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火门第八,方脉胸胁病合参大赢家比分:

叙曰∶胁者,肝胆之区也。肝为尽阴,胆无别窍,怒之则气无所泄,郁之则火无所越,故病证恒多。今考名方三首,示大观尔!

叙曰∶水火,人身之阴阳也。阳常有余,故火证恒多,所谓一水不胜五火是也。人能摄理其火,致其冲和,则调元之手矣。或者寒凉太过,斯又弊焉。自有五行以来,不可以无火,故知灭烬之为非。今考古方二十余首以治火,岂曰灭火云哉?

《经》曰∶南风生于夏,病在心,喻在胸胁,此以胸属心也。肝虚则胸痛引背胁,肝实则胸痛不得转侧,此又以胸属肝也。夫胸中实,肺家之分野。其言心者,以心之脉从心系,却上肺也。其言肝者。以肝之脉,贯膈上注肺也。然胸痛即膈痛,其与心痛别者,心痛在歧骨陷处,胸痛则横满于胸中两胁间也。其与胃脘痛别者,胃脘痛在心之下。胸痛在心之上也。

抑青丸

《内经》曰∶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虚则目KT KT 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如人将捕之。又曰∶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飧泄,故气上矣。盖心生血,肝纳血,因大怒而血不归经,或随气而上出于口鼻,或留于本经而为胁痛。又或岁木太过而木气自甚,或岁金有余而木气被郁,皆能令人胁痛。经曰∶病胁下满气逆,二、三岁不已,病名曰息积。是亦肝木有余之证也。外有伤寒发寒热而胁痛者,足少阳胆、足厥阴肝二经病也,治以小柴胡汤,无有不效者。或有清痰食积,流注胁下而为痛者。或有登高坠仆,死血阻滞而为痛者。又有饮食失节,劳役过度,以致脾土虚乏,肝木得以乘其土位,而为胃脘当心而痛、上支两胁痛、膈噎不通、食饮不下之证。医者宜于各类推而治之。毋认假以为真也。

井花水

《素问》曰∶胸痛少气者,水气在脏腑也。水者,阴气也。阴气在中。故胸痛少气也。是以胸中阳气,如离照当空、旷然无外,设地气一上,则窒塞有加,故浊气在上,则生 胀。胸痹者,阴气上逆之候也。

黄连

脉法

水足以济火,故狂躁烦渴火实之证,内以水饮之,外以水渍之,此既济之妙,自《大易》以来,已有之矣。

仲景微则用薤白白酒以益其阳,甚则用附子干姜以消其阴,世人不知胸痹为何病,习用豆蔻、木香、三棱、神曲等药,坐耗其胸中之阳,益增其困矣。

左胁作痛者,此方主之。

《脉经》曰∶肝脉搏坚而长,色不青,当病坠堕若搏,因血在胁下,令人喘逆。若软而散,其色泽者,当病溢饮。溢饮者,暴渴多饮,而溢入于肌肤肠胃之外也。

甘梨浆

有饮食失节,劳役过度,以致痹土虚乏,肝木得以乘其土位,而为胃脘当心而痛,上攻两胁,膈噎不通,其脉沉弦着,宜归脾汤加白芍,以姜枣为引煎服。

肝,东方木也。南面而立,则左为东矣,故左胁为肝之部位。所以痛者,木气实也。木欲实,金当平之。以黄连泻去心火,使金无所畏,自足以平肝,故曰抑青。此古人实则泻其子,治之以其所水胜也。

《脉经》曰∶肝脉沉之而急,浮之亦然,若胁下痛,有气支满,引少腹而痛,时小便难,苦目眩头痛,腰背痛,足为逆寒,时癃,妇人月水不来,时无时有,得之少时有所坠堕。

甘梨浆,水类也。生之可平六腑之阳,熟之可济五脏之阴。实火宜生,虚火宜熟。

戴氏曰∶房劳肾虚之人,胸膈多有隐痛,此肾虚不能纳气,气虚不能生血之故。

小柴胡汤

脉双弦者,肝气有余,两胁作痛。

人屎人尿人中白牛屎猪屎马通驴子小便总考

气与血犹水也,盛则流畅,虚则鲜有不滞者,所以作痛,宜破故纸之类补肾,芎归之类补血。若作寻常胁痛治则殆矣。

柴胡 黄芩 人参 甘草 半夏 生姜 大枣

方法

孙思邈《千金方》凡疗火证、热证,率用上件取汁饮之,往往称其神良,何也?经曰∶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屎溺出于二阴,则无分人类物类,皆阴浊也。惟其阴浊,故足以制阳光。或者鄙而远之,由夫未达医之妙也。

膈门一点相引作痛,而吸气皮觉急者,此有污血也。用滑石、桃仁、黄连、枳壳之类为末,以萝卜汁煎熟饮之。痰流气郁而胸胁痛者,风寒者,食积者,痰饮者,死血者,

两胁作痛者,此方主之。

丹溪曰∶胁痛属肝,木气实,有死血,痰流注。

炼秋石

虚者,火者,当分条类,析明别,左右施治。《经》曰∶左右者,阴阳之道路,气之所终始也。又曰∶肝木气实则胁病。夫实者,指邪气而言。《经》曰∶邪气盛则实是也。又曰∶少阳所谓心胁痛者,言少阳盛也。盛者,心之所表也。

少阳胆经行于两胁,故两胁作痛,责之少阳。是方也,柴胡味辛而气温,辛者金之味,故足以平木,温者春之气,故足以入少阳。佐以黄芩,泻其实也。佐以半夏,破其滞也。而必用夫人参、甘草者,恐木病传脾,而先实其土也。用夫生姜、大枣者,调其营卫,不令经气壅滞也。

当归龙荟丸 泻肝火大盛之要药,因内有湿热,两胁痛甚,伐肝木之气,肝实宜之。

古昔神良之医,但用人尿、溺白 耳,未尝有用秋石之方也,近时多用之。夫药有气有味,有精有魄,秋石既经煎炼,则其气味已易,精华已去,所存者独枯魄耳,恶能与人尿、溺白 论功效耶?此举世尚奇之昧也。或用阴秋石者为近之。

《经》曰∶胃之大络,名曰虚里,贯膈络肺,出于左乳下,其动应衣。脉宗气也。

严氏推气散

当归 龙胆草 栀子仁 黄连 黄芩 大黄 芦荟 青黛 木香 麝香

防风通圣散

丹溪曰∶两胁走痛是痰实者,可用控涎丹。左胁痛为肝经受邪,宜柴胡疏肝散。右胁痛,为肝经移病于肿,宜推气散。食积痛,凡痛有一条杠起者是也,当于积门参看。气弱人胁痛,脉细紧或弦,多从劳役怒气得者,八物汤加木香、青皮。肥白人气虚,发寒热而胁下痛,用参 补气,加柴胡、木香、青皮调气。瘦人发寒热胁痛多怒者,必有瘀血,宜桃仁、红花、柴胡、青皮、大黄、滑石,去滞气必用青皮,乃肝胆二经之药。若二经血不足者,先当补血,少加青皮。痰饮停伏胁痛,宜导痰汤。胁下痛而大便秘结者,木香槟榔丸。虚寒作痛者,必用辛温补剂,加调气药。

枳壳 桂心 片子姜黄 炙甘草

上为细末,神曲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生姜汤下。一方,加柴胡五钱,青皮一两,热甚者烘热服。

防风 川芎 川归 白芍药 大黄 芒硝 连翘 薄荷 麻黄 石膏 桔梗 黄芩 白术栀子 荆芥 滑石 甘草

解痛以琥珀膏贴之,或白芥子水研敷之;或吴茱萸醋研敷之;韭菜炒熨亦可。人有房劳内伤,胁下一点痛者,名干胁痛,难愈,当大补气血以养肝火,滋肾水以补母。

肝气胁痛,此方主之。

一方 木气实者,用川芎、苍术、青皮、芍药、柴胡、甘草、龙胆草,各等分,水煎服。

表里客热,三焦火实者,此方主之。

左胁痛胃脘痛二症,妇人多有之。以其忧思忿怒之气,素蓄于中,发则上冲,被湿痰死血阴滞其气,血不得条达,故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肝木之邪,得以乘机侵侮而为病也,故治妇人诸痛诸疾,必以行气开郁为主,破血散火兼之。谚云∶香附缩砂,妇人之至宝,山药苁蓉,男子之佳珍,此之谓也。以上论胁痛。

肝藏血而主怒,故病则气血俱病。越人云∶东方常实,实则可以泻矣,故用枳壳破其气,姜黄利其郁,桂心能引二物至于痛处。又曰∶木香桂而柔,以故用之。乃甘草者,取其和缓之气,以调肝木之急尔。

左金丸 泻肝火行湿,为热甚之反佐。

麻黄、防风,疏表药也,火热之在表者,得之由汗而泄;大黄、芒硝,攻里药也,火热之在里者,得之由下而泄;荆芥、薄荷,清上药也,火热之在巅顶者,得之由鼻而泄;滑石、栀黄芩,又所以去诸经之客热也。火热灼其血,则川芎、当归、芍药可以养之;火热坏其气,则白术、甘草可以益之。

栝蒌薤白白酒汤

黄连 吴茱萸

导赤散

治胸痹喘息,咳唾短气。

上为细末,汤浸蒸饼为丸,如绿豆大,每服三、五十丸,淡姜汤下。

生地黄 木通 甘草梢 为末。

大栝蒌一个 薤白 白酒 三味同煎,温服。

一方 破血行气,治死血作痛之证。

心热,小便黄赤,此方主之。

旋复花汤

桃仁 红花 川芎 香附 青皮

心与小肠为表里,故心热则小肠亦热,而令便赤。是方也,生地黄可以凉心;甘草梢可以泻热;佐之以木通,则直走小肠、膀胱矣。名曰导赤者,导其丙丁之赤,由溺而泄也。

治胸中嘈杂汪洋,冷涎泛上,兀兀欲吐。

上细切,水煎服。

三黄泻心汤

旋复花 橘红 半夏 茯苓 甘草 浓朴 芍药 细辛 姜水煎服。

加味二陈汤 治湿痰流注,胁内作痛。

黄芩 黄连 大黄

推气散

本方加泡南星、苍术、川芎、姜,水煎服。

心膈实热,狂躁面赤者,此方主之。

右胁痛。

肝苦急,急食辛以散之,用抚芎、苍术。或用小柴胡汤,盖本方为胁痛发寒热者必用之要药也。

味之苦者,皆能降火。黄芩味苦而质枯,黄连味夺而气燥,大黄苦寒而味浓。质枯则上浮,故能泻火于膈;气燥则就火,故能泻火于心;味浓则喜降,故能荡邪攻实。此天地亲上

片姜黄 枳壳 桂心 甘草 为末,每服二钱,姜汤调下。

左胁痛,以柴胡为君,加佐使药川芎、青皮、龙胆草之类。

龙胆泻肝汤

柴胡泻肝汤

两胁走痛,或用控涎丹。

柴胡 黄芩 五味子 生甘草 山栀 知母天门冬麦门冬 黄连 人参 龙胆草

郁怒伤肝,左胁痛。

治咳嗽胁痛者,二陈汤加南星、青皮、香附、青黛、姜汁。一云,四物汤加青皮等药,以疏肝气。

谋虑不决,肝热胆溢,口苦热盛者,此方主之。

柴胡 甘草 青皮 芍药 黄连 山栀 龙胆草 当归 水煎服。

气弱之人,胁下痛,脉细紧或弦,多从劳役怒气得之,八物汤加木香、青皮,或加桂心,水煎服之。

肝主谋虑,胆主决断,谋虑则火起于肝,不决则火起于胆。柴胡性温味苦而气薄,故入厥阴、少阳;黄芩、黄连、龙胆草、山栀子得柴胡以君之,则入肝胆而平之矣。制肝者惟金,

桃仁化滞汤

去滞气用青皮,盖青皮乃肝胆二经药,人多怒,胁下有郁积,固宜以解二经之实者。若二经气血不足,先当补血气,少加青皮可也。

左金丸

去瘀血,治胁痛。

肥白人气虚,发寒热而胁下痛,用参、 补气,柴胡、黄芩退热,木香、青皮调气。瘦黑人寒热胁痛多怒者,必有瘀血,宜桃仁、红花、柴胡、青皮、大黄之类行之。

黄连 吴茱萸

桃仁 红花 川芎 柴胡 青皮 芍药 归尾 水煎服。

发寒热胁痛,似觉有积块,必是饮食太饱劳力所致,必用龙荟丸治之。

二共为末作丸。

左金丸

解痛治标药,外用琥珀膏贴之。又方,用芥菜子,水研敷。又方,以吴茱萸醋研,水调敷。又方,以韭菜叶捣细,炒热贴而以熨斗盛火熨之。

肝脏火实,左胁作痛者,此方主之。

治肝经火实,左胁满痛。夫肝木居于左,肺金处于右,左金者,谓金令行于左,而平肝木也。盖黄连泻心火而不使乘金,则肺得清肃,而肝木有所制矣。

左,肝也。左金者,谓金令行左而肝平也。黄连乃泻心之物,泻去心火,不得乘其肺金,则清肃之令左行,而肝有所制矣。吴茱萸味辛热而气臊,臊则入肝,辛热则疏利,乃用之以为反佐。经曰∶佐以所利,和以所宜。此之谓也。

黄连 吴茱萸 为末,水发为丸,如椒目大,白滚汤下。

当归龙荟丸

当归龙荟丸

推气散 治右胁痛甚,胀满不食。

当归 龙胆草 栀子 黄连 黄柏 黄芩 木香 麝香 大黄 青黛 芦荟

肝木实火。两胁痛之要药。

片姜黄 枳壳 桂心 甘草

蜜丸如豆大。

当归 龙胆草 山栀 黄连 黄芩 芦荟 大黄 木香 黄柏 青皮 柴胡 麝香 为末,神曲糊丸,桐子大,姜汤下三五十丸。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姜汤调下,水煎亦可。

风热蓄积,时发惊悸,筋惕搐搦,嗌塞不利,肠胃燥涩,狂越等证,此方主之。

沉香降气丸

枳芎散 治右胁疼痛不可忍。

肝火为风,心火为热。心热则惊悸,肝热则搐搦;嗌塞不利者,肺亦火也;肠胃燥涩者,脾亦火也;狂越者,狂妄而越礼也。经曰∶狂言为失志;又曰∶肾藏志。如斯言之,则肾亦火矣。此一水不胜五火之谓也。故用黄连以泻心,用黄芩以泻肺,青黛、龙胆、芦荟以泻肝,大黄以泻脾,黄柏以泻肾。所以亟亟以泻五脏之火者,几于无水,故泻火以存水耳。用当归者,养五脏之阴于亢火之时;用木香、麝香者,利五脏之气于克伐之际也。互考见咳嗽门。

治一切气不升降,胁肋刺痛,胸膈痞塞。

枳实 川芎 甘草

泻黄散

沉香 槟榔 人参 诃子 大腹皮 白术紫苏叶 香附子 神曲 麦 乌药 陈皮 甘草 姜黄 京三棱 蓬莪术 益智 浓朴 每服三钱,白汤送下。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姜枣汤或酒调下。

藿香 山栀 石膏 甘草 防风

异香散 治腹胁膨胀,痞闷噎塞,腹胁 痛。

脾家伏火,唇口干燥者,此方主之。

蓬莪术 益智仁 甘草 京三棱 青皮 陈皮 石莲肉 浓朴

唇者,脾之外候;口者,脾之窍,故唇口干燥,知脾火也。苦能泻火,故用山栀;寒能胜热,故用石膏;香能醒脾,故用麝香;甘能缓脾,故用甘草;用防风者,取其发越脾气而升散其伏火也。或问何以不用黄连?余曰∶黄连苦而燥,此有唇口干燥,则非黄连所宜,故惟栀子之苦而润者为当耳。又问曰∶既恶燥,何以不去防风?余曰∶东垣已言之矣,防风乃风药中之润剂也,故昔人审择而用之。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大枣一枚,白盐少许,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渣温服。

升阳散火汤

分气紫苏饮 治腹胁疼痛,气促喘急。

升麻 葛根 独活 羌活 人参 白芍 柴胡 防风 生甘草 炙甘草

五味子 桔梗 紫苏叶 桑白皮 草果仁 陈皮 大腹皮 茯苓 甘草

过食冷物,抑遏少阳之火,郁于脾部者,此方主之。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白盐少许,水一大盏,煎至七分,去渣空心温服。

少阳者,三焦与胆也。经曰∶少火生气。丹溪曰∶天非此火不能生万物,人非此火不能以有生。是少火也,生物之本,扬之则光,遏之则灭,今为饮食填塞至阴,抑遏其上行之气,则生道几于息矣,故宜辛温之剂以举之。升麻、柴胡、羌活、独活、防风、干葛,皆辛温上行之物也,故用之以升少阳之气,清阳既出上窍,则浊阴自归下窍,而食物传化自无抑遏之患;芍药味酸,能泻土中之木;人参味甘,能补中州之气;生甘草能泻郁火于脾,从而炙之,则健脾胃而和中矣。东垣氏圣于脾胃者,其治之也,必主于升阳。俗医知降而不知升,是扑其少火也,安望其卫生耶?

芎葛汤 治胁下疼痛不可忍者。

泻白散

桂枝 川芎 细辛 干葛 防风 芍药 枳壳 麻黄 人参 甘草

桑白皮 地骨皮 甘草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水一盏半,煎至一盏,温服。

肺火为患,喘满气急者,此方主之。

肺苦气上逆,故喘满;上焦有火,故气急,此丹溪所谓气有余便是火也。桑白皮味甘而辛,甘能固元气之不足,辛能泻肺气之有余;佐以地骨之泻肾者,实则泻其子也;佐以甘草之健脾者,虚则补其母也。此云虚实者,正气虚而邪气实也。又曰∶地骨皮之轻,可使入肺;生甘草之平,可使泻气,故名以泻白。白,肺之色也。

云∶凡胁痛者,多是肝木有余也,宜用小柴胡加青皮、川芎、芍药、龙胆草,甚者煎成正药,入青黛、麝香。痰流注者,本方倍半夏,加橘红、南星、苍白术、茯苓、川芎之类。瘀血作痛者,小柴胡合四物汤,加桃仁、红花或乳香、没药煎服。痛甚而元气壮实者,桃仁承气汤下之而愈。性急多怒之人,时常腹胁作痛者,小紫胡加川芎、芍药、青皮之类煎服。甚者以煎药送下当归龙荟丸,其效甚速。

阿胶散

阿胶 鼠粘子 马兜铃 炙甘草杏仁 粳米

金氏子,年四十余,因骑马跌扑,次年左胁胀痛。医与小柴胡汤加草龙胆、青皮等药,不效。来求治,诊其脉左手寸尺皆弦数而涩,关脉芤而急数,右三部惟数而虚。予曰∶明是死血证。用抵当丸一剂,下黑血二升许,后以四物汤加减调理而安。

肺虚有火,嗽无津液,咳而哽气者,此方主之。

燥者润之,今肺虚自燥,故润以阿胶、杏仁;金郁则泄之,今肺中郁火,故泄以兜铃、粘子;土者金之母,虚者补其母,故入甘草、粳米以补脾益胃。

大补丸

黄柏

肾火从脐下起者,肾水衰也,此方主之。

肾非独阴也,命门之火寄焉。肾水一亏,则命门之火无所畏而自炽矣,故龙雷之火从脐下动也。经曰∶水郁则折之。水郁者,肾部有郁火也。折之者,制其冲逆也。柏皮味苦而浓,为此之谓也。气虚下以四君子汤,恐其寒凉而坏脾也;血虚下以四物汤,助其滋阴而制火也。

滋肾丸

黄柏 知母 肉桂

肾火起于涌泉之下者,此方主之。

热自足心直冲股内而入腹者,谓之肾火起于涌泉之下。知、柏苦寒,水之类也,故能滋益肾水;肉桂辛热,火之属也,故能假之反佐,此《易》所谓水流湿、火就燥也。

三补丸

黄芩 黄连 黄柏

三焦有火,嗌喉干燥,小便赤涩,大便秘结,此方主之。

少火之火,无物不生;壮火之火,无物不耗,《内经》曰壮火食气是也。故少火宜升,壮火宜降。今以三物降其三焦之壮火,则气得其生,血得其养,而三焦皆受益矣,故曰三补。黄芩苦而枯,故清热于上;黄连苦而实,故泻火于中;黄柏苦而润,故泻火于下。虽然火有虚实,是方但可以治实火,若虚者用之,则火反盛,谓降多亡阴也。丹溪曰∶虚火可补,人参、黄 之类。则虚实之辨,若天渊矣,明者幸求之证焉。

益元散

滑石 甘草

共为末,用蜜水调下三钱。

六腑有实火,上有烦渴,下有便秘、赤涩者,此方主之。

滑石性寒,故能清六腑之热;甘草性平,故能缓诸火之势。

凉膈散

黄芩 栀子仁 薄荷 连翘 大黄 芒硝 甘草

共为末,每服五钱。

火郁上焦,大热面赤者,此方主之。

黄芩、栀子,味苦而无气,故泻火于中;连翘、薄荷,味薄而气薄,故清热于上;大黄、芒硝,咸寒而味浓,故诸实皆泻;用甘草者,取其性缓而恋膈也。不作汤液而作散者,取其泥膈而成功于上也。

清咽太平丸

薄荷叶 川芎 甘草 防风 乌犀角 柿霜 桔梗

蜜丸噙化。

膈上有火,早间咯血,两颊常赤,咽喉不清者,此方主之。

消风清热,莫如薄荷,故用以为君;佐以乌犀,解心热也;入以柿霜,生津液也;用川芎,有清上之功;用防风,有解散之效;恐诸药之下流,故载以舟楫;因火势之急速,故缓以国老。师云∶咽者胆之候,若只咽间痰热,膈内和者,宜以平胆之方主之。

温胆汤

竹茹 枳实 半夏 甘草 陈皮 生姜

胆热呕痰,气逆吐苦,梦中惊悸者,此方主之。

胆,甲木也,为阳中之少阳,其性以温为常候,故曰温胆。竹茹之清,所以去热;半夏之辛,所以散逆;枳实所以破实,陈皮所以消滞,生姜所以平呕,甘草所以缓逆。伤寒解后,多

珍珠散

琥珀 珍珠粉 铁粉 天花粉 朱砂 寒水石 牙硝 大黄 生甘草

各等分为末,每用薄荷汤调下三钱。

男、妇、小儿五脏积热,心胸闷乱,口干舌燥,精神恍惚,癫狂等证,此方主之。

明可以安神,琥珀、珍珠皆明物也,故用之以安神魄;重可以去怯,铁粉、朱砂皆重物也,故用之以定惊狂;寒可以去热,硝、黄、水石,皆寒物也,故用之以除积热;热之盛者必渴,天花粉可以生津;火之炽者必急,生甘草所以缓急。

人参黄白术甘草考

实火可泻,宜用芩、连、栀、柏;虚火可补,宜用人参、黄 、白术、甘草,所谓温能除大热也。或者误用芩、连、栀、柏以治虚火,则火益炽。何以然哉?四件皆降下之品,降多则亡阴,阴亡则不足以济火,故令火益炽。

天雄附子川乌硫黄考

诸证无火者,宜于四件斟酌之。

壮火固不可有,少火亦不可无,所谓天非此火不足以生万物,人非此火不足以有生。故凡诸证寒凉太过,几于无阳者,宜审择而用之。昔人以附子一物为太阳丹,以天雄、附子、川乌为三建汤,以硫黄为金液丹,皆所以养其真阳,壮其真火,而存此身之生气耳。明变之士,幸教我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