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流感的三种主要证型与治疗方药,暗香浮动活水来

1。六经为病尽伤寒,气同病异岂期然,推其形藏原非一,因从类化故多端。明诸水火相胜义,化寒变热理何难,漫言变化千般状,不外阴阳表里间。

近日全国各地流感爆发流行,患者多以发热、恶寒、咽干、咳嗽以及腹泻,泻下稀水样便等消化道症状等为主。多数患者起病后发热迅速,并且退热较难、发热反复,且后期咳嗽迁延日久,缠绵难愈,究其临床表现,当属寒疫范畴。今天小编就与大家一同分享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特聘专家徐书老师是如何从伤寒六经辨治今冬流感的。 寒疫是感受寒邪所引起的具有较强染易性、易流行的一类急性发热性疾病,《温病条辨·寒疫论》载寒疫表现为:“憎寒壮热,头痛骨节烦疼,虽发热而不甚渴,时行则里巷之中,病俱相类,若役使者然”,其发病与天时运气、季节、气候密切相关。诚如吴瑭云:“盖六气寒水司天在泉,或五运寒水太过之岁,或六气中加临之客气为寒水”。2017年终之气,主气为太阳寒水,客气为少阴君火,易发外寒内热之证。 此虽然是季节性流感,但患者症状不尽相同,余皆以伤寒体系诊治。正如《医宗金鉴·伤寒心法要诀》言:“六经为病尽伤寒,气同病异岂期然,推其形藏原非一,因从类化故多端。明诸水火相胜义,化寒变热理何难,漫言变化千般状,不外阴阳表里间。” 从余临床经验来看,此次流感可分为阴阳两端。阳证多表现为三阳合病,特别是青壮年这些体质比较强的人;阴证,多见于体质弱的人,比如老年人或阳虚体质者,会出现太阴少阴症状。治疗方面,阳证者首先考虑柴陶氏葛解肌汤加减,阴证者,则以柴胡桂枝干姜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 余从大量的临床中总结出本次流感的三种主要证型。一、太阳寒饮证症候表现: 高热、恶寒、头痛、骨节疼痛、咳嗽、稀痰,舌淡苔白,脉弦紧数。方药:小青龙汤加味药:麻黄10g,桂枝10g,白芍10g,细辛3g,半夏12g,五味子10g,干姜3g,生甘草6g,杏仁10g,升麻10g,黄芩10g,生石膏30g体弱者可酌加红参10g,附子10g二、三阳合病症候表现: 高热、恶寒、头痛、骨节疼痛、咽痛、口干口渴、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滑数。方药:柴葛解肌汤加味药:柴胡24g,葛根30g,黄芩9g,白芍10g,羌活10g,白芷10g,桔梗10g,石膏60g,芦根15g,白茅根15g,升麻10g,生甘草6g按: 陶氏柴葛解肌汤出自明代陶节庵的《伤寒六书》,原方载“治足阳明胃经受邪,目疼,鼻干,不眠,头疼,眼眶痛,脉来微洪,宜解肌,属阳明经病”,被后世医家广泛应用于外感发热性疾病,尤其是属于三阳合病者,疗效甚佳。三、少阳太阴少阴合病症候表现: 高热、恶寒、头痛、骨节疼痛、口干、口苦、腹泻、泻下稀水样便、腰痛、乏力、舌苔白腻,脉弦细滑数,沉取无力。方药:柴胡桂枝干姜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药:柴胡24g,桂枝15g,干姜5g,黄芩9g,天花粉10g,牡蛎30g,麻黄3g,附子10g,细辛3g,甘草10g,苏叶20g,生石膏60g,炮姜10g,羌活10g按: 柴胡桂枝干姜汤出自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其中《金匮要略》用于治疗疟病,原文言:“柴胡桂姜汤,治疟寒多,微有热,或但寒不热。”,我经常将其应用于寒多热少的外感疾病。 我认为在治疗中有一个关键之处,即以“截断法”防止病势深入。特别是在早期、中期没有出现并发症之前,要避免邪气深入进入少阴厥阴。所以,对于少阴证明显的阳虚病人,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扶正托邪,再配合宣通,这样比较好。 有些人高烧同时伴有腹泻,为协热下利,这时候可以加升麻、车前子,加升麻主要在于清热解毒升清,加车前子主要取其分利之性,“利小便以实大便”,一般3—5付就明显好转甚至痊愈。验案: 患者,男32岁。2017年12月26日晚洗澡后受寒,出现咽痒,咳嗽。12月27日中午开始出现恶寒,发热,咳嗽加重,27日晚上发热加重,39.3度,服用泰诺林退烧,后服莲花清瘟胶囊。28日早晨又发烧,口服儿童用美林退烧。中午又发烧,继服美林退烧。晚上开始出现腹泻,水样便。28日晚上发烧,口服芬必得退烧。29日一直持续低热。29日下午2时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求诊徐师,刻下症见:恶寒,发热,有汗,腹泻,咳嗽,周身疼痛,双目胀痛,苔白腻,脉细滑数,沉取无力。诊为少阳太阴少阴合病,予柴桂姜、麻附细合方加减两剂。(柴胡24g,桂枝15g,干姜5g,黄芩9g,天花粉10g,牡蛎30g,麻黄3g,附子10g,细辛3g,甘草10g,苏叶20g,生石膏60g,炮姜10g,羌活10g,升麻10g,车前子50g)服用一剂后,30日晨起热退,诸症改善,腹泻1次。续服第2剂药,12月31日,除偶见咳嗽咯黄痰外,余症皆除。专家介绍徐书 主任医师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特聘专家。擅长治疗肺癌,胃癌,肝癌,乳腺癌,甲状腺癌,宫颈癌,失眠,肾结石,子宫肌瘤,卵巢囊肿,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银屑病,各类湿疹,痤疮,糖尿病,高血压。

经方,以其古朴简约之美尘封于时代的洪流中,像醇化的老酒,更像物界之梅,“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其美需要有心人去玩味,百花凋零,唯有梅却妍丽盛开,“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其美不同于牡丹之富丽、更不同于桃花之夭艳,是一种淡雅、娴静之美,其美需要慧眼识珠。“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梅枝疏疏落落,纵横交错,摇曳多姿;暗香浮动,香彻心扉,晕晕月辉,缕缕幽香,韵趣雅致。这就是经方的味道,其与时方一同绽放于中医百花园中,历久弥新,越醇越香。

六经,谓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也。为病尽伤寒,谓六经为病,尽伤寒之变化也。气同,为天之六气,感人为病同也。病异,谓人受六气生病异也。岂期然,谓不能预先期其必然之寒热也。推其形藏原非一,谓推原其人形之厚薄,藏之虚实非一也。因从类化故多端,谓人感受邪气虽一,因其形藏不同,或从寒化,或从热化,或从虚化,或从实化,故多端不齐也。明诸水火相胜义,谓水胜则火灭,火胜则水干也。化寒变热理何难,谓邪至其经,或从阴化为寒,或从阳变为热,即水火相胜从化之理,何难明也。漫言变化千般状二句,谓伤寒变化千般,总不外乎阴阳表里间也。

朱熹说: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临床的根基在哪?回首历代名医成长之路,不难发现他们或多或少都受到经典的熏陶。且不谈叶天士汇演经方,也不谈近贤各家演绎经方,但看历届全国经方论坛上的专家对经方的践行就可窥一斑。他们就曾因对某一经方用到出神入化而让人交口称赞,拍案称奇。

河南李发枝教授对于甘草泻心汤的运用如火纯青。他认为:口疮勤复发,甘草泻心佳。复发性口腔溃疡多为脾胃虚弱、湿热内蕴所致,临症时要观察患者舌像,凡舌质淡红无实热征象者均可用之,多能取得立竿见影之效,引申运用之治疗内科杂症十分灵活,但应用的必备条件之一是有口腔溃疡史。实热者可用大黄黄连泻心汤加减。再如甘麦大枣汤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当归芍药散治疗盆腔炎的经验让人豁然开朗。

广州欧阳卫权主任对于“活用经方”有很深的体会,他曾用八句诗来概括,其中“先辨六经定方向,阴阳表里虚实清。次寻方证最难时,沥血呕心功乃成。尚有病机繁且变,病合病并常相行”,概括了其寻找方证的慧眼和犀利。临床中,面对纷繁复杂的病情,我们需要有提炼核心症状的基本功和挖掘“独处藏奸”的本领。例如,在合并众多基础病、复杂症状面前,有时候我们就抓住“常自汗出”这一核心症状,用桂枝汤的效果就比较理想。

北京冯学功老师一个意外发现: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有治神经内科杂病,效果出乎意料!例如,丘脑痛属顽疾,患者经常有半侧肢体沉重不适感,临床按照补气、益肾、平肝,佐以化痰祛瘀通络的方法效果一般。按《伤寒论》107条“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提示,“一身尽重,不可转侧”与偏瘫的表现相似,偏瘫可按这样的思路治疗;另外,该方还可以引申治疗“烦、惊、谵语”等精神方面的症状。

四川刘方柏先生的“唤醒”冷僻方,更是让人大开眼界。师承江尔逊的他对“一些手足瘫痪、不能转身、语言含糊一类的病人都用‘古今录验续命汤’”,一用就有效。他治疗一病人,先是咽喉痛,然后便秘转为稀水,烦躁,不断咳脓痰,痰中带血,与《伤寒论》356条记载惊人相似,用麻黄升麻汤原方,服完两剂,咯血停止,咽痛十去七八。对这些冷僻方的重视和实践,足可以开辟治疗新领域。

南京黄煌老师活用经方出神入化,从“潜入ICU的四逆汤”到“大柴胡的演绎”形象生动,经验十足,他说:大柴胡汤治疗胰、胆疾病也是百发百中,胰腺炎、胆囊炎、胆石症都可用大柴胡汤,枳壳不用到30克是不行的;治疗发烧时柴胡一定要用到30克,连翘一定要用到60克,霸气十足,药到病除。黄老师的药证、方证往往有执简驭繁的效果。

山西高建忠先生倡导“跳出伤寒论,走进仲景灵魂深处”,他的学术着力点是“从张仲景到李东垣”,他认为张仲景长于外感,李东垣精于内伤,认为李东垣在治法上一改《伤寒论》的汗、吐、下变为“补其中、升其阳、甘寒以泻其火”,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补中、升阳、泻阴火,创立了以补中益气汤和枳术丸为代表的一系列方,在组方上强调气机的升降浮沉,在当今社会,基础病比较多时,治疗重点从调脾胃入手,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再如吾师仝小林教授,其根植于中医经典,受益于现代医学,提倡现代药理的临床回归、经方及专病专、经方的量效关系。有诗云:古有“辨病”多不识,专病专方最难知。莫欺《串雅》摇铃走,一味偏方气名师。其早年曾遇一癔病性晕厥病人,每周发作1-2次,某老中医按“气血不足”治疗一年多无效。半年后病人告之,此后她去山东,找了一校医,只吃了一周小药粉完全治愈。翻看处方:白金丸加味。据病人讲,找这位医生的,与她多是一个病,用的是一个方,效果都很好。可见辨证之外,尚有辨病方。

我院刘清泉院长曾辗转多省市“擒”流感,针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发病急、进展快和进行性呼吸衰竭、顽固性低氧血症的情况,提出早期宜扶正解毒泻肺的方法,效果不凡。经方曾诞生于“疫疠大起,时人雕伤”之际,在如今病种不断更迭,疫情不断复燃的情况下中医经方将如何作为?他践行的“从太阳病到急性呼吸道感染的诊疗”,给了我们新的视野。

细细评味经方古人仅仅用二三味药物就确立一个方剂,可见他们的认识是何等的清晰明确!表现出来的是何等的自信!这样的方剂需要我们大力的继承和实践。《医宗金鉴·伤寒心法要诀》云:“六经为病尽伤寒,气同病异其气然,推其形脏原非一,因从类化故多端,明诸水火相胜义,化寒变热理何难,漫言变化千般状,不外阴阳表里间。”交代了方法和途径。临床运用经方需要辨识用经方的,分清阴阳表里,包括对经方适应范围的参透,以及核心病机的把握。突然想到,若以“经方”为大旗,将唤起多少志同道合之辈,而如今信息畅通,交通发达,如果经方爱好者都能,互相切磋,将是一种怎样喜人的场景?且将各自临证的经验、心得定期集结,将是一件多么厥功甚伟的事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