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太阳风邪伤卫脉证

2。中风伤卫脉浮缓,头项强痛恶寒风,病即发热汗自出,鼻鸣干呕桂枝功。

桂枝 芍药 甘草 生姜 大枣

图片 1

中风,病名也。伤卫,谓风伤卫也。脉浮缓,谓中风脉也。头痛项强,恶寒恶风,发热汗自出,鼻鸣干呕,谓中风证也。桂枝功,谓桂枝汤功能治中风虚邪也。详太阳上篇。

上五味. 咀.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服一升.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 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大汗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瘥.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重服.根据前法.又不汗.小促役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症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者.乃服二三剂.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此太阳中风主治之方也.经云.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卫强故阳脉浮.营弱故阴脉弱.卫本行脉外.又得风邪相助.则其气愈外浮.阳主气.风为阳邪.阳盛则气易蒸.故阳浮者热自发也.营本行脉内.更与卫气不谐.则其气愈内弱.阴主血.汗为血液.阴弱则液易泄.故阴弱者汗自出也.啬啬恶寒.内气虚也.淅淅恶风.外体疏也.恶寒未有不恶风.恶风未有不恶寒.二者相因.所以经文互言之.翕翕发热.乃就皮毛上形容.鼻鸣.阳邪壅也.干呕.阳气逆气.太阳中风之病状如此.谛实此证.宜用此方.凡欲用仲景方.先须辨证也.

清·吴谦《医宗金鉴》

愚按本方主以桂枝者.以桂枝能入营而作汗.非徒取其能驱风也.辅以芍药者.以芍药能和营而息风.非徒取其能止汗也.桂枝得芍药.于发汗之中.仍寓敛液之义.芍药得桂枝.于益血之内.仍收化气之功.而桂枝又藉生姜之力.攘之于外.以导风邪之出路.芍药又得甘草大枣之力.安之于内.以断风邪之入路.凡读仲景方.宜深求制方之义.

太阳中风,即上二条合而言之,又详举其证以出其治也。后凡称太阳中风者,皆指此脉此证也。阴阳指荣卫而言,非指尺寸浮沉也。阳浮,即越人曰:三菽之浮,肺之浮也。肺主皮毛,取之而得者,即卫分之浮也。六菽之浮,心之浮也。心主血脉,取之而得者,即荣分之浮也。荣分之浮较之卫分之浮,则无力而弱,故曰:阳浮而阴弱也。卫为风客,则卫邪强而发热矣。故曰:阳浮者热自发。荣受邪蒸,则荣不固而汗出矣。故曰:阴弱者汗自出。荣卫不和,则肌表缓,故有啬啬之恶寒,淅淅之恶风,翕翕之发热也。然在皮肤之表,非若伤寒之壮热无汗,恶寒虽近烈火而不减,恶风虽处密室而仍畏也。皮毛内合于肺,皮毛不固,风邪侵肺,则气壅而鼻鸣矣。胸中者,阳气之本。卫阳为风邪所干,不能敷布,则气上逆而为干呕矣。故宜桂枝汤,解肌固表,调和荣卫也。

再按仲景于桂枝汤一方.独自注云.桂枝本为解肌.解肌者.乃解肌表之邪.不使扰动营血.以是示微发汗于不发汗之中也.而要之桂枝本入营作汗之品.赖有芍药以收敛汗之功.今人误谓桂枝一味.能固卫而敛汗.失之远矣.观其服法云.服已须臾 热稀粥一升.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 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此段斡旋之法.具有精义. 热稀粥者.欲藉谷气以助营血而资其汗.若如水流漓.则营弱者益不能胜.故曰病必不除.此中用法之妙.全在营卫强弱上讨消息.处桂枝汤方者.先须参透此一关.

      程应旄曰:啬xi啬恶寒者,肌被寒侵,怯而敛也。淅xi淅恶风者,肌因风洒,难御也。

再按经文云.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者.桂枝汤主之.此与前条太阳中风阳浮阴弱一段大同小异.何所取而重叠其文耶.殊不知彼条言太阳中风.乃昭揭中风之病状而示之以主方.此条浑言太阳病.则如所云头项强痛恶寒.乃中风伤寒公共之太阳病.即如本条之头痛发热恶风.亦太阳中风伤寒之公共证.更何所辨而知其孰宜麻黄孰宜桂枝耶.其关键全以汗出为辨.汗出便是桂枝的对之证.若汗不出而发热脉浮紧者.是麻黄汤证.误用桂枝之辛热.而益以芍药之酸收.则寒邪凝结.漫无出路.变证蜂起.即显犯桂枝之大禁矣.此仲景教人辨证之法也.

      翕he翕发热者,肌得热蒸,合欲扬也。啬啬、淅淅、翕翕字俱从皮毛上形容,较之伤寒之见证,自有浮、沉、浅、深之别。

桂枝汤有禁用三法.用桂枝者不可不知.其一曰.桂枝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也.夫脉浮紧发热汗不出.是寒伤营之脉证.宜麻黄汤主治.脉浮缓发热汗自出.是风伤卫之脉证.宜桂枝汤主治.今见寒伤营之脉证.即不得主用风伤卫之治法.以其同见头项强痛恶寒之太阳病.同见浮脉.最易牵混.故重言之曰常须识此.勿令误也.不此之察而误用之.其人营气本实.邪无出路.不能外泄.势必上涌.又得辛热酸敛之性.怫郁其营中之血.不至吐脓血不止.故曰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至若酒客病不可与桂枝.得汤则呕.仲景即自注云.以酒客不喜甘故也.诸家皆以酒客胃中湿热素盛.故得之便满逆而呕.则由此而类推之.凡感外邪而中挟温热者.其不可乱用桂枝也审矣.予每见今人误认桂枝汤为敛汗之药.凡遇湿温风热等证.见其汗出热不解.竟敢恣用桂枝而无忌.此又仲景当日意料之所不及.用之贻误.不自咎其辨证之不清.反谓古方之难用.而鉴此者转引叔和桂枝下咽阳盛则毙之说.实其言以相戒.其亦勿思之甚也矣.

清·柯琴《伤寒来苏集》

桂枝之禁例

此太阳中风之桂枝症,非谓凡中风者,便当主桂枝也。前条脉症,是概风寒杂病而言。此条加中风二字,其脉其症,悉呈风象矣。上条言脉浮而弱者,是弱从浮见。此阳浮者,浮而有力,此名阳也。风为阳邪,此浮为风脉。阳盛则阴虚,沉按之而弱。阳浮者,因风中于卫,两阳相搏,故热自发,是卫强也。阴弱者,因风中于营,血脉不宁,故汗自出,是营弱也。两“自”字便见风邪之迅发。啬啬,欲闭之状;淅淅,欲开之状,翕翕,难开难闭之状。虽风、寒、热三气交呈于皮毛,而动象是中风所由然也。风之体在动,风之用在声,风自皮毛入肺,自肺出鼻,鼻息不和则鸣,此声之见于外者然也。风淫于内,木动土虚,胃气不和,故呕而无物,此声之出于内者然也。干呕是风侵胃府,鼻鸣是风袭阳明,而称太阳者,以头项强痛故耳。亦以见太阳为三阳,阳过其度矣。

既明.则凡见头项强痛恶寒之太阳病.而汗出脉浮缓者.主以桂枝之解肌而无疑矣.解肌者乃解其肌表之邪.而仍欲使之微似有汗也.故经中又指桂枝曰发汗.欲发汗而仍不欲大发其汗.故又曰和.和则发汗之机必不迅.故他方皆刻期取效.而桂枝服后.病证仍在.仍宜作服.观其服法云.若一服汗出.病瘥.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重服.根据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役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证仍在.更作服.若汗不出.乃至二三剂.以是为调和营卫.解肌发汗.一定不易之法.但须辨证明晰.用当其病.即未遽效.仍堪复进.以视麻黄汤之大发其汗.固有间也.再太阳病以风伤卫寒伤营二证.分主桂枝麻黄二法.其说始于许学士.而前明方中行及国朝如喻嘉言程郊倩辈.皆仍其说.唯柯韵伯谓桂枝汤一方.凡头痛发热恶风恶寒其脉浮弱汗自出者.不拘何经.不论中风伤寒杂病.咸得用此发汗.若妄汗妄下而表不解者.仍当用此解肌.推柯氏之意.盖以仲景于桂枝汤.散见于他经.而用之者亦多.故主论若此.而予就经文细绎之.如经所云伤寒发汗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一条.柯氏殆据此以为伤寒亦宜桂枝之证.而不知经衣冠文物言伤寒发汗解.其用麻黄发汗可知矣.半日许复烦.脉转浮数.则因发汗之后.在外之风邪易袭.而在内之营气已伤.烦因心扰.数属阴虚.奚堪复任麻黄.其改用桂枝者.非太阳伤寒之宜桂枝.乃发汗后复烦脉浮数之的宜桂枝也.至阳明病之亦有用桂枝者.若经云阳明病.脉迟.汗出多微恶寒者.表未解.可发汗.宜桂枝汤是也.按阳明本自多汗.但不恶寒而恶热.今微恶寒.则太阳之表证未罢.亟当从太阳领出其邪.此又非阳明病之宜桂枝.乃太阳表未解之的宜桂枝也.且其下文又云.阳明病.脉浮无汗而喘者.发汗则愈.宜麻黄汤.合此二条观之.要知邪自太阳初入阳明.须察其邪自太阳中风而来.而中风证未罢.仍当从中风主治之法.邪自太阳伤寒而来.而伤寒证未罢.仍当从伤寒主治之法.益见桂枝麻黄.分主中风伤寒二证.为天然不易之定法矣.至三阴经本无发汗之例.虽太阴病有脉浮可发汗之条.亦非太阴病宜用桂枝.亦以脉浮自当发汗.而本方芍药生姜大枣.亦得资以奠安太阴.若谓妄汗妄下之后而表未解者.亦宜用此解肌.试思何谓妄汗.正谓桂枝证误用麻黄.麻黄证误用桂枝耳.且发汗后不可更用桂枝汤.下后不可更用桂枝汤.仲景设有明禁.其误下后间有宜桂枝者.亦须察其脉浮.其气上冲者.方可与之.若不尔者.不可与也.仲景经文.本自明白易晓.若如柯氏所云.则求之多歧.适以滋乱.转使后之学人.漫无头绪可寻.况风寒之邪.皆从太阳而入.太阳一经.实为伤寒家开手第一工夫.此等源头不清.开手便错.余故不惮援引经文.以直破其惑.而临证处方.庶有把握.不致淆乱矣.

金·成无己《注解伤寒论》

再按桂枝汤固为太阳初病时立法.而日久亦有宜用之者.总以外证未解为辨.至柯氏所指误汗误下两层.此恰浑举不得.自当分辨.盖误汗之后.即有亡阳漏风诸变.另有专方救逆.虽仲景有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心下痞.恶风者.表未解也.不可攻痞.当先解表之条.亦因下后发汗.其痞究从误下所致.又从恶寒上辨出表未解来.自当先解其表.表解乃可攻痞.此外别无汗后复用桂枝明文.更有表里错杂之邪.宜先里后表者.若下利清谷.腹胀满.身疼痛者.则里证急而表证缓.又当先温其里.后攻其表.必俟下利止而身痛未休.再当消息和解其外.解外仍不离桂枝成法.此中出入变化.具有元机.全要平时体认经文.临病详参脉证.则一百一十三方.皆无误用.奚啻桂枝也.

阳以候卫,阴以候荣。阳脉浮者,卫中风也;阴脉弱者,荣气弱也。风并于卫,则卫实而荣虚,故发热汗自出也。经曰∶太阳病,发热汗出者,此为荣弱卫强者是也。啬啬者,不足也,恶寒之貌也。淅淅者,洒淅也, 恶风之貌也。卫虚则恶风,荣虚则恶寒,荣弱卫强,恶寒复恶风者,以自汗出,则皮肤缓,腠理疏,是亦恶风也。翕翕者, 然而热也,若合羽所覆,言热在表也。鼻鸣干呕者,风拥而气逆也。与桂枝汤和荣卫而散风邪也。

再按桂枝固为太阳主方.而救逆之法.从此方变化者.无论增一味.减一味.其主治各不同.但就原方增减分两.即另立汤名.治证迥别.如本方加桂即名桂枝加桂汤.重加芍药即名桂枝加芍药汤之类是也.另宜逐方诠解.附于本方之后.而总以此方为祖.故以是冠一百一十三方之首.

刘渡舟《刘渡舟伤寒论讲稿》

这一条讲太阳中风的治疗方法、病理变化,并补充了证候,要和第2条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合在一起来看。

太阳病中风的脉象是阳浮而阴弱,阳是指浮取,阴是指沉取。太阳中风是风邪伤于卫,所以脉见浮脉,是阳浮。营阴不足,所以沉取脉就是迟缓无力的,是阴弱。阳浮而阴弱是太阳中风脉浮缓的一个具体描写。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两个自字说明中风的发热和汗出都比较快,和伤寒的阳气闭郁以后发热不同。阳浮就是卫受邪,风阳并于卫阳,所以发热很快。卫强,卫有风邪而强,营阴得不到卫的保护而外越,加上风阳之邪的开泄,所以在发热的同时自己就出汗。从描述中又反映出太阳中风的发热、汗出是有次第先后之分的。

啬啬恶寒,淅淅恶风,是微恶风寒的互辞,不要割裂开来体会。太阳中风发热汗出以后,毛窍开泄,会出现微恶风寒。啬啬指怯冷貌,是对恶寒的形容。淅淅是形容恶风的程度就像冷水浇身一样。翕翕发热,卫阳被风邪所伤,虽然发热快,但是热在表,不是蒸蒸发热,而是像穿衣盖被过厚所捂出来的发热,所以叫翕翕发热。鼻鸣干呕,风邪上行,影响肺胃,肺气不利就会鼻鸣,胃气上逆就会干呕。

针对这种病情,应该用桂枝汤主之。主之的意思就是审证无疑,方证吻合,可以放手用之。桂枝汤由五味药组成,包括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大枣。其中,甘草要炙、生姜要切、大枣要擘;桂枝和白芍的剂量必须是相等的。

胡希恕《胡希恕讲伤寒论》

这条啊,就是承太阳中风那一条,开始不是太阳中风嘛,就是承那一条而申明其证和治。太阳中风咱们头前有一个概要的认识了,那么这个详细的证候和他的治疗,这一节啊,就是接着那个来谈的。“阳浮而阴弱”,指这脉说的。外为阳,内为阴。阳浮而阴弱呢,就是指这个脉呀,有浮于外而弱于内的这个形状,实在说起来就是浮弱。脉,我意思说这个脉呀,轻按浮,那再使劲一按呀,不禁按,弱,非常地软弱无力。

仲景这个脉呀,有的指上下尺寸说的,阴阳,上为阳,下为阴了。也有的指这个浮沉说的,就是外为阳,内为阴,指这个脉的外内上说的。这一节说的“阳浮阴弱”呀,我方才讲了,就是外和内。脉是浮出在外,但不禁按,软弱无力。这个弱脉同这个弦脉是对比的,比如说我们这个琴弦铣丁丁给它上上,一按这个弦呢,上下端直,这叫做弦。你这个弦上得不紧,拿手一按,软弱无力,这个叫做弱。

“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这个说阳浮之脉,那么为有热之应,就是发热之应。阴弱之脉呢,就是汗出之应,就是由于汗出,脉就弱,脉与证是相应的。

底下这个“啬啬恶寒”,这个啬,就是嗦,嗦嗦的意思。冷了,人就拘蜷,就是嗦嗦然而恶寒,就是形容恶寒这个状貌。

淅淅恶风,淅淅这两个字,本来是风的声音,微风的声音,淅淅。也有这个淅呀,指着咱们这个淘米的水,叫做淅。所以当水讲也行,当风声讲也行。那么这一段应该当风声讲,本来没有风,太阳中风这类的病呀,老感觉有微风淅淅然来袭的可证,老感觉得有微风吹得慌,其实没有,就是因为出汗那,感觉外面有风,有风刺激。

“翕翕发热”,这个“翕”,你看这个字,一个“合”字,底下搁一个“羽”字,就是合而不开的意思。这个翕当合,当闭,关闭的闭讲。“翕翕发热”这个意思,就是表证这个时候这个热,弥漫全身,合而不开,感觉着闷热这个意思,合而不开嘛。那么总起来,上面就是发热、恶寒和这个恶风,用一些状词,形容词。

“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这个表证啊,这个气不得旁达。我们平时这个人啊,皮肤感觉不出透气,(其实)也是透气的,要不然我们衣服总得清洁,我们老洗澡,衣服还脏,它也往外排出废物,也通透气息。那么这个表证呢,就是不透,不透这个气就不得旁达,那就往上壅,逆于上,就鼻鸣干呕,这都是气往上壅的一种反应。那么这一节说的是太阳中风的证候,比以前说的太阳中风的证候详细多了,那么至于治疗呢,他用桂枝汤,桂枝汤主治这种病。

子恒试注

太阳中风指风邪(风邪:风为阳邪,其性开泄,易袭阳位。风善动而不居,具有向上、向外、升发的特性,故为阳邪。人体的头面及肌表部位为阳位,也是风邪易侵之处,即易袭阳位,其性开泄是指风邪侵袭人体,易使腠理疏松、开泄,可见汗出、恶风等症状)侵袭人体,阳浮而阴弱指脉象而言,脉象属于浮而弱,阴阳相对而讲,阴在下则阳在上,阴在尺而阳在寸。脉象轻取为浮,因风邪袭表,卫气强奋起抵抗,故有发热而现浮脉;脉象沉取为弱,风邪入营阴,营阴弱故自汗出,身体津液受损,方现弱脉。啬啬是指人受寒之后瑟瑟发抖的样子,淅淅是风吹过的声音,形容怕风的样子,翕,本义闭合,收拢,描述热闷在体表无法散出。风邪自表而入,风为阳邪,向上侵袭头面部,鼻因之鸣;风邪内扰于胃土,胃气上逆会有干呕之症。这些均是论述太阳中风的症状,主方是桂枝汤。

图片 2

第1条: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第2条: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

第3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为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第4条: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颇欲吐,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

第5条: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

第6条: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发汗已,身灼热者,名风温。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语言难出。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视失溲;若被火者,微发黄色,剧则如惊痫,时瘈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第7条: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者,七日愈,发于阴者,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

第8条:太阳病,头痛至七日已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

第9条: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

第10条:风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

第11条:病人身大热,反欲得衣者,热在皮肤,寒在骨髓也;身大寒,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肤,热在骨髓也。

图片 3

第十二条“ 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方一”。

太阳中风的脉象轻取是浮脉,证明病在表,再沉取的话比较没有力量,证明里面血比较亏了。

因为太阳中风是人时时有汗出,还用衣服裹住怕风吹,他身体的津液仍在流失。

张仲景说脉有时说阴阳,有时说沉取、浮取,有的条文直接说寸脉、尺脉。古人把一切事物都常用阴阳五行来划分,说阴阳你就自己去考虑,他没有时间给你都说清。中风后人体正气要和风寒抗争,人体就要发热,把病邪往表处推。中风是伤到人体的营卫之气了,太阳经统摄人体的最外层,是人体的藩篱。中风后人体的营气和卫气就失调了,就造成汗一直在出而且还在发烧。

营气古代叫荣气,这是血分的,卫气是气分的,是人体最外层的保护之气。只有营卫的旺盛人体才不受外泄的侵扰,营气之气来源于脾,卫气来源于胃。

脾生血,胃主气,胃气是降敛的,是跟肺气有关系的。脾和肝有关系,是左升的,脾胃就会左升右降的运转。脾生血给肝脏,肝脏之气就旺盛,再走到心脏。胃气往下降肺气就往下降,卫气就能把身体保卫住了,一升一降就阴阳配合了。

营行脉中、卫行脉外,血在血管里走,卫气在外面保护。中风是阳邪,就会伤到卫气,卫气就不能去控制、保护营血了。

营血就从血管里面渗出来了,就造成时常在出汗。没有卫气保护之后就会怕风,所以会出汗、发烧、怕风,这就是桂枝汤证。

老是哆哩哆嗦的,盖上被子、穿上衣服还是觉得冷呼呼的,好像老是脖子后面冒凉气。这是形容他的状态,盖得挺厚、摸着挺烫但后背是凉的,他的太阳经受寒了。这个翕字上面是个合字,下面是个羽毛的羽,就好像鸟在下雨下雪时,把羽毛扣起来保护自己的温度一样。

人体的营卫之气在皮肤表面,皮肤与肺相表里,肺又主卫。人体受到风寒之后伤到营卫,肺气受伤就会营卫不和,就会打喷嚏、咳嗽。鼻鸣是因为鼻粘膜肿胀,人体受寒人体正气就要往外攻,就有往上攻的趋势。

往里就是往下,气血都往上冲到头上就会脑充血而头痛,冲到鼻子上就会鼻粘膜水肿。气道不通畅就会鼻鸣,一出气鼻子里面就会出现吱吱的声音。气血往外走攻表邪,肠胃之气就弱了,消化能力就差了。而且气机是往上冲的,所以就带动了干呕。就会影响到吃饭,感冒以后就不愿意吃饭了。

所以感冒后就不能吃大鱼大肉了,否则正气就会马上回来消化这块肉,就不着表了。肉消化不动就窝到肠胃,第二天就又烧起来了,就从外感发烧变成里面的食积发烧了。这时就喝点小米粥,吃点清淡食物,中医就叫你忌口,西医不讲这个,让你回去吃点好的。吃点好消化的五谷杂粮,五谷为养,能化成营血卫气。

《伤寒论》讲的就是人体的气化,不懂气化去学《伤寒论》就学成死板教条了,看到发烧出汗就用桂枝汤,不发烧就用麻黄汤,为什么不知道。很多人就会误读这本书,张仲景没说的他也不敢说,因为太尊重张仲景了。就成了读死书、死读书,一点就不敢变,不敢越雷池一步。

书里很多条文反复说,意思就是让你的脑子要活一点,不能辨证论治就是光看症状,就方证对应了。人体的气机是来回在变化的,所以《伤寒论》既有气化,又有经络,还有脏腑。这三方面合起来叫六经,张仲景没说络,他是把经络包括进去了。

他说的是六条经的气化,经来源于脏腑,脏腑是经络的根。脏腑和经络是通过气化运行联系在一起的,没有气机运行脏腑和经络都成死的了,所以这三方面缺一不可。很多人认为《伤寒论》没有经络那一说,或者说只有六经没有脏腑那一说,这就都有点偏了。书中有很多地方是提到脏腑的,比如太阳膀胱经里面有膀胱蓄血证、膀胱需蓄水证,阳明经由阳明大肠病,阳明胃病。

少阳里面是胆,太阴是脾,少阴是心肾。中医的辨证论治不是这一个症,它是一堆症状,只要符合这些症状就能定下什么证了。见一个自汗出就是太阳中风那不一定,自汗出还有桂枝加附子汤证呢,得用几个症状跟脉象结合去看这个病。

桂枝加附子汤就更严重了,就是本来是自己出汗的桂枝汤证,但是他没有辨证好,用了麻黄汤了,汗出的更多了。再就是这个人还有少阴阳虚的症状,心肾的功能不好,这时得到了太阳中风证。再强力发汗就把心肾的阳气发没了,就出现了漏汗不止。病人出现变症是有内在原因的,张仲景书里很多都是误汗、误下、误吐。古代的汗法跟现在还不一样,古人比较猛烈、厉害,用火烤、用热气蒸,不象现在比较温和。

挖个坑点了柴火,把人放到里面烤。或者让你坐到床上,下面烤上火,让你坐到缸里蒸。那种让人心里就比较惧怕,这样误汗就容易出问题,如果你不去详细辨证的话,会误治。平人就跟蒸桑拿一样也不会出问题的。有些人蒸桑拿晕倒在那里,就是有少阴证,少阴是禁汗的。

桂枝汤是伤寒论里面的第一个方,也是最经典的一个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