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古典文学之黄帝内经

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不离于五,人亦应之,非徒一阴一阳而已也。故有太阴之人,少阴之人,太阳之人,少阳之人,阴阳和平之人。此五个人者,其态分化,其筋骨气血各不等。

轩辕黄帝问于少师曰:余尝闻人有阴阳,何谓阴人?何谓阳人?少师曰: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不离于五,人亦应之,非徒一阴一阳而已也,而略言耳,口弗能遍明也。

光明的月之人,贪而不仁,下齐湛湛,好内。而不出,心和而不发,不务于时,动而后之,此太阴之人也。

轩辕黄帝曰:愿略闻其意,有圣人有才能的人,心能备而行之乎?少师曰:盖有太阴之人,少阴之人,太阳之人,少阳之人,阴阳和平之人。凡五人者,其态差异,其筋骨气血各不等。

少阴之人,小贪而贼心,见人有亡,常若有得,好伤好害,见人有荣,乃反愠怒,心疾而无恩,此少阴之人也。

轩辕氏曰:其不等者,可得闻乎?少师曰:太阴之人,贪而不仁,下齐湛湛,好内而恶出,人和而不发,不务于时,动而后之,此太阴之人也。少阴之人,小贪而贼心,见人有亡,常若有得,好伤好害,见人有荣,乃反愠怒,心疾而无恩,此少阴之人也。太阳之人,居处于于,好言大事,无能而虚说,志发于三街六巷,举措不管不顾是非,为事如常自用,事虽败,而常无悔,此太阳之人也。少阳之人,提谛好自贵,有小小官,则高自宜,好为外交,而不内附,此少阳之人也。

太阳之人,居处于于,好言大事,无能而虚说,志发于外市,举措罔顾是非,为事好常自用,事虽败而常无悔,此太阳之人也。

生死和平之人,居处安静,无为惧惧,无为欣欣,婉然从物,或与不争,与时变化,尊则谦谦,谭而不治,是谓至治。古之善用针艾者,视人五态,乃治之。盛者泻之,虚者补之。

少阳之人, 谛好自贵,有小小官,则高自宜,好为外交,而不内附,此少阳之人也。

黄帝曰:治人之五态奈何?少师曰:太阴之人,多阴而无阳,其阴血浊,其卫气涩,阴阳不和,缓筋而厚皮,不之疾泻,不能够移之。少阴之人,多阴少阳,小胃而大肠,六府不调,其阳明脉小,而阳光脉大,必审调之,其血易脱,其气易败也。太阳之人,多阳而少阴,必谨调之,无脱其阴,而泻其阳。阳重脱者易狂,阴阳皆脱者,暴死,不知人也。少阳之人,多阳而少阴,经小而脉大,血在中而气外,实阴而虚阳。独泻其络脉则强,气脱而疾,中气不足,病不起也。

阴阳和平之人,居处安静,无为惧惧,无为欣欣,婉然从物,或与不争,与时变化,尊则谦谦,谭而不治,是谓至治。

阴阳和平之人,其阴阳之气和,血脉调,谨诊其阴阳,视其邪正,安容仪,审有余不足,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此所以调阴阳,别五态之人者也。

古之善用针艾者,视人五态乃治之。

黄帝曰:夫五态之人者,相与无故,溘然新会,未知其行也,何以别之?少师答曰:大伙儿之属,不知五态之人者,故五五二千克人,而五态之人不与焉。五态之人,尤不合于众者也。

光明的月之人,多阴而无阳,其阴血浊,其卫气涩,阴阳不和,缓筋而浓皮,不之疾泻,不可能移之。

黄帝曰:别五态之人,奈何?少师曰:太阴之人,其状黮黮然天灰,念然下意,临临然长大,腘然未偻,此太阴之人也。少阴之人,其状清然窃然,固以阴贼,立而躁险,行而似伏,此少阴之人也。太阳之人,其状轩轩储储,反身折腘,此太阳之人也。少阳之人,其状立则好仰,行则好摇,其两臂两肘,则常出于背,此少阳之人也。

少阴之人,多阴少阳,小胃而大肠,六腑不调,其阳明脉小,而阳光脉大,必审调之,其血易脱,其气易败也。

生死和平之人,其状委委然,随随然,颙颙然,愉愉然,服困然,豆豆然,民众皆曰君子,此阴阳和平之人也。

太阳之人,多阳而少阴,必谨调之,无脱其阴,而泻其阳,阳重脱者易狂,阴阳皆脱者,暴死不知人也。

古典历史学原著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脚出处

少阳之人,多阳少阴,经小而络大,血在中而气外,实阴而虚阳,独泻其络脉,则强气脱而疾,中气不足,病不起也。

生死和平之人,其阴阳之气和,血脉调,谨诊其阴阳,视其邪正,安容仪,审有余不足,盛则泻之,虚则补之。

夫五态之人,蓦然新会,未知其行也。何以别之。曰∶大伙儿之属,无如五态之人者,故五五贰十三个人,而五态之人不与焉。五态之人,尤不合于众者也。

光明的月之人,其状 然卡其色,念然下意,临临然长大, 然未偻,此太阴之人也。

少阴之人,其状清然窃然,固以阴贼,立而躁 ,行而似伏,此少阴之人也。

日光之人,其状轩轩储储,反身折 ,此太阳之人也。

少阳之人,其状立则好仰,行则好摇,其两臂两肘,则常出于背,此少阳之人也。

阴阳和平之人,其状委委然,随随然, 然,愉愉然,HTHT 然,豆豆然,民众皆曰君子,此阴阳和平之人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