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解颅囟填囟陷

五软者,头软项软、手软脚软、肌肉软、口软是也。无故,不举头,肾疳之病,项脉软而难收,治虽暂瘥,他年必再发。手软则手垂,四肢软弱无力,亦懒抬眉,若得声圆,还进饮食,乃慢脾风候也,尚堪医疗。肌肉软则肉少,皮宽自离,吃食非常短肌肉,可泰山压顶不弯腰钱氏橘连丸,莫教泻利频并,却难治病。脚软者,伍虚岁儿不能够行,虚羸脚软渺小,无妨荣卫,但服参 等药,并服钱氏地髓丸,长大自然肌肉充满。

五软者,头项手足肉口是也。夫头软者脏腑骨脉皆虚,诸阳之气不足也。乃天柱骨弱,肾主骨,足少阴太阳经虚也。手足软者,脾主四肢,乃中州之气不足,无法滋养四肢,故肉少皮宽,饮食不为肌肤也。口软者,口为脾之窍,上下龈属手足阳明,阳明主胃,脾胃阳虚,舌无法藏,而常舒出也。夫心主血,肝主筋,脾主肉,肺主气,肾主骨,此五者皆因禀五脏之气,虚亏不能够滋养充达,故骨脉不强,肉体痿弱,源其要总归属胃。盖胃水谷之海,为五脏之本,六腑之大源也。治法∶必先以脾胃为主,俱用补中解热汤,以滋化源。头项手足三软,兼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牛奶子丸,凡此症必需多用二药。仍令壮年奶妈饮之,兼慎风寒,调饮食,多能全角。

钱卯月云∶小儿解颅,或久不合者,因肾气有亏,脑髓不足。故儿多愁少喜,目睛多白,而身瘦。盖人之脑髓,如木无根,有数岁而成废人者,服钱氏地髓丸。更用南星微炮为末,堡醋调,敷绯帛,烘烤加热贴之,其柏子散、三辛散、封囟散俱效。夫肾主骨,肾气实则脑髓充,而囟早合,骨脉盛而齿早生。肾气怯则脑髓虚,而囟不合,此由老人精血不足,宜用地黄丸补之。若在乳下,当兼补其母,更以软帛紧束其首,使其易合,皆虚火上冲,当调补脾肾为喜。囟填囟陷,亦因所禀肾气不足,及乳哺失宜,脾胃亏蚀所致。夫脾主肌肉,气逆上冲而为填胀,元气下陷而为囟陷也。并用补中宁心汤、地髓丸,及用狗头骨炙黄为末,以鸡子清调敷囟门。亦有泻痢气阳虚,脾胃不可能上充者,亦用前法。若手足并冷,前汤加姜、桂,未应,虚寒甚也,急加附片,缓则多致不救。

中和云∶小儿虚羸,因脾胃不和,不可能乳食,使躯体消瘦矮小,或大病后本性尚弱,不能够传化谷气所致。若冷者时时下利,唇口清白;热者身温壮热,肌体微黄。更当审其形色,察其见证。如面赤多啼,心之虚羸也;面青目札,肝之虚羸也;耳前后或耳下结核,温中消痈虚火也;颈间肉里结核,食积虚热也;面黄痞满,脾之虚羸也;面白气喘,肺之虚羸也;目睛多白,肾之虚羸也;仍审相胜而药之。又寒热二症,不可不辨。若腹部疼泻利清白,不渴喜热,此属寒症,虽在夏月,宜旋花丸。身热烦躁,泻利焦黄,作渴喜冷,此属热症,虽在一之日,宜胡黄连丸。皆舍时从症之治法也。

口软则虚舌退场门,阳盛更须防止,必需治膈,却不要紧,唇青气短,则难调度也。

治验吴江史万湖子七周岁,患吐泻,囟目顿陷,天柱骨倒,兼面赤色。余适在彼,先用补中泄热汤加黑顺片一剂,其泻止,而诸症愈。又用钱氏生地黄丸料煎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顿安。

治验一小儿颅解足软,两膝渐大,无法行履,用六味地髓丸加鹿茸治之,1月而起。

治验一小儿十二岁,面赤惊恐发热,形体羸瘦,不经常面白,嗳气下气,时常停食,服保和丸及镇痛等药。余曰∶面赤惊慌,心神怯也;面白嗳气,心火虚也;大便下气,脾阳虚也。此皆禀心火虚,无法生脾土之危症,前药在所当禁者。不相信,又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枳术丸、镇惊等药,而诸症益甚,大便频数,小腹重坠,心悸痰涎,饮食日少,余先用六君子汤为主,佐以补心丸,月余饮食少进,痰涎少止,又用补中利尿汤送四神而愈。毕姻后,病复作坠,时至长至,面白或黧色,手足冷,喜食坡洼热、姜物,腹中不热,脉浮按之微细,两尺微甚,乃用八味丸,元气复而形气渐充。年至八十,苦畏风寒,面心悸色,发热吐痰,唇舌赤裂,食椒姜之物唇口即破,痰热愈甚,腹中却不热,诊其脉或如无,或欲绝,此寒潮逼阳于外,内真寒而外假热也,仍用八味丸而诸症顿愈。

〔薛〕夫头软者,脏腑骨脉皆虚,诸阳之气不足也,乃天柱骨弱,肾主骨,足少阴、太阳经虚也。手足软者,脾主四肢,乃中州之气不足,无法滋养四肢,故肉少皮宽,饮食不为肌肤也。口软者,口为脾之窍,上、下龈属手、足阳明,阳明主胃,脾胃气虚,舌无法藏而常舒出也。夫心主血,肝主筋,脾主肉,肺主气,肾主骨,此五者皆因禀五脏之血软弱,不能滋养充达,故骨脉不强,身体痿弱,原其要,总属于胃,盖胃水谷之海,为五脏之本,六腑之大源也,治法必先以脾胃为主,俱用补中利尿汤以滋化源,头项、手、足三软,兼服牛奶子丸。凡此证必需多性格很顽强在困苦坚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药,仍令壮年奶娘饮之,兼慎风寒,调饮食,多能全角。〔曾〕戴氏论五软证,名曰胎怯,良由父精不足,母血素衰而得。诚哉是言,以愚推之,有因母血海久冷,用药强补有孕者,有受胎而母多疾者,或其父好色贪酒、气体虚亏,或年事已迈,而后见子,有日月不足而生者,或投堕胎之剂不去而竟成孕者,徒尔耗伤真气,苟或有生,譬诸阴地浅土之草,虽有产生,而畅茂者少,又如培养树木,动摇其根,而成者鲜矣,由是论之,婴儿怯弱,不抗寒暑,纵使中年人,亦多有疾,爰自降生之后,精华不充,筋肠痈弱,肌肉虚瘦,神色昏慢,才为六淫所侵,便致头项手足身软,是名五软。

一小儿九岁,夏间过食生冷之物,早间患吐泻,面赤作渴,手足并热,项软囟陷,午前边色顿白,手足并冷,脉微欲绝,急以六君子汤加附片一剂,诸症顿除,囟顶顿起而安。小儿易虚易实,故虽危症,若能速用对病之药,亦可回生者。

一小儿十四虚岁,解囟自觉头大,视物昏大。畏日羞明,此天赋肾气怯弱。用六味丸加鹿茸,及补中活血汤加山薯、山茱萸,半载愈;二载而囟合。既婚之后,仍觉囟门开解,足心如炙。喜其断色欲,薄滋味,日服前药二剂,三载而愈。后入房两只脚痿软,又教以服前丸,守前戒而愈。

一小儿八岁,面常天青,或时色赤,日间目札,夜睡切牙,二年余矣,服清肝降火之药益甚,形气日羸。余考核到京,求治于余,曰∶肝主五色,入心则赤,自入则青,盖肝属木而生风,故肝气为阳为火,肝血为阴为水,此禀肝肾精血不足,虚火内动,阴血益虚,虚而生风,风自火出,故变面赤目札等症耳,非外风也。遂用地髓丸以滋肾水生肝木,两月目札切牙悉止,又7月许诸症寻愈,而生气亦充矣。凡肝木之症,若肝木实热生风而自病,或肺金实热而克木者,宜用清肝降火之剂,以泻其痞气。若清热化痰风热而目直等症,用山菜越桃散以清肝火;加味四物汤,以养肝血。若气虚而切牙诸症,用六君子汤以解热土;六味地髓丸以滋肾水则愈。

治法用调元散、补肾干地黄丸,渐次调弄收拾,日久乃安,若投药不效,亦为残废人。有小儿体肥容壮,不为瘦瘁,溘然项软倾倒,此名下窜,皆因肝肾阳虚,客邪凌犯风府,传于筋骨,故成斯疾,盖肝主乎筋,肾主乎骨,筋骨俱弱,则项软垂下无力,又名天柱倒,与五软相类不远,治同前药。吴江史万湖子拾岁,患吐泻,囟目顿陷,天柱骨倒,兼面赤色,先用补中解表汤加草乌一剂,吐泻止而诸证愈,又用钱氏地髓丸料煎服顿安。一小儿拾周岁,夏间过食生冷之物,早间患吐泻,面赤作渴,手足并热,项软囟陷,午后边色顿白,手足并冷,脉微欲绝。急以六君子汤加草乌一剂,诸证顿退,囟顶顿起而安,小儿元气易虚易实,故虽危证,若能速用对病之药,亦可回生者。一小儿十虚岁,因吐泻后项软面白,手足并冷,脉微细,饮食喜热。余先用六君子汤加黄金桂五剂,未应,尤其炮姜四剂,诸证稍愈,面色未复,尺脉未起,佐以八味丸,月余气色微黄,稍有胃气矣,再用前药,又月余饮食略增,热亦大减。乃朝用补中健脾汤,食前用八味丸,又月余元气渐复,饮食举首如常,又月余而肌肉充盛,诸病悉愈。一小儿十二周岁,疟疾后项软手足冷,饮食少思,粥汤稍离火食之,即腹中觉冷。用六君子汤加大红袍、干姜,饮食渐加,每饮食中加浑香胡椒之类,月余粥食稍木可离火。又用前药百剂,饮食健康,手足不冷,又月余其首能举。后饮食停滞,患吐泻,项仍痿软,朝用补中解热汤,夕用六君子汤及加减八味丸,两月余而项复举。毕姻后眼目昏花,项骨无力,头自觉大,用八味丸、补中解痉汤、2月余,元气复而诸证退。后每入房劳役,形气殊倦,盗汗发热,服后二药即愈。一小儿14周岁,手足痿软,齿无法嚼坚物,内热晡热,小便涩滞如淋,服分利之剂,小便如淋;服滋阴之剂,内热益甚;服燥湿之剂,大便重坠。余谓此禀肾气不足,早犯色欲所致,故精血篇云∶男生精未满而御女以通其精,五脏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老人阴已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则精不出而内败,不饥食少如淋,若阴已耗而复竭之,则大小便牵痛,愈痛则愈便,愈便则愈痛,正谓此也。遂朝用补中利肠府汤,夕用六味丸加壮味煎服,各四十余剂,诸证渐愈。

一小儿九周岁,因吐泻后,项软面白,手足并冷,脉微细,饮食喜热。余先用六君子汤加黄金桂五剂,未应,特别炮姜四剂,诸症稍愈,面色未复,尺脉未起,佐以八味丸,月余面色微黄,稍有胃气矣。再用前药,又月余,饮食略增,热亦大减。乃朝用补中活血汤,食前用八味丸。又月余元气渐复,饮食举首如常。又月余而肌肉充盛,诸病悉愈。

一小儿年十一虚岁,而近女色,发热吐痰。至有室,两目羞明,头觉胀大,仍不停欲,其头渐大,囟门忽开,用干地黄丸、利水汤之类,断色欲年余,而愈。

一小儿脾阴虚亏,饮食停滞,发热带作物渴,服泻黄散,偶然下痢,余先用保和丸二服而愈;但不食恶心,面青手冷,又用六君、山菜、升麻四剂,气色痿黄,食进手温;惟形体羸甚,倦怠发热,小腹重坠,肛门脱出,用补中活血汤加地文、肉豆蔻二剂而安。凡脾胃之症,若发热作渴,饮食喜冷,或泄泻色黄,睡不露睛者,属形病俱实,宜用泻黄散劝导之。若发热健忘恶冷,或泄泻色白,睡而露睛者,属形病俱虚,宜用异功散调补之。若性情下陷者,补中活血汤。

后梦遗,诸证复作,手足时冷,痰气上急,用十全大补汤、加减八味丸料、各八剂,二便稍利,手足稍温,仍用前二药3月余,元气渐复,饮食健康。又饮食停滞,吐泻脑仁疼,按之不疼。此脾胃受伤也。用六君子汤加旋花、肉豆蔻治之,其吐未已,左尺右关二脉轻诊浮大,按之如无,经云∶肾开窍于二阴。用壮味散四性格很顽强在辛苦辛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大便顿止。后又伤食,咽酸作泻,大便重坠。朝用补中利水汤,夕用六君子汤加独步春、干姜而痊。一年长得子四肢痿软,而恶风寒,见日则喜,余令奶婆日服加减八味丸三遍,十全大补汤一剂,兼与其子,年余肉体渐强,至二周而能行。一小儿陆岁,禀父腿软,不便于行,早丧天真,年至十一毕姻后,腿软,头囟自觉开大,喜其自谨,寓居道舍,遂朝服补中解表汤,夕用干地黄丸料加五梅子、鹿茸煎服,年余而健。一小儿项软,服前二药而愈,毕姻后患解颅,作渴发热,以二药作大剂,煎熟代茶,恣饮两月余而渴热减,年余而颅囟合,又年余而肉体强,若非慎疾,虽药不起。

一小儿十三虚岁,疟疾后项软,手足冷,饮食少思,粥汤稍离火,食之即腹中觉冷。用六君子汤加黄金桂、干姜,饮食渐加,每饮食中加浑香、玉椒之类,月余粥食稍离草火;又用前药百剂,饮食健康,而兄弟不冷;又月余其首能举。后饮食停滞,患吐泻,项乃痿软,朝用补中解表汤,夕用六君子汤,及加减八味丸,两月余而项复举。毕姻后眼目昏花,项骨无力,头自觉大。用八味丸、补中清热汤,四月余精力复而诸症退,后每入房劳役,形气殊倦,盗汗发热,服后二药即愈。

一小儿年12周岁,患前症,内热晡热,形体倦怠,食少作渴,用六味丸加鹿茸补之,不越月一小儿吐泻发热,囟陷作渴,用七味苍术散,母子并服而愈。

寒水侮土者,益黄散。肝木克脾者,六君加山菜。若目睛微动,潮热抽搐,吐泻不食,宜用秘旨保脾汤。凡小儿诸病,先当调补脾胃,使根本稳定,则诸病自退,非药所能尽祛也。

天柱倒

一小儿十肆虚岁,手足痿软,齿无法嚼坚物,内热晡热,小便涩滞如淋。泰山压顶不弯腰分利之剂,小便如淋;服滋阴之剂,内热益甚;服燥湿之剂,大便重坠。余谓∶此禀肾气不足,早犯色欲所致。故《精血篇》云∶男子精未满而御女以通其精,五脏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老人阴已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则精不出而内败,小便不禁如淋。若阴已耗而复竭之,则大小便牵痛,愈痛则愈便,愈便则愈痛,正谓此也。遂朝用补中清热汤,夕用六味丸加五味子煎服,各二十余剂,诸症渐愈。后梦遗诸症复作,手足时冷,痰气上急,用十全大补汤、加味八味丸料各八剂,二便稍利,手足稍温,仍用前二药,7月余生气渐复,饮食符合规律。又饮食停滞,吐泻腹部痛,按之不疼,此脾胃受到损害也,用六君子汤加旋花、肉豆蔻治之,其吐未已,左尺右关二脉轻诊浮大,按之如无。经云∶肾开窍于二阴。用五梅子散四性格很顽强在劳苦辛勤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大便顿止。后又伤食咽酸作泻,大便重坠,朝用补中宁心汤,夕用六君子汤加独步春、干姜而痊。

一小儿久病发热,其囟或陷或填,手足或温或冷。余用补中健脾汤加蔓荆子、炮姜,治之而安。

一小儿伍虚岁,形血虚羸,睡中切牙,晚间遗尿,日间频数,余感到禀肾气不足,用补中解痉汤加胡韭子、生地黄丸加鹿角,以补脾肾而痊。毕姻后,小便频数,作渴发热,日晡益甚,恪服柏树、白参等药,以滋阴降火。后患肾痿,卧床年许,余因考察政绩北上,仍用前药,喜其慎疾,半载而痊。

王先生云∶小儿久患疳疾体虚,久不进饮食,患来日久,诸候退,只是天柱骨倒,医师不识,谓之五软候。须进金灵散、生筋散。《形证论》歌∶天柱才倒道难医,算来此病非心脾,若患先须因吐泻,不曾调气至 羸,大患伤寒无汗脉,定应妙药疗他迟,无此蓦然生此患,又兼不辨四肢肥,身软狼狈头似石,面红唇赤脸如绯,此病多应伤肾热,后来因热病相随肝受热风天柱倒,但将凉药与保持,贴须性热筋方缓,立见慈善请莫疑,吐泻项软唯调气,伤寒柱倒不须医。此或伤寒或吐或泻,乘虚邪毒透入肝脉,热邪所侵,是致令筋软长,或兄弟软而不解举,或项颈软而不解举,若有前证,即须凉膈,若吐泻,则先调胃气,贴项并性格很顽强在艰巨费力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凉肝胆药,不可太热,亦恐过冷。

一余年得子,四肢痿软,而恶风寒,见日则喜。余令奶娘日服加减八味丸二次,十全大补汤一剂,兼与其子,年余肉体渐强,至二周而能行。

一小儿囟陷吐泻,手足并冷,用山蓟散加旋花、炮姜,治之而愈。后伤食腹部疼,手足复冷,用六君、炮姜治之,特别昏愦,口角流涎,此脾胃虚寒之吗也,急加附子遂愈。

一小儿年十三周岁,面白或赤,足软不可能久行,用干地黄丸加鹿茸年许而瘥。毕姻后,两目羞明,两足仍软,用前丸及补中解表汤而痊。后病复发,增口渴足热,头囟觉开,视物觉大,此脾虚瞳人散无法荣养,宜用生地黄丸补之,有至七捌周岁,或十九五周岁,气血既盛而自合。若纵盗色欲,戕贼真阴,亦不尽其寿矣。

金灵散

一小儿五虚岁,禀父腿软,不便于行,早丧天真,年至十一,毕姻后,腿软头囟自觉开大,喜其自谨,寓居道舍,遂朝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补中解痉汤,夕用地黄丸料加五梅子、鹿茸煎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年余而健。

一小儿病后,其囟或陷或填,此脾胃虚热也,朝用补中活血汤加蔓荆子、炮姜、独步春,治之而囟平。但作泻麻疹,用山芥散以生胃气而愈。

一小儿体素虚弱,患头痛痰涎,服解热药而痰益甚,余感觉阳虚食积,先用六君、神曲、山里红渐愈。后伤风咳嗽,腹胀不食,泄泻酸臭,此食滞伤脾,而肺血虚也,用六君、铃铛花而愈。又饮食停滞,呕吐痰涎,喘嗽面白,余谓气虚不能够消化吸收饮食而为痰,肺虚不可能摄气归源而作喘,仍用六君子汤而愈。大凡腠理不密,外邪所感而肺病者,因脾胃阳虚无法相生,必用六君子汤。若脾胃气实,大肠不利而肺病人,用泻黄散。若心火炎烁肺金而喘嗽者,用地髓丸。

上,用白僵蚕不拘多少,直者,去丝炒,为末。每服半钱一钱,野薄荷酒调下,十三日三服。更须用生筋散贴之。

一小儿项软,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前二药而愈。毕姻后患解颅,作渴发热,以二药作大剂,煎熟代茶恣饮,两月余而渴热减,年余而颅囟合,又年余而肉体强,若非慎疾,虽药不起。

柏实散 治囟门不合。

一小儿形瘦,临时脑仁疼,自用参苏散一剂,尤其喘急惊搐,面白或黄。余谓此禀脾肺不足,而形阳虚羸,因前剂峻利,外邪虽去而肺气益虚。肺虚则宜补脾,先用异功散加铃铛花、钩藤钩一剂,痰喘顿定;乃去僧帽花,加地文、当归身,再剂惊搐亦去,又加山里果仁治之而安。年十伍周岁,发热痰盛,作渴面赤,形体羸瘦,用生地黄丸加山花椒及补中解热汤,各百余剂,而形气渐壮。若感到阴火,用柏树、白参等药,复伤生物化学之源,其亦不治者矣。

生筋散

星附膏 治项软。

防风 柏子仁

一小儿五虚岁,尚饮乳,耳前后颈间至缺盆,以手推寻,其筋结小核如贯珠,隐于肌肉之间,小便不调,面色荧光色,形气羸瘦,此禀母之肝火为患,用九味油葱丸、五味异功散加山栀、柴胡,与儿饮之;又以加味逍遥散,与母服之寻愈。

木鳖子 蓖麻子

天南星 附子

上为末,母乳调涂囟门,12日自合。

一小儿患虚羸,耳出秽水,左边手尺关,洪数而无力,余为清肝补肾,耳中虽愈,脉未全敛。

上各取肉同研。每用一钱许,津唾调贴,急抱揩项上令热,贴之。

上为末,用黄姜自然汁调敷项间,干则润之。

三辛散 治脑角骨大,囟门不合。

毕姻后,患瘵症,误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黄柏、铃儿草之类,复伤元气,不胜寒暑劳役,无日不病,几至危急,余大补脾肾,滋养元气而愈。

五十二候贴项药方川乌头 白芷 地龙 五灵脂 赤小豆

六君子汤

细辛 桂心 干姜

一小儿患症如前,肉体消瘦,气色痿黄,大便酸臭,此阴虚食积,用四味肥儿丸、五味异功散,治之而愈。

上末,老姜自然汁与酒同调贴在项上。更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竹茹散。

加减八味丸

上为末,母乳调涂囟上,干时再涂。

一小儿体瘦腹大,寒热嗜卧,作渴引饮,以片术散为主,佐以四味肥儿丸,诸症渐愈,乃以异功散、六味丸,月余而安。

竹茹散

补中利水汤

玉乳丹 治解颅。

一小儿患前症,身热如炙,此肝疳之症也,朝用异功散,夕用四味肥儿丸,诸症稍愈;佐以蚵蟆丸,数服而痊。

菊花 黄芩 人参 大黄 甘草

地黄丸

钟乳粉 熟地黄 柏子仁 当归 防风 补骨脂

一小儿停食发热,服芩、连、三棱等剂,饮食日少,胸腹膨胀,身体羸瘦,余谓血虚饮食停滞元气复伤,先用补中解热汤加旋花、钩藤钩,数剂渐愈;又用六君、炮姜,调治将养而安。

上为末,竹叶炖汤下。

山花椒散

上各另为末,入二膏,加食蜜,丸黍米大。每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五十丸,煎谷香汤送下,加黄 、茯苓皮亦

一小儿虚羸昏倦,脑仁疼焦灼,自用参苏散一剂,尤其喘急,此脾肺阴虚而妄发表也,用惺惺散微解外邪,调理胃气,诸症顿愈;但手足逆冷,又用六君子汤,调补元气而安。

四十七种贴项药方附片头 红饭豆

封囟散

一小儿十岁,吞酸恶食,肌体消瘦,腹中作痛,余谓食积虚羸也,用保和丸而愈。后腹中数痛,皆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保和丸,余曰∶此因脾胃虚而饮食所伤也,当调补脾土,以杜后患。不信,后腹部疼喜按,余用五味异功散二剂,因未应,自用平胃散等药,腹胀作痛,余仍以异功散加雅客四剂而愈。若屡用攻伐之剂,阴损元气,多致虚羸,深可慎也。

上为末,姜汁调摊帛子上,贴经宿,项立起。

地黄丸

参苓杨桴散 治脾胃软弱,饮食少思,中满痞噎,心忪气喘,呕吐泄泻。

贴头起项膏(吉氏卡塔尔(قطر‎ 治小儿肝热胆冷,头项软倒。

济生土当归散

小刀豆 地精 白茯苓皮 山芥 乌拉尔甘草 山药 莲肉包袱花 菩提子 宿砂仁

川乌 肉桂 芸苔子 天南星 蓖麻子 黄丹

上为末,每服一钱,枣汤调下。

上海大学蒜一只,煨熟去皮,乳钵内研和,药细,每用一钱,入老鳖一特醋和匀,贴项上十11日许。

地黄丸 治小儿活血散淤虚热血燥,或风客淫气,而患瘰 结核。或四肢发搐,眠目抽动,痰涎上涌。又治肾疳,脑热消瘦,手足如冷,水肿夜盲,滑泻腹胀,口鼻干渴,齿龈溃烂,爪黑面黧,遍身两耳生疮,或两耳出水,或高烧脾胃柔弱,便血诸血失喑等症,其功不可尽述。

野狼毒丸 治小儿胆热肝风,天柱倒折,宜服此药,更用前早先贴项药。

补中解毒汤 治中阴虚亏,体疲食少,或发热烦渴等症。

野狼毒 白附子 大附子 天麻 防风 羌活 朱砂 地龙 麝香

人参 黄 白术 甘草 陈皮 升麻 柴胡 当归

上为细末,法酒煮糊为丸,如小豆大。每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七丸至十三丸,用黑豆银丹草汤入酒一滴,吞下。

上姜枣水煎,空心午前服。

愚按∶前方若因药克伐,元阴虚损,恶寒发热,肉体倦怠,饮食少思,或兼饮食劳倦,高烧身热,烦躁作渴,脉洪大弦虚,或十分小柔弱,或寸关独甚者,宜用之。凡久病,或过服克伐之剂,亏空元气,而虚症悉具者,最宜前汤。若母有口味不足之症,或气虚内热,致儿为患儿,尤宜用之。

钱氏异功散 治脾胃饮食少思,吐泻不食,凡虚冷症,先与数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以正胃气。

愚按∶前方治脾胃虚亏,吐泻不食,或惊搐痰盛,或睡而露睛,手足指冷,或脾肺虚亏,脑瓜疼吐痰,或虚热上攻,自汗盗汗,弄舌流涎。若母脾胃虚,儿患此症,亦当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

四君子汤 治脾阳虚损,吐泻少食,肌肉羸瘦。

保和丸 治饮食停滞,胸膈痞满,嗳气吞酸,或吐泻胃疼。

神曲 山楂 半夏 茯苓 陈皮 连翘 萝卜子

上为末,粥丸,桐子大。每泰山压顶不弯腰二十丸,白汤送下。

愚按∶前方行气克滞之剂,若元气无亏,暴停乳食,而致斯症者,宜用此消导之。若元肾软弱,而乳食所伤者,必调补胃气为主,而佐以消导。若乳食已消而作呕者,乃胃气被伤,当用异功散补之,不宜仍用前药,重损胃气,治者审之。

肥儿丸 治肝疳食积,肉体消瘦,二便不调。

黄连 神曲 木香 槟榔 肉豆蔻 使君子 麦芽

六君子汤

四神丸

八味丸

山菜川红散

四物汤

九味芦荟丸

加味逍遥散

白术散

虾蟆丸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