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疟证第九十二问

〔娄〕治小儿疟疾,多与大人同法,以出汗为瘥,宜桂枝、柴胡、麻黄、参、苓等辈,又视其病食、病痰,以意消息之,大抵多是饮食失节得之,须以消导为先可也。〔曾〕《内经》疟论∶ 疟皆生于风,而发作有时何也?岐伯曰∶夏伤于暑,秋必病疟。谓腠理开而汗出遇风,或得于澡浴,水气舍于皮肤,因卫气不守,邪气并居。其疾始作,伸欠寒栗,腰背俱痛,骨节烦疼,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疼而渴,乃阴阳二气交争,虚实更作而然。阴气独盛则阳虚,故先寒战栗,腰背头项骨节皆痛,阳气独胜则阴虚,故先热,发时不嗜食,善呕,头疼腰痛,小便不利,阴盛阳虚则内外皆寒,阳盛阴虚则内外俱热,此外感六淫或内伤七情,蕴积痰饮,病气与卫气并居,故病日作,卫气昼行于阳,夜行于阴,得阳而外出,得阴而内薄,内薄五脏,病气深入,不能与卫气俱出,则间日而作。当卫气所至,病气所在,则发在阳则热,在阴则寒。经曰∶亢则害,极乃反,俟阴阳各衰,卫气与病气相杂则病休,阴阳相搏,卫气与病气再集则病复,各随其卫气之所在,与所中邪气相合而然也。先寒后热者,先伤寒而后伤风,名曰寒疟。先热后寒者,先伤风而后伤寒,名曰温疟。但热不寒者,名曰瘅疟。身重寒热,骨节痛,腹胀满,自汗善呕,名曰湿疟。但寒不热者,名曰牝疟。盖疟之为病,为证非一,故处方之制,随其阴阳虚实,脉病证治,汗吐下温,对证施治,以平为期。然百病中人,必因其正气之虚,感受邪气,留而不去,其病为实,自表传里,先汗后下,古今不易,故治疟之法,必须先表,用百解散水姜葱煎投,次小柴胡汤加桂、水姜枣煎服,以和解表里之邪,自然作效。若表里实,用当归散、五和汤或乌犀丸、六圣丸下之,匀气散止补,后以藿香饮加草果、良姜、水姜枣煎投,正胃气,去寒邪,则自平复。如解表后寒热往来,以二仙饮截之,寒热既除,用平胃散加茴香汤和匀,盐汤空心调服,温胃燥脾,进美饮食,使中州之土既实,则外邪不战而自屈,此为明论。有寒多热少,经久不愈,致脾胃弱,饮食减,神色变,二姜丸及清脾汤为治。〔薛〕经曰∶夏伤于暑,秋必 疟。其证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栗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痛如破,渴欲冷冻饮料,盖邪气并于阳则阳胜,并于阴则阴胜,阴胜则寒,阳胜则热,阴阳上下交争,虚实更作,故寒热间发也。有一日一发,二日一发,三日一发,有间一日连二日发,有日与夜各发,有上半日发,下半日发,及发于夜者,有有汗,有无汗,此其略也。以详言之,当分六经五脏及痰、食、劳、暑、鬼瘴之不同。痰疟者,胸膈先有停痰,因而成疟,令人心下胀满,气逆烦呕是也。食疟者,是饮食伤脾,其人噫气吞酸,胸膈不和是也。劳疟者,久而不瘥,表里俱虚,客邪未散,真气不复,故疾虽间,遇劳即发是也。暑疟者,其人面垢口渴,虽热已退,亦常有汗是也。鬼疟者,进退无时是也。

巢氏云∶疟疾者、由夏伤于暑,客于皮肤,至秋因劳动血气,腠理虚而邪气乘之,动前暑热、正邪相击,阴阳交争,阳盛则热,阴盛则寒,阴阳更盛更虚,故发寒热,阴阳相离,则寒热俱歇,若邪动气至,交争复发。小儿未能触冒于暑,而亦病疟者,乃乳母持抱解脱,不避风寒者也。夫风邪所伤,客于皮肤,而痰饮积于脏腑,致令血气不和,阴阳交争,若真气胜则邪气退,邪气未尽,故发疟也;邪气虽退,阴血尚虚,邪干于真气,脏腑热气未散,故余热往来也;其病正发,寒热交争之时,热气乘脏则燥而渴,留饮停滞成癖,结于胁下,故瘥后胁下结硬也;若引饮不止,小便涩者,则变成癖也;寒热往来,而热乘五脏,气积不泄,故烦满,寒热相搏,而击于脏气,故腹痛也。寒多热少无汗者,桂枝麻黄各半汤;有汗多者、柴胡桂枝汤;汗多渴者,白虎加桂汤;小便赤热多而渴者,小柴胡汤;疟未散者,鬼哭散止之;寒少热多者,可服清脾汤;养胃汤,治脾胃冷弱者,四兽饮亦可服。其截疟丸子、切不可用砒霜者,但可服有常山者,有阿魏者,真能散痞癖也。热多汗出而渴腹疼者、大柴胡汤加葛根可也。其疟后加之冷证痞癖结块者,木香丸主之;烦闷者,五苓散;有热甚者,白虎汤,或加桂,或加人参。时行壮热者,柴胡石膏汤亦可服;头疼甚者、葱白加甘草亦可服;

经曰∶ 疟皆生于风,其蓄作有时者何也?歧伯之对,极为详明。后之论者,乃为疟病皆起于少阳。缘少阳为半表半里之经,进而与阴争则寒,退而与阳争则热,此解相沿已数百年。初阅之似亦近理,细思之颇为不然。盖疟有一日一作者,有间日一作者,有三日一作者,轻重悬殊,岂得谓之皆在少阳乎!且进而与阴争,退而与阳争,谁进之而谁退之,岂病之自为进退乎!当其寒也,鼓颔战栗,固属病进。及其热也,谵语神昏,岂得谓之病退乎!细绎经文,乃恍然大悟。经曰∶此皆得之夏伤于暑热,因得秋气,汗出遇风,及得之以浴,水气舍于皮肤之间,邪气与卫气并居。此明明说暑热之气先入于内,后受风寒,包裹热邪,是热邪在里,寒邪在外也。及其与卫气同发,先发在外之寒邪,故先寒。次发在内之热邪,故后热。至得汗之后,风热渐解,故寒热俱平。则有寒有热,乃邪之循序而发,而非进与阴争、退与阳争,断断然矣。其一日一作者何也?邪在卫也。经曰卫气者,昼日行于阳,夜行于阴,内外相搏,是以日作。此言卫气行于人身,一日一周,邪气与卫气同行,故疟亦一日一作也。其间日一作者何也?邪在营也。经曰∶邪藏于皮肤之内,肠胃之外此营气之所舍也。邪气在于营分,则虽卫气独发,而邪气在内,不与之并行,更历一周,而邪气始与卫气相遇,故疟亦间日一作也。其三日一作者何也?邪在腑也。经曰∶邪气与卫气客于六腑,有时相失,不能相得,故休数日乃作也。可知人之一身,由卫而营,由营而腑,自表及里,自有一定次第。邪气在腑,已入第三层,故疟亦三日一作也。治之之法,当先投辛温,解其外裹之寒;

无汗者要有汗,散邪为主带补;有汗要无汗,正气为主带散。疟脉多弦,弦数多热,弦迟多寒。亦有病久脉极虚,微之中少见弦,但不搏手,细察可见也。弦如刀刃者死,弦小者生。

瘴疟者,感山岚瘴气,其状寒热休作有时是也。久而不愈,名曰 疟, 疟、老疟也,老疟不愈,结癖于两胁之间,名曰疟母,此先失于解散,或复外感风寒,内伤饮食,故缠绵不已也。治法,风暑之邪从外而入,宜解散之,解表后,即宜扶持胃气,故丹溪曰∶无汗要有汗,散邪为主,有汗要无汗,固正气为主,骤发之疟宜解表,久发之疟宜补脾,寒疟宜温,温疟宜和,瘅疟宜清,挟痰则行痰,兼食则消食,劳疟宜安,暑疟宜解,鬼疟宜祛,瘴疟宜散,此亦其略也。更以详言之,则热多寒少者小柴胡汤。寒多热少者清脾饮子。无汗者桂枝麻黄各半汤。有汗者柴胡桂枝汤。

知母麻黄汤,亦治疟之奇剂也。

更进辛凉,清其内蕴之热;俾得邪从汗出,而病可霍然。至于在营在腑,按经投剂,方有端绪。雄于前贤,无能为役,何敢自矜独得,妄议古人;然释经辨症,不得不细细推敲,谁谓医为小道,《内经》易读乎!

清脾饮

汗多渴者白虎汤。渴而小便不利者五苓散。小便赤,热多而渴者,小柴胡汤。热多汗出,腹满便 者,大柴胡汤,渴加葛根。痰疟者,二陈汤加柴胡、黄芩,甚者加枳实。食疟者,先用大安丸,次用异功散。劳疟、 疟,并用补中益气汤。暑疟者,十味香薷饮。鬼疟者,鬼哭散。瘴疟者,四兽饮。疟母者,鳖甲饮。

桂枝麻黄各半汤 见第五十三问。

初发寒邪,宜辛温解散,辟寒散主之。

治脾疟脉来弦数,热多寒少,口苦咽热,小便赤涩。

凡脾胃虚而患疟者,不拘有汗无汗,三阴六经,悉以六君子汤为主,热多加柴胡、山栀,寒多加干姜、肉桂,有汗加黄 、浮麦,无汗加苍术、葛根,元气下陷,及肝木乘脾,并加升麻、柴胡、为善。若用青皮、草果、常山等药,以为攻截良法,正气益虚,邪气益深,是多延绵不止,而为劳热者有矣。若乳母七情六欲,饮食不调,或寒热似疟,肝火炽盛,致儿为患者,又当治其乳母,斯无误矣。

白虎加桂汤 见第五十八问白虎汤。

辟寒散

青皮 浓朴 白术 茯苓 黄芩 柴胡 草果 甘草如有汗以白术、茯苓为君。热多加黄芩、柴胡,寒多加半夏、草果,渴加知母、麦门冬、天

《全生指迷》论曰∶寒热之病,或寒已而热,或热已而寒。若寒热战栗,头痛如破,身体拘急,数欠,渴欲饮冷,或先寒而后热,或先热而后寒,或 时而发,或间日而作,至其时便发,发已如常,此谓之疟。疟脉自弦,弦数多热,弦迟多寒,此皆得之于冬中风寒之气,藏于骨髓之中,至春阳气大发,邪气不能自出,因遇大暑,而后与邪气相合而发,寒多者宜温之与姜桂汤,热多者宜解之与栝蒌汤,寒热等者宜调之与鳖甲汤。大人小儿疟疾,若寒从背起,冷大如手,不甚战栗,似欲发热而汗出,或即头痛,呕吐时作,其脉迟小,此由脾胃素弱,因气寒而收聚水谷,不能克化,变而成痰,伏痰在内,阴上乘阳,阳为阴所乘,所以作寒,逼而成汗,宜服旋复花丸、半硫丸。

小柴胡汤 见第二十九问。

川芎 防风 白芷 广皮 半夏羌活 秦艽 枳壳 苏梗 姜

上水二钟,姜三片煎。

热多于寒

柴胡桂枝汤

次发热邪,宜辛凉解散,清暑散主之。

柴平汤

小柴胡汤

柴胡 黄芩 半夏 芍药 甘草 桂枝

清暑散

治热多寒少者,最效。治疟寒热交作,胸膈痞满,饮食不进,头目昏眩。

《全生指迷》栝蒌汤

上锉散,每服三钱,姜三片,枣一枚,煎食前服。

薄荷叶 青蒿梗 石斛 贝母 葛根连翘 豆豉 杏仁 淡竹叶

人参 柴胡 黄芩 半夏 甘草 苍术 陈皮 浓朴 川芎 草果

栝蒌根 柴胡 人参 黄芩 甘草

鬼哭散 治止疟疾。

寒热俱重,体盛脉实者,交加散主之。虚人禁用。

人参养胃汤

上为粗末。每服五钱,水二盏,生姜三片,枣一枚,掰破,煎至一盏,去滓温服。

常山 大腹皮 白茯苓 鳖甲 甘草

交加散

治久疟、虚疟,或间一日一发,或三五日一发,寒多热少者。

寒多于热

上除鳖甲甘草炙外,三件不得见火,用桃柳枝七寸同煎,临发。略吐涎不妨,只用常山、白茯苓、甘草亦效。

附子 石膏 羌活 防风 广皮连翘 葛根 豆豉 薄荷 藿香 姜皮 荷叶

人参 半夏 陈皮 甘草 茯苓 藿香 浓朴 半夏 芍药 人参 白术 当归 甘草 升麻 柴胡 陈皮 有汗及寒重加桂香。热盛倍加柴胡、黄芩。渴加麦门冬、天花粉。上作一服,水二钟,姜三片煎。

清脾饮子 治瘅疟脉弦数,但寒不热,或寒多热少,膈满不食,口苦舌干烦渴,小便黄赤,大肠不利。

清脾汤 治瘴疟脉来弦数,但热不寒,或热多寒少,膈满不食,口苦舌干,烦渴饮水,小便赤黄,大便欠利。

疟邪在营,间日一作者,和营双解散主之。

小阿魏丸

青皮 浓朴 白术 草果 柴胡 茯苓 半夏 黄芩 甘草

青皮 浓朴 白术 草果 柴胡 茯苓 半夏 黄芩 甘草

和营双解散

五月五日午时取独蒜,不拘多少,捣烂,入黄丹再捣匀,手搓为丸龙眼核大但疟疾二三日发后,临发日鸡鸣时,以一丸捶碎,井华水面东服之。

上每服二三钱,水煎。

上锉散,每服三钱,水一盏,生姜二片,煎六分,去滓温服,不拘时。

当归 柴胡 葛根 广皮 半夏 贝母 茯苓 防风 薄荷 苏梗 姜皮 河井水煎服。

红丸子

《全生指迷》姜桂汤

四兽饮 治五脏气虚、喜怒不节,劳逸兼并,致阴阳相胜,结聚痰饮,与卫气相搏,发为疟疾。兼治瘴疟,最有神效,常服温中快膈。

大疟在腑,三日一作者,返正汤主之。

治食积疟。

干姜 牡蛎 甘草 桂 柴胡 栝蒌根 黄芩

半夏 茯苓 人参 白术 草果 橘红 甘草

返正汤

三棱 莪术 青皮 陈皮 干姜 胡椒

上为粗末。每服五钱,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温服,不拘时候。

上锉散,每服三钱,乌梅、姜、枣各一,水一盏煎服。

当归 茯苓 白术 炮姜 葛根广皮 半夏 贝母 砂仁 青皮

上为细末,醋煮,面糊丸梧子大。红矾为衣,每服三十丸,姜汤送下。

草果饮 治寒多热少,手足厥冷,遍身浮肿,肚腹疼痛。

胡黄连散 治小儿疟。

大疟日久,正气虚而邪未解者,斑龙托里汤主之。

一方 治疟母。此药消导积块。

浓朴 青皮 草果 藿香 甘草 丁皮 神面 良姜 半夏曲上等分, 咀。姜枣煎,空心服。

人参 胡黄连 草果 槟榔 甘草 柴胡

斑龙托里汤

青皮 桃仁 红花 神曲 麦芽 鳖甲 黄连 三棱 莪术 柴胡 陈皮 甘草海

清脾汤 治诸疟久不瘥者,脾胃虚弱,形容憔悴。

上锉散,水一盏,煎三分服。

陈鹿胶 制首乌 当归 茯苓 白术 广皮 半夏 贝母 砂仁 党参苏梗 大枣 姜

并用醋煮为丸梧子大。每五七十丸,空心,温水送下。

浓朴 乌梅 半夏 良姜 青皮 甘草 草果

养胃汤 治外感风寒,内伤生冷,温中快膈,能辟山岚瘴气,寒疟,脾胃虚寒。

冬令受寒,伏藏于肾,春夏举发,寒变为热,先热后寒,名曰温疟,清正散主之。

一方 常山饮。

上件 咀。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二片,煎七分,未发前并三服。仍忌生冷油腻,时果毒物。

浓朴 苍术 半夏 藿香 草果仁 茯苓 人参 甘草 橘红

清正散

草果 槟榔 常山 陈皮 青皮 杏仁 乌梅 浓朴

二姜丸 治疟疾往来寒热,经久不愈者。

上锉散,每服三钱,水一盏,姜七片,乌梅一个,煎六分,去滓热服。兼治冷冻饮料伤脾,发为疟疾。或中脘虚寒,呕逆恶心。寒疟加桂。

青蒿梗 薄荷 广皮 贝母 葛根山栀 连翘 豆豉 杏仁 茅根

上水煎,露一宿,临发日五更时服。

良姜 白姜

又方

肺素有热,阳气盛而不衰,故但热而不寒,令人消烁脱肉,名曰瘅疟,玉露散主之。

一方 用白芷、南星、常山各二钱,用无根一抛水煎,露一宿,发日五更服。

上为细末,用 猪胆汁和水煮面糊、丸麻仁大,就带润以朱砂为衣。热多,用温汤早晨面北空心送下。寒多,亦于清旦用温酒面南空心咽服。若寒热相停,用阴阳汤,以一半冷水一半热汤参和是也,不拘向南北投服。

陈皮 甘草 浓朴 半夏 人参 草果 白茯苓藿香 青皮 莪术 三棱 大腹皮 苍术 乌梅

玉露散

露姜饮

寒热相等

上锉散,每服三钱,姜枣煎服。

玉竹 花粉 沙参 麦冬 石斛贝母 杏仁 茯苓 山药 梨

治脾胃受湿聚痰,发为寒热疟疾。用生姜四两和皮捣绞汁,露一宿,发日五更

胡黄连散 治小儿疟。

经效疟丹 治疟母结癖,寒热无已。

附∶疟症门诸方

又方 常山饮。

人参 胡黄连 草果 槟榔 甘草 柴胡

真阿魏 雄黄 朱砂

白虎加桂枝汤 治疟身热不寒,骨节烦疼,渴而作呕。

知母 贝母 常山 草果 槟榔

上锉散。水一盏,煎三分服。

上沸汤泡阿魏研散,雄朱和之,稀面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一丸,人参汤候冷,空心服。瘴疟桃枝煎冷服。临发磨一丸,敷鼻头口畔。

石膏 知母 甘草 粳米 桂枝 每用五钱,水煎服。

上水煎,露一宿,发日五更服。

〔张涣〕桃仁汤

大柴胡汤加干葛 见第二十九问大柴胡汤。

蜀漆散 治疟之寒多热少者。

寒多万安散

桃仁 鳖甲 桂心 黄芩 赤茯苓 川升麻

木香丸 见第四十六问。

蜀漆 云母 龙骨 研为末,未发前浆水服半钱。

治一切疟疾,寒多热少,必须先用此药发散,然后用四兽之类截之。因食苍术 浓朴 陈皮 槟榔 常山 草果 甘草

上为粗散。每服一钱,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温服,量儿大小加减。

五苓散 见第五十二问。

牡蛎汤 治牝疟。

水煎,露一夜,五更服。

《全生指迷》鳖甲汤

白虎汤 见第五十八问。

牡蛎 麻黄 甘草 蜀漆 水八升,先煮蜀漆、麻黄,去上沫,内诸药,煎取二升,分温服。

七宝饮

鳖甲 白术 桂 常山 柴胡 牡蛎

柴胡石膏汤 见第五十二问。

柴胡去半夏加栝蒌根汤 治疟发渴者,亦治劳疟 。

治一切疟疾,无问寒热多少,及山岚瘴气。又治疟寒多热少。

上为粗散。每服五钱,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温服。

葱白汤 见第五十一问。

柴胡人参 黄芩 甘草 栝蒌根大枣 生姜 水一斗二升,煎六升,分温服。

浓朴 陈皮 甘草 草果 常山 槟榔 青皮

寒而不热

知母麻黄汤 治伤寒瘥后,或十数日,或半月二十日,终不惺惺,常昏沉,似失精神,语言错缪,又无寒热,医或作鬼祟,或作风痰,多般治之不瘥。或朝夕潮热颊赤,或有寒热似疟。都般发汗不尽,余毒在心胞络间所致。

柴胡桂姜汤 治疟寒多微热,或但寒不热。

上水酒各半煎,发日五更服。

〔张涣〕乌梅丹 治小儿发寒疟甚者。

知母 麻黄 甘草 芍药 黄芩 桂枝

柴胡 桂枝 干姜 黄芩 花粉牡蛎 甘草 水一斗二升,煎取六升,分温服。

六合汤

乌梅肉 母丁香 干漆 当归 桂心 麝香

上锉散,每服三钱,水一盏,煎七分,去滓温服,令微汗。若心烦不眠,欲饮水,当稍稍与之,令胃气和即愈。未汗须再服,大小加减。

鳖甲煎丸 治久疟结为 瘕,名曰疟母。

治疟热多寒少,止截之剂。

上件拌匀,炼蜜、和丸如黍米大。每服十粒,粥饮下,量儿大小加减。

鳖甲 乌扇 黄芩 柴胡 鼠妇干姜 大黄 白芍 桂枝 葶苈 石苇 浓朴 丹皮 瞿麦 紫葳 半夏人参 虻虫 阿胶 蜂房 赤硝蜣螂 桃仁 共研末,先用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升,浸灰,候酒尽一半,滤去灰,纳鳖甲于中,先煮极烂,取汁和药末为丸,如梧子大,空心服七丸,日三服。

人参 知母 草果 贝母 乌梅 白芷 槟榔 常山

《全生指迷》旋复花丸

桂枝黄芩汤 和法中兼解表热。

上姜三片,枣二枚,水酒各半煎,露一宿,五更服。

旋复花 桂心 枳实 人参 干姜 芍药 白术 茯苓 野狼毒 乌头 矾石 细辛 大黄 黄芩 葶苈 浓朴 吴茱萸 芫花 橘皮 甘遂

柴胡 黄芩 人参 甘草 半夏 石膏 知母 桂枝 水煎,分温服。

疟疾神效方

上为细末,炼蜜和丸,如梧子大。米饮下三丸,未知加至七丸,小儿黄米大二丸。

人参柴胡引子 和法中略施攻里。

常山 浓朴 半夏 茯苓 草果 槟榔 陈皮 甘草 渴加乌梅一个,久者加僵蚕七个。

半硫丸

人参 柴胡 黄芩 甘草 大黄 当归 白芍 每用三钱,加生姜一片煎服。

上水二钟,姜三片煎,露一宿,发日五更服。

半夏 硫黄

柴朴汤 治疟起于暑湿,兼有食滞者。

又朱砂丸

上为末,生姜汁煮面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米饮下,不拘时候,小儿黍米大、三五丸。

柴胡 独活 前胡 黄芩 苍术浓朴 陈皮 半夏 茯苓 藿香甘草 姜

朱砂一钱好者,水飞过,枣肉为丸龙眼核大,临发之日五更酒送下。有痰吐痰,有积去积,永不发。

热而不寒

祛疟散 治疟表里之邪已透,而中气虚弱者。

四兽饮

〔汤〕治瘅疟但热不寒方,用黄丹 通红,临发,蜜汤调下,能饮酒用酒调。一法,专服小柴胡汤,次服人参前胡汤。

黄 人参 茯苓 白术 砂仁草果 陈皮 五味 甘草 乌梅 枣姜

治五脏气虚,喜怒不节,致阴阳相胜,结聚涎饮,与卫气相搏,发为疟疾。

〔张涣〕知母丹 治小儿发热疟甚者。

二术柴胡汤 统治诸疟,视其表里寒热之轻重,酌量加减。

人参 白术 茯苓 橘红 草果仁 半夏 枣子 生姜 乌梅 甘草

知母 鳖甲 川大黄 赤茯苓 朱砂 川芒硝川升麻 龙脑

白术 苍术 柴胡 葛根 广皮 甘草 枣 姜

上加盐少许淹食,须用浓皮纸裹了,以水湿之,慢火炮令香熟,焙干。每服半两,水二钟,煎至六分,未发时并进数服。

上件同拌匀,炼蜜和丸,如黍米大。每服五粒至七粒,生姜汤下,大便利下即愈,量儿大小加减。

小柴胡汤 治少阳疟,量病加减。

《活人书》治疟疾但热不寒者。

柴胡 半夏 人参 甘草 黄芩 枣姜

知母 甘草 石膏 桂 粳米

半夏散 治痰疟热多寒少,头痛作吐,面色带赤者。

上锉如麻豆大。每服五钱,水一盏半,煎至八分,去滓服。

半夏 藿香 羌活 川芎 牵牛 研细末,每用三钱,食后白汤调下。

外散风暑之邪

四兽饮 治久疟脾胃虚弱,痰气不清。

桂枝麻黄各半汤 治发热自汗或无汗。

党参 茯苓 白术 甘草 广皮 半夏 乌梅 草果 枣 姜

桂枝 白芍药 生姜 甘草 麻黄 杏仁

常山饮 疟久不已者,用此截之。疟本不可截止,姑录三方,不过明古有是法耳。

上,水一钟,大枣二枚,煎四分,食远服。

常山 草果 槟榔 知母 贝母 乌梅 酒水各半煎,露一宿,日未出面东空心温服。

知母麻黄汤 治伤寒,或十数日,或半月二十日,终不惺惺,常昏沉似失精神,言语错缪,又无寒热,医或作鬼祟,或作风疾,多般治之不瘥,或朝夕潮热颊赤,或有寒热似疟,都是发汗不尽,余毒在心胞络间所致。

截疟七宝饮 治实疟久发不止。

知母 麻黄 甘草 芍药 黄芩 桂枝

常山 草果 槟榔 青皮 浓朴 陈皮 甘草 酒水各半煎,露一宿,于当发之早,面东空心温服。

上锉散。每三钱,水一盏,煎七分,去滓温服。令微汗,若心烦不眠,欲饮水,当稍稍与之,令胃气和即愈,未汗再服,大小加减。

二十四味断疟饮 治久疟。

柴胡桂枝汤 治疟身热多汗。

常山 草果 槟榔 知母 陈皮 青皮 川芎 枳壳 柴胡 黄芩 荆芥 白芷 人参 紫苏 苍术 白术 半夏 良姜 茯苓 桂枝 葛根 甘草 杏仁 乌梅 每用一两姜三片。枣二枚,煎发日早服。

柴胡 黄芩 桂枝 芍药 甘草 半夏

上,每服二三钱,姜枣水煎。

白虎加桂汤 治小儿疟疾发渴。

石膏 知母 甘草 桂枝

上,水一盏,粳米一撮,煎服。

十味香薷散

香薷 人参 白术 黄 橘红 白扁豆 干木瓜 浓朴 白茯苓 甘草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不拘热汤或冷水,调下。

内理中气

养胃汤 治外感风寒,内伤生冷,温中快膈能辟山岚瘴气,寒疟,脾胃虚寒。

浓朴 苍术 半夏 藿香 草果仁 茯苓 人参 甘草 橘红

上锉散。每服三钱,水一盏,姜七片,乌梅一个,煎六分,去滓热服。兼治冷饮伤脾,发为疟疾,或中脘虚寒,呕逆恶心。寒疟加桂。

又方陈皮 甘草 浓朴 半夏 人参 草果 白茯苓 藿香 青皮 三棱 蓬术 大腹皮 苍术 乌梅

上锉散。每服三钱,姜枣水煎。

四兽饮 治阴阳相胜,结聚涎饮为疟,兼治瘴疟。

半夏 茯苓 人参 白术 草果 橘红 甘草

上用乌梅、姜枣,湿纸裹,煨香熟,焙干入药。每服二钱,水煎服。

鬼疟

鬼哭散 止疟疾。

常山 大腹皮 白茯苓 鳖甲 甘草

上,除甘草、鳖甲炙外,三味不得见火。用桃柳枝各七寸同煎。临发略吐涎不妨,只用常山、白茯苓、甘草亦效。

瘴疟

《千金》大五补汤 治大人小儿时行后、变成瘴疟。

桂心 远志 桔梗 川芎 茯苓 芍药 人参 白术 熟地黄 当归 黄 甘草 竹叶 半夏 麦门冬 生枸杞根 生姜 大枣

上十八味,以水三斗煮竹叶、枸杞、取二斗,内诸药,煮取六升,分六服,一日一夜令尽之,小儿量大小加减,以一合至二合,渐服至一升止。

《圣惠》犀角散 治小儿热瘴气为疟。

犀角屑 甘草 川大黄 知母 鳖甲 柴胡常山

上捣,罗为粗散,每服一钱,以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温服,日三四服,量儿大小加减。

截疟

三圣丸 治诸疟,不拘远近。

穿山甲 鸡骨常山 鸡心槟榔

上件,再晒,为末,水煮糯米粉,为糊丸绿豆大,就带润以红丹为衣,阴干。

每服三十丸至五十丸。未发前隔晚用酒空心投一服,重者二服。经久不瘥,下祛疟丹。

二仙饮 治同前。

青蒿 桂枝

上每服一钱,寒热未发前用凉酒调服,或先隔晚以酒调下。加香薷叶、好茶芽 合研成末,又名斩邪饮,治证同法,疗暑疟尤胜,服法同前服。

祛疟丹 治疟经久不瘥。

常山 乌梅 红丹

上,除乌梅屋瓦别焙,常山或晒或焙,仍同乌梅、红丹研为细末,糯米粉煮糊丸麻仁大。每服三十丸至五十丸,未发前凉酒空心送下,或隔晚酒下。重者二服,轻则一服。忌鸡、面、羊、生冷冻饮料食、毒物。

疟癖

鳖甲饮子 治疟久不愈,腹中结为 瘕,名曰疟母。

鳖甲 白术 黄芩 草果 槟榔 芎 橘红 甘草 浓朴 白芍药

上为 咀。水一钟,姜三片,枣一枚,煎服。

《经效》疟丹 治疟母结癖,寒热无已。

真阿魏 雄黄 朱砂

上,沸汤泡阿魏研散,雄、朱和之,稀面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一丸,人参汤候空冷心服。瘴疟,桃枝汤冷服,临发磨一丸敷鼻头口畔。

疟母丸

鳖甲 三棱 莪术

上为细末,神曲糊丸如绿豆大。每服二十丸,白汤下,量儿大小加减。癖消一半,即止。

消癖丸

芫花 朱砂

上为末,蜜丸。二百日儿黍米大二丸,日二服,不知,稍加之。

疟后浮肿

大腹皮汤 治小儿疟疾,用药太早退热,变作浮肿,外肾肿大,饮食不进。

大腹皮 槟榔 三棱 蓬莪术 苍术 枳壳 甘草

上锉散。每服三钱,生姜皮、萝卜子、椒目同煎。

青皮汤 治小儿疟后浮肿,兼寒热不退,饮食不进。

白术 茯苓 浓朴 青皮 陈皮 半夏 大腹皮 槟榔 三棱 蓬莪术 木通 甘草

上 咀,每服三钱,姜水煎。

按∶上诸方皆克泄元气之药,若病久脾虚而作肿者,当以钱氏异功散为主,少佐以五皮汤,误用此,必至不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