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第十三门,咽喉总括

叙曰∶喉者,气之关隘也,通则利,塞则害,无问其标本而当急治焉者也。今考八方于后,皆古人已试之程规,触类而通之,则活人之机 矣。

治缠喉风,不问阳闭阴闭,如急病内外肿塞,辄至不救者,用之能起死。

咽者,咽也。喉者,候也。咽接三脘以通胃,故以之咽物;喉通五脏以系肺,故以之候气。

胸膈风热咽喉痛,邪盛单双乳蛾生,热极肿闭名喉痹,语言难出息不通,痰盛涎绕喉间响,内外肿闭缠喉风,喉痹缠喉皆危证,溃后无脓肿闭凶。

雄黄解毒丸

蚵 草 铜青 大黄 猪牙 皂角

气候谷咽,皎然明白。《千金》谓喉咙主通利水谷之道,咽门主通脏腑津液神气,误也。

〖注〗胸膈上有风热,则咽喉肿痛,风热之邪若盛,则生单双乳蛾,在会厌两傍高肿似乳蛾,故名也。热极则肿闭,汤水不下,言语难出,呼吸不通,名曰喉痹,若热极更兼痰盛,则痰涎绕于喉间,声响咽喉,内外肿闭,汤水不下,名曰缠喉风,皆危病也。或服药、或吹药、或针刺,溃破出脓血则愈。若溃后不出脓血,仍然肿闭,汤水不下则死矣。

雄黄 郁金 巴豆

上为细末,以白梅肥润者,取肉烂研,一处捣匀,每两作一十五丸,每用以新绵裹,口中含化咽津,有顽涎吐出,若病得两日后难用。

喉以纳气,故曰喉主天气。咽以纳食,故曰咽主地气。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一阴谓心主,一阳为三焦,二脉并络于喉,气热内结,故为喉痹。

如意胜金锭 雄黄解毒丸

共末为丸。每服五分,津液下。

南星防风散

喉风喉痹,皆由膈间素有痰涎,或因七情不节而作,火动痰上,壅塞咽喉,所以内外肿痛,水浆不入,言语不出,可谓危且急矣。

咽痛消毒凉膈散,单双乳蛾刺血痊,喉痹缠喉胜金锭,急攻痰热解毒丸,昏噤牙关汤不下,多鼻吹灌度喉关,吐下之后随证治,溃烂珍珠散上安。

缠喉急闭者,此方主之。

治风壅,腮颌肿,内生结核,缠喉风等。

两寸之脉,浮洪而溢者,喉痹也。脉微而伏者死。

〖注〗咽喉初起肿痛,宜用消毒凉膈散,即防风、荆芥、牛蒡子、栀子、连翘、薄荷、黄芩、甘草、大黄、芒硝也。单双乳蛾,则刺少商出血,在左刺左,在右刺右,在左右刺左右也。喉痹、缠喉初起,病势未甚,或状如伤寒,宜服如意胜金锭,即硫黄、川芎、腊茶、火硝、薄荷、生川乌、生地黄各等分为末,葱自然汁合为锭,重一钱,薄荷汤磨化服,甚者连进三次。若痰涎壅盛,喉间内外肿闭,汤水难下,病势危急,宜用雄黄解毒丸,即雄黄水飞,郁金细末,各二钱半,巴豆仁肥白者十四粒,微去油,以成散为度,合均,醋糊为丸,如绿豆,茶清下七丸,便利吐痰则愈。若昏冒牙关噤急,汤不能下,将药用醋化开十丸,按中风门之法, 入鼻内,吐下则愈,其后随证调治可也。若虽愈咽喉溃烂,以珍珠散上之即好。

缠喉急闭,躯命之所关也,急治则生,缓治则死。是方也,雄黄能破结气,巴豆能下稠涎,郁金能散恶血。能此三者,闭其通矣。丹溪翁生平不用厉药,而此方者,其不得已而用之乎!

当归 天麻 白僵蚕 南星

热结咽喉,肿绕于外,且麻且痒,肿而大者,名缠喉风。缠喉风之症,先两日胸膈气紧,出气短促。忽然咽喉肿痛,手足厥冷,气闭不通,顷刻不治。缠喉风多属痰水,其咽喉内外皆肿者是也。

吹喉七宝散

稀涎散

上将半夏轻捶,每粒分作四片,巴豆剥去心膜,于银、铜、石器内,用米醋三碗,文武火熬尽醋为度,用清醋微洗过,研为膏子。每患缠喉风,或喉闭,或痫疾,用一斡耳,以生姜自然汁一条脚化下。患甚者,灌药少时,自然吐出恶涎,如鱼冻相似,立愈!极有神效!

喉痹之症,宜速用针法、吐法以救之。若悬雍垂,则不可刺破,刺则杀人。悬雍者,生于上 ,音声之关也。脏腑伏热,上冲咽喉,则悬雍肿长下垂也。

咽喉诸证七宝散,消皂蝎雄硼二矾,细研如尘取一字,吹中患处效如神。

猎牙皂角 白矾

又方,用皂角刺,不以多少,刮皮,浸生麻油,以年深为佳,遇患,以油滴在口中,或吐,或破即

乳蛾,俗名也。古方通谓之喉痹。以一边肿者为单蛾,两边肿者为双蛾。然双蛾易治,单蛾则难治。

〖注〗咽喉诸证,谓咽喉肿痛,单双乳蛾,喉痹,缠喉也。七宝散,即火硝、牙皂、全蝎、雄黄、硼砂、白矾、胆矾也。

共为末,每服三字。

治缠喉风

嗌痛者,咽门不能纳谷与唾,而地气闭塞也。喉痹咽痛者,咽喉俱病,天地之气并闭塞也。盖病喉痹者,必兼咽痛,病咽痛者,不必兼喉痹也。

喉闭数日不能食者,以此方吐之。涎尽病愈。

急喉痹立应丸。

凡咽喉痹,不可纯用凉药,目前取效。上热未除,中寒复起,毒瓦斯乘虚入腹,胸前高肿,上喘下泄,手足厥冷,爪甲青紫,七日后全不食,口如鱼口者死。

皂角之辛利,能破结气。白矾之咸苦,能涌稠涎。数数涌之,涎去而病失矣。

白僵蚕 白矾

客热咽痛

甘桔防风汤

上等分为末,蜜丸含化。

客热咽痛者,凡风邪客喉间,气郁成热,故为痛也。《统旨》云∶有初得病发热而咽喉自痛者,此得之感冒后,顿浓衣被,或用辛热即卧,遂成上壅,或有壅热而欲取寒凉,为外邪所袭者,俱宜甘桔汤,甘以除热,辛以散结也。

甘草 桔梗 防风

治咽痛

喉痹咽痛,一乡皆相似者,属于天行运气之邪,勿用酸寒之药,点之下之,郁其邪于内,不得出也。

咽痛者,此方主之。

至危困,以手用力拔顶心发,立通。无发者,撮顶心皮。刘大夫得此法未试,忽一卒苦咽痛不能言,亟去其巾,乃患酒秃,即以意令人用力撮顶心皮,遂安。李莫安抚方。

清咽利膈散

甘草之甘,能缓喉中之急。桔梗之苦,能下喉中之气。防风之辛,能散喉中之壅。

针急喉闭,缠喉风,并灸法

薄荷 防风 元参 甘草 桔梗 连翘 大黄 芒硝 牛蒡 荆芥 片芩 栀子

火刺缠喉风法

随肿痛一边,于大指外边指甲下,与根齐针之,不问男左女右,用人家常使针,血出即效。如大段危急,两大指都针尤妙。或只灸三里穴二七、三七壮。郑惟康主簿尝苦喉痹,虽水亦不能下咽,灸三里而愈。

上作一帖,水煎,温服食后。

用巴豆油涂纸上,捻成条子,以火点着,才烟起即吹灭之,令患人张口,带火刺于喉间。俄顷吐出紫血半合,实时气宽能言,及啖粥饮。盖火气热处,巴油皆到,火以散之,巴以泻之,烟以叶之,乃一举而三善之方也。

治咽喉肿痛

甘桔汤

针急喉闭方

白僵蚕直者不拘多少,炒为末,以生姜自然汁调服一钱匕。吴内翰 《备急方》云,余尝苦此,用之甚效。葛彦恢提举阁中曾患喉痹,五八主簿用此方治之即安。一方调下二钱,未通,半时许再服,立通,吐出顽涎,别将大黄一块慢火炮熟,打扑尽灰,如一米浓,切片,以两仰坐,令人呷药在口,以笔管注入鼻中,男左女右,注药讫,随即扶令正坐,须臾吐涎,不即扶起,恐吐自鼻中出也,吐了含咽大黄如前。

甘草 桔梗

于患人手大指外边指甲后一韭叶许,针之出血,男左女右取之,血出即效。如大段危急,两手大指俱针之,其效甚捷。盖喉咙者肺之系,所针之处,乃少商也,为肺之井穴,故出血而愈。

佛手散

每服五钱,水一盅半,煎服。 钱氏加阿胶;海藏加牛蒡子、竹茹;太无加荆芥、生姜。

喉中红赤用针出血法

治缠喉风神效。

丹溪云∶咽痛必用荆芥,阴虚火炎,必用元参。

凡患人喉中红赤,宜用针从旁针之,出血即愈。所以必欲旁针者,避夫哑门穴,犯之令人失音故耳。

盆梢 白僵蚕 青黛 甘草

《必用方》加荆芥、薄荷、元参、防风、黄芩各一两。

笔针

上为细末,以少许掺喉中。如闭甚,以竹管吹入,寻常咽喉间不快亦可用。

《圣济总录》云∶一切咽喉痛,紫雪为要药。

《名医录》云∶李王公主患喉痈,数日痛肿,饮食不下。召到医官,尽言须用刀针溃破。公主闻用刀针,哭不肯治。痛迫,水谷不入,忽有一草泽医曰∶某不用刀针,只用笔头蘸药痈上,霎时便溃。公主喜,令召之。方两次上药,遂溃出脓血一盏余,便宽,两日疮无事。

治喉痹

绛雪散 治咽喉热痛肿塞。

令供其方,医云∶乃以针系笔心中,轻轻划破而溃之尔,他无方也。

沈司理传。

寒水石 硼砂 牙硝 朱砂 龙脑

巧匠取喉钩

白矾 巴豆

上为细末,每一字,掺入口咽津。

宋·咸平中,职方魏公在潭州,有数子弟皆幼,因相戏,以一钓竿垂钩,用枣作饵,登陆钓鸡雏,一子学之而误吞其钩,至喉中,急引之,而钩须已逆不能出。命诸医,不敢措手,魏公大怖,遍问老妇,必能经历。时有一老妇人年余九十岁,言亦未尝见此,切料有识者可出之。时郡中莫都料性甚巧,令闻魏公。魏公呼老妇责之曰∶吾子误吞钩,莫都料何能出之?老妇曰∶闻医者意也,莫都料曾在水中打碑塔,添仰瓦。魏公悦,亲属勉之曰∶试询之。遂召莫都料至,沉思良久曰∶要得一蚕茧及念珠一串。公与之。都料遂将茧剪如钱,用物柔其四面,以油润之,中通一小窍,贯之钩经,次贯念珠三五枚,令儿正坐开口,渐加念珠,引之须臾而出,并无所损。魏公大喜,遂浓赂之。公曰∶心明者意必大巧,意明者心必善医。

上同于铫器内炒,候矾枯,去巴豆不用,碾矾为细未,遇病以水调灌,或干吹入咽喉中。

《千金》乌扇散

又方朴硝研细 黄丹飞过,细研上相拌和深粉红色,遇病用芦管或笔管以半钱许吹入喉中即破,吐涎而愈,甚者不过两次。

生乌扇 升麻 羚羊角 通草 芍药 蔷薇根 生地 猪脂 生艾叶

又方蛇皮一条,新瓦上炒焦黄带黑色,碾细入麝香少许,干掺口内。

上 咀,绵裹,苦酒一升,淹浸一宿,内猪脂中,微火煎取苦酒尽,膏不鸣为度。去滓,薄绵裹膏,似大杏仁大,内喉中,细细吞之。

治急喉闭

碧雪 治积热,口舌生疮,心烦喉闭。

开口不得者。

芒硝 青黛 寒水石 石膏 朴硝 硝石 马牙硝

上以黄腊纸裹巴豆一个,如患人鼻孔大小,中心切破,急以塞鼻,气冲入喉中自破也,已觉通利即除去。濠守王亚夫方,巴豆去壳,拍碎,以绵裹,随左右纳鼻中,即吐出恶物,后鼻中或生少疮亦无害。

甘草煎汤二升,入诸药再煎,用柳枝不住搅令溶,方入青黛和匀,倾入砂盆内,冷即成霜,研末,每用少许,以津含化,如喉闭,以竹管吹入喉中。

治急喉痹

牛蒡子汤

范观道方。

牛蒡子 元参 犀角 升麻 黄芩 木通 桔梗 甘草

大青鱼胆 蛇蜕皮 白药子 明白矾

水煎食后服,此辛凉解散之剂。

上二味等分为末,每服一钱,取生姜自然汁浓调咽下。小儿入新薄荷少许,同姜汁研,更加生蜜少许,同调半钱,服药后不可饮汤水,解药,欲得药方在鬲上少时也。

《圣济》射干丸方

治骨鲠

射干 香豉 杏仁 芍药 犀角 升麻 炙草

羊胫炭碾为细末,米饮调下。一方用黑炭皮。

蜜丸小弹子大,每一丸含化咽津,日三五服。

又方,取篱脚下入土朽竹,去尽泥,以手捻细,蜜调丸如龙眼大,以绵裹之含化,其骨自消,即去药,虽咽下些津,不妨。

元参散

又方,橄榄食之,如无,用核碾为末,以急流水调服。

元参 升麻 射干 大黄 甘草

厌胜法屡验

每服五钱,水煎,时时含咽。

又方厌胜法屡验。

客寒咽痛

以所食鱼骨密置患人顶上,勿令知,良久即下,它鱼骨亦可。

《针经》云∶寒气客于会厌,卒然如哑,此寒气与痰涎凝结咽喉之间,宜以甘辛温药治之。切忌寒凉,邪郁不解,则疾成矣。

咒鱼鲠屡验

《千金》母姜酒

以净器盛新汲水一盏,捧之,面东默念云,谨请太上东流顺水急急如南方火帝律令敕,一气念七遍,即吹一口气入水中,如此七吹,以水饮患人,立下。有一族姓用此咒水可以食针并竹刺。

母姜汁 酥 牛骨髓 桂心 秦椒 防风 芎 独活

治骨鲠厌胜法

上为末,内姜汁中,煎取相淹濡,下酥髓等合调,微火三上三下煎,平旦温清酒一升下膏二合,即细细吞之,日三夜一。

方鲠时,以见所食筋急倒转,依旧如常食鱼,即鲠自下,勿令人知。

半夏桂甘汤 治冷症无阳,咽痛喉闭。

治误吞铁石、骨刺等不下,危急者

辣桂 甘草 半夏

王不留行 黄柏

上件等分锉,每服三钱,水一大盏,煎半盏,细细呷之。

上等分为细末,水浸蒸饼,丸如弹子大,以麻线穿之,挂当风处,每用一丸,冷水化开灌下立效。

伏气之病,谓非时暴寒中人,伏于少阴之经,始先不觉,旬日乃发,先发咽痛,次必下利,古方谓之肾伤寒,宜用半夏桂甘汤。

治鲠

咽痛失音

缩砂仁 甘草

咽痛失音者,风热痰涎壅闭咽门也。亦有阴虚肺损者,盖肺象金而出声音,金破则不鸣,金实亦不鸣,辨之之法,实者壅遏不出,虚者声嘶破也。

上捣为粗末,如一切鲠,以绵裹少许含之,旋旋咽津,久之随痰出。

《宣明》诃子汤

治骨鲠

诃子 桔梗 甘草

滁州蒋教授名南金,顷岁因食鲤鱼玉蝉羹,为肋骨所鲠,凡治鲠药如象牙屑之属,用之皆不效,或者令服此药,连进三剂,至夜一咯而出。戏云管仲之力也贯众不以多少,煎浓汁一盏半,分三服并进;贯众一名管仲。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用童子小便一盏,水一盏,煎五六沸,温服,甚者不过三服即愈。

误吞椒闭气不通

海藏发声散 治咽喉痛,语声不出。

吃京枣三个解之。

栝蒌 白僵蚕 甘草

又方,萆 甘草 狗脊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温酒或生姜自然汁调下,用五分,绵裹噙化,咽津亦得,日两三服。《宝鉴》有桔梗七钱半,炒为末,每一钱,入朴硝一钱匕,和匀口含咽津。

上为细末,食前以粥饮调下二钱,一方不用甘草,用贯众半两,萆 、狗脊各一两。

咽喉妨闷

误吞钱

咽喉如有物妨闷者,肺胃壅滞,痰气相搏,结于喉间。《金匮》所谓咽中如有炙脔;《千金》所谓咽中贴贴,状如炙脔,吞不下吐不出者是也。其症妇人多郁者恒患之。《圣惠方》云∶忧愁思虑,气逆痰结,皆生是疾也。

生凫茈取汁呷吃,钱自然消化,即荸荠也!

《医学正论》∶喉干燥痛,四物加桔梗、荆芥、黄柏、知母煎服立已。

治误食桐油

咽喉干枯,常如毛刺,吞咽有碍者,风燥也,宜荆防败毒散,加薄荷、黄芩,倍桔梗,入生姜煎服。

食干柿解之。

浓朴汤

浓朴 赤苓 紫苏叶 半夏

每服三钱,入生姜三片同煎,食后温服。

杏仁煎

杏仁 桑根白皮 贝母 酥 生姜汁 生地汁 大枣 紫菀 甘草 桔梗 五味子 地骨皮 赤茯苓 人参

共十四味,研杏仁以水五升,滤取汁,将草药细锉,同煎至二升,以绵滤去滓,续下酥及地黄汁,慢火煎成膏,每食后含一匙,细细咽津。

按∶喉间痰气结聚成核,久而不散,则生燥涩,浓朴汤用辛味以破之也。杏仁煎,假润药以通之也。

发声散 治咽痛生疮妨闷。

黄栝蒌 桔梗 白僵蚕 甘草

上为末,每取少许,干掺。如咽肿红紫色,加朴硝一钱,如喉中有小白头疮,入白矾末五分。

通嗌散 治喉痛生疮,声哑。

白硼砂 孩儿茶 青黛 滑石 寒水石 蒲黄 马牙硝 枯白矾 黄连 黄柏 片脑

上为细末,炼化白砂糖和丸芡实大,卧时舌压一丸,自化入喉神效。

一人但饮食,若别有一咽喉,斜过膈下,经达左胁而作痞闷,以手按之,则漉漉有声,以控涎丹十粒服之,少时痞处热作一声,转泻下痰饮二升,再食正下而达胃矣。

喉痹诸法

喉痹者,咽喉肿塞痹痛,水浆不得入是也。由脾肺不利,蕴积热毒,而复遇暴寒折之,热为寒闭,气不得通,结于喉间。其症发热恶寒,喘塞胀闷,不急治杀人,针刺出血,搐鼻吐痰,皆急法也。

文潞公喉肿咽痛,喉科治之,三日愈甚。上召孙兆治之,孙曰∶疾得相公书判笔一管,去笔头,沾水点药入喉,便愈。孙随便刺,相公昏仆不省人事,左右皆惊愕流汗。孙乃笑曰∶非我不能救相公。须臾呕出脓血升余,旬日乃平复如故。予尝治一男子喉痹,于太 穴刺出黑血半盏而愈。由是言之,喉痹以恶血不散故也。

凡治此疾,暴者必先发散,发散不愈,次取痰,取痰不愈,次取污血也。火郁则发之,即发散之意也,血出多则愈。有针疮者,姜汁调熟水时时呷之。

治急喉痛,于大指外边指甲根齐针之,不问男左女右,只用人家常使针针之,令出血即效。如大段危急,两手大指多针之甚妙。

挑背法,于暗室中,用红纸条点火照背上,隐隐有红点,用针挑破,喉痹将死者,破尽即苏。

元公章少卿,述闻德府士人,携仆入京。其一患喉闭胀满,气喘塞不通,命在须臾。询诸郡人云∶惟马行街山水李家可看治。即与之往。李骇曰∶此症甚危,犹幸来此,不然死耳。乃于笥中取一纸捻,用火点着半,烟起吹灭之,令仆张口,刺于喉间,俄吐出紫血半合,实时气宽能言,及啖粥,掺药敷之立愈。士人甚神其术。后还乡里,村落一医,偶传得此法,云∶咽喉病发于六腑者,如引手可探及,刺破瘀血即已。若发于五脏,则受毒牢深,手法药力难到,惟用纸捻为第一。然不言所以用之之意。后有人拾得其残者,盖预以巴豆油涂纸,故施火即着,藉其毒瓦斯,径赴病处以破其毒也。牙关紧闭者,以烟熏入鼻中,实时口鼻涎流,牙关自开。

周密《齐东野语》云∶密过南浦,有老医授治喉痹垂死方,用真鸭嘴胆矾为末,醋调灌之,大吐胶痰数升即瘥。临汀一老兵妻,苦此绝水粒三日矣,如法用之即瘥。屡用无不效验,神方也。《济生方》用胆矾二钱半,白僵蚕炒,五钱,研,每以少许吹之吐涎,各二圣散。

孙兆治潘元从急喉痹,以药半钱,吹入喉中,少顷吐出脓血立愈。潘谢曰∶非明公不能救,赠金百两,愿求其方。孙曰∶猪牙皂、白矾、黄连等分,瓦上焙为末耳。既授方,不受所赠。

解毒雄黄丸

雄黄 郁金 巴豆

细末,醋糊丸绿豆大,茶清下七丸,吐出顽痰立苏。水浆不得入口者,醋磨灌喉取吐,未吐再服。丹溪云∶姜汁僵蚕末,治咽痛喉痹神效。

喉痹吹药

白矾末一钱,同巴豆一粒同炒,去巴豆,取矾研细末吹之,即吐浊痰,名碧云散。再入轻粉、麝香少许,名粉香散。吹乳蛾即开。

玉锁匙

焰硝 硼砂 白僵蚕 龙脑

为末,以竹管吹五分,入喉中神效。

搐鼻透关散

雄黄 猪牙皂荚 藜芦

上为末,每用一匙,分弹入两鼻中,关透即瘥。

凡人患喉闭及缠喉风,用药开得咽喉,可通汤水,急吸薄粥半碗或一碗,压下余热,不尔即病再来,不可不知也。咽喉既可,身热头痛不止,此感外邪,看脉气及大小便。有表症则发散,有里症则微下之皆愈。愈后虚喘而身不热者,必是服凉药过多而下虚也。当服镇重温药一服,如黑锡、正元之类,以粥压之。

冰梅丸 治喉风肿痛如神。

天南星 大半夏 白矾 白盐 防风 朴硝 桔梗 甘草 大梅实

先将硝盐水浸一伏时,然后将各药研碎,入水拌匀,方将梅实置于水,淹过三指为度。

浸七日,取出晒干,又入水中,浸透晒干,俟药水干为度。方将梅子入磁罐封密,如霜衣白,愈佳。用时绵裹噙口中,徐徐咽汁下,痰出即愈。

时行喉痛,宜用普济消毒饮子。

神效散 治喉痹语声不出,猪牙皂角和霜梅为末噙之。急喉痹其声鼾者,有如痰在喉响,此为肺绝之候。宜用人参膏救之。用竹沥、姜汁放开,频频服之。如未得参膏,独参汤亦得。早者十全七八,次则十全四,迟则十不全一也。

烂喉痧方

西牛黄 冰片 真珠 人指甲 象牙屑 壁钱 青黛

共为极细末,吹患处效。

笔友张瑞符,湖州府人也,予往来二十年矣。其为人也,敦浓和平,年过五旬,并未生育,虽置外家亦终不得怀孕。忽一日遇李相士,即道喜云∶尔当生子矣。李乃张之同乡友也。张错愕曰∶我半生已来,并未生育,尔何得相戏若此。李曰∶我昔年曾看尔相,许尔无子。今尔阴骘纹已满面,岂无子之相。后果如其言。予因问张曰∶尔一生如何为善?张曰∶生平并未有善,只有两事,亦人所当为者也。一舍弟早亡,所遗一子,我抚养长大。而舍弟所有主顾,我已相与二十年矣。舍侄既长,我使之去,彼不愿。我曰∶尔在我处,我甚有益。但尔不去,终身只作店伙,我所不忍,今于尔笔,同往各主顾家,相致曰∶此即我舍弟某之子也,今已长,可仍用其笔。况此子自幼在我店习业,彼之笔即我之笔也。又此方甚效,我所不秘,余亦无所为。予曰∶只此可称善矣。有侄少孤,抚之成立,并使其能继父业;有急救之方而公之于世,善莫大焉。予得是方,并述其始末云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