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五脏风寒积聚病脉证并治第十一

《易》曰∶蛊,坏极而有事也。人病蛊者,脾土败坏,身不即死,复有事也。事,犹病也。腹胀而硬,紫筋浮露,脐平如鼓,外劲内空,毋论能食不能食,总百无一生;若但浮大而软,则将成未成,是为胀满,犹可治也。

迟而滑者胀。盛而紧曰胀,阳中有阴也,故下之。趺阳紧而浮,紧为痛而坚满,浮为虚则肠鸣。弦而迟者,必心下坚。又肝木克脾,土郁结涎,闭于脏气,腑气不舒,胸则胀闭。脉浮而数,浮则虚,实则数。脉浮,风水、皮水皆浮。虚紧涩者胀。忧思链接,脾肺气凝,大肠与胃,不平而胀。脉,石水、黄汗皆沉。脉浮而滑,名风水。浮而迟,浮热迟湿,湿热相搏,石水必矣。弦而紧,弦则卫气不行,水走肠间。水满腹大如鼓,脉实者生,虚者死;洪大者生,微者死。腹胀便血,脉大时绝,极脉小疾者并死。中恶,腹大四肢满,脉大而缓者生,紧大而浮者死,紧细而微者亦生。

肺中风者.口燥而喘.身运而重.冒而腹胀.

夫心、肺之病,其死也速;脾土之病,其死也迟。人见其迟也,而妄施汤药以治之,治之小愈,非真愈也,苟延时日而已。善治者,于始萌之日,从其本原而治之,不使败坏成蛊,医之功也。若已成而复药之,总无济矣。世有蛊证,余无治法,姑列其目,以俟能者。

盖肿胀之因,其始则一,其变则二,皆脾胃之土生焉。

《内经》曰∶诸湿肿满,皆属于脾。又曰,诸腹胀大,皆属于热。夫脾虚不能制水,水渍妄行,故通身面目手足皆浮而肿,名曰水肿。或腹大如鼓,而面目四肢不肿者,名曰胀满,又名鼓胀。皆脾土湿热为病,肿轻而胀重也。丹溪曰∶心肺阳也,居上;肾肝阴也,居下;脾居中,亦阴也,属土。经曰∶饮食入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精并行。是脾具坤静之德,而有干健之运,故能使心肺之阳降,肾肝之阴升,而成天地交之泰,是为平人。今也七情内伤,六淫外侵,饮食不节,房劳致虚,脾土之阴受伤,转输之官失职,胃虽受谷,不能运化,故阳自升、阴自降,而成天地不交之否,清浊相混,隧道壅塞,湿郁为热,热又生湿,湿热相生,遂成胀满,经曰鼓胀是也。以其外虽坚满,中空无物,有似于鼓,胶固难治。又曰蛊者,若虫侵蚀,有蛊之义。理宜补脾,又须养肺以制木,使脾无贼邪之虑,滋肾以制火,使肺得清化之令,却盐味以防助邪,断妄想以保母气,远音乐,戒暴怒,无有不安。医者不察,急于获效;病者苦于胀满,喜行利药,以求通快。殊不知宽得一日、二日,复胀愈甚,真气已伤,去死不远矣。俗谓气无补法者,以其痞满壅塞,似难于补。不思正气虚而不能营运,邪滞着而不出,所以为病。

〔尤〕肺中风者.津结而气塞.津结则不上潮而口燥.气壅则不下行而喘也.身运而重者.肺居上焦.治节一身.肺受风邪.大气则伤.故身欲动.而弥觉其重也.冒者.清肃失降.浊气反上.为蒙冒也.肿胀者.输化无权.水聚而气停也.

水肿之因 盖脾虚不能制水,肾为胃关,不利则水渍妄行,渗透经络。其始也,目窠上微肿,颈脉动、咳,阴股寒、足胫胀,腹乃大,其水已成矣。按其腹随手而起,如裹水之状。短气不得卧者,为心水;小腹急满,为小肠水;大便鸭溏,为肺水;乍虚乍实,为大肠水;两胁痛,为肝水;口苦咽干,为胆水;四肢重,为脾水;小便涩,为胃水;腰痛足冷,为肾水;腹急肢瘦,为膀胱水。然此十水,谓之正水,审脉证,分经络而治之。

经曰∶壮者气行则愈,怯者着而成病。气虚不补,邪由何退,病何由安。且此病之起,固非一年,根深蒂固,欲取速效,自取祸耳,知王道者,可与语此。其或受病之浅,脾胃尚壮,积滞不固者,惟可略与疏导,而不可峻与利药也。

〔徐〕运者.如在车船之上.不能自主也.重者.肌中气滞不活动.故重也.

风水,脉浮恶风,归肝;皮水,脉亦浮,不恶风,喘渴,按没指,归肺;石水,脉沉,不恶风归肾;黄汗,脉沉迟,发热而多寒,归脾。

愚按∶先生此论,详明殆尽,诚千古不易之定议也。及视东垣胀满论,又以脏寒生满病立说,引脉经胃中寒则胀满之语以为之证。愚恐南北风土寒热不同,难以一途而论。虽然,愚尝以丹溪法活人多矣,是以东垣之论,不与吻合,故不敢采取其言,以为后人之惑也。

肺中寒.吐浊涕.

腰以上肿宜汗,腰以下肿宜利小便。主治,使补脾气,实则能健运,以参、术是也,佐以黄芩、麦冬制肝木。腹胀加浓朴,气不运加沉、木香,使以通利,是必痊矣。开鬼门、洁净府,正此谓也。外有湿肿,用加附子,脉沉细是也。又有肿痛,为中寒也,加炮附是也。

脉法

〔鉴〕肺中寒邪.胸中之阳气不治.则津液聚而不行.故吐浊涎如涕也.李 曰.五液入肺为涕.肺合皮毛.开窍于鼻.寒邪从皮毛.而入于肺.则肺窍不利.而鼻塞.涕唾浊涎.壅遏不通.吐出于口也.

胀满皆脾土转输失职,胃虽受谷,不能运化精微,聚而不散,隧道壅塞,清浊相混,湿郁于热,热又生湿,遂成胀满。

《针经》曰∶其脉大坚以涩者,胀也。

肺死脏.浮之虚.按之弱.如葱叶.下无根者死.

又寒湿抑遏,遏于脾土之中,积而不散而胀。即经云脏寒生满病是也。

《脉经》曰∶关上脉虚则内胀。迟而滑者胀。脉盛而紧者胀。虚而紧涩者胀。或弦而迟,或浮而数,皆胀也。

〔程〕内经曰.真脏脉见者死.此五脏之死脉也.肺脏死.浮而虚.肝脏死.浮而弱.心脏死.浮而实.脾脏死.浮而大.肾脏死.浮而坚.五脏俱兼浮者.以真气涣散.不收无根之谓也.内经曰.真肺脉至.如以羽毛中人肤.非浮之虚乎.葱叶.中空草也.若按之弱.如葱叶之中空.下又无根.则浮毛虚弱.无胃气.此真脏已见.故死.

又五积痰饮聚而不散,或宿食不化,皆成胀满。

丹溪曰∶水肿脉多沉伏。病阳水兼阳证,脉必沉数。病阴水兼阴证,脉必沉迟。烦渴,小便赤涩,大便秘结,此为阳水。不烦渴,大便溏,小便少而不赤涩,此为阴水。脉沉而滑,为风水。脉浮而迟,弦而紧,皆为肿也。

肝中风者.头目 .两胁痛.行常伛.令人嗜甘.

烦心短气,卧不安,为心胀;虚喘咳满,为肺胀;胁痛引小腹,为肝胀;善哕四肢脱,体重不胜衣,卧不安,为脾胀;引背央央然。腰髀痛,为肾胀;腹满胃脘痛,妨食闻焦臭,大便难,为胃胀;肠鸣痛,冬寒飧泄,为大肠胀;小腹 满引腰而痛,为小肠胀;小腹气满而气癃,为膀胱胀;气满于肤 然,为三焦胀;胁痛胀,口苦,善太息,为胆胀。

水病,腹大如鼓,脉实者生,虚者死,洪大者生,微细者死。腹胀便血,脉大时绝,剧;脉小疾者,死。中恶,腹大四肢肿,脉大而缓者生,浮而紧者死。紧而荣卫俱绝,面浮肿者死。唇肿齿焦者死。卒唇肿、面苍黑者死。掌肿无纹者死。脐肿凸出者死。缺盆平者死。阴囊茎俱肿者死。脉绝口张足肿者死。足趺肿、膝如斗者死。

〔程〕肝主风.风胜则动.故头目 动也.肝脉布胁肋.故两胁痛也.风中于肝.则筋脉急引.故行常伛.伛者不得伸也.淮南子曰.木气多伛.伛之义.正背曲肩垂之状.以筋脉急引于前故也.此肝正苦于急.急食甘以缓之.是以令人嗜甘也.

寒气客于皮中, 然不坚,腹身大,色不变,按之不起,为肤胀;腹胀身皆大,色苍黄,腹筋起者,为鼓胀。

方法

肝中寒者.两臂不举.舌本燥.喜太息.胸中痛不得转侧.食则吐而汗出也.

寒气客于肠外,与卫相搏,气不得营,因有所系,癖而内着,其大也如鸡子,至其成如怀胎,按之则坚,推之则移,月事不以时下,名肠覃;寒气结于子门,闭塞不通,恶血当泻而不泻,血留止,日以益大如胎,月事不时,此生于胞中,为石瘕。此二者,皆生于女子,可道而下。

丹溪曰∶古方惟禹余粮丸,制肝补脾,殊为切当,然亦须随时随证加减。一友人得胀疾,自制此药服之。予曰∶温热药多,且 炼之火尚存,宜自加减。彼不听,服之一月,口鼻出血,骨立而死。

〔魏〕肝中寒者.两臂不举.筋骨得寒邪.必拘缩不伸也.舌本燥.寒郁而内热生也.喜太息.胸中痛者.肝为寒郁.则条达之令失.而胸膈格阻.气不流畅也.不得转侧者.两胁痛满急.辗转不安也.食则吐而汗出.肝木侮土.厥阴之寒侵胃.胃不受食.食已则吐.如伤寒论中.厥阴病所云也.汗出者.胃之津液.为肝邪所乘.侵逼外越也.此俱肝脏外感之证也.案金鉴云.两臂不举.舌本燥二句.而汗出三字.文义不属.必是错简.不释.未知果然否.姑仍魏注.

虚则宜补脾以养肺,流湿以散气。治以参、术,佐以平胃、茯苓。热加芩、连,血虚四物,死血桃仁。

朝宽暮急,血虚;暮宽朝急,气虚;朝暮急,气血俱虚。

肝死脏.浮之弱.按之如索不来.或曲如蛇行者死.

风寒外邪,自表入里,寒变为热而胃实满,宜大承气下之;痰积宿食,宜以消导,或大黄丸下之。经云∶去菀陈 是也。

治肿胀,大法宜补中行湿利小便,以人参、白术为君,苍术、陈皮、茯苓为臣,黄芩、麦门冬为使以制肝木,少加浓朴以消腹胀,气不运加木香、木通,气下陷加升麻、柴胡提之,血虚加补血药,痰盛加利痰药,随证加减用之,无不效者。

〔程〕肝脏死.浮之弱.失肝之职.而兼肺之刑.按之不如弓弦而如索.如索.则肝之本脉已失.不来.则肝之真气已绝.或有蛇行之状.蛇行者.曲折逶迤.此脉欲作弦而不能.故曲如蛇行.其死宜矣.

前者之外,有胃寒肠热,腹胀而且泄。胃寒则气收不行为胀,肠热则水谷不聚而泄。黄连、木香、大黄、浓朴、茯苓、青皮、茱萸。

《卢氏医镜》以水肿隶于肾肝胃而不及脾,又肺金盛而生水,水溢妄行,岂理也哉。夫脾土受病,肺为之子,固不能自盛而生水。然肺金气清而能生水,则滋长肾阴,奉行降令,为生化之源,何病肿之有。今为肿之水,乃腐浊之气,渗透经络,流注溪谷,灌入隧道,血亦因之而化水。欲借脾土以制之,通肾气以利之,殊不知脾病则金气衰,木寡于畏而来侮土,脾欲不病不可得矣。治法宜清心经之火,补养脾土,全运化之职,肺气下降,渗道开通,其精气之稍清者,复回而为气为血为津液,其败浊之甚者,在上为汗,在下而为溺,以渐而分消矣。

〔尤〕按内经云.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与此稍异.而其劲直则一也.

又有胃热肠寒,故痛而且胀。胃热则善饥消谷,肠寒则血凝脉急,故痛而且胀。

腰以上肿者宜发汗,腰以下肿者宜利小便,此仲景之法。

肝着.其人常欲蹈其胸上.先未苦时.但欲饮热.旋复花汤主之.

又有颈肿、膺肿、胸胀,皆气不顺,有余于上。

东垣曰∶宜以辛散之,以苦泻之,以淡渗利之,使上下分消其湿,正所谓开鬼门、洁净府。开鬼门者,谓发汗也;洁净府者,利小便也。

〔尤〕肝脏气血郁滞.着而不行.故名肝着.然肝虽着.而气反注于肺.所谓横之病也.故其人常欲蹈其胸上.胸者肺之位.蹈之欲使气内鼓而出肝邪.以肺犹橐龠.抑之则气反出也.先未苦时.但欲饮热者.欲着之气.得热则行.迨既着则亦无益矣.

又有身肿而冷,胸塞不能食,病在骨节,汗之安。

产后浮肿,必大补气血,少佐以苍术、茯苓,使水自降,大剂白术补脾。壅满者,用半夏、陈皮、香附监之。有热,当清肺金,麦门冬、黄芩之属。

〔鉴〕旋复花汤主之六字.与肝着之病不合.当是衍文.案旋复花汤.徐程诸家.为妇人杂病中方.然千金不载.金鉴为衍文.今从之.

面上黑点肺败,掌中无纹心败,脐突脾败,脚根肿肝败,腹满青筋肾败。

热水肿,用山栀子仁炒为末,米饮调下三、五钱。若胃脘热、病在上者,连壳用。

心中风者.翕翕发热.不能起.心中饥.食即呕吐.

营卫俱绝,浮肿者死;唇肿齿焦者死;卒痛,面苍黑者死;脐肿反出者死;阴囊、茎俱肿者死;脉绝口张,肿者死;足趺肿胀,如斗者死。

〔程〕心主热.中于风则风热相搏.而翕翕发热不能起.心中虽饥.以风拥逆于上.即食亦呕吐也.

变水汤 治肿胀。

〔徐〕翕翕.言骤起而均齐.即论语所谓始作翕如也.

白术 茯苓 泽泻 郁李仁

禹余粮丸 治中满气胀喘满及水气胀。

心中寒者.其人苦病心如啖蒜状.剧者心痛彻背.背痛彻心.譬如蛊注.其脉浮者.自吐乃愈.

煎入姜汁,调以 、术,为建中之类。

蛇含石 针砂 禹余粮

〔程〕内经曰.心恶寒.寒邪干心.心火被敛而不得越.则如啖蒜状.而辛辣愦愦然而无奈.故甚则心痛彻背.背痛彻心.如蛊注之状也.若其脉浮者.邪在上焦.得吐则寒邪越于上.其病乃愈.巢源云.蛊注.气力羸惫.骨节沉重.发则心腹烦懊而痛.令人所食之物.亦变化为蛊.急者十数日.缓者延引岁月.渐侵食腑脏尽而死.死则病流注.染着旁人.故为蛊注也.案诸家不知蛊注为病名.便解为虫蛀不息.为虫之往来交注.抑亦妄矣.

楮实丸 治胀。

以上三味为主,其次量人虚实,入下项药。

心伤者.其人劳倦.即头面赤而下重.心中痛而自烦发热.当脐跳.其脉弦.此为心脏伤所致也.

木香散 治肿。

木香 牛膝 蓬莪术 白蒺藜 桂心 川芎 茴香 白豆蔻 三棱 羌活 茯苓 干姜 青皮 陈皮 附子

〔尤〕其人若劳倦.则头面赤而下重.盖血虚者其阳易浮.上盛者下必无气也.心中痛而自烦发热者.心虚失养.而热动于中也.当脐跳者.心虚于上.而肾动于下也.心之平脉.累累如贯珠.如循琅 .又胃多微曲曰心平.今脉弦.是变温润圆利之常.而为长直劲强之形.故曰.此为心脏伤所致也.

木香 大戟 白牵牛

当归

心死脏.浮之实如丸豆.按之益躁疾者死.

上为末三钱,猪肾子一双,批作片子,糁末在内,煨熟,空心服。更涂甘遂末于肚上,少饮甘草水。

上为末,汤浸蒸饼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温酒下。

〔程〕内经曰.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即浮之实如丸豆.按之益躁疾之脉.案丸.谓弹丸.豆.谓菽也.

十枣丸 治肿胀。

矩三和汤

邪哭使魂魄不安者.血气少也.血气少者属于心.心气虚者.其人则畏.合目欲眠.梦远行而精神离散.魂魄妄行.阴气衰者为癫.阳气衰者为狂.

五皮散 治肿皮水。

陈皮 紫苏 甘草 浓朴 槟榔 白术 海金砂 木通

〔尤〕邪哭者.悲伤哭泣.如邪所凭.此其标有稠痰浊火之殊.而其本则皆心虚.而血气少也.于是寤寐恐怖.精神不守.魂魄不居.为癫为狂.势有必至者矣.

大腹皮 桑白皮 茯苓皮 生姜皮 陈皮 木香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水煎服。

〔程〕内经言重阳者狂.重阴者癫.此阴气衰者为癫.阳气衰者为狂.似与彼异.然经亦有上实下虚.为厥癫疾.阳重脱者易狂.则知阴阳俱虚.皆可为癫为狂也.

消肿丸 滑石 白术 木通 牵牛 茯苓 半夏 陈皮 木香 丁香 瞿麦

紫苏子汤

脾中风者.翕翕发热.形如醉人.腹中烦重.皮目 而短气.

酒糊丸,麦门冬汤下。

专治优虑过度,致伤脾肺,心腹胀满喘促。治肠鸣气走,漉漉有声,大小便不利,脉虚而紫涩。

〔程〕风为阳邪.故中风必翕翕发热.脾主肌肉四肢.风行于肌肉四肢之间.则身懈惰四肢不收.故形如醉人.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故腹中烦重.内经曰.肌肉蠕动.命曰微风.以风入于中.摇动于外.故皮目为之 动.腹中烦重.隔其息道.不能达于肾肝.故短气也.

中满分消丸 治热胀、鼓胀、气胀。

紫苏子 白术 人参 大腹皮 草果仁 半夏 浓朴 木香 陈皮 枳壳 甘草

〔尤〕李氏曰.风属阳邪.而气疏泄.形如醉人.言其面赤.而四肢软也.皮目.上下眼胞也.

黄芩 黄连 姜黄 白术 人参 猪苓 甘草 茯苓缩砂 陈皮 枳实 半夏 浓朴。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大枣一枚,水煎温服。

脾死脏.浮之大坚.按之如覆杯.洁洁状如摇者死.

广术馈坚汤 治胀,有积块如石,上喘浮肿。

木香顺气汤 治浊气在上,则生 胀。

〔鉴〕李 曰.脉弱以滑.是有胃气.浮之大坚.则胃气绝.真脏脉见矣.覆杯则内空.洁洁者.空而无有之象也.状如摇者.脉躁疾不宁.气将散也.故死.

浓朴 草豆蔻 归尾 黄芩 益智 甘草 黄连 白术 柴胡 神曲 泽泻 吴茱萸 青皮 陈皮 半夏 桃仁 苏木 木香 红花牵牛 甘遂 金砂 白术

木香 浓朴 青皮 陈皮 益智 茯苓 泽泻 干生姜 半夏 吴茱萸 川归 升麻 柴胡 草豆蔻 苍术 白术

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坚.其脾为约.麻子仁丸主之.

煎服。

上细切,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温服。

〔鉴〕趺阳.胃脉也.若脉涩而不浮.脾阴虚也.则胃气亦不强.不堪下矣.今脉浮而涩.胃阳实也.则为胃气强.脾阴亦虚也.脾阴虚.不能为胃上输精气.水独下行.故小便数也.胃气强.约束其脾.不化津液.故大便难也.以麻仁丸主之.养液润燥.清热通幽.不敢恣行承气者.盖因脉涩终是虚邪也.

木香塌气丸 治胀。

中满分消丸 治中满,鼓胀气胀,水胀热胀。

麻子仁丸方

胡椒 草蔻 木香 蝎梢。

黄芩 黄连 枳实 半夏 姜黄 白术人参 甘草 猪苓 干生姜 白茯苓 砂仁 浓朴 知母 泽泻 陈皮

麻子仁 芍药 枳实 大黄 浓朴 杏仁

大补中气行湿散气汤

上为细末,蒸饼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百丸焙热,白汤或淡姜汤下。

上六味.末之.炼蜜和丸梧子大.饮服十丸.日三.以知为度.

秘传十水丸 后用尊重丸退余水。

广术溃坚汤 治中满腹胀,内有积块坚硬如石,令人坐卧不宁,二便涩滞,上气喘促或通身虚肿。

〔程〕内经曰.脾为孤脏.中央土.以灌四旁.为胃而行津液.胃热则津液枯.而小便又偏渗.大肠失传送之职矣.内经曰.燥者濡之.润以麻子芍药杏仁.结者攻之.下以大黄枳实浓朴.共成润下之剂.外台.古今录验麻子仁丸.疗大便难.小便利.而反不渴者.脾约方.即本方.云此本仲景伤寒论方.肘后.疗脾胃不和.常患大便坚强难.于本方中.去杏仁.产育宝庆集.麻仁丸.治产后大便秘涩者.于本方中.去芍药浓朴杏仁.加人参.

炒甜葶苈 泽泻 巴豆 醋煮 大戟 芫花 甘遂 桑白皮 汉椒 茯苓 雄黄

浓朴 黄芩 黄 连 益智 草豆蔻 当归 半夏 广术 升麻 红花 吴茱萸 生甘草 柴胡 泽泻 神曲 青皮 陈皮 渴加干葛

肾着之病.其人身体重.腰中冷.如坐水中.形如水状.反不渴.小便自利.饮食如故.病属下焦.身劳汗出.衣里冷湿.久久得之.腰以下冷痛.腰重如带五千钱.甘姜苓术汤主之.

每三钱,五更水下,以肉压之,免恶心。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水二盏,煎七分,温服食远。忌酒、醋、湿面。二服之后,中满减半,止有积块未消,再服后药。

〔尤〕肾受冷湿.着而不去.则为肾着.身重.腰中冷.如坐水中.腰下冷痛.腹重如带五千钱.皆冷湿着肾.而阳气不化之征也.不渴.上无热也.小便自利.寒在下也.饮食如故.胃无病也.故曰.病属下焦.身劳汗出.衣里冷湿.久久得之.盖所谓清湿袭虚.病起于下者也.然其病不在肾之中脏.而在肾之外腑.故其治法.不在温肾以散寒.而在燠土以胜水.甘姜苓术.辛温甘淡.本非肾药.名肾着者.原其病也.

车水葫芦丸 止用一扫光为贵。

半夏浓朴汤

甘草干姜茯苓白术汤

木香 丁香 沉香 黑白丑 枳壳 乌药 白芷 当归

红花 苏木 木香 青皮 吴茱萸 干生姜 黄连 肉桂 苍术 白茯苓 泽泻 柴胡陈皮 生黄芩 草豆蔻 生甘草 京三棱 当归梢 猪苓 升麻 神曲 浓朴 半夏 桃仁 昆布 如渴加干葛

甘草 白术 干姜 茯苓

茶丸。

上细切,作一服,水三盏,煎至一盏,稍热服。服此药二帖之后,前证又减一半,却于前药中加减服之。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腰中即温.

尊重丸 治蛊胀。腹大水肿,气逆喘乏,小便涩,大便闭,虚危甚效。

破滞气汤 破滞气,心腹满闷。

千金肾着散

沉香 丁香 人参 槟榔 木香 青陈皮 枳实 白牵牛 木通 车前 苦葶苈 赤茯苓 胡椒 海金砂 白豆蔻 蝎尾 滑石 萝卜子 白丁香 郁李仁

甘草 白檀香 藿香 陈皮 大腹子 白豆蔻 白茯苓 桔梗 砂仁 人参 青皮 槟榔 木香姜黄 白术

杜仲 桂心 甘草 泽泻 牛膝 干姜 白术 茯苓

姜汁糊丸,姜汤下。

上细切,作一服,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渣温服,不拘时候。

上八味.治下筛为粗散.一服三方寸匕.酒一升.煮五六沸.去滓.顿服日再.

气分与胸痹、中满皆相类。中满为气虚,胸痹为气实,气分挟痰饮。

草豆蔻汤 治腹中虚胀。

千金翼.温肾汤 主腰脊膝脚.浮肿不随.

营卫不利,腹满胁鸣相逐;气转膀胱,营卫俱劳;阳气不通则身冷,阴气不通则骨疼;阳前通则恶寒,阴前通则痹不仁;阴阳相得,其气乃行,大气一转,其气乃散;实则失气,虚则遗溺,名曰气分。寸口迟而涩,迟则气不足,涩则血不足,气寒涎结,水饮所作。

泽泻 木香 神曲 半夏 枳实 草豆蔻 黄 益智 甘草 青皮 陈皮 茯苓 当归

茯苓 干姜 泽泻 桂心

妇人经水前断后病,名曰血分;先病水,后经断,名曰水分。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水二大盏,煎至一盏,温服。冬月加黄 五、七分,春夏止服正药,食远温服。

上四味.切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为三服.又治肾间有水气.腰脊疼痛.腹背拘急绞痛方.本方.去甘草.加泽泻.三因.茯苓白术汤.治冒暑毒.加以着湿.或汗未干即浴.皆成暑湿.本方.加桂心.各一两.又除湿汤.治冒雨着湿.郁于经络.血溢作衄.或脾不和.湿着经络.血流入胃.胃满吐血.即本方.头疼.加川芎二钱.最止浴室中发衄.

类别相似 湿肿类多,自正水之余,有风水、皮水、石水、黄汗等。入水门,如脾气横泄、香港脚、皮满肤胀、肠覃、石瘕、气分、血分、皆相似也。

葶苈木香散 治湿热内外甚,水肿腹胀,小便赤涩,大便滑泄。此药,下水湿、消肿胀、止泻、利小便之圣药也。

肾死脏.浮之坚.按之乱如转丸.益下入尺中者死.

类分 胀 有胃中风、脾中寒、中湿、心痹、肝虚、脾伤、脾热、饮聚、女疸。

葶苈子 茯苓 猪苓 白术 木香 泽泻 木通 甘草 辣桂 白滑石

〔尤〕肾脉本石.浮之坚.则不石而外鼓.按之乱如转丸.是变石之体.而为躁动.真阳将搏跃而出矣.益下入尺.言按之至尺泽.而脉犹大动也.尺下脉宜伏.今反动.真气不固.而将外越.反其封蛰之常.故死.

小腹胀,有肾热、三焦虚寒、疡痈、女劳疸。面肿,肺中风、肾中风、胃寒、肺水。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白汤调下,食前服。

〔程〕以上真脏.与内经互有异同.然得非常之脉.必为非常之病.若未病者必病进.已病者必死.总之脉无胃气.现于三部中.脉象形容不一也.

有论 肿七证 有肺气隔于膜外,营运不得,遍身浮肿,脉浮,治宜调肺通气。

白术木香散 治喘嗽肿满,欲变成水病者,不能卧,不敢多食,小便闭而不通者。

问曰.三焦竭部.上焦竭善噫.何谓也.师曰.上焦受中焦.气未和.不能消谷.故能噫耳.下焦竭.即遗溺失便.其气不和.不能自禁制.不须治.久则愈.

有男脏虚,女血虚,伤于冷毒之物成积,碍气道不通,腹急气喘,亦有四肢不肿,只肚鼓胀,脉弦,治宜化积。

白术 木猪苓 甘草 泽泻 木通 赤茯苓 木香 槟榔 陈皮 官桂 滑石

〔鉴〕三焦竭部者.谓三焦因虚竭.而不各归其部.不相为用也.

有脾寒久年不愈,传为浮肿。且云内有伏热,因而泻利,及其热乘虚入脾,至胸腹急胀,脉数,治宜解热。

上细切,作一服,加生姜三片,水一盏半,煎至一盏,温服。

〔尤〕上焦在胃上口.其治在膻中.而受气于中焦.今胃未和.不能消谷.则上焦所受者.非精微之气.而为陈滞之气矣.故为噫.噫.嗳食气也.下焦在膀胱上口.其治在脐下.故其气乏竭.即遗溺失便.

有脾主肌肉,肉如泥,按之不起,土湿病也,脉沉,治宜燥脾。

二气散 治水气蛊胀满闷。

〔程〕内经曰.膀胱不约为遗尿.下经曰.虚则遗尿.其气不和.则溲便不约.故遗失而不能自禁制.不须治之.久则正气复.而自愈.案尤云.上焦气未和.不能约束禁制.亦令遗溺失便.所谓上虚不能制下者也.云不须治者.谓不须治其下焦.俟上焦气和.久相自愈.金鉴云.不须治久则愈.在善噫可也.若遗溺失便.未有不治能愈者.恐是错简.二说并有理.然不如程之稳妥.故姑仍之.

有脾虚不能制肾水,脾湿如泥,脉沉迟,治宜缓脾元利水道。

白丑 黑丑

师曰.热在上焦者.因咳为肺痿.热在中焦者.为坚.热在下焦者.则尿血.亦令淋秘不通.大肠有寒者.多 溏.有热者.便肠垢.小肠有寒者.其人下重便血.有热者必痔.

有伤风湿而肿,或伤冷湿而肿,气血凝涩,脉浮缓,治宜发散风湿也。

上为细末,外用大麦面四两,同一处拌匀做烧饼,临卧用茶清一盏下,降气为验。

〔尤〕热在上焦者肺受之.肺喜清肃.而恶烦热.肺热则咳.咳久则肺伤而痿也.热在中焦者.脾胃受之.脾胃者.所以化水谷.而行阴阳者也.胃热则实而硬.脾热则燥而 .皆为坚也.下焦有热者.大小肠膀胱受之.小肠为心之腑.热则尿血.膀胱为肾之腑.热则癃 不通也. 溏如 之后.水粪杂下.大肠有寒.故泌别不职.其有热者.则肠中之垢.被迫而下也.下重.谓腹中重.而下坠.小肠有寒者.能腐而不能化.故下重.阳不化则阴下溜.故便血.其有热者.则下注广肠.而为痔.痔.热疾也.

有久病气虚面浮,手足虚,气妄行者。妇人产后,或经事后,有此一证,是气虚也,治在调气补血。

牵牛丸 治一切湿热肿满等证。

〔徐〕直肠者.大肠之头也.门为肛.小肠有热.则大肠传导其热而气结于肛门.故痔.案为坚.沈及金鉴.为腹胀坚满.不可从也.肠垢.巢源云.肠垢者.肠间津汁垢腻也.由热痢蕴积.肠间虚滑.所以因下痢而便肠垢也.下重者.后重也.伤寒论.四逆散泄利下重.下利篇.热利下重.白头翁汤主之.刘熙释名云.泄利下重.而赤白曰HT .是也.

结阳者,肿四肢。夫热胜则肿,四肢为诸阳之本。阳结于内,不得行于阴,热邪则菀于四肢,大便闭涩,是热也,非水也。宜服犀角、玄参、连翘、升麻、麦门冬、木通、芒硝。

大黄 黑丑 椒目 黄芩 滑石

问曰.病有积.有聚.有 气.何谓也.师曰.积者.脏病也.终不移.聚者.腑病也.发作有时.辗转痛移.为可治. 气者.胁下痛.按之则愈复发.为 气.诸积大法.脉来细而附骨者.乃积也.寸口积在胸中.微出寸口.积在喉中.关上积在脐六.上关上.积在心下.微下关.积在少腹.尺中.积在气冲.脉出左.积在左.脉出右.积在右.脉两出.积在中央.各以其部处之.

有胁支满,或腹满痛,或胸胀,亦有经气聚而不行,如胁支满,少阳经气不行也。余皆仿此。

上为细末,酒煮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丸至七丸,生姜汤下,食后服,看虚实加减丸数。

〔徐〕积.迹也.病气之属阴者也.脏属阴.两阴相得故不移.不移者.有专痛之处.而无迁改也.聚则如市中之物.偶聚而已.病之属阳者也.腑属阳.故相比阳.则非如阴之凝.故寒气感则发.否则已.所谓有时也.既无定着.则痛无常处.故曰辗转痛移.其根不深.故比积为可治.若 气. 者.谷也.乃食气也.食伤太阴.敦阜之气.抑遏肝气.故痛在胁下痛.不由脏腑.故按之则气行而愈.然病气虽轻.按之不能绝其病原.故复发.中气强.不治自愈.

有头肿、臂肿、胸胀,皆气不顺,有余于上。

三花神 丸 治中满腹胀,喘嗽淋 ,一切水湿肿满、湿热肠垢、陈积变生诸疾,久病不已,黄瘦困倦,气血壅滞,不得宣通,或风热燥郁,肢体麻痹,走注疼痛,风痰涎嗽,头目眩运,疟疾不已, 瘕积聚,坚满痞闷,酒积食积,一切痰饮呕逆,及妇人经病不快,带下淋沥,无问赤白,并男妇伤寒湿热,腹满实痛,久新瘦弱,俗不能辨,兼治新旧腰痛,并一切下痢,及小儿惊疳积热,乳癖腹满,并宜服之。

〔尤〕诸积.该气血痰食而言.脉来细而附骨.谓细.而沉之至.诸积皆阴故也.又积而不移之处.其气血荣卫.不复上行而外达.则其脉为之沉.细而不起.故历举其脉出之所.以决其受积之处.而复益之曰.脉两出.积在中央.以中央有积.其气不能分布左右.故脉之见于两手者.俱沉细而不起也.各以其部处之.谓各随其积所在之处.而分治之耳.五十五难曰.积者.阴气也.聚者.阳气也.故阴沉而伏.阳浮而动.气之所积.名曰积.气之所聚.名曰聚.故积者五脏所生.聚者六腑所成也.积者.阴气也.其始发有常处.其痛不离其部.上下有所终始.左右有所穷处.聚者.阳气也.其始发无根本.上下无所留止.其痛无常处.谓之聚.故以是别知积聚.邵氏明医指掌参补云.痞块多在皮里膜外.并不系肠胃间.而医者往往以峻剂下之.安能使此块入肠胃.从大便而出哉.吾见病未必去.而元气已耗.经年累月.遂至不治者多矣.历代医家.皆曰在左为死血.在右为食积.在中为痰饮.盖以左属肝.肝藏血.右属脾.脾化谷.而痰饮.则结聚于中焦也.殊不知肝脾虽左右之分.而实无界限之隔.非谓肝偏于左.而无与于右.脾偏于右.而无与于左.在左为死血.而在右独无死血乎.在中为痰饮.而左右独无痰饮乎.但在左在右在中.皆因虚之所在.而入之耳.不可以死血痰饮食积分之也.然当诊之以察其病.弦滑为痰.芤涩为血.沉实为食.三脉并见.则当兼治也.

有身肿而冷,胸塞不能食,病在骨节,汗之安。

甘遂 大戟 芫花 黑丑 大黄 轻粉

上为细末,同轻粉拌匀,滴水为丸,如小豆大,初服五丸,每服加五丸,温水下,日三服,加至快利为度。利后却又常服,病去乃止。设病愈后,惟老弱久病虚人勿服,平人常服保养,宜通气血,消进饮食。病痞闷极甚者,便多服则顿攻不开,转加痛闷,宜初服二丸,每服加二丸,至快利为度,以意消息。小儿丸如麻子大,随强弱大小,增减丸数,三、四岁者三、四丸,根据前法服。

宣明鸡屎醴饮 治鼓胀,旦食则不能暮食,痞满壅塞难当。

大黄 桃仁 干鸡屎上各等分,为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生姜三片,煎汤调下,食远临卧服。

云∶凡腹胀,须用姜制浓朴。肥人腹胀,必用利湿,苍术、茯苓、滑石、海金砂之类。色白人腹胀,必是气虚,用人参、白术、白茯苓之类。瘦人腹胀是热,必用黄连、黄芩、栀子、浓朴之类。如因有故蓄血而腹胀者,用桃仁、红花,甚者用抵当汤丸之类。如因食积而腹胀者,保和丸加木香、槟榔、阿魏之类。有热郁而胀者,木香槟榔丸之类下之。有寒积郁结而胀者,局方丁香脾积丸、东垣三棱消积丸之类。如因外寒郁内热而腹胀者,用藿香、官桂、升麻、干葛之类。如因多怒郁气而胀者,宜用苍术、抚芎、香附、青皮、芍药、柴胡,及龙荟丸之类。凡腹胀,初得是气胀,宜行气疏导之剂,木香、槟榔、枳壳、青皮、陈皮、浓朴之类。久则成水胀,宜行湿利水之剂。

鸡屎醴 治鼓胀、气胀、水胀等证。

羯鸡屎

上一味,研细炒焦色,地上出火毒,再研极细,百沸汤三升淋汁,每服一大盏,调木香、槟榔末各一钱,日三服,空腹服,以平为期。

又方 治肿胀,或通身水肿,或腹大坚满。

三棱 莪术 陈皮 青皮 砂仁 羌活 防己 泽泻 连翘 槟榔 甘遂 椒目 木香 干漆 白丑 黑丑 大黄 双头连

上研为细末,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钱重,空心温酒送下,以利为度,病退即止药。忌甘草、菘菜、盐酱。

桃奴丸 治妇人或室女月经不通,渐成胀满,及男子坠马,跌扑损伤,以致瘀血停积,成血蛊病,皆能治之。

桃奴 玄胡索 鼠粪 香附子 官桂 五灵脂 砂仁桃仁

上为末,每服三钱,温酒调下。

予族八一兄,素能饮酒,年五十,得肿胀病,通身水肿,腹胀尤甚,小便涩而不利,大便滑泄,召予治。予曰∶若戒酒色盐酱,此病可保无危,不然去生渐远。兄曰∶自今日戒起。予以丹溪之法,而以参术为君,加利水道、制肝木、清肺金等药。十帖而小水长,大便实,肿退而安。又半月,有二从弟平日同饮酒者曰∶天民弟素不饮酒,山中之鹿耳。

我与兄,水中之鱼也。鹿可无水,鱼亦可无水乎。三人遂痛饮,沉醉而止。次日病作甚于前,复来求治。予曰∶不可为矣。挨过一月而逝。

梅林妻侄孙骆智二,得肿胀证,亦令戒前四事,用前法服药四五十帖而愈,颇安五年。一日叹曰∶人不吃盐酱,与死何异。遂开盐,十数日后,旧病大作,再来求治,不许。又告欲行倒仓法,予曰∶脾虚之甚,此法不可行于今日也。

逾月,膨胀而死。予用丹溪之法治肿胀,愈者多矣,不能尽述,特书此二人不守禁忌者,以为后人病此者之戒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