤者,其痛与经脉缪处,故命曰缪刺矣。

手少阴太阳,此心脏腑表里脉也。

平按:“居阴”《素问》、《甲乙》作“厥阴”,王注云:“厥阴一经作居阴,是传写金鼎文厥字为居也。”“弩”上,

检《明堂经》两筋间下,有“别走少阳”之言,此经无者,当是脱也。

痛病在于左右大络,异于经络,故名缪。缪,异也。

脾热病者,先头重颜痛,烦心欲欧,身热,热争则夜盲不用,腹满泄,两颔痛,

《素问》、《甲乙》有“弓”字;“方天画戟”作“鱼腹”。“循之”《甲乙》作“循循”。“言”《素问》、《甲乙》作“善言”,《素问》新修改云:“详善言与默默二病难相兼,全元起本无善字,于义为允。”“嘿嘿”《素问》、《甲乙》作“默默”。

平按:“为烦”《灵枢》作“为头强”,《甲乙经》作“为烦心”。

平按:《甲乙》注云:“巨刺者刺其经,缪刺者刺其络。”

脾腑之阳明脉,循发际至额颅,故头重颜痛及两颔痛。足太阴脉注心中,故心烦也。足阳明下循喉腔下膈属胃络脾主肌,故欲欧身热腹满泄也。足阳明之正,入腹里属胃,故肺痈不用也。

解脉令人麻疹引膺,目□□然,时遗溲,刺解脉,在引筋肉分间,在郄①外廉之横脉出血,血变止。

手太阳之别,名曰支正,

轩辕黄帝曰:愿闻缪刺奈何?取之怎样?

平按:“颜难熬烦”《素问》作“颊痛烦心颜青”,新改革云:“《甲乙》、《太素》云:脾热病人,先头重颜痛。无‘颜青’二字。”与此同。“不用”《素问》、《甲乙》作“不可用俛仰”五字。

解脉行处为病,与足厥阴相仿,亦有是足厥阴络脉。

正,正经也。支,络脉也。太阳正经之上,支别此络,走向少阴,故曰支正也。

上述②请广言缪刺也。

甲乙甚,戊己大汗,气逆则甲乙死,刺足太阴、阳明。[平按:“太阴”,袁刻误作“太阳”。]肺热伤者,先淅然起毛恶风,舌上黄,身热,热争则喘咳,痹走胸膺背,不得太息,发烧不甚,汗出而寒,

平按:《素问》、《甲乙》“引膺”作“引肩”;“□□”作“□□”;“引筋”作“膝筋”;“止”上有“而”字。“筋肉”,袁刻“肉”作“内”。

去腕五寸,内注少阴;其别者,上走肘,络肩髃。实则节施肘废,虚则生肬,小者如指痂疥,取之所别。

平按:注“以上”,恐系“以下”传钞之讹。

肺主毛腠,内热,淅然起毛恶风也。肺热上薰,故舌上黄也。肺主行气于身,故身热也。肺以主咳,在于胸中,故热争喘咳,痹走胸膺,此为热痹,痛行胸中,不得太息也。肺热冲头,以肺脉不至,故发烧不甚也。有本为堪,言气冲甚,故胸口痛甚也。冷汗虽出,无发热也。

①“郄”,萧本作“郗”。今据仁和寺本改。

施,纵缓也。肬,音尤,□也,又赘也,皮外小结也。□,音目。痂,假瑕反,疮甲也。疥,公薤反。

②“上”,仁和寺本作“下”,与萧按正同。

平按:“淅然起毛”《素问》作“淅然厥,起毫毛”,《甲乙》作“凄凄然,厥起皮毛”。“恶风”《素问》、《甲乙》作“恶风寒”;“痹”均作“痛”。“不甚”《素问》作“不堪”。

同阴之脉,令人吐血,痛如小针针居当中,弗然肿,刺同阴之脉,在外踝上绝骨之端,为三痏。

平按:“去腕”《灵枢》、《甲乙经》作“上腕”;“节施”作“节弛”按:

岐伯曰:邪客于足少阴之络,令人卒心疼暴胀,胸胁支满,

丙丁甚,庚辛大汗,气逆则丙丁死,刺手太阴、阳明,其血如玉米,立已。

同阴脉在外踝上绝骨之端,当是足少阳络脉也。

“施”与“弛”通。注“□”,袁刻误作“肿”。

足少阴直脉,从肾上入肺中,支者,从肝出络心,注胸中,故卒心疼也。从肾而上,故暴胀也。注于胸中,胸胁支满也。以足少阴大钟之络傍经而上,故少阴脉行处,络为病也。

肺热之病,取肺大肠表里输穴。出血如豆,言其少也。恐泄血虚,故十分少也。

平按:“小针”《素问》、《甲乙》作“小锤”,《素问》新改善云:“《太素》小锤作小针。”“弗”《素问》、《甲乙》作“怫”。

手阳明之别,名曰偏历,

平按:《甲乙》“支”作“反”。

肾热伤者,先肺痈胻痠,苦渴数饮食身热,热争则项痛而强,胻寒且痠,足下热,不欲言,其项痛员员澹澹,

解脉让人牛皮癣如别,常如折腰之状,喜怒,刺解脉,在郄中结络如黍米,刺之血射似黑,见赤血而已。

手阳明经上,偏出此络,资历手臂,别走太阴,故曰偏历也。

毋积者,刺然骨早先出其血,如食顷而已。左取右,右取左,病新发者12日已。

肾足少阴脉上腨内,出腘内廉,贯脊属肾络膀胱,上贯肝膈入肺中,循咽候侠舌本,故热病先水肿胻痠,苦渴数饮也。足太阳脉别项,本支行背,合有四道,以下合腘贯腨,至足小指外侧,故身热项强而足胻寒且痠也。足少阴起于足心,故足下热也。从肺出络心,故热不欲言也。澹,徒滥反,动也,谓不安动也。

前之解脉与厥阴相似,今此刺解脉郄中,当是取足厥阴郄中之络也。

去腕三寸,别走太阴;其别者,上循臂乘肩髃,上曲颊偏齿;其别者,入耳会于宗脉。实则龋突发性耳聋,虚则齿寒瘅鬲,取之所别。

聚,阳病也。积,阴病也。其所发之病,未积之时,刺然骨前大出血也。然骨在足内踝下大骨,刺此大骨早前络脉也。

平按:“其项痛”《素问》、《甲乙》作“其逆则项痛”。《素问》“澹”下有“然”字。《甲乙》无“澹澹”二字。

平按:“如别”《素问》作“如引带”,《甲乙》作“如裂”。“喜怒”《素问》作“善恐”,《甲乙》作“善怒”。“似黑”《素问》、《甲乙》作“以黑”。《素问》新校勘云:“按:全元起云:有两解脉,病源各异,恐误未详。”《素问》此条在“同阴之脉”上。

手阳明络,上于曲颊,偏入下齿之中。宗,总也。耳中有手太阳、手少阳、足少阳、足阳明络四脉总会之处,故曰宗脉。手阳明络别入耳中,与宗脉会,故实则龋而聋也。五阳之脉皆贯于膈,故阴虚膈中瘅热之病如此也。

平按:“出其血”,《素问》、《甲乙》无“其”字。《素问》“左取右”上有“不已”二字;“五日”上有“取”字。“病新发”,袁刻作“新病发”。

戊己甚,壬癸大汗,气逆则戊己死,刺足少阴、太阳。[平按:《素问》“太阳”下有“诸汗者,至其所胜日汗出也”十七字,与下重新,新纠正①云:“宜删去。”]肝热伤者,左颊先赤;心热伤者,颜先赤;[平按:《甲乙》“颜”下有“颔”字。]脾热病人,鼻先赤;肺热病人,右颊先赤;肾热病人,颐先赤。病虽未发,见其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

阳维之脉,令人便秘,上弗然脉肿,刺阳维之脉,脉与太阳合腨下间,上地一尺所。

平按:“别走”《灵枢》作“别入”。“偏齿”,正统《灵枢》作“徧齿”,按《集韵》“偏”通作“徧”。“会”《灵枢》作“合”。“龋鼓膜外伤”《灵枢》无“耳”字,《甲乙经》“耳”上有“齿”字。“瘅”《灵枢》、《甲乙经》均作“痹”。注“四脉”,“四”字原钞作“曰”,恐误,袁刻作“四”。“五阳之脉”,“脉”字袁刻作“络”。

邪客于手少阳之络,令人喉癌舌卷,麻疹烦心,臂内廉痛,手不比头,刺小指、次指爪甲上内,去端如韭叶各一痏,壮者立已,老者有顷已,左取右,右取左,此新病数日者也。

次言热病色候也。五脏部中赤色见者,即五脏热病之征,热病原来就有,未成未发,斯乃名叫未病之病,宜急取之。

阳维,诸阳之会,从头下至金门、阳交正是也。行腰与足太阳合于腨下间,上地一尺之中,疗阳维肿痛也。

手少阳之别,名曰外关,

手少阳外关之络,从外关上绕臂内廉,上注胸,合心主之脉,胸中之气上薰,故喉炎舌卷、痔疮烦心、臂内廉痛、手不上头也。老者气血衰,故有顷已也。

平按:注“热病之征”,袁刻“征”作“微”。

平按:《素问》、《甲乙》“腰痛”下重“痛”字;“弗”作“怫”,下同;“肿”上无“脉”字;“上地”作“去地”。

此处少阳之络,别行心主外关,故曰外关也。

平按:“手少阳”《甲乙》作“手少阴”,注云:“一作阳。”“烦心”《素问》、《甲乙》作“心烦”。“小指”《素问》、《甲乙》作“手中指”,《素问》王注云:“谓关冲穴,少阳之井也。”新改良云:“关冲穴动手小指、次指之端,今言中指者,误也。”注“外关”,袁刻误作“外开”,《甲乙经》:“外关,手少阳络,在腕后二寸陷者中,别走心者。”

①人民卫生本注曰:新改正:仅谓《甲乙》、《太素》均不重出,而未明言《甲乙》有前段无后段,《太素》有后段无前段。林氏从《甲乙》,谓当删者,本《素问》重出之后段;今萧氏引之,谓宜删者,乃《素问》重出在此之前段,似误。

冲绝之脉,令人黄疸,痛不得以俛,无法仰,则恐仆,得之举重伤腰,衡绝络,恶血归之,刺之在郄②阳筋之间,上郄数寸衡居为二痏出血。

去腕二寸,外绕臂,注胸中,合心主。其病实则肘挛,虚则不收,取之所别。

邪客于足厥阴之络,令人卒疝暴痛,刺足大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汉子立已,女人有顷乃已,左取右,右取左。

热病从部所起者,至其期而已;

冲脉循脊里,因举重冲脉络绝,恶血归聚之处感到风肿,可刺冲郄阳筋间,上数寸冲气居处。

实则肘急,故挛;虚则缓纵,故肘不收也。

足厥阴亟沟之络,其别者循胫上鼻结于茎,故病卒疝暴痛也。疝痛者,阴之病也。女生阴气不胜于阳,故有顷已也。

部所者,色部所也。假令赤色从肝部起,刺之顺者,相传还至肝部本位,病已也。

平按:“冲绝”《素问》、《甲乙》作“衡络”。“痛不能俛,不可以仰,则恐仆”,《素问》作“不得以俛仰,仰则恐仆”,《甲乙》作“得俛不得仰,仰则恐仆”。“绝络”《素问》作“络绝”,《甲乙》作“络绝伤”。《甲乙》“筋之间”作“之筋间”。

平按:“其病”,“其”字《灵枢》无,《甲乙》无“其病”二字。

平按:注“亟沟”,查足厥阴无亟沟,《甲乙经》云:“蠡沟,足厥阴之络,在足内踝上五寸,别走少阳。”“亟沟”恐系“蠡沟”传钞之讹。又注“循胫上鼻”,《素问》王注作“循胫上睾”,“鼻”恐系“睾”字传钞之误。又注“故病”,袁刻作“故痛”。

平按:《素问》、《甲乙》“期”上无“其”字。袁刻“部”下有“中”字;注“从肝部起”,脱“部”字。

②“郄”,萧本作“郗”。今据仁和寺本改。下文及注同,不再举。

足太阳之别,名曰飞阳,

邪客于足大阳之络,令人头项肩痛,刺足小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踝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

其刺之反者,三周而已;重逆则死。

会阴之病,令人口疮,痛上漯漯然汗出,汗干令人欲饮,已欲走,刺直阳之脉上二痏,在乔上郄下下三寸所横居,视其盛者出血。

此太阳络,别走向少阴经,迅疾如飞,故曰飞阳也。

足大阳支正①之络,别者上走肘络肩髃,故头项痛也。足小指甲上与肉交处,此络所出处也。外踝下,亦此络行处也。

刺之不顺其气,传之三周而已。若刺之更反,死矣。

刺直阳者,有本作“会阳”,乔上郄下横居络脉也。

去踝七寸,别走少阴。实则鼻窒头背痛;虚则鼽衄,取之所别。

平按:“右取左”下,《素问》、《甲乙》有“如食顷已”四字。

诸当汗出者,至病所胜日,汗大出。

平按:“漯漯然”《甲乙》作“濈濈然”。《素问》、《甲乙》“汗”下有“出”字;“饮”下重一“饮”字;“二痏”作“三痏”;

窒,塞也,知栗反。太阳走目内眦,络入鼻中,故实则鼻塞也。虚则无力自守,故鼻衄也。

①“支正”,人民卫生本注曰:据本书卷九《十八络脉》:“手太阳之别,名曰支正,其别者,上走肘络肩髃。”杨注引作足太阳之络,似误。

病之胜者,第三28日,是病所胜也。又如肝病至甲乙日,是病之胜日也。

“乔”作“蹻”。“郄下下三寸所”《素问》作“郄下五寸”,《甲乙》作“郄下三所”。

平按:“鼻窒”,《灵枢》作“鼽窒”,《甲乙经》作“窒鼻”。

邪客于手阳明之络,令名气满胸中,喘息而支胠,胸中热,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顷已。

平按:“病”《素问》作“其”。

飞阳之脉,令人肺痈,痛上弗弗然,甚则悲以恐,刺飞阳之脉,在内踝上二寸太阴此前,与阴维会。

足少阳之别,名曰光明,

手阳明偏历之络,其支者,上臂乘②肩髃上曲颊。不言至于胸胠,来讲胸胠痛者,手阳明之正,膺乳③别上入柱骨下,走大肠归于肺,故胸满喘息支胠胸热也。以此推之,正别脉者皆为络。

诸治热病,已饮之寒水,乃刺之,必寒衣之,居寒多,身寒而止。

足太阳别,名曰飞阳,有本“飞”作“蜚”。太阳去外踝上七寸,别走足少阴。当至内踝上二寸,足少阴此前,与阴维会处,是此刺处也。

光明,即眼也。少阳、厥阴主眼,故少阳络得其名也。

平按:注“柱骨”《甲乙》作“巨骨”④,在肩端上行两叉骨间陷者中,手阳明蹻脉之会。

诸病热病,以寒疗之,凡有四别:一,饮寒水使其内寒;二,刺于穴令其脉寒;三,以寒衣使其外寒;四,以寒居令其体寒。以四寒之,令身内外皆寒,故热病止也。

平按:“二寸”《素问》作“五寸”,新校勘云:“充任二寸。”“太阴”《素问》、《甲乙》作“少阴”,据本注“足少阴以前,与阴维会处”,则“太阴”恐系“少阴”传写之误。

去踝五寸,别走厥阴,下络足跗上。实则厥,虚则痿躄,坐不可能起,取之所别。

②“乘”,萧本原版的书文“垂”。今据仁和寺本改。

平按:“已”《素问》作“以”,《甲乙》作“先”。“居寒多”《素问》、《甲乙》作“居止寒处”。

昌阳之脉,令人肠痈,痛引膺,目□□然,甚则反折,舌卷不能够言,刺内筋为二痏,在内踝上海大学筋前太阴后,上踝三寸所。

少阳之络,腰以上实,多生厥逆病也;腰以下脉虚,则痿躄,跛不可能行也。躄,音擘。

③“膺乳”,人民卫生本注曰:据本书卷九《十九络脉》,从前似脱“至”字。

热病先胸胁痛,手足躁,刺足少阳、手太阴,病特别二十八刺。

内筋在踝大筋前太阴后,内踝上三寸所。大筋,当是足太阴①之筋。内筋支筋,在足太阳大筋早先,足太阴筋之后,内踝上三寸也。

平按:“踝”下,《甲乙经》有“上”字。“厥阴”下,《甲乙经》有“并经”二字。“跗”下,《灵枢》、《甲乙经》无“上”字。

④“巨骨”,人民卫生本注曰:《甲乙》卷二第一下仍作柱骨,不作巨骨,萧氏按语似误。本书卷十四《骨度》杨注:“缺盆左右箱上下高骨,名曰柱骨。”《素问·气府论》王注:“巨骨,穴名也。”

足少阳脉,下颈缺盆下胸中,贯膈络肝属胆,循胁里,过季胁下外辅骨从前,下抵绝骨,循足跗下至指间;手太阴上属肺,从肺出腋下,故胸胁痛手足躁,刺此二脉也。

平按:《素问》“内踝”作“内踝上”;“三寸”作“二寸”。

足阳明之别,名曰丰隆,

邪客于臂掌之间,不可得屈,刺其踝后,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为痏数,月生七十12日一痏,四日二痏,二十四日十一痏。

平按:“痛”下,《甲乙》有“满”字。“手太阴”《素问》、《甲乙》作“补足太阴”,王注云:“补足太阴之脉,当于井荥取之。”新改良云:“足太阴,全元起本及《太素》作手太阴。杨上善云:手太阴上属肺,从肺出腋下,故胸胁痛。”又引《灵枢·热病》之文,以此决知作“手太阴”者为是。

①“阴”,人民卫生本注曰:疑是“阳”之误。

足阳明谷气隆盛,至此处丰溢出于大络,故曰丰隆。

腕前为掌,腕后为臂,手外踝后,是手阳明脉所行的地方,有脉见者是手阳明络,臂掌不得屈者,取此络也。

热病先手臂痛,刺手阳明、太阴而汗出。

散脉令人自汗而热,热甚生烦,腰下如有横木居个中,甚则遗溲,刺散脉,在膝前肉分间,在络外廉束脉,为三痏。

去踝八寸,别走太阴;其别者,循胫骨外廉,上络头,合诸经之气,下络喉嗌。其病气逆则突发性耳聋卒瘖,实则狂癫疾,虚则足不收胫枯,取之所别。

平按:“13日二痏”下,《素问》、《甲乙》有“二十五日十三痏”六字。

手阳明行于机械钟,太阴行在手里,故手臂痛,刺此阴阳表里二脉取汗也。

散脉在膝前肉分间②者,十五经脉中,惟足厥阴、足少阳在膝前主溲,故当是此二经之小名。在二经大络外廉小筋名束脉,亦名散脉也。

实并于上,故为癫疾。虚则下不足,故足不收。

邪客于阳乔蹻,让人目痛从内眦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合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里顷而已。

平按:“先”《素问》、《甲乙》作“始”。《素问》“汗出”下有“止”字。

平按:《素问》、《甲乙》“肉”上有“骨”字;“络”上无“在”字。注“膝前”,袁刻误作“脉前”。

平按:《灵枢》、《甲乙经》“头”下均有“项”字;“卒瘖”均作“瘁瘖”。“狂癫疾”《灵枢》作“狂颠”,《甲乙经》作“颠狂”,均无“疾”字。

阳蹻从足上行,至目内眦,故目痛刺足外踝之下中脉所生络也。

热病始于头首者,刺项太阳而汗出。

②“间”,萧本误作“门”。今据仁和寺本改。

足太阴之别,名曰公孙,

平按:注“中脉”当系“申脉”传写之讹,《素问》王注:“谓申脉穴,阳蹻之所生也。”《甲乙经》:“申脉,阳蹻所生,在足外踝下陷者中。”别本亦作“中”。

项太阳者,足太阳从颠入脑还出侠项以下侠脊,故热病始头首,刺此太阳输穴出汗也。

肉里之脉,令人便血,不得以咳,咳则筋挛急,刺肉里之脉为二痏,在阳光之外,少阳绝骨之后。

肝木为公,心火为字,脾主为孙。穴在公孙之脉,因名公孙也。

人全部堕坠,恶血在内,腹中满胀,不得前后,先饮利药,此上伤厥阴之脉,下伤少阴之络,刺足内踝之下,然骨在此以前血脉出血,刺足跗上动脉,不已,刺三毛上各一痏,见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平按:“刺”《甲乙》作“先取”二字。“汗出”下,《素问》有“止”字。详自上节“热病先手臂痛”至本节“而汗出”,《甲乙》编次在后。此节下,《素问》有“热病始于足胫者,刺足阳明而汗出止”十九字,新修改云:“此条《素问》本无,《太素》亦无,今按《甲乙》添入。”与本书合。

日光外,绝骨后,当是少阴为肉里脉也。

平按:注“脾土”,袁刻误作“啤上”;“因”误作“固”。

人有堕伤,恶血在腹中,不得大小便者,可饮破血之汤,利而出之。若不愈者,可刺足内踝之下,大骨在此之前,足少阴之络,又取三毛厥阴之络。

热病人,先身重骨痛,面肌痉挛好瞑,刺足少阳,病特别八十七刺。

平按:“筋挛急”,《素问》“挛”作“缩”,《甲乙》无“急”字。《甲乙》“之后”作“之端”。

去本节过后一寸,别走阳明;其别者,入络肠胃。厥气上逆则霍乱,实则腹中切痛,虚则鼓胀,取之所别。

平按:“恶血在内”《素问》作“恶血留内”,《甲乙》作“恶血留于内”。“血脉出血”,《素问》新改正:“疑血脉脉字是络字之误。”“刺足跗上”,《甲乙》无“足”字。“左刺右,右刺左”,《甲乙》“刺”作“取”。

足少阳脉起目兑眦,络身骨节,入耳中,故热病先身重中耳炎好瞑,所以取此脉之输穴者也。有本为足少阴也。

肺痈侠脊而痛至头沉沉然,目□□欲僵,刺足太阳郄出血。

阳明络入肠胃,清浊相干,厥气乱于肠胃,遂有霍乱。食多脉实,故腹中痛。无食脉虚,故邪气胀满也。

善悲善惊不乐,刺如右方。

平按:《素问》、《甲乙》“足少阳”作“足少阴”。

足阳明在头下,支者起胃下口,循腹里下至气街,腹里近脊,故游痛症刺足阳明郄中大出血也。

平按:“腹中”《灵枢》、《甲乙经》作“肠中”。注“胀”,袁刻误作“振”。

厥阴之脉注重,故伤厥阴,虚而善悲及不乐也。志主焦灼,故伤少阴之脉,令人欢跃。俱用前方,刺三处也。

热病先眩,胃热胸胁满,刺足少阴、少阳、太阳之脉,

平按:《素问》、《甲乙》“沉沉”作“□□”;“□□”作“□□”;“僵下”有“仆”字;“郄”下有“中”字。《素问》新改正云:“《太素》作头沉沉然。”

足少阴①之别,名曰大钟,

平按:“善悲善惊”《素问》作“善悲惊”,《甲乙》作“善惊善悲”。

足太阳起目内眦,上额交颠入脑;足少阳起目兑眦,下胸循胁里;足少阴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故眩胃热胸胁满,刺此三脉者也。

肺痈上寒,刺足太阳、阳明;上热,刺足厥阴;不得以俛仰,刺足少阳;中热如喘,刺足少阴,刺郄中大出血。

钟,注也。此穴是少阴大络别注之处,故曰大钟。

邪客于手阳明之络,让人耳疖时不闻,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痏,立闻,不已,刺中指爪甲上与肉交者,立闻,其平常闻者,不可刺也。

平按:“胃热”,“胃”《素问》、《甲乙》作“冒”。

牛皮癣上热,补当腰足太阳、足阳明脉。烧伤上寒,泻当腰足厥阴脉。足少阳主机关,不可俛仰,取足少阳。咽痛中热□如哮喘动,可取足少阴郄中山大学出血也。

平按:“大钟”,正统本《甲乙经》作“太钟”。

手阳明偏历之络,别者入耳会于宗脉,故邪客令人中耳炎也。不经常闻者,病成不可疗。

色荣颧,骨热病也,

平按:“如喘”《素问》、《甲乙》作“而喘”。注“机”下,袁刻脱“关”字。“中热”下原缺一字,原钞旁注“极”字。又按注“上热”、“上寒”,与经文不合,疑有误。

①“阴”,萧本误作阳。今据仁和寺本改。

平按:“时不闻”《素问》、《甲乙》“闻”下有“音”字。“刺中指爪甲上”,《素问》王注疑是“小指爪甲上”,新校订以王氏之说非是,详《素问》注中。

赤色荣颧,此之三脉皆生于骨,故此三脉为病,有赤色荣颧者,骨热病也。

游痛症引少腹控□,不可仰,刺腰尻交者两胂上,以月生死为痏数,发针立已。

当踝后绕跟,别走太阳;其别者,并经上走于心包,下贯腰脊。其病气逆则郁闷,实则闭□,虚则吐血,取之所别。

耳中生风者,亦刺之如此数,左刺右,右刺左。

平按:《素问》王注谓:“太阳合火,故见色赤。”新修改云:“杨上善云:赤色荣颧者,骨热病也。与王注不相同。”

□,以沼反。胂,脊椎两箱肉也。

大钟络走心包,故病则忧虑,实则膀胱闭淋,不足则为口疮也。

人觉耳中有风出者,是邪客手阳明络,故用方同之。

荣未夭日,今且得汗,待时自已,

平按:“两胂上”《素问》、《甲乙》作“两踝胂上”。《素问》“立已”下有“左取右,右取左”六字。

平按:“贯”上,《灵枢》有“外”字。“闭□”《甲乙经》作“□闭”。

平按:“生风”,袁刻误作“出风”。“左刺右,右刺左”,《甲乙》“刺”作“取”。

赤色未夭之日,且得汗者,至胜时病自得已也。

湿疹,痛上寒,取足太阳;痛上热,取足厥阴;不得以俛仰,取足太阳;中热而喘,取足少阴、腘中血络。

足厥阴之别,名曰蠡沟,

痹往来行无常处者,在分肉间,痛而刺之,以月死生为数,。

平按:“夭”《素问》作“交”;“日”作“曰”,王注云:“曰者,引古经法之端由也。”“令”《素问》、《甲乙》作“今”。新校正云:“《甲乙》、《太素》作荣未夭,下同。”

前惊痫刺郄中,此刺腘中也。

蠡,力洒反,瓢勺也。胻骨之内,上下虚处,有似瓢勺渠沟,此因名曰蠡沟。

有痹往来手阳明络分肉间,为痛痹也。从月二十八日至十四日,为月生也。从十二日至三10日,为月死也。

与厥阴脉争见者死,期可是十五日,其热病气内连肾。

平按:此段《甲乙》无,《素问》在“口疮引少腹”一段此前,其文意亦小异。《素问》云:“水肿上寒,不可顾,刺足阳明;上热,刺足太阴;中热而喘,刺足少阴。大便难,刺足少阴。少腹满,刺足厥阴。如折不得以俛仰,不可举,刺足太阳。引脊内廉,刺足少阴。”新改善云:“按全元起本及《甲乙经》并《太素》自‘心悸上寒’至此并无,乃王氏所添。”再检本书此段①如上“肠痈寒”一段,仅“不得以俛仰刺足太阳”与“刺足少阳”分歧。注云:“前条为刺郄中,此刺腘中。”则此条与上条,亦可相互发明也。

去内踝五寸,别走少阳;其别者,循经上皋,结于茎。其病气逆则皋肿卒疝,实则挺长热,虚则暴痒,取之所别。

平按:“痹”上,《素问》、《甲乙》有“凡”字。“往来行”《甲乙》作“行往来”。

足太阳,水也。足厥阴,木也。水以生木,木盛水衰,故太阳水色见时,有木争见者,水死。以其热病内连于肾,肾为热伤,其数至11日故死也。

①“此段”,人民卫生本注曰:据《素问》新改善即为全元起本《素问》所无,则杨氏自当录自《灵枢》,这段时间本《灵枢·杂病篇》文,已为后人据《素问》前段有所增改,是又当据本书此段以删订之矣。

皋,囊也。此络上囊,聚于阴茎也。挺长,水肿出长也。虚则阴痒也。

用针者,随气盛衰,感觉痏数,针过其月数则脱气,不比月数则气不泻,左刺右,右刺左,病已止,不已,复刺如法。

平按:《素问》、《甲乙》“病”下无“气”字;“肾”下有“少阳之脉色也”六字。《素问》王注云:“病或为气,恐字误也。若赤色内连鼻两傍者,是少阳之脉色,非厥阴色。何者?肾部近于鼻也。”新改善云:“详只怕欲改肾作鼻,按《甲乙》、《太素》并作肾,杨上善云:太阳,水也。厥阴,木也。水以生木,木盛水衰,故太阳水色见时,有木争见者,水死。以其热病内连于肾,肾为热伤,故死。旧本无‘少阳之脉色也’六字,乃王氏所添,王注非,当从上善之义。”据此则本书足证《素问》王注之失。

平按:“踝”下,《甲乙经》有“上”字。“循胫上皋”《灵枢》作“经胫上睾”,《甲乙经》作“循经上睾”。

用针之数,随气盛衰,盛则益数,衰则减数,辄过其数,必即脱气,不增其数歪风不泻,增减病仍不愈,刺如前法也。

少阳之脉,色荣颊,筋热病也,荣未夭日,今且得汗,待时自已,与少阴脉争见者死。

督脉之别,名曰长强,

平按:“月数”《素问》、《甲乙》作“日数”。“病已止,不已”《甲乙》作“病如故”三字。

足少阳,胆脉也。足少阳部在颊,赤色荣之,即知筋热病也。当荣时且得汗者,至其木时病自已也。少阳为木,少阴为水,少阳脉见之时,少阴争见者,是母胜子,故肝木死也。

督脉,诸阳脉长,其气强大,穴居其处,故曰长强也。

月生七日一痏,一日二痏,十16日十九痏,16日十七痏。

平按:“筋”《素问》作“前”,王注云:“颊前,即颧骨下近鼻两傍也。”新纠正云:“《太素》、《甲乙》前字作筋,杨上善云:足少阳部在颊,赤色荣之,即知筋热病也。”“死”字下,《素问》有“期不过二11日”五字,王注云:“少阴脉来见,亦土败而木贼之。”新改过云:“详可能欲改少阴作厥阴,按《甲乙》、《太素》作少阴,杨上善云:少阳为木,少阴为水,少阳色见之时,少阴争见者,是母胜子,故木死。王作此注亦不是。旧本及《甲乙》、《太素》并无‘期但是15日’五字,此是王氏成足此文。”据此则本书之存,足更改《素问》王注不菲也。

侠膂上项,上散头上,下当肩甲左右,别走太阳,入贯膂。实则脊强,虚则头重,高摇之,侠脊之有过者,取之所别。

月生气血渐增,故其痏从增加到十十四日也。16日后月减,人气渐衰,故从十六痏减至月尽,名曰月死也。

三椎下间主胸中热,

侠脊有过,则知督脉两道感到定也。

平按:《素问》“二痏”下,有“渐多之”三字;“十四痏”下,有“渐少之”三字。

《明堂》及《九卷》背五脏输,并以第三椎为肺输,第五椎为心输,第七椎为膈输,第九椎为肝输,第十七椎为脾输,第十八椎为肾输,皆两箱取之,当中第三椎以上无疗脏热,故五脏输及候五脏热,并第三椎以下数之。第三椎以上与颊车十三分,候色。第三椎下间肺输中间,可以泻热也。

平按:“督脉”一段《灵枢》、《甲乙经》均在

邪客于足阳明之络,令人鼽衄下齿寒,刺中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左刺右,右刺左。

平按:《素问》、《甲乙》“三椎”上有“热病气穴”四字。

“任脉”之后。“侠膂”《灵枢》作“挟膂”,《甲乙经》作“侠脊”。“肩甲”《灵枢》、《甲乙经》均作“肩胛”。“高摇之,侠脊之有过者”九字,《甲乙经》注:“《九墟》无此九字。”注“定”字,袁刻误作“病”。

足阳明丰隆之络,别者上络颈①,合诸经之气,下络喉嗌,故从鼽入于下齿,所以邪客令人鼽衄下齿冷也。手阳明经入下齿中,足阳明经入上齿中,不入下齿。今言齿寒者,足阳明络入下齿也。又寻络之生病处,不是大络行处者,乃是大络支分小络发病人也。

四椎下间主鬲热,五椎下间主肝热,六椎下间主脾热,七椎下间主肾热。

任冲之别,名曰尾翳,下鸠尾,散于腹。实则腹皮痛,虚则痒搔,取之所别。

平按:《素问》“络”作“经”;“下齿”作“上齿”;“中指”作“中指、次指”,王注谓:“中指当是大指传写之误。”《甲乙经》注云:“《素问》注云:刺大指、次指。”新改过云:“按《甲乙经》云:‘刺足中指爪甲上’,无‘次指’二字。盖以大指、次指为中指义,与王注同。”

四椎下间,计次小心,心不受邪,故乘言膈也。次第推①之,下间各主一脏之热,分歧《明堂》通取五脏之输者也。

尾则鸠尾,一名尾翳,是心之蔽骨。此之络脉,起于尾翳,故得其名。任、冲二经,当中合有一络者,以其营处是同,故合之也。任、冲浮络,行腹皮中,故实盛痛也。虚以不足,故邪为痒搔。叶牢反。

平按:缪刺乃刺络所生病,故上文经云:“络伤者,其痛与经脉缪处,故名曰缪刺。”王氏以足阳明之络作经,故下齿亦作上齿,复以中指为拇指、次指之误,谓宜刺历兑穴,是直以络病为经病矣,不若杨注为允。

平按:“鬲”《素问》作“鬲中”,《甲乙》作“胃中”。“肾热”下,《素问》、《甲乙》并有“荣在骶也”四字。

平按:“任冲”《灵枢》、《甲乙经》均作“任脉”。“痒搔”《甲乙经》作“搔痒”。

①“颈”,人民卫生本注曰:据本书卷九《十四络脉》,似是“头”字之误。

①“推”,萧本原版的书文“椎”。今据仁和寺本改。

脾之大络脉,名曰大包,

邪客于足少阳之络,让人胁痛咳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咳者温衣饮食,14日已。左刺右,右刺左,病立已,不已,复刺之如法。

荣在项上三椎陷者中,颊下逆椎为大瘦,

脾为中土,四脏之主,包裹处也,故曰大包也。

又足少阳光明之络,去足踝五寸,别走厥阴,下络足跗,不至于胁。足少阳正别者,入季胁之间,循胸里属胆,散之上肝贯心,上挟咽,故胁痛也。贯心上肺,故咳也。贯心,故汗出也。与肉交处刺络邪客处不得息者,亦肺病也。肺以恶寒,故刺出血已,须温衣暖食也。

从肺输以上,三椎在项,故曰项上三椎,即大椎上陷者中也。当颊下迎椎,故曰逆椎。逆,迎也。是为颊下。当椎前有色见者,腹有大瘦病人也。

平按:“大络脉”,袁刻作“大脉络”,《灵枢》、《甲乙经》无“脉”字。注“中国土木工程公司”,袁刻误作“中上”。

平按:“胁痛”下,《素问》、《甲乙》有“不得息”三字。《甲乙》无“次指”二字。

平按:《素问》、《甲乙》无“荣在”二字。《甲乙》“陷”上有“骨”字。《素问》、《甲乙》“逆椎”作“逆颧”;“大瘦”作“大瘕”。

出泉掖下三寸,布胸胁。实则身尽痛,虚则百节皆纵。此脉若罗络之血者,皆取之所别。

邪客于足少阴之络,让人夜盲不可内食,无故善怒,气上走贲上,刺足下中心之脉各三痏,凡六刺,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下牙车为腹满,

脾之盛气,腋下三寸,当泉掖而出,布于胸胁,散于百体。故实则遍身皆痛,虚则谷

足少阴大钟之络,别者傍经上走心包,故脱肛不可能内食也。少阴②正经,直者上贯肝膈,络既傍经而上,故善怒气走贲上也。贲,膈也。足下宗旨有涌泉穴,少阴脉也。

下牙车色见者,腹满病也。

气不足,所以百节缓纵。此脉乃是人身之上罗络之血脉也,由是有病皆取之也。

平按:《素问》“咽”作“嗌”。“贲”《素问》王注谓“气奔”,新改进引《难经》谓“胃为贲门”。杨玄操云:“贲,鬲也。”与此注同,《素问》王注非是。注“足下”,袁刻误作“足上”。

椎后为胁痛,

平按:“泉掖”《灵枢》、《甲乙经》均作“渊腋”,说见前。“身”上,《甲乙》有“一”字。“百节”《甲乙经》作“百脉”。“皆取之所别”《灵枢》作“皆取之脾之大络脉也”,《甲乙经》无“所别”二字。

②“少阴”,萧本误作“少经”。今据仁和寺本改。

大椎左右箱为椎后,有色见者,胁痛也。

凡此十一络者,实则必见,虚则必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求之上下,人经不一致,络脉异所。

邪客于足大阴之络,令人惊痫引少腹控□,

平按:“椎后”《素问》、《甲乙》作“颧后”。

盛则血满脉中,故必见。虚则脉中少血,故必下。脉下难见,故上下求之。人之禀气得身,百体不可一者,岂有经络而得同乎?故须上下求之,方得见也。

足太阴公孙之络,别者入络肠胃。足太阴别,上至髀合于阳明,与别俱行,上络于咽,贯舌中。故舌中心脉者,即足太阴别脉者也。此络既言至髀上行,则贯腰入少腹过□,所以口疮引少腹控□者也。

颊上者鬲上者也。

平按:“异所”下,《灵枢》、《甲乙经》均有“别也”二字。注“脉下难见”,袁刻作“脉中”。

平按:《素问》此节上有“嗌中肿”至“左刺右,右刺左”七十四字,本书在后“邪客于兄弟少阴、太阴”之上,王氏认为错简而迁于此节上述。

颊以上无椎可准,故颊以上有色者,主鬲上也。

不可能仰息,刺其腰尻之解,两胂之上,以月死生为痏数,发针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尻解之两胂上,此络之腰刺也。胂,以真反。

平按:“仰息”,袁刻误作“生息”。“以月”上,《素问》、《甲乙》有“是腰俞”三字,新校订云:“全元起本旧无此三字。”

邪客于足大阳之络,让人拘挛背急,引胁而痛,内引心而痛,

足太阳飞扬之络,去踝七寸,别走少阳③,不至腰腘。足太阳正别,入腘中,其一道下尻五寸,别入于肛,归于膀胱,散之肾,从膂小心入散,直者从膂上于项,复属太阳,故邪客拘挛背急引胁心疼。

平按:“内引心而痛”,《素问》无此五字,新改过云:“全元起本及《甲乙经》均有此五字。”据此,则本书与全本同。

③“阳”,人民卫生本注曰:据本书卷九《十九络脉》,当是“阴”字之误。

刺之从项始,数脊柱侠背①疾按之,应手而痛,刺之傍三痏,立已。

脊有二十五椎,以两只手侠脊当椎按之,痛处就是足太阳络,其输两傍,各刺三痏也。

平按:“应手而痛,刺之”,《素问》“而痛”作“如痛”,《甲乙》“刺之”作“刺入”。

①“背”,人卫本注曰:据杨注当作“脊”,与《素问·缪刺论》及《甲乙》卷五第三合。

邪客于足少阳之络,令人留于枢中痛,髀不举,刺枢中以豪针,寒则久留针,以月死生为痏数,立已。

又足少阳光明之络,去踝五寸,别走少②阴,不至枢中。足少阳正别,绕髀入毛际,合厥阴,别者入季肋间,故髀枢中久痛及髀不举也。留,停久也。豪针,如鸿毛也,如虫虻喙也。静以徐往,微养之久留,以取痛痹也。

平按:“不举”《素问》作“不可举”,《甲乙》作“不得气”。“为痏数”《素问》无“痏”字。

②“少”,人民卫生本注曰:据本书卷九《十七络脉》,当是“厥”字之误。

治诸经刺之所过者不痛,则缪刺之。

刺十三经所过之处不痛者,病在于络,故缪刺也。

平按:《甲乙》“诸经”上无“治”字。“不痛”《素问》、《甲乙》作“不病”。

鼻前庭炎,刺手阳明,不已,刺其通脉出耳前面一个。

巨刺手阳明并商阳等穴,不已,巨刺手太阳出走耳听会之穴也。

平按:《甲乙》“通脉”作“过脉”。

齿龋③,刺手阳明,不已,刺其脉入齿中者,立已。

刺手阳明输三间等穴,不已,刺手阳明兑端穴。

平按:“刺手阳明”下,《甲乙》有“立已”二字。《素问》“齿中”下无“者”字。注“兑端穴”,查《甲乙经》手阳明无兑端穴,惟手三里穴在曲池下二寸,按之肉起兑肉之端,“兑端”恐即手三里穴④。

③“齿龋”,仁和寺本无“齿”字。又,萧本“龋”字右半部作“禺”,似为传写之误。

④人民卫生本注曰:“兑端”,《甲乙》卷三第十:“兑端,在唇上端,手阳明脉所发。”惟今本《甲乙》“端”误为“骨”,谅萧氏查之不足而以手三里当之也。

邪客于五脏之间,其病也,脉引而痛,时来时止,视其病脉,缪刺之,于手足爪甲上,视其脉,出其血,间日一刺,一刺不已,五刺已。

五脏之脉,引而有痛,视其左右病脉所在,可缪刺之。手足爪甲上,十一经脉井之络脉,故取之也。亦是取经井以疗络病也。

平按:“病脉”,“脉”字《素问》无。

缪传刺上齿。

足阳明络,左病右痛,右病左痛,可刺上齿足阳明络。

平按:《素问》“刺”作“引”。

齿唇寒痛,视其手背脉血者去之,足阳明中指爪甲上一痏,手拇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手阳明脉,入下齿中,还出侠口交人中,足阳明脉,入上齿中,还出侠口环唇,下交承浆,故取手阳明血络,以去齿唇痛也。足中指爪甲上,足阳明络,故亦取之。手拇指、次指爪甲上,亦是手阳明络,故亦取之。皆视其病左右,缪刺之。

平按:“齿唇寒痛”《甲乙》无“痛”字,注云:“《素》多一痛字。”“足阳明”上,《甲乙》有“刺”字。

嗌中肿,不可能内唾,时不能够出唾者,缪刺然骨早前出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足少阴经,出然骨而上肺中,循喉腔,侠舌本,故嗌中肿,刺然骨前络脉也。

平按:《素问》此节在“邪客于足太阴之络”之上;“唾者”下无“缪”字。《甲乙》“左刺右,右刺左”,“刺”作“取”。

邪客于兄弟少阴、太阴、足阳明络,此五络皆会于耳中,上络左角,

手少阴、足少阴、手太阴、足太阴、足阳明,此五经脉,手少阴通里,入心中,系舌本,孙络至耳中;足少阴经至舌本,皮部络入耳也;手太阴正别,从喉腔,亦孙络入耳中;足太阴经连舌本,下散舌下,亦皮部络入耳中;足阳明经,上耳前,过客主人前,亦皮部络入耳中。此之五络入于耳中,会见通已,上络于左角。左角,阳也。

五络俱竭,令人身脉皆动,而形无知也,其状如尸厥,

此之五络,为身纲纪,故此脉绝,诸脉乱动,形不知人,与尸厥死之相近,非尸厥也。

平按:“其状若尸厥”《素问》、《甲乙》作“其状若尸,或曰尸厥。”

刺其足大指内侧甲下去端如韭叶,

此刺足太阴隐白穴也。

平按:“甲下”《素问》、《甲乙》作“爪甲上”。

后刺足心,

刺足少阴涌泉穴也。

后刺足中指甲上各一痏,

刺足阳明历兑穴也。

平按:“中指”下,《素问》、《甲乙》有“爪”字。

后刺手大指之内,去端如韭叶,

刺太阴少商穴也。

平按:“之内”《素问》作“内侧”。

后刺少阴兑骨之端各一痏,立已,

刺手少阴神门穴也。以前五刺,皆中其经穴,以调络病。

平按:此节上,《素问》有“后刺手心主”五字,王注谓中冲穴,新改善谓:“《甲乙》不刺手心主,此五络亦不如手心主。王氏相随注之,非是。”

四处,以竹筒吹其两耳,鬄其左角之发方寸燔治,饮以美酒一杯,无法饮者灌之,立止。

鬄,耻历反,除也。耳中,五络会处也。左角,五络络处也。

平按:《甲乙》“耳”下有“中”字;“鬄”作“剔”。《素问》“竹筒”作“竹管”;“方寸”作“方一寸”。

凡刺之数,必先视其经脉,切而顺之,审其来历而调之,不调者经刺之,

不调者,偏有背景也。偏有虚实者,可从经穴调其气也。

平按:“切而顺之”,“顺”《素问》作“从”,《甲乙》作“循”。

有痛而经不病人缪刺之,

循经候之不见有病,依然有痛者,此病有异处,故左痛刺右等,名曰缪刺。

因视皮部有血络者尽取之,此缪刺之数也。

缪刺之处皮部络邪血,皆刺去之,名曰缪刺之法。数,法也。

平按:“因”《甲乙》作“目”。《素问》“因视”下有“其”字,《甲乙》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