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让患者肝脏,湘雅二医院研发新型人工肝系统

作为肝脏的替身,人工肝的作用和业绩值得称道。

原标题:人工肝治疗使重症肝病患者迎来新生

38岁的李庆辉(化名)来自岳阳,不久之前,他急性肝衰竭,焦急地等待肝源。经过治疗,到昨日,他的总胆红素已连续下降24天,肝脏解毒功能已自主恢复。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感染科一病区,科主任龚国忠教授告诉李庆辉,他的肝脏“复活”了,不再需要做肝移植了。帮助李庆辉肝脏“复活”的,是该院感染科团队研发的新型人工肝系统。

本网讯 10月31日上午,38岁的李先生从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感染科一病区出院了,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因为急性肝衰竭,正在等待肝源的他,经过湘雅二医院的积极治疗,肝功能逐步恢复,不再需要接受移植。而帮助他肝脏“复活”的,正是该院感染科团队研发的新型人工肝系统。

作为遂宁地区首家开展人工肝支持治疗的医院,遂宁市中心医院感染科自2017年12月开展人工肝治疗以来,在一年多时间里,完成了从零到100例的突破,截至6月10日,人工肝治疗量达到105例。该技术在临床上的成功应用,标志着我院救治急重症肝病患者的水平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已经康复了,愈后良好。”近日,38岁的张先生来市第二医院人工肝治疗中心复查。张先生曾因为慢加急性肝衰竭住院,正在等待肝源的他经过治疗肝功能逐步恢复,不再需要接受移植手术。市第二医院肝病二科主任李银彩说,帮助张先生肝脏“复活”的,是医院引进的非生物型人工肝治疗。

前沿探访 创新“嫁接”全能型血浆净化系统

图片 1

在开展人工肝治疗以来,我们多次派医护人员到华西医院人工肝中心、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等上级医院学习交流人工肝治疗技术,不断提高科室人工肝治疗的水平。感染科副主任李毅谈道,此外,科室还开展了血浆置换、血浆灌流、胆红素吸附、DPMAS等各种不同的人工肝支持治疗模式。

“接诊该患者时,他面部黄、食欲不好、精神差。经过药物治疗,效果不佳,系统检查后,确诊其为慢加急性肝衰竭,伴高胆红素血症,病情进行性加重。”李银彩说,张先生患有慢加急性肝衰竭,一时没有合适的肝源,仅依靠内科治疗效果差。经过综合评估,决定对患者实施非生物型人工肝治疗,进行双重血浆分子吸附模式,患者治疗效果明显,转危为安。接着,又进行了两次治疗,张先生肝功能稳步恢复,精神和食欲恢复正常。

“李庆辉的转氨酶上升至正常值的80倍,总胆红素上升至正常值的20倍,最高达45倍,凝血酶原活动度降至10%,提示急性肝功能衰竭。”据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感染科赖力英副教授介绍,在肝病治疗中,当凝血酶原活动度小于20%时,如果不做肝移植,存活率不到10%。

李先生是湖南岳阳人,今年9月初连续发热3天,并出现了极度乏力、皮肤发黄等症状,到医院检查后发现肝功能异常,治疗未见好转后,来到湘雅二医院就诊。随即因急性肝功能衰竭,转入感染科一病区住院治疗。

人工肝支持治疗能显著降低肝衰竭患者的死亡率,对肝硬化、高胆红素血症等疾病有较好的治疗效果,除了造福遂宁地区的肝病患者,还有一些外地的肝病重症患者慕名而来。

“2年后复查,张先生肝脏解毒功能自主恢复,不需要进一步治疗。”李银彩介绍,非生物型人工肝治疗可以在肝功能受损时,帮助人体清除毒素,从而为肝细胞的再生创造条件,让肝脏“复活”。乙肝和其他肝炎病毒感染以及酒精、肿瘤化疗药物、自身免疫等都可以导致肝衰竭,非生物型人工肝治疗将为肝衰竭患者带来新希望。

龚国忠领衔的治疗组决定对原有人工肝系统进行改良,联合使用膜式血液净化仪和离心式血浆置换仪,一次人工肝治疗完成血浆置换、血浆滤过和吸附,达到全能型血浆净化系统的治疗效果,为患者等待肝源赢得时间。

“转氨酶上升至正常值的80倍,总胆红素上升至正常值的20倍,最高达45倍,凝血酶原活动度(PTA)降至10%,提示急性肝功能衰竭。”赖力英副教授介绍,在肝病治疗中,急性肝衰竭诊断标准为PTA小于40%。而PTA小于20%时,不做肝移植的话,存活率不到10%。

46岁的向女士是遂宁安居人,长期在福建打工。今年5月份,向女士身体突然出现了问题:腹胀、乏力、厌油、饮食减少,并伴有恶心,上腹部也不舒服。当时没有引起重视,只是到当地卫生院开了点口服药进行治疗,服药后不仅没有缓解症状,病情还加重了,伴尿黄、皮肤巩膜黄染。

“肝脏受损,没有了解毒功能,体内就会有许多有毒的代谢产物堆积着。这种情况还会反过来,从而进一步抑制人体肝细胞的再生,从而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最后就会诱发许多并发症或者多脏器功能出现衰竭并死亡的现象。”李银彩说,人工肝支持系统是指暂时替代肝脏部分功能的体外支持系统,其治疗机制是基于肝细胞的强大再生能力,通过体外的机械、理化和生物装置,清除各种有害物质,补充必须物质,改善内环境,为肝细胞再生及肝功能恢复创造条件,或作为肝移植前的桥接,人工肝分为非生物型、生物型和混合型三种,目前非生物型人工肝在临床广泛使用,并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体外肝脏支持方法。

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第一次治疗性血浆置换联合高速血浆滤过和双重血浆吸附治疗,李庆辉的肝功能指标好转。两天后,第二次治疗,其意识逐渐清醒……一个多月9次人工肝的治疗完成后,李庆辉的肝功能逐步恢复。

面对凶险的急性肝衰竭,而一时又没有合适的肝源,科主任龚国忠教授和治疗组赖力英副教授、王文龙副教授和田沂博士对李先生病情进行了仔细评估:仅依靠内科治疗,很难活过一周;采取股静脉置管做人工肝治疗,出血风险太大;采用无需静脉置管的离心式血浆置换疗法,清除毒素效果不显著,且可能陷入肝昏迷。目前国内外基本的人工肝方法有4种:血浆置换、血浆吸附、血液透析和血液滤过。但没有一种设备能将四种方式统一到一次人工肝治疗中。怎样才能找到一种风险小,又可以全面清除各类肝衰竭毒素的方法呢?

看到病情愈加严重,向女士和家人着急了,于5月26日到福建石狮市某医院就诊,检查显示向女士肝功能各项指标严重异常,医生建议其住院治疗。听到这个消息,向女士决定马上回到家乡进行治疗,于5月29日来到我院感染科门诊就诊。

市二院人工肝治疗中心引进的非生物型人工肝治疗装置是世界领先的血液净化品牌日本旭化成——西格玛血液净化装置及其耗材,为临床治疗各种原因引起的早、中期肝衰竭,顽固性高胆红素血症,及肝衰竭的各种并发症(如肝性脑病等)提供新的治疗手段,填补了邢台市人工肝治疗的空白。

技术解码

在龚国忠主任的指导下,治疗组决定对原有人工肝系统进行改良,利用人工肝治疗室现有的设备和管路,将一台膜式血液净化仪(KM8900)与离心式血浆置换仪(Terumobct Spectra Optia)联合使用,适合晚期肝衰竭有严重出血倾向的患者。改良后的系统一方面能一次人工肝就完成血浆置换、吸附和透析滤过,另一方面采用离心法分离血浆,可以不用做深静脉置管就能完成治疗,减少了治疗的禁区。此外,它还可以实现分离回输血浆的低速与血浆透析滤过吸附的高速之间的转换,使得各个血浆净化治疗对血浆流速的要求均可以满足,能更彻底实现全面彻底的清除肝衰竭各类毒素,为肝细胞再生创造良好的环境,为这类患者求得一线生机。

患者当时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肝功能重度异常,当天就收治住院了。向女士的主管医生谭敏介绍说,经过肝功能检查,谷氨酰转肽酶、总胆红素等严重超标,患者被诊断为:1.肝衰竭;2.慢性活动性乙型病毒性肝炎,重型3.原发性腹膜炎。与患者和家属沟通后,我们决定为患者进行人工肝治疗。

清除肝衰竭毒素,让肝脏“复活”

9月7日,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第一次治疗性血浆置换(TPE)联合高速血浆滤过和双重血浆吸附治疗后,李先生的肝功能指标好转。两天后,第二次治疗,李先生意识逐渐清醒……在一个多月9次人工肝及相关配套治疗的共同作用下,李先生的肝功能稳步恢复,精神和食欲恢复正常,肝功能逐步恢复。

治疗团队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3日为向女士进行了2次人工肝治疗及保肝、抗病毒、抗感染、对症等治疗。6月8日复查时,发现患者总胆红素等各项指标均有大幅下降,肝功明显好转,病情减轻,预计2周内可康复出院。

“肝脏是人体一个重要的解毒和免疫器官,如果它的功能受影响,毒素不断累积,便会进展至肝衰竭。”龚国忠告诉记者,人工肝系统可以在肝功能受损的时候,帮助人体清除毒素。

“现在已经近一个月没做人工肝治疗了,总胆红素每6天下降70至80微摩尔/升,已经连续下降24天了,PTA恢复正常,胆红素现已降至正常的7.8倍,说明肝脏解毒功能自主恢复,肝脏‘复活’了,可以出院了,不需要进行移植了!”人工肝负责人田沂博士对李先生说。

什么是人工肝?

以前虽然有多种人工肝治疗方式,但是每种方式清除作用、适用人群有限。而全能型血浆净化系统(VPPS)人工肝治疗,实现了三个创新:用离心式血浆分离法分离血浆进行全面血浆净化,尚属国内外首创,不需要进行深静脉插管,可适应于凝血功能很差的中晚期肝衰竭患者;在一次人工肝治疗中融合血浆置换、血浆透析滤过、血浆双重吸附,可以全面清除肝衰竭各类毒素,为肝细胞再生创造好的环境,也为可能需要的肝移植赢得时间;通过巧妙设计的血浆循环加速管路进行连接,实现了低速血浆分离、回输与高速血浆透析/滤过与血浆吸附的结合,满足了各种血浆净化方法对血浆流速的工作要求,使得清除毒素更加彻底,从而为肝细胞的再生创造条件,让肝脏“复活”。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感染科配备了各型先进的人工肝治疗设备,近十年来,科室人工肝治疗团队共获得9项医疗新技术奖,所发明的全能型血浆净化系统(Tian’s VPPS)获得两项国家专利。

人工肝不是克隆,也不是备份。

生命改变

“肝脏是人体一个重要的解毒和免疫器官,如果它功能受影响,毒素不断累积,便会进展至肝衰竭。人工肝系统可以在肝功能受损的时候,帮助人体清除毒素。以前虽然有多种人工肝治疗方式,但是每种方式清除作用、适用人群有限,而我们这个系统把它们的优势巧妙地‘嫁接’起来,减少了治疗禁区,并使毒素清除更加彻底,从而为肝细胞的再生创造条件,让肝脏‘复活’。”龚国忠教授表示,乙肝和其他肝炎病毒感染以及酒精、药物、自身免疫、遗传代谢性疾病等都可以导致肝衰竭,这一系统,将为晚期肝衰竭患者带来新的希望,部分患者或将不再需要进行肝移植。

人工肝是治疗肝衰竭的有效方法之一,其治疗机制是基于肝细胞的强大再生能力,通过一个体外的机械、理化或生物装置,清除各种有害物质,补充必需物质,改善内环境,暂时替代衰竭肝脏的部分功能,为肝细胞再生、肝功能恢复创造条件,或为等待机会进行肝移植。

部分晚期肝衰竭患者或不再需要肝移植

人工肝与一般内科药物治疗的最大区别在于:

目前,治疗重症肝病最有效的方法是肝移植,但由于供体器官短缺等原因,仅有少数患者能及时接受肝移植。

人工肝主要包括非生物型和生物型。非生物型人工肝现已在临床广泛应用,其主要的趋势首先是,在内科治疗的基础上,辅助采用血液净化间断、多次的治疗手段,可以更好的改善内环境、促进肝细胞再生。其次,将血浆置换、血浆滤过、血浆吸附等不同方法联合应用,也是非生物型人工肝治疗的一大趋势。

龚国忠表示,乙肝和其他肝炎病毒感染以及酒精、药物、自身免疫、遗传代谢性疾病等都可导致肝衰竭,创新“嫁接”的全能型血浆净化系统,将为晚期肝衰竭患者带来新的希望,部分患者或将不再需要进行肝移植。

哪些患者适合人工肝治疗?

憧憬未来

1.各种原因所致肝衰竭均可行人工肝治疗,早、中期患者效果更好;

生物人工肝暂时代执肝功能

2.尚未达到肝衰竭诊断标准,但有向肝衰竭发展倾向者;

用生物人工肝系统暂时地代为执行肝功能,这样的愿望三五年内或成为现实。据了解,中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提出了采用生物人工肝系统为病人提供肝功能的治疗方式,目前在临床已经取得初步成功。

3.肝衰竭晚期等待供肝行肝移植患者、肝移植术后发生排斥反应者、移植肝无功能期患者;

生物人工肝是一种体外肝功能支持系统,可以短时间代替肝脏功能,促进肝衰竭患者自体肝功能的恢复,也能为计划肝移植的病人争取时间,等待合适的肝源。

4.作为血液净化治疗的重要方法,人工肝治疗还可用于治疗严重感染、急性多脏器功能衰竭、严重免疫系统疾病、各种中毒性疾病等。

生物人工肝通过一个免疫隔离装置,在不进入人体的情况下有效改善肝脏功能,促进肝脏再生,或作为肝功能衰竭通往肝移植的桥梁。(11月01日 第A04版 要闻)

哪些患者相对不宜人工肝治疗?

来源链接:

1.严重活动性出血或弥漫性血管内凝血者;

2.治疗过程中对所用血浆、血液制品、肝素或鱼精蛋白等严重过敏者;

3.生命体征未稳定者;

4.心脑梗塞未稳定者;

5.妊娠晚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