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疝痛七十四

《内经》曰∶任脉为病,男子内结七疝,女子带下瘕聚。

疝痛,湿热痰积流下作病,大概因寒郁而作,即是痰饮食积并死血。专主肝经,与相干,大不宜下。痛甚者不宜参、术。 湿多。疝气宜灸大敦穴,在足大指爪甲后一韭叶毛间,是穴。食积与死血成痛者,栀子、桃仁、山楂、枳子、吴茱萸,并炒生姜汁顺流水煎汤调服。一方加茴香、附子。却有水气而肿痛者,又有挟虚者,当用参、为君,佐以疏导之药,其脉沉紧豁大者是。按之不定者属虚,必用桂枝、山栀炒、乌头细切炒,上为末,姜汁糊丸,每服三四十丸,姜汤下,大能劫痛。

湿热痰积流下作痛,大概因寒郁而作,即是痰饮食积并死血,专主肝经,与肾经绝无相干,不宜下。 疝湿多,灸大敦穴。食积与瘀血成痛者,栀子、桃仁、山楂、橘核、一作枳实、茱萸,以生姜汁,顺流水作汤调下。按之痛不定者,属虚。用桂枝、山栀、乌头,姜汁丸,姜汤服三五十丸,以劫痛。

《内经》曰∶肝脉大急沉,皆为疝。又曰∶三阳急为瘕,三阴急为疝。《难经》曰∶任脉之为病,其内苦结,男子为七疝。夫所谓七疝者,寒、水、筋、血、气、狐、 ,七者是也。子和曰∶寒疝者,囊冷结硬如石,阴茎不举,或控睾丸而痛,得之于坐卧湿地,或寒月涉水,或值雨雪,或坐卧砖石或风冷处,使内过劳,宜以温剂下之,久而无子。水疝者,其状肾囊肿痛,阴汗时出,或囊肿状如水晶,或囊痒而搔出黄水,或少腹按之作水声,得之于饮水醉酒,使内过多,汗出而遇风寒湿之气,聚于囊中,故水冷令人为卒疝,宜以逐水之剂下之。筋疝者,其状阴茎肿胀,或溃而为脓,里急筋缩,或茎中作痛,痛极则痒,或挺纵不收,或出白物如精,随溲而下,得之于房室劳伤,及邪术所使,宜以降心火之剂下之。血疝者,其状如黄瓜,在少腹两旁,横骨两端约纹中,俗名便痈,得之于重感春夏大热,劳于使内,气血流溢,渗入脬囊,留而不去,结成痈肿,脓少血多,宜以和血之剂下之。气疝者,其状上连肾 ,下及阴囊,多得于号哭忿怒,则气郁之而胀,号哭怒罢即气散者是也。有一治法,以针出气而愈,然针有得失,宜以散气之药下也。或小儿亦有此疾,俗名偏坠,得之于父已年老,或年少多病,阴痿精怯,强力入房,因而有子,禀胎病也,此证难治,惟筑宾一穴有灸之而愈者。狐疝者,其状如仰瓦,卧则入少腹,行立则出腹入囊中,如狐昼出穴而溺,夜入穴而不溺,此疝出入往来上下,正与狐相类也,亦与气疝大同小异,宜以逐气流经之剂下之。 疝者,其状阴囊大如升斗、不痒不痛者是也,得之于地气卑湿,故江淮之间多有之,宜以去湿之剂下之。女子阴户凸出,虽亦此类,乃热则不禁固也,不可便认为虚寒而温之补之,本名曰瘕,宜以苦药下之,以苦坚之。

又曰∶肝脉大急沉皆为疝。

戴云∶疝,本属厥阴肝之一经,余常见俗说小肠膀胱下部气者,皆妄言也。

治诸疝方,定痛速效∶橘核 山栀 山楂 茱萸,湿胜者加荔核,等分,丸服之。凡治 要药不痛者∶苍术 南星 白芷 山楂 川芎枳子 半夏 上为末,神曲糊丸。有热加炒山栀一两,坚硬加朴硝半两,秋冬加茱萸三钱半。

愚按∶子和论七疝病源至为详悉,但其处方一以攻下之法为主治,不能使人无疑耳,既曰多由房劳致虚而作,其可一例施之以攻下之法乎。大抵七疝为病,若非房劳所致,即是远行辛苦,涉水履冰,热血得寒而凝滞于小肠、膀胱之分,或湿热乘虚而流入于足厥阴之经,古方一以为寒而纯用乌附等热药为治,我丹溪先生独断为湿热,此发古人之所未发者也。夫热郁于中而寒束于外,宜其有非常之痛,故治法宜驱逐本经之湿热,消导下焦之瘀血,以寒因热用之法立方处治,即邪易伏而病易退也。其攻下之法,愚故未敢试而行之,以俟识者再论,学人宜致思焉。

又曰∶小腹控睾引腰脊,上冲心,唾出清水、及为哕噫,甚则入心,善忘善悲。

治诸疝,定痛速效。

治疝荔核、枸橘核,烧灰为末,酒下。

脉法

《甲乙经》曰∶邪在小腹也,小肠病者,小腹痛引腰脊,贯肝肺。其经虚不足,则风冷乘间而入。邪气既入则上冲肝肺,客冷散于胸,结于脐,控引睾丸,上而不下,痛而入腹,甚则冲于心胸,盖其经络所系属也。启玄子曰∶控,引也。睾丸,阴丸也。

枳实 山栀 山楂 吴茱萸 湿胜,荔枝核,

治诸疝发时,海石、香附,二味为末,以生姜汁调下,亦治心疼。

《内经》曰∶肝脉大急沉皆为疝,心脉滑搏急为心疝,肺脉沉搏为肺疝。又三阳急为瘕,三阴急为疝。又曰∶太阴脉滑则病脾风疝,厥阴脉滑则病狐疝,少阴脉滑则病肺风疝,阳明脉滑则病心风疝,太阳脉滑则病肾风疝,少阳脉滑则病肝风疝。

《灵枢经》曰∶邪在小肠,连睾系属肾,贯肝络肺系心,气盛厥气上冲也。

上为末,酒糊丸服。或为末,生姜水煎服,或长流水调下一二钱,空心。

治疝∶橘核、桃仁、栀子、茱萸、川乌,上研末,煎服之。枳核散单止痛,枸橘核能治木肾。

《脉经》曰∶寸口脉弦而紧,弦则卫气不行,卫气不行则恶寒,紧则不欲食,弦紧相搏,则为寒疝。

又曰∶疝 者,阴连小腹急痛也。

守效丸 治 之要药不痛者。

疝病有水气。湿热两种。而肿者又有挟虚而发者,当用参、术为君,佐以疏导之药,其脉沉紧豁大者是。或问,治

趺阳脉浮而迟,浮则为风虚,迟则为寒疝。

《巢氏病源》云∶诸疝者,阴气积于内,复为寒气所加,使荣卫不调,气血虚弱,故风冷入其腹内而成疝也。疝者痛也,或少腹痛不得大小便,或手足厥冷,绕脐痛,自汗,或冷气逆上抢心腹,令心痛或里急而腹痛。此诸候非一,故云诸疝也。

苍术 南星 白芷 山楂 川芎 枳核 半夏

一人病后饮水,患左丸痛甚,灸大敦,适有摩腰膏,内用乌、附子、麝香,将以摩其囊上,抵横骨端,多湿帛覆之,痛即止,一宿,肿亦消。予旧有柑橘积后,山行饥甚,遇橘芋食之,橘动旧积,芋复滞气,实时右丸肿大,寒热。先服调胃药一二帖,次早注神,使气至下焦,呕逆觉积动,吐复吐后,和胃气疏通经络乃愈。

寒疝绕脐痛,若发则自汗出,手足厥寒,其脉沉弦者,乌头汤主之。

《难经》曰∶任之为病,其内苦结,男子为七疝。

秋冬加吴茱萸,衣钵有山栀

治木肾方∶采雄楮树叶晒干为末,酒糊为丸,空心盐汤下。外以一法,枇杷叶、野紫苏叶、苍耳叶、水晶葡萄叶、椒叶、浓煎汤熏洗。

方法

《原病式》曰∶ 疝,少腹控卵,肿急绞痛也,寒主拘缩故也,寒极而土化制之,故肿满也。经言∶丈夫 疝,谓阴气连小腹急痛也,故言。妇人少腹肿,皆足厥阴之脉也。经注曰∶寒气聚而为疝也。

上为末,神曲糊丸服。又云∶有热加山栀一两,坚硬加朴硝半两,又或加青皮、荔枝核

治木肾不痛,南星、半夏、黄柏酒炒、苍术盐炒、山楂、白芷、炒曲、炒滑石、茱萸、昆布、枸橘。疝病、黄病久者,皆好倒仓。疝气作痛,小便秘涩,五苓散加川楝子为细末,空心服二钱。有人请问下部 气不痛之方,彼时实许之矣。细思,若非痛断浓味与房事,不可用药,惟促其寿。若苍术、神曲、白芷、山楂、川芎、枳子、半夏,皆要药也,其药皆鄙贱之物,以启其慢心,人不能断欲,以爱护其根本,反陷其病,陈彦正之祸,得罪多矣。且药随时月令,况更换君臣佐使,由是不敢僭宁犯食言之罪,因笔及之。

丹溪曰∶疝气者,睾丸连小腹急痛也。有痛在睾丸者,有痛在五枢穴边者,皆足厥阴之经也。或无形,或无声,或有形如瓜,或有声如蛙。自素问而下皆以为寒,盖寒主收引,经络得寒则收而不行,所以作痛。然亦有踢冰涉水终身不病此者,无热故也。大抵此证始于湿热在经,郁而至久,又得寒气外束,不得疏散,所以作痛,若只作寒论,恐为未备。

又方 治诸疝,发时服。

治疝痛方∶山楂 枳核 茴香 山栀 柴胡 牡丹 桃仁 大茴香 吴茱萸 上作丸服。

或曰∶厥阴经郁积湿热,何由而致?予曰∶大劳则火起于筋,醉饱则火起于胃,房劳则火起于肾,大怒则火起于肝,火积之久,母能令子虚,湿气便盛,浊液凝聚,并入血隧,流于厥阴,厥阴属木系于肝,为将军之官,其性急速,火性又暴为寒所束,宜其痛之太暴也。有以乌头、栀子等分作汤服之,其效亦捷,后用此方,随形证加减与之,无不验。但湿热又当分多少而治,湿则肿多, 病是也。又有挟虚而发者,当以参、术为君,疏导药佐之,脉甚沉紧而豁大无力者是也,其痛亦轻,但重坠牵引耳。专主肝经,与肾经绝无相干,切不可下。劫药神效,盖湿热因寒郁而作,用栀子以降湿热,乌头以破寒郁,况二物皆下焦之药,而乌头为栀子之所引,其性急速,不容胃中停留也。又谓按之不痛者属虚,须加肉桂,以姜汁丸服。

经曰∶三阳为病发寒热,下为壅肿,及为痿厥 ,其传为索泽,其传为 疝。夫热在外,寒在内,则累垂,此九夏之气也;寒在外,热在内,则卵缩,此三冬之气也。足太阳膀胱之脉逆上,迎手太阳小肠之脉下行,至足厥阴肝之脉不得伸,其任脉并厥阴之脉逆,则如巨川之水,致阳气下坠,是风寒湿热下出囊中,致而睾肿大谓之曰疝,大甚则为 。足厥阴肝之木,与太阳膀胱寒水之脉同至前阴之末,伤寒家说足厥阴肝经为病,烦满囊缩,急下之,宜大承气汤,以泻大热。

海石 香附上为末。生姜汁调下。亦治心痛。

治疝时作急痛方,苍术盐炒、香附盐炒、黄柏酒炒,为君;青皮、玄胡索、桃仁为臣;茴香为佐;益智、附子盐炒、甘草为使,上为末,作汤服,后一痛过,再不复作矣。

一方 定疝痛。用海石、香附为末,姜汁调下。

《玉机微义》云∶以平康不病之人论之,夏暑大热,囊卵累垂,冬天大寒,急缩收上。与前三说若不同也,乖耶?否耶?答曰∶伤寒家囊卵缩,大热在内,宜承气汤急下之,与经筋说囊卵缩大寒在外亦是热在内,与伤寒家同,故再引平康之人以证之。冬天阳气在内,阴气在外,人亦应之,故寒在外则皮急,皮急则囊缩。夏月阴气在内,阳气在外,人亦应之,故热在外则皮缓,皮缓则囊垂,此 疝之象也。三文殊,皆一理也。

又方 治阳明受湿热,传入太阳,恶寒发热,小腹连毛际间闷痛不可忍。

治肾气方∶茴香 破故纸 吴茱萸 胡芦巴 上为末,用萝卜子擂汁为丸,盐汤下。肥人肿疝作痛者,外热内寒,五苓散加茴香。

又方 治诸疝,定痛速效。用枳实、栀子、糖球、茱萸各炒,湿盛者加荔枝核炒,为末丸服。或用长流水调末子,空心服一、二钱。

《原病式》云∶ 疝,少腹控卵,肿急绞痛也,寒主拘缩故也。寒极而土化制之,故肿满也。经言丈夫 疝,谓阴器连少腹急痛也,故言。妇人少腹肿,皆足厥阴肝之脉也。经注曰∶寒气聚而为疝也。又按经言五脏皆主疝,但脉急也。注言脉急者寒之象也,然寒则脉当短小而迟,今言急者,非急数而洪也,斯从寒也。

山栀 桃仁 枳子 山楂上各等分研,入姜汁,用顺流水荡起,同煎沸热服。一方加茱萸。

一人 疝∶山栀 山楂 枳实 香附 南星 川楝 海藻 桃仁 吴茱萸 上末之,姜饼丸。

又方 治食积与瘀血成痛者

如疝脉紧急洪数则为热痛,经言脾传之肾,病名曰疝瘕,少腹烦冤而痛出白蛊,注言少腹痛溲出白液也。一作客热内结销烁脂肉如蛊之食,故名曰蛊也。然经之复言热为疝瘕,则亦不止言为寒,当以脉证辨之。

橘核散

一人疝痛心痛∶山栀 香附 苍术 神曲 麦芽 半夏 乌头 石碱 桂枝 上末之,炊饼丸,如绿豆大,每服百丸,姜汁盐汤下。

栀子仁 桃仁 山楂 枳实 茱萸

橘核 桃仁 栀子 川乌 吴茱萸

一人疝,痛作腹内块,痛止则块止∶三棱 蓬术 神曲 麦芽 姜黄 南星 白术 木香 沉香 山栀 枳核 上末之,姜饼丸。劫药神妙,乌头细切炒,栀子仁炒,宜加减用。此盖湿热,因寒郁而发,用栀子仁以去湿,用乌头以破寒郁,况二味皆下焦之药,而乌头又为栀仁所引,其性急速,不容停留胃中也。

上为末,顺流水入姜汁作汤调服。

丹溪曰∶疝痛甚者,睾丸连小腹急痛也,或有形或无形,或有声或无声。自《素问》以下皆以为寒,盖经络得寒收引不行,所以作痛。世有得寒而无疝者,又必有说以通之可也,亦有踢冰涉溺不病疝者,以其素无热也。因而思之,疝病始于湿热在经遏至久,又感外寒,湿热收郁而作痛,若只作寒论,恐有未备。或曰∶此证多客厥阴一经,湿热之积何由而致?曰∶夫劳则火起于筋,醉饱则火起于胃,房劳则火起于肾,大怒则火起于本经。火郁之久,湿气便成浊液,凝聚并入血隧,流于厥阴。肝属木,惟速急,火性暴,为寒束,宜其痛甚而暴也。古方以乌头、栀子等分作汤用,其效亦速,后因此方随形证加减无有不应。又须分湿热多少而治之,但肿多为湿 是也。却有水气而肿,又有挟虚而发者,当以参术为君而佐以疏导,诊其脉沉紧而豁大是也。若不以补泻兼施,但行决裂之法,祸不旋踵。

上研,煎服。橘核散,单止痛,此盖湿热因寒郁而发,用栀子仁以除湿热,用乌头以散寒郁。况二药皆下焦之药,而乌头又为栀子所引,其性急速,不容胃中留也。

又方 治阳明经受湿热,传入大肠,恶寒发热,少腹连毛际结核闷痛不可忍。用山栀、桃仁、橘核并炒,山楂等分,入姜汁煎,热服。

《辨疑录》云∶每见男子小肠疝气,痛不可忍,阴曩肿大,或偏坠一边,发作之时小肠扪之声如青蛙,状如桃李木瓜,冲上则面黑,坠下则仆地。病者不胜痛苦,诸医治疗莫测其机。

又方 治疝劫药。

按之不痛者属虚,必用桂枝、山栀子、乌头,上件为细末,姜汁打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四、五十丸,劫痛效。

有云∶疝本肝经,与肾经绝无相干,恐为未备之说。原夫疝气,肝经属本,心肾属标。疝者多湿热怒气伤肝,房劳过伤心肾,胞络郁结,小肠皮里膜外气聚而无出,以致如斯。或曰∶以心肾为标,今以房劳过伤,是独言其肾也,譬如小儿偏坠,无房劳,斯疾何由而作也?曰∶小儿因禀父母湿热,气郁小肠而成遍坠,皆不作疼痛。至于中房劳过度戕其真气,胞络气虚,肾邪冲上,往来疼痛,故发作无度。今世俗作寒气或作郁结而治,每用香燥,及用大黄、牵牛、巴霜利其大便,元气转伤而病愈甚。余考小肠多气少血之经,心气郁结则腑受邪,肝气一盛则子亦盛矣,故二气攻入小肠、膀胱而痛病者,但手扪之可忍,殊不知皮膜渐宽,其气愈炽,服药不能避忌,年远根深,故难治救。每用五苓散内加行气之药获效者多,不利小便出邪,愈者鲜矣。按药性,猪苓、泽泻分理阴阳,以和心与小肠之气;白术调脾,并利脐腰间湿及死血;茯苓淡利膀胱水;桂能伐肝邪;茴香善治小肠之气;金铃子、橘核去膀胱之气;槟榔下气,少加木通以为导引小肠之火出也,屡用屡验。

用乌头细切炒 栀子仁炒,等分为末,或加或减,白汤丸。

一方 治 腰痛者。苍术、南星、白芷、山楂、半夏、川芎、枳实,神曲糊丸服。

又方 治疝。

诸疝发时,用海石、香附二味为末,生姜汁入汤调服,亦治心痛因清痰而作痛者。

古有七疝,曰厥、症、寒、盘、气、附、野狼也。其厥逆心痛,足寒,诸饮食吐不下曰厥疝。

枇杷叶 野紫苏叶 椒叶 水晶葡萄叶

又治疝方,橘核桃仁、栀子、茱萸、川乌水煎服。

腹中气乍满,心下尽痛,气积如肾曰症疝。因寒饮食,即胁下腹中尽痛曰寒疝。腹中乍满乍减而痛曰气疝。其痛在脐傍曰盘疝。腹中脐下有积聚曰附疝。小便与阴相引,大便难曰野狼疝。其证发时则可验。又有石疝、血疝、阴疝、气疝,妒疝,此五者有名而无形也。外有心疝、寒疝、肌疝、疝癖数者,其名不同,病则大同小异,世俗呼为小肠气、膀胱气、奔豚气、蟠肠气、横弦、竖弦、偏坠、木肾、肾余、阴肿,由疝之为病,其名别也。至于张子和论七疝,曰寒、水、筋、血、气、狐、 七者是也。寒疝者,囊冷结硬如石,阴茎不举,或不举,或控睾丸而痛。得之于坐卧湿地,或寒月涉水,或值雨雪,或坐卧风冷,内多房事,宜温剂下之,久则无子。水疝者,其状肾囊肿痛,阴汗时出,或囊肿状如水晶,或囊痒而搔出黄水,或小腹按之作水声。得之于饮水醉酒使内,亦劳汗出而遇风寒湿之气,聚于囊中,故水冷令人为卒疝,宜以逐水之剂下之。

上以水煎熏洗。

小肠气肾核胀痛,苍术、陈皮、川楝子各二钱半,甘草五分,紫苏一钱半,细切,酒水各一盏,连须葱白五茎,煎服。

筋疝者,其状阴茎肿胀,或溃脓,或痛而里急筋缩,或茎中痛,痛极则痒,或挺纵不收,或有白物随溲而下,久而得于房室劳伤,及邪术所使,宜以降心之剂下之。血疝者,其状如黄瓜在少腹两傍、横骨两端约中,俗云便痈。得于重感春夏大燠,劳于内,使气血流溢,渗入脬囊,留而不去,结成痈肿,脓少血多,宜以和血之剂下之。气疝者,其状上连肾区,下及阴囊,或因号哭忿怒则气郁胀,怒哭既罢,则气散者是也,有一治法,以针出气而愈者,然针有得失,宜以散气之药下之。或小儿亦有此疾,俗曰偏气,得于父已年老,或年少病阴痿精怯,强力入房,因而有子,胎中病也。此疝不治,惟筑宾一穴灸之。狐疝者,其状如丸,卧则入小腹,行立则出小腹入囊中。

肾气方

劫疝药,用乌头、栀子炒,擂细,顺流水入姜汁调服。

狐则昼出穴而溺,夜则入穴而不溺。此疝出入上下往来正与狐相类也,亦与气疝大同小异,令人带钩铃是也,宜以逐经流气之药下之。 疝者,其状阴囊大如升斗,不痒不痛者是也,得之地气卑湿所生,故江淮之间多有之,宜以去湿之剂下之。女子阴户突出虽亦此类,乃热则不禁固也,不可便认为虚寒而温之、补之,本名曰瘕,宜以苦药下之,以苦坚之。虽然,疝之名不同,大抵不过寒湿热之邪气,分三因尽之矣。禀生于胎气者,此不内外因也。冒寒涉湿而得者外因也,酷好酒面内湿下着者内因也。总不外此三因法也。

茴香 破故纸 吴茱萸 胡芦巴 木香

阴囊肿胀,大小便不通。

脉候

上为末,萝卜捣汁丸。盐汤下。

白牵牛 桑白皮 白术 木通 陈皮

《内经》曰∶肝脉急大沉皆为疝。心脉滑搏急为心疝。肺脉沉搏急为肺疝。三阳急为瘕疝。

积疝方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姜汤调下,空心服。

三阴急为脾疝。三阴脾脉则病脾风疝。阳明脉滑则病心风疝。太阳脉浮则病肾风疝。少阳脉浮则病肝风疝。寸口脉弦而紧,弦紧相搏则为寒疝。趺阳脉虚迟为寒疝,绕脐痛,若发则自汗出,手足厥冷。

山楂 茴香 柴胡 牡丹皮

凡疝气挟虚者,必以参、术为君,佐以疏导之药如川楝子、茴香、枳实、山楂、栀子之类。

治法

上为末,酒糊丸如桐子大。服五六十丸,盐汤下。

许学士云∶疝疾虽因虚而得之,不可以虚而骤补。经云∶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留而不行,其病则实。故必先涤所蓄之邪,然后补益,斯其治也。

疝病黄病久者,皆好倒仓。

又方 治疝痛。

葱白散 治一切寒症作痛。

《灵枢经》治疝,必曰取厥阴以下之,言足厥阴肝经病则遗溺、癃闭。狐疝主肾与膀胱、小肠三经,则不言疝是受疝之处,乃肝之部分。且《内经》男子宗筋为束骨之会,而肝主筋,睾者乃囊中之丸,虽主外肾,非厥阴,环而引之,与玉茎无由伸缩。在女子则为篡户,其内外为二,其一曰廷孔,其二曰窈漏,此是厥阴与冲任督之所会也。《灵枢》言足厥阴之经筋聚于阴器,其病疝。伤于寒则阴缩,伤于热则纵挺不收。治在行卧温阴器,故阳明与太阴、厥阴之筋皆会于阴器,惟厥阴主筋,故为疝者必本诸厥阴。

山楂 枳实 茴香 山栀 柴胡 牡丹皮 桃仁 八角茴香 吴茱萸

川芎 当归 枳壳 浓朴 干姜 官桂 青皮 茴香 川楝 茯苓 麦 三棱

丹溪曰∶疝气者,睾丸连小腹急痛也。有痛在睾丸者,有痛在五枢穴边者,皆足厥阴之经也。

上为末,酒糊丸,桐子大。服五十丸,空心盐汤下。

神曲 莪术 熟地黄 白芍药 木香 人参

有云肝为相火者,有泻无补,肝只有余,肾只不足,有以龙胆泻肝汤治疝而效甚速者可知矣。或曰∶自《素问》以下皆为寒治何也?大抵此证始于湿热在经,郁之既久,又得寒气外束,不得疏散,故所以作痛。若只作寒论,恐为末备。今世用乌头、栀子作汤服之甚效甚捷,是亦以乌头疏通寒邪,栀子利其湿热,亦通之之法,岂必用硝、黄、巴、牵之类,而方谓之通乎?夫寒也,热也,湿也,故皆宜于通也,疏散、分利、针灸者,皆通之法也,善医者宜扩充之。

又方 治疝作痛。

上细切,每服五钱,加葱白三茎,盐少许,水煎空心温服。

丹溪云∶凡七疝多用热药而获效者,则《内经》从治之法耳。须用寒凉药监制之,不可纯用大热之剂,如用乌、附之类,令人久服多服,必变剧不可治矣。但宜以二陈汤加枳实、山楂、橘核、栀子等药煎,入姜汤汁热辣饮之。

苍术 香附 黄柏 青皮 玄胡索 益智 桃仁 茴香 附子 甘草

又方 桃仁二十四个,枸橘子十四个瓦上炒,山栀子九枚去皮,吴茱萸七十粒,山楂子十四个,并炒,生姜一指大,擂细,以顺流水一钟荡起,煎数沸,连渣服。

诸疝发时用海石、香附二味为末,姜汁入汤调服,亦治心痛,因清痰而作痛者。

上为末。作汤服后,一痛过,更不再作矣。

又方 治 不痛。用苍术、神曲、白芷、山楂、川芎、栀子、半夏,入姜煎服。

凡疝气挟虚者,必以参、术为君,佐以疏导之药,川楝子、小茴香、枳实、山楂、栀子之类。

又方 治 疝。

凡 证,非痛断房事与浓味,不可用药。

诸疝定痛速效,枳实、山楂各炒,湿盛者加荔枝核炒为末,丸服或用长流水调末空心服一二钱。一本有川楝肉。

南星 山楂 苍术 白芷 半夏 枳核 神曲 海藻 昆布 玄明粉 茱上为末,酒糊丸。

凡治七疝,须先灸大敦穴。

阳明经受湿热传入大肠,恶寒发热,小肠连毛际结核闷痛不可忍,用山栀、枳实、桃仁、山楂等分,入姜汁煎,热服。

一人疝痛作,腹内块痛止;疝痛止,块痛作。

治疝气神方 其病甚至,气上冲,如有物筑塞心脏,欲死,手足冷者,二、三服除根。

肥人疝肿作痛,恶寒发热,五苓散加茴香煎服,神验。

三棱 莪术 炒曲 姜黄 南星 山楂 木香 沉香 香附黄连 萝卜子 桃仁 山栀 枳核

硫黄荔枝核陈皮上三味,各等分为末,饭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十四、五丸,酒下,其痛立止。自己觉疼甚不能支持,略用五、六丸,再不可多也。

木肾是湿热顽痹结硬如痰核之类,反不痛是也,治宜温散利逐之。

上为末,姜汁浸蒸饼为丸。

又治疝方

疝有四,一云不痛者是 ,《三因》论肠 因房室过度,原脏虚冷,肠边 系不收,坠入中上下,难治。气疝因七情脏气下坠,阴 肿胀急痛,易治。卵 因劳役坐马,致卵核肿胀,或偏有大小,上下无常,此难治也。外有妇人阴门挺出,名曰 病,但治不同耳。

予尝治一人,病后饮水,患左丸痛甚。灸大敦穴,适有摩腰膏,内用乌附、丁香、麝香将与摩其囊上横骨端,火温帛覆之,痛即止。一宿,肿亦消。予旧有柑橘积,后因山行饥甚橘芋食之,橘动旧积,芋复滞气,实时右丸肿大,寒热。先服调胃剂一二帖。次早注神思,气至下焦呕逆,觉积动吐复,吐后和胃气,疏通经络而愈。

苍术 香附 黄柏 青皮 玄胡索 益智 桃仁 茴香 附子 甘草

凡 非断房事与浓味不可用药。

木肾者,心火下降,则肾水不患其不温;真阳下行,则肾气不患其不和温。温且和,安有所谓木强者哉?夫惟嗜欲内戕,肾家虚惫,故阴阳不相交,水火不相济,而沉寒痼凝滞其间,胀大作痛,顽痹结硬,势所必至矣。不可纯用燥热,当温散温利以逐其邪。邪气内消,荣卫流转,宛如寒谷回春,盖有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者矣。

上细切,每服五钱,顺流水煎服。

不痛者,以苍术、神曲、白芷、山楂、川芎、枳实、半夏之属。

入方∶治木肾。

五叶汤 洗疝痛立效。

治七疝须先灸三阴交、大敦穴,然后服药,无不愈者。

楮树叶,雄者晒干为末,酒糊丸桐子大。空心盐汤下五十丸。

枇杷叶 野紫苏叶 椒叶 苍耳草叶 水晶蒲桃叶上五味,不拘多少,量水煎汤浴洗。

又方 治木肾不痛。

一方 肥人肿疝作痛,发热恶寒。

三阴交

枸杞子 南星 半夏 黄柏 苍术 山楂 白芷 神曲 滑石

五苓散加茴香煎服,神验。

大敦

上为末,酒糊丸桐子大。空心盐汤下七十丸。

吴茱萸汤 治厥疝,腹中冷痛,积气上逆,致阴冷囊寒。

归来

治小肠气又木肾偏坠。

吴茱萸 川乌头 细辛 良姜 当归 干姜 官桂

关元

黑牵牛一斤,用猪尿胞装满,以线缚定口子。好酒米醋各一碗,于砂锅内煮干为度,取出黑牵牛,用青红娘子各十九个,于铁锅内炒燥。去青红子,将牵牛碾取头末四两,另入猪苓、泽泻细末各二两,醋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盐酒送下。不可多服,多服令人头眩。如头眩,可服黑锡丹。

上细切,作一服,水一盏,煎七分,温服,日进三服,不痛为度。

气海

肾囊湿疮

茴香楝实丸 治控HT ,小肠痛结,上而不下,痛冲心膈。

中胀

密陀僧 干姜 滑石上为末。擦上。

茴香 楝实 食茱萸 陈皮 马蔺花 芫花

章门

又方 先用吴茱萸煎汤洗。

上为细末,醋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十丸至二十丸,空心温酒下。

阑门

吴茱萸 寒水石 黄柏 樟脑 蛇床子 轻粉 硫黄 槟榔 白芷

蒺藜汤 治阴疝,牵引小腹痛,诸厥疝即阴疝也,喜欲房劳,痛不可忍。

一法治小儿偏坠。午时令儿坐土上,灸卵下偏坠处七壮,治诸气、心腹痛、小肠气、外肾痛。

上为末。麻油调搽。

蒺藜 附子 栀子仁

一法治疝气,小腹急痛不可忍,足大姆指次指下中节横纹当中灸五壮,男左女右,效。

又方 治肾上风湿疮及两腿。

上细切,作一服,水一盏,煎至六分,食前温服。亦治前控睾小肠痛。

一法用细小绳一节量患人口角为一折,如此三折或一角如△此样,以一角安脐心,两角在脐下两傍尽处是穴,灸二七壮。治一切狐疝,水声上下。

全蝎 槟榔 蛇床子 硫黄

木香散 治心疝,小腹痛,闷绝不已。

外陵

上四味,研如细末。用麻油调入手心搽热,吸三口,用手抱囊一顷。次搽药两腿上。

木香 陈皮 良姜 诃子皮 赤芍药 枳实 草豆蔻 川芎 黑丑

风市

上细切,水一盏,煎七分,去渣温服。

香壳散 治小肠气,脐腹 痛,筋急,阴股中痛,闷晕不省人事。

丹溪治一人旧有疳积,后因山行饥甚遇橘芋食之,即上丸肿大,寒热。先服平胃剂一二帖,次早神思清,气至下焦,呕逆觉积动,复吐后,和胃气,疏通经络而愈。

舶上茴香 枳壳 没药

一人虚损潮热偏坠小肠气,四物加小茴香、吴茱萸、胡芦巴各五分,枳实、青皮、山楂,渐愈。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温酒调下,不拘时,并进二、三服效。

滑伯仁治一妇,病寒致疝,自脐下上心皆胀攻痛,而胁尤甚,呕吐烦闷不进饮食,诊其脉,二手沉结不调,曰由此寒在下焦,急攻之,与灸章门、气海、中脘,服玄胡、桂、川楝、茴香、木香、青皮、白术、茯苓等,一日一服,温利丸药,聚而散之也。

沉香桂附丸 治中气虚弱甚,脾胃虚寒,脏腑积冷,心腹疼痛,手足厥逆冷,便利无度,七疝引痛,喜热物熨荡证。

一老人病脐腹 痛,医以温中散寒无验。视之,脉两尺搏坚而沉者,曰此大寒由外入也,寒在外,故为疝,治宜在下。加沉降之剂引入下焦,数服而愈。

沉香 附子 川乌 干姜 良姜 官桂 吴茱萸 茴香

一人病气在济下筑筑渐至心下呕涌痛满,手足皆青,喉中淫淫而痒,眉末酸疼,口不欲食,头不欲举,神昏欲睡而不寐,恶食气,睾丸控痛,小便数而欠,年未三十, 瘠尤甚,人劣劣不自持,脉沉弦而涩。曰是得忧郁愤怒,寒湿风雨乘之为肝疝也。张从正云∶诸疝皆属肝经,且肝欲急,以辛散之,遂以吴茱萸佐以姜、桂及治气引药,兼以茴、楝等丸,每日一服,利之,三月安。

上为细末,醋煮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至七十丸,空心米饮下。

药方

加味五苓散 治疝气卒痛,小便秘涩。

茴香四神散 治诸疝痛。

本方加川楝子一分。

小茴香 南木香 穿山甲 全蝎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空心米饮调下。

上为粗末,每服半两,酒水各半盏煎服。

茴香楝实丸 治阴疝痛不可忍及小肠气痛。

山楂橘核丸 治诸疝痛。

川楝子 茴香 山茱萸 吴茱萸 青皮 陈皮 芫花 马蔺花 食茱萸 较之前方,多吴茱萸、青皮、山茱萸。

山楂 橘核 茴香 山栀 柴胡 牡丹皮 桃仁大茴香 吴茱萸

上为细末,醋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温酒下。

上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空心盐汤下十丸。

天台乌药散 治小肠疝气,牵引脐腹疼痛。

肾气丸 治前证。

乌药 木香 茴香 青皮 良姜 槟榔 川楝子 巴豆

小茴香 破故纸 吴茱萸 葫芦巴 木香

上先以巴豆微打破,用川楝子麸炒黑,去麸及巴豆不用,其余药同为细末,每服一钱,温酒调下,甚者姜酒调下。

上为末,萝卜汁丸,梧桐子大,盐汤下五十丸。

葵子汤 治膀胱实热,腹胀小便不通,口舌干燥,膀胱作痛。

五叶汤 治疝气肿痛极效。

赤茯苓 猪苓 冬葵子 枳实 瞿麦 木通 黄芩 车前子 滑石 甘草

枇杷叶 野苏叶 椒叶 苍耳叶 葡萄叶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水煎空心服。

上以水煎熏洗。

丁香楝实丸 治男子七疝,痛不可忍,妇人瘕聚带下,皆任脉所主阴经病也。乃肾肝受邪,故治同法。

积疝丸 治诸疝。

当归 附子 茴香 川楝子

山楂 茴香 牡丹皮 柴胡

上细切,用好酒三升同煮,酒尽为度,焙干为细末,每末子一两入∶丁香 木香 玄胡索 全蝎

上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六十丸,盐汤下。

上为末,与前药同拌匀,酒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加至一百丸,空心温酒送下。

苍术附子汤 治疝作痛。

一捏金散 治七疝及奔豚气痛不可忍者,神效。

苍术 香附子 黄柏 青皮 玄胡索 益智 桃仁茴香 附子 甘草

上为末,作汤,服后一痛过更不再作。

云;凡治七疝,多用热药而获效者,即《内经》从治之法耳,须用寒凉药监制之,不可纯用大热之剂,如乌头、附子之类,令人久服,多服必变剧不可治矣,但宜以二陈汤加枳实、橘核、栀子、山楂等药煎,入生姜汁热辣饮之。如有瘀血作痛者,本方加玄胡索、桃仁泥。如有气作痛者,本方加木香、茴香、楝实等药。如六脉沉细、手足厥冷者,本方加附子、干姜、肉桂之类以佐之。如睾丸痛甚者,加荔枝核、乳香、没药为细末,调入本方煎药内,或另用顺流水调服亦可。如木肾肿大如升斗者,本方去甘草,加海藻、昆布、荔枝核、茴香、川楝等药为末,顺流水调服。作丸子亦可。

香壳散 治小肠疝,腹 痛,筋急阴股中痛,昏闷不省人事。

舶上茴香 枳壳 没药

马蔺花丸 治七疝 气,及妇人阴 坠下、小儿偏坠等证,无有不效者。

上为末,每服一钱,温酒调下,不拘时并进二三服效。

马蔺花 川楝实 橘核 海藻 海带 昆布 桃仁

楝实丸 治阴疝痛不可忍,及小肠气痛。

浓朴 木通 枳实 玄胡索 肉桂 木香 槟榔

川楝子 茴香 山茱萸肉 食茱萸 吴茱萸 青皮 陈皮 芫花马蔺花

脉沉细、手足逆冷者,加川乌头一个。

上末,醋煮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温酒下。

上为细末,酒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或酒或姜盐汤送下。

天台乌药散 治小肠疝气,卒引脐腹疼痛。

乌药 木香 茴香 青皮 良姜 槟榔 川楝子 巴豆

上先以巴豆微打破,用川楝子麸炒黑,去麸及巴豆不用,其余药同为细末。每服一钱,温酒下,甚者姜酒下。

川楝散 治诸疝气、小肠气。

川楝子 南木香 小茴香

上为末,空心酒下二钱。

荟陈紫苏饮 治小肠气,肾核作痛。

苍术 陈皮 紫苏叶 川楝子 葱白 甘草

上水盏半、姜五片煎八分,空心温服。

聚香饮子 治七疝,心腹及腰胁背胀疼痛皆效。

蟠葱散 治男子脾胃虚弱,气滞不行,攻刺心腹连腰背胁痛,膀胱小腹诸疝气,及妇人血气刺痛。

五积散 加盐炒吴茱萸、小茴香各一钱,姜五片、葱白五寸煎,空心热服,治一切肠疝气痛不可忍。

加味五苓散 治湿热疝气及偏坠肿痛。

本方加川楝子一分为末,空心米饮调下二钱。

莪术丸 治疝气腹内块痛、走痛、积气痛。

莪术三棱 南星 山楂 香附子 黄连 桃仁 山栀 橘核

上为末,姜汁浸饼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盐汤下。

加味通心饮 治诸疝胀痛,及小便不利。

木通 栀子 黄芩 瞿麦 连翘 枳壳 川楝子 甘草

上咀,每服五钱,水盏半、灯心二十根、车前草五茎,煎七分温服。

葵子汤 治膀胱实热,腹胀小便不通,口舌干燥。

葵子 猪苓 赤茯苓 枳实 瞿麦 木通 黄芩 车前子 滑石 甘草

上水盏半,姜葱煎空心服。

苍术半夏丸 治湿热疝痛。

苍术 半夏 南星 黄柏 山楂 白芷 神曲 昆布 滑石 吴茱萸

上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空心盐汤下。

守效丸 治 疝之要药,不痛。

苍术 南星 半夏 白芷 川芎 枳实 山楂

上为末,姜汁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盐汤下。

参术汤 治虚疝。

人参 苍术 栀子 香附子 白术

上咀,每服半两,水盏半煎八分,空心服。

乌头桂枝汤 治寒疝腹中痛,逆冷,手足不仁,及身疼痛,灸刺诸药不效者。

乌头 桂枝

以蜜一斤煎减半去渣,以桂枝汤五合解之,令得一升,每服二合。不知,即服三合。其知者如醉状,得吐为中病,若自汗出、脉沉弦者,止用乌头煎。

乌头桂枝汤 治风寒疝气,腹中刺痛,手足不仁,身体拘急不得转侧,或致阴缩。

大乌头 桂心 白芍药 甘草

上咀,每服四钱,加姜枣煎服。

补肾汤 治寒疝,大腹小腹疼痛,时复泄泻,胸膈痞满。

人参 黄 茯苓 白术 附子 沉香 木瓜 羌活 紫苏川芎 甘草

上咀,作一服,水盏半加姜枣煎服。

十补丸 治小肠寒疝。

附子 胡芦巴 木香 巴戟天 川楝肉玄胡索 官桂 茄舶上 茴香 破故纸

上末,糯米粉酒打糊丸,梧桐子大。朱砂为衣,空心酒下五十丸。

葫芦巴丸 治小肠气、蟠肠气、奔豚、疝气、偏坠阴肿、小腹有形、卵上下来去,痛不可忍,或绞经绕脐攻刺呕吐者。

胡芦巴 巴戟天 川楝子 川乌 茴香吴茱萸

上为末,酒糊为丸,梧桐子大。每服十五丸至二十丸,空心酒下。

沉香桂附丸 治中气虚弱脾胃虚寒,脏腑积冷,心腹 痛,手足厥逆,便利无度,七疝引痛不可忍,喜热熨少缓者。

沉香 附子 官桂 干姜 良姜 川乌 茴香 吴茱萸

上末,好醋糊丸,梧桐子大。空心米饮下五十丸,渐加七八十丸。

丁香楝实丸 治寒疝气血留滞。

当归 附子 川楝肉 茴香

上锉,好酒三升同煮,酒尽焙干为末,入没药、丁香、木香 全蝎玄胡索 为末,酒糊丸,酒下。

神应散 治寒疝、诸疝心腹痛不可忍,散气开郁。

玄胡索 胡椒 小茴香

上为末,每服二钱,酒调下。

牡丹丸 治寒疝心腹气血刺痛。

牡丹皮 川乌 桃仁 桂枝 青皮

上末,炼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酒下。

橘核散 治同前。

橘核 桃仁 栀子仁 川乌 吴茱萸

上水盏半煎七分,温服。

硫黄丸 治疝气甚至手足厥冷,上冲心腹欲死者,二三服除根。

硫黄 陈皮 荔枝核

上等分为末,饭丸,梧桐子大。每服四五丸,酒下,立止。甚者只用六丸,不可多服。

桃仁汤 治 疝寒气凝结。

桃仁 吴茱萸 桂枝 白蒺藜 青皮 茯苓 槟榔 木香 海藻 枳壳 三棱 莪术

上咀,作一服,水煎空心服。

夺命丹 治远年近日小肠疝气,偏坠搐痛,脐下撮痛,以致闷乱,及生肾硬日渐涩长,阴间湿痒成疮。

吴茱萸 泽泻

上为细末,酒煮面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盐汤下。

茱萸内消丸 治肾经虚弱膀胱为邪气所搏结,成寒疝阴 偏大。

吴茱萸 山茱萸 肉桂 马蔺花 陈皮 木香 山药 川楝子 青皮 茴香

上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温酒下。

盐煎散 治冷疝寒气卒痛。

草果 砂仁 槟榔 浓朴 羌活 苍术 陈皮 肉蔻 荜澄茄 枳壳 良姜 茯苓 茴香 川芎 麦芽 甘草

上咀,作一服水煎,入盐少许,空心服。

金铃散 治疝气,作痛时,先曲脚腰啼哭,唇干额汗,或外肾钓上,阴囊偏大。治小儿疝气极效。

金铃子 砂仁 荜澄茄 木香

上为末,盐汤或酒调下二钱。

四神丸 治疝气胀痛不已。

吴茱萸 香附子 荜澄茄 木香

上为末,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空心盐汤、乳香、葱汤任下。

金铃丸 治膀胱肿痛,并小肠阴囊肿,毛间出水。

金铃子 马蔺花 茴香 海蛤 破故纸 菟丝子 海带

木香 丁香

上为末,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酒下。

香蝎散 治疝膀胱小肠气痛不可忍。

乳香 蝎梢 川乌

上为末,每服一钱,盐汤少许,空心调下。

葱白散 治一切寒疝作痛。

当归 川芎 枳壳 浓朴 官桂 青皮 干姜 茴香 茯苓 川楝肉 麦芽 神曲 三棱 莪术 熟地黄 白芍药 木香 人参

上咀,每服五钱,葱白三茎、盐少许水煎,空心温服。

蜀椒散 治寒疝心痛如刺,绕脐腹中痛,自汗出,气欲绝。

川椒 附子 干姜 半夏 桂心 甘草

上咀,每服五钱,水一盏、粳米半合、姜三片、枣三枚煎六分,温服。

吴茱萸丸 治寒疝心腹痛,面目青黄,不思饮食,纵食呕逆,肌体羸瘦。

吴茱萸 当归 赤茯苓 甘草 白术 干姜 半夏赤芍药 前胡 桂心 陈皮 川椒 附子 人参 木香

上为末,炼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姜汤送下,日三服。

三增茴香丸 治肾与膀胱俱虚,为邪气搏结,遂成寒疝。伏留不散,脐腹痛,阴核偏大,肤囊壅肿重坠疮疡时出黄水,或长怪肉,累治不痊。致令肾经闭结,阴阳不通,外肾肿胀,冷硬如石渐大,皆由频服热药内攻,或因兜取以致如此。用药温导阳气,渐退寒邪,补虚消散疝气,能使复元。一应寒疝之疾,久新不过三料。

第一料药∶用舶上茴香 川楝肉 沙参 木香

上为细末,米糊为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温酒盐汤下,日三服。小病此一料可安,才尽便可服第二料药。

第二料药∶加下项药∶荜茇 槟榔

又加入前药内,通共六味,重五两半,为细末,如前丸服。若病未愈便服第三料药。

第三料药∶又加下项药∶白茯苓 黑附子

上共前药重十两,如前丸服,加至三十丸,新久大病三料愈。小肠气发频三十年者,寒疝气至如栲栳大者皆可消散,神效。

木香导气丸 治一切小肠疝气,腹下痛,气积下元冷。脾胃不和并宜服之,神效。

木香 乳香 丁香 川楝子 大茴香 香附子 破故纸 葫芦巴 三棱 杜仲 甘草

上为细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加至五十丸,空心温酒或盐汤下,日进三服。

芫花丸 治寒疝积聚动摇,大者如鳖,小者如杯,乍来乍去,在于小腹及肠胃间,或大腑不通,肠鸣,寒气上抢,胸胁满闷。

芫花 川椒 川大黄 川乌头 细辛 赤芍药 桂心 赤茯苓 木香 吴茱萸 半夏 桔梗

上末,楝蜜丸,梧桐子大。酒送下七丸,日进三服,下物如泥。

茴香楝实丸 治诸疝痛。

小茴香 川楝子 吴茱萸 海藻 青皮 木香 泽泻 青盐 三棱 莪术 黑牵牛

上将川楝、茴香、茱萸用酒、醋、童便各浸半日,又用巴豆去皮、斑蝥去翅足各二十五个,以川楝、茴香、青皮同炒得所,去豆、蝥不用,余为细末,糊丸,梧桐子大。每服十丸加至十五丸,盐汤下。

海藻丸 治奔豚、疝气、膀胱小肠气、 疝、木肾、小儿偏坠。

海藻 木香 槟榔 川椒 甘遂 川乌 吴茱萸 茴香 泽泻 猪苓 白牵牛 黑牵牛

上为末,滴水丸,梧桐子大,空心温酒或盐汤下五十丸加至百丸,利下黄涎为效。十五岁以下者服二十五丸至五十丸。此药不特利大便,亦利小便。服药后忌甘草,相反。

三白散 治膀胱湿热相乘,阴囊肿大,小便不利。

白牵牛 桑白皮 白术 陈皮

上为末,每服二钱,空心姜汤调下。

复元通气散 治前证。

舶上茴香 穿山甲 蛤粉 牵牛头末 玄胡索 陈皮 木香 甘草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食前热酒调下。

禹功散 治同前。

黑牵牛 茴香

为末,姜汁点汤,临睡调服二钱。

立效散 治同前。

川芎 川楝子 青皮 舶上茴香 牵牛 桃仁

上为末,每服二钱,无灰酒一盏煎,食前温服。

宣胞丸 治外肾肿痛。

黑牵牛 青木香 川木通

上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温酒或盐汤送下。

神效丸 治肾囊肿大。

黑牵牛 舶上硫黄

上二味和极匀,将牵牛纸衬于地上一宿研末用,蒸饼糊为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盐汤下。

川楝子丸 治诸疝气,一切下部之疾,肿痛悉皆治之。

川楝子肉 青木香 破故纸

上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盐汤下。甚者日进三次,食前服。

青木香丸 治寒湿疝气,结硬如石,或控睾丸而痛。得于坐卧湿地,房劳过度,宜此温利,极效。

黑牵牛 破故纸 荜澄茄 木香 槟榔

上共为细末,滴水丸,绿豆大。每服二十丸,白水下。

荡疝丹 治疝气痛,外肾肿坠。

川楝肉 小茴香 破故纸 牵牛 青皮 陈皮 广术 木香

上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酒下。

当归散 治疝气大便秘,或因血气凝滞引小腹撮痛。唇青者不治。

官桂 牵牛 当归 大黄 桃仁 全蝎

上咀,每服二钱,用蜜二匙煎,温服。以后药煎服,调和胃气。

陈皮 青皮 木香 砂仁 茯苓 甘草 生姜

上等分,水煎服。

桃仁膏 治气血凝滞,疝气、膀胱、小肠气,痛不可忍。

桃仁 茴香

上为末,每服二钱,葱白二寸煨熟,蘸药细嚼,空心热酒下。

玉烛散 治血疝。

四物汤加大黄、朴硝、枳实、浓朴煎服。

敷熨法

牡蛎粉 良姜

为末津调敷偏处,须臾如火痛即安。

淋洗方 治阴疝肿痛不能忍,及阴肿大。

雄黄 甘草 白矾 为细末,每用一两,热汤五升,通手洗肿处,良久再暖洗之,候汗出瘥。

盐熨法∶用食盐半斤炒极热,以故帛包熨痛处。

一法 用布帛扎圈置脐上,用盐填入一寸浓,用熨斗熨之,或上铺艾灼之,妙。

苍术散∶治下元虚损,偏坠、肾茎痛楚。

茅山苍术

一方∶丝瓜架上初结者,直待满架结尽,叶落方取下,烧灰存性,为末炼蜜调,临晚好酒调下一匙。如病右则右睡,病左则左睡。

一方∶治小儿偏坠,用双蒂茄子悬于房门上,出入用目视之,茄淹其患亦淹,茄干亦干矣。又云用双茄悬门上,每日抱儿视之二三次,铁钉于上,十余日消。

《太平圣惠方》∶治小肠气,脐腹缓痛,阴中疼闷,不省人事。用小茴香 枳壳

各一两、没药半两,为末,每服一钱,热酒调下。

又方∶治寒疝阴中引痛,汗出欲死,丹参为散,热酒调服二钱。

又方∶治寒疝心痛,四肢逆,全不思食,用桂枝 去皮捣罗为散,不计时候,每服一钱,热酒调下。

《肘后方》∶治小肠气痛不可忍者,用乌药捣碎酒浸一宿,良姜、茴香、青皮各一两为末,每服二钱,发时热酒调下。

又方∶五灵脂、蒲黄为末,每服二钱,先以醋一盏将药熬为膏,水一盏煎服。

亦治妇人血痛。

《本事方》∶治疝气痛,有盗汗,用延胡索、小茴、胡椒等分为末,炼蜜为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葱白煎酒食前下。

又方∶茴香、乳香、猪苓、桔梗、木通、甘草等分,灯心、淡竹叶各一握,水盏半煎七分食前服。

又方∶用苦楝子炒黄为末,每服二钱,热酒下。

《外台秘要》∶治多年疝气诸药不效者,用腊月八日活麻雀一个,肚中割一小孔,填白矾令满,用线缝合。以筒瓦合定盐泥固济,炭火内 ,存性,取出为末。每服二钱,空心酒调服,甚效。

一方∶用芜荑捣,和盐末,二物等分,以绵裹如枣大,内下部,去恶水汁,并效。

导引法

一法∶坐舒两脚,以两手捉大拇指,使足上头下极挽,五息止,引腹中气周行身体,去疝瘕病,利诸窍,往来易行,久行清爽聪明修长。

一法∶以两手合搓一二百回,以热掌捻大子,久久自消而痛亦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