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落痂证治,落痂诸论

〔万〕疮痂落后,其面瘢或赤或黑者,用四白灭瘢散,临睡以清蜜水调搽面上,至晓以水涤去之,自然白莹,脱去更宜爱护,不得早见风日,经年不灭。如疮瘢突起成凸者,此热毒未尽,解毒防风汤主之,外更用蚬子内水摩之。如陷下成凹者,此脾胃虚不能长肌肉也,人参白术散

陈文宿先生云∶痘疹已靥未愈之间,五脏未实,肌肉尚虚,血气未定,忽被风邪搏于肌肉肤肌之间,则津液涩滞,故成疳蚀疮也。宜用雄黄散、绵茧散治之。久而不愈,则溃蚀筋蚀,以致杀人。窃谓雄黄散清肝杀虫解毒,绵茧散治脓水淋漓,皆治外之良方,内无余毒者,宜用此法。若因肝脾疳火上炎,或食甘肥而胃火内动,或手足阳明经蕴热,或肾经虚热,各有不同,皆元气不足,病气有余,乘虚而发也。 痛作肿,用仙方活命饮、大芜荑汤。疳热为患,用大芜荑汤、四味肥儿丸。肾经虚热,用地黄丸。当临制宜,分五脏相胜,审乳母之气何如,扶助胃气为善。

痘疮成脓之后,鲜明肥泽,饱满坚实,以手拭之,疮头微焦硬者,此欲靥也,大小先后,以渐收靥,不失太急,不失太缓,已靥者痂壳周圆无有突凸陷凹者,干净无淫湿破溅者,此为正靥,否极泰来之象也。凡痘疮收靥,不可以日数拘也,大抵痘本稀,元气实者,自然易出易靥,若疮本稠密,元气虚者,难出难靥也,只要先后有次,疾徐得中,饮食如常,便无他证。如收太急者,毒邪未尽,煎熬津液,以致速枯,非正收也,必为目病,为痈毒,为诸怪疾,甚则夭亡,微则残废,宜微利之,以彻其毒,当归丸主之。如收太迟者,中气已虚,脾胃太弱,不能荣养肌肉,使之完就,以致溃烂,内服十全大补汤,外用败草散衬之。海藏云∶

收靥之后,痂亦先手渐脱,其疤鲜明光润,既无赤黑,又无凹凸,容颜依旧者,此乃大顺者矣。若靥后痂落,五官麻诀,四肢伤残,毛发尽脱,形容大改者,此险中得生者也。面痘黑污者,须用灭瘢散,临睡蜜水调搽,至晓以水涤去,自然白莹光润,更宜爱护,不得早见风日。如瘢突起着,此热毒未尽,宜用解毒防风汤。如下成凹者,此脾胃虚而不能长养肌肉也,宜用人参白术散加黄 主之。若痂不脱者,以百花膏润之,令其速脱,迟则深入肌肉而成瘢疤。若久不脱者,是肺主皮毛,脾主肌肉,二经血虚作热也,宜内用补血凉荣之剂,外用麻油和蜜涂抹,痂得油润自脱也。不可强为剥去,致伤皮肤,成疮溃烂,或变痘癞。

加黄 主之。

一女子患疳症,因浴热汤,发热如炎,体强如 ,此腠理间泄邪热乘虚而内作,用十全大补汤一剂顿安。同时亦有患此症,不用补剂者,甚至不救。

疹脓而不焦,此本治失清凉之气,有如五谷得阳气而成熟,非凉风至则不能实也,天地严肃之气一加,则万物秀而实矣,与 疹何异,须察何经而清凉之,或下而成严肃之气,则疮气必不至于脓而不痂矣。要当知之,余毒不尽而疾作,盖出于此非阳和则苗不秀,非严肃则秀不实。钱氏云∶五七日痂不焦,是内发热,蒸于外,故不得焦痂也,宜宣风散导之,用生犀磨汁解之,必着痂矣。

凡痘面浑身疮瘢黑暗者,未可便谓无事,犹思日前未甚作脓而到靥归肾也,宜细别之。如身壮热,少食大渴,烦闷昏睡,便利或秘者,此真倒靥归肾也。若身温暖爽快,二便饮食调匀者,此乃疮瘢本色无虑也。如瘢白色者,是气血虚也,急用大补气血。如收靥既迟,痂亦难落,其人昏昏喜睡,无他苦者,此因邪气虽退,正气尚衰,脾胃虚弱耳。宜用保元安神,缓缓调理,气血平复,则自清爽。然痂皮初落,肌肉新嫩,不宜澡洗,增减衣服,盖表气已虚,六淫易袭,兼疮毒久困,里气必虚,肠胃必弱,不宜饮冷,及伤饥饱。痘中做病,日后难疗,与其疾若一生,莫若谨慎百日。凡痘痕赤而作痒者,是血虚而有热也,宜用丹皮、会皮之类。若赤而作痛者,是余毒也,宜用连翘、鼠粘之类。若白者,是气虚而血衰也者,宜固元气为本。若白而作痒兼渴者,是气血俱虚也,尤宜大补气血。若发热而大便调和者是脾胃虚热也。若发热而大便秘结者,是肠胃实热也。若乳食减少,四肢倦怠者,是中气虚也。然治之而即愈,兼之痘痕渐转红活者,吉。如色不转者,虽经年后,多变泻痢而死,然补气血,久而不效者,莫若更补气血之根。气之根,肾中之真阳也。血之根,肾中之真阴也。于此根上补起,未有不发虚气血。

四白灭瘢散

一小儿痘后,遍身津淫作痒,此兼因疳为患,用大芜荑汤及蟾蜍丸而愈。后作渴,口中作痛,用蟾蜍丸、人中白散而安。

刘洙疮子诀云∶痘发,如脓窠不肯靥者,但调沙糖水与吃。刘提点云∶亦曾试用,但后来结瘢痕白。

凡痘痂既脱,复有瘢痕凸起,重作脓窠,依旧结一层 子者,是必收靥太聚,毒气未尽,或因误服温补之药,多淡肥甘之物,饮酒恣辛,不忌煎 ,或因见风太早,荣卫郁而不通,皆能复成此症。然此毒邪外散,决无大苦,只恐肌肉空虚,久为疮癞也。复有痂虽脱去,或于面上,或于手足成片结硬,其疮差别虽焦,中蓄脓浆者,此是痘子原出之初,其处太密,糊涂成丹,无分颗粒,所以毒壅于里,不能大泄,故靥独迟,今血气少,复化成毒脓耳,宜用灭瘢散,和蜜涂之,待脓收痴起自愈。更有手足腕膝之处,疮窠连串,作一大块脓化作水,停蓄于中,恰如囊袋,皮不破水不去,日久只如是者,此乃里面肌肉已好,只是疮皮剩于外者而作也,宜用针之决去其水自干脱矣。

白芷 白附子 白僵蚕 鹰矢 白密陀僧

一小儿痘后毒蚀腮,余谓肝脾有热助疳而患也,用大芜荑汤、大芦荟丸为主,以五味异功散为佐,月余渐愈,却以五味异功散,佐以大芜荑汤而痊。

〔薛〕陈文宿先生云∶痘欲靥不靥,其痂欲落不落,若腹胀烦渴,忌食水蜜生冷之物,若食之,转渴而死,急与木香散救之。如身热烦渴者,宜服人参麦门冬散。

肿胀

共研极细末。以水调搽面 ,神效。

一小儿臀间痘毒蚀烂,恪敷雄黄散益甚,余谓兼肝脾疳也,先用大芜荑汤、活命饮各二剂,又用九味芦荟丸为主,以五味异功散为佐,月余诸症渐愈。

身热大渴,人参白术散。如不愈,仍服木香散。窃谓前证乃脾胃气虚,津液不足所致,非实热为患也,如身热烦躁,手足发热,脾胃有热也,用人参麦门冬散。身热作渴,手足微冷者,脾胃气虚也,用人参白术散。腹胀泄泻,或寒战切牙,脾胃虚寒也,用十一味木香散。泄泻气促,手足并冷,脾气脱陷也,用十二味异功散。凡疮结痂作靥,皆由元气充实而内融也,若审见虚弱,便与滋补,血气无亏,可保终吉,若见不靥而投补剂,恐无及矣。一小儿出痘,贯脓不靥,证如实热。余谓血气虚甚之假热也。用十全大补汤数剂渐愈。忽又恶寒,余又曰,此邪气退,而真气遂见虚象也,仍用前药,内参、 各五钱,数剂而愈。一小儿痘不结痂,用补中益气汤、地黄丸料,煎服而愈。次年毕姻后,寒热作渴头运,脉洪数,按之微细。此脾肾虚火上炎也,以前药各加肉桂五分,引火归经而愈。

痘后有面目虚浮,渐至一身皆肿者,此由表气不足,见风太早,是以风邪乘虚而入,宜五皮散,加桂枝微汗之。若遍身皆肿者,则以胃苓汤主之。若腹肿胀满,气粗脉实者,此有宿垢在里,不问余毒食积蓄水,并宜以塌气丸先利之,次以胃苓汤,去甘草加参 ,腹皮调之。如因新食作胀而不肿者,只以木香大安丸消之。然痘后气血脾元,莫不大虚。倘稍兼虚症,便从虚治,宁可以不足之法治有余,不可以有余之法治不足。

韶粉散 治痘疮才愈,毒瓦斯未尽,疮痂虽落,其瘢犹黯,或凸凹肉起,当用此药涂之。

一小儿患前症,发热作渴,两足晡热,余谓禀肾经阴虚,不信,恪服清热败毒而殁。

治痘日久不靥。歌曰∶防风锉五钱,炒术与茯苓,当归大腹皮,煎服得安宁。

不食能食

韶粉 轻粉

一小儿痘出甚密,先四肢患毒脓溃而愈,后口患疳延蚀牙龈,余先用大芜荑汤、活命饮各一剂,又用蟾蜍丸、人中白散而安。

昔古杭俞氏,专以四制白术散治痘疮日久不肯结痂收脓者,亦此方之遗意也。但回蚤之痘,元气充托者则可,若元气不足,而回速必宜保护,不如痘之随期而迟回,何必勉强用药,以速其收功也。

痂既落,有因中气暴虚而不能食者,宜人参白术散调养之。如素不能食而痂后倍食者,是因津液暴亡,邪火杀谷,其人必便难,口渴烦燥不宁,治宜利之,否则,胃热不去,郁为口臭齿烂,或流散四肢,为痈疽肿毒矣。惟脾胃素壮能食者,纵有便难之后,不可概论,即倍食而安静,无他苦者,慎勿轻为利下。每见大病之后,肠胃脂膏消耗,是以多食,亦饥虚者,此其常也。倘虑变而利之,是速其变矣。

上研细末。猪骨髓熬熟调成膏,薄涂疮瘢上。如痘疹欲落,当灭瘢痕,一名灭瘢散。

一小儿痘毒蚀陷,敷雄黄散,服加味解毒散而愈。

回浆散 治痘不收浆结痂。

痘后邪气尽退,正气将复,则脾胃应舒,饮食宜进。若原不食,近因喜食太过而不食者,或原能食,近因骤加,以致恶食不食者,此皆内伤有余症也,并宜木香大安丸主之。如向未食,今犹不喜食者,此脾胃中气不足,宜人参白术散主之。更有脾胃大困,恶食恶药,今忽逢食恣吞,逢药便饮而不知苦味者,是不可以能食,肯药喜之,盖脾主味,开窍于口,《经》曰∶口和则知五味。今不知者,是脾败而邪火杀谷也。多致变症不治,宜邪脉候未之。

凡疮瘢头面浑身并黑暗者,未可便说无事,犹恐日前未甚作脓,收靥太急,此倒靥归肾也。但察其表里,如壮热大渴未除,烦闷昏睡少食,或大便不通,或自利,此真倒靥归肾也,若身温暖爽快,食渐加,大小便调者,此疮瘢本色,无虑也。

一小儿脸患之作痛,用仙方活命饮,又敷雄黄散、大芜荑汤而愈。

何首乌 白芍药 黄 人参 甘草 白术 白茯苓上,姜水煎服。

倦怠

〔万〕痘疮收后,其痂自脱者佳,不脱,以百花膏润之,令其速脱,稍迟则干硬,深入肌肉,经久方脱,遂成瘢痕。然久而不脱者,脾胃虚也,人参白术散加黄 、官桂主之,不可 掐剥去,若不禁手,反伤皮肤,复灌作疮,番覆溃烂,一时难愈,其后多成疥癞也。〔黄〕痘疮粘着皮肉,不肯脱落,此表虚也,尤当禁忌,以防异变,用调元固表汤主之。

韶粉散 治痘疮毒瓦斯未散,疮痂虽落,其瘢犹黯,或凹或凸,此药涂之。

象牙散 治同上。

痘后倦怠者,否极泰来之象,自宜调养气血,以复其真元。然亦有神气本弱,且兼客热所困,是以精神不能舒畅者,不可专作虚治,宜清热而兼补气为主。如但用保元,则邪得补而愈盛矣。

调元固表汤

韶粉 轻粉

人参 黄 白术 甘草 茯苓 何首乌

目睛露白

黄 人参 当归 甘草 蝉蜕

上炼猪脂油拌匀如膏涂之。如痘痂欲落不落,当用后方。

上,加糯米二钱,枣二枚,水煎,调下象牙末一钱。

人之一身,必元气固,则精血为之凝聚,瞻视为之有常。夫目睛露白者,是多发于痂落之后,元气亏损,荣血耗伤,不能润养其脉,以致督脉挛急,致睛上吊,所以有是症也,非俗所谓风候耳。若失意志而不省人事者,不治。如只露睛而无他症者,可用十全大补汤主之。惟七日前睛露者,毒尚未解,真元即离,其难治也,必矣。

人参固肌汤 治痘表发太过,致肌肉不密,痘痂粘肉,久不落者。

羊 骨髓

〔溃烂〕痘疮过期不收,遍身溃烂者,此与 烂不同,乃熟太过也,其候不同。

顺症勿治

人参 黄 甘草 当归 蝉蜕 糯米

上入轻粉研成膏涂之。如痘痒搔成疮及疮痂欲落不落,用上等白蜜涂之,其痂自落,亦无瘢痕,神效。

或因天寒失于盖覆,使疮受冻而不收者,宜内服五积散,外用乳香烧烟于被内熏之。或因天热,过求温暖,使疮被蒸而不收者,宜内服人参白虎汤,或五苓散,外减去衣被,令少清凉,以天水散扑之。或大便秘结,内外极热,毒瓦斯散漫,无阴气以敛之而不收者,宜内服宣风散,或三黄丸,四顺清凉饮,外用胆导法以败草散衬之。或泄泻气虚,脾胃弱,津液少,肌肉虚而不收者,宜内服陈氏木香散,外用败草散。或因渴饮冷水过多,以致水渍脾胃,湿淫肌肉而不收者,内服五苓散。如因食少气虚而不收者,人参白术散去葛根、加桂主之。以上诸证,以法治之,已溃者结薄痂,未溃者结痂,方为佳兆。若痂皮俱不结者,成倒靥矣。痘已成脓之后,过期不靥,以致溃烂,脓汁淋漓,不可着席,粘惹痛疼者,用败草散或荞麦粉以绢袋盛,于身体上扑之,更多布席上,衬卧尤佳,面上欲不成瘢 者,用灭瘢散和百花膏敷之。

一痘疮收后,痂浓落迟,离肉不粘者,吉。一痂落后,瘢色红润而无凹凸,饮食二便如常者,吉。一凡自食痘痂者,虽有他症不死。

上,用水煎服。

雄黄散 治痘毒牙龈生疳蚀疮。

败草散

险症当治

人参清神汤 治痘痂不落,昏迷沉睡者。

雄黄 铜绿

多年屋上烂茅草,择净者为末,掺之,墙上烂草亦佳,以多受风露之气,故能解痘疮毒。

一痘已结痂而不焦落者,是余毒为害,或过食辛热之药,胃热肌表也。或遍身尽落,惟头面不焦脱者,是毒聚于阳会也。并宜大连翘饮加减服之。一痘痂至二旬,或一月粘肉不脱,或发痒者,此因表发太过,气虚无力,煦之血虚,无力濡之,治宜参 归地之类,调养气血,更佐荆芥以达肌表,且散腠理郁伏之火也。一有发痒,以致剥去痂皮,仍复灌浆如疮疥者,此是血热气虚也,宜用参 补卫,而加丹皮、地骨、地黄、连翘凉荣之味。一痂不落而反昏迷沉睡,不省人事者,此脾胃虚甚也,宜人参清神汤主之。一靥后而瘢红紫者,是血热毒盛也,当与凉血解毒为主。一痘痂而唇不盖齿者,急与败毒凉血,否则,定变走马牙疳而死,或因血气枯槁,不能润养督任二脉喘急者,当从补养。一痘后而口禁僵直,腹痛达脐,冷汗如雨,其痛定汗止而脉弦紧者,是因瘢受风寒也,宜散风养血,如秦艽钩藤归防姜桂木香之类。

人参 黄 甘草 当归 白术 麦门冬 陈皮 酸枣仁 黄连 茯苓上,各等分,加枣子、糯米,水煎服。

上研细,量疮大小干掺。

荞麦粉

逆症不治

马齿苋散 治痘痂不落,成 痕者。

绵茧散 治痘毒蚀疮,脓水不绝。

荞麦一味,磨取细面,痘疮破者,以此敷之,溃烂者以此遍扑之,绢袋盛扑,以此衬卧尤佳。

一痂后泄泻不止,目中无神而面色青者,死。一忽发大喘而类枯白唇白者死。一痘瘢雪白者,是气血尽也。如不大补气血必死。一痂后发惊者,是心气已绝,神无所根据不抬。一凡咽物作噎,喉中如锯,腹胀虚鸣,痰喘头汗者,死。一凡一病未已,一病复生,五行胜复相乘者,死。

马齿苋 猪脂膏 石蜜三味共熬成膏,涂肿处。

出蛾绵茧

灭瘢救苦散

落痂证治歌括

凡疮痂日久,当脱不脱者,胸背手足无妨,惟面上不脱,必成瘢陷,未脱者以百花膏润之,令其易脱,脱尽之后,瘢痕黑黯者,以四白灭瘢散涂之。

上用生矾末碎贯茧内,以炭灰烧矾汁干,取出为末,干贴之。

蜜陀僧 滑石 白芷

疮痂自脱痘瘢明,无凸无凹皮肉平,容貌不殊原未病,泰来否去一番新。

羊 骨髓 治痘痂欲落不落,瘢痕。

九味芦荟丸 治痘毒成疳,齿蚀烂龈,或透颊腮,或肝脾疳热结核,耳内生疮,两目生翳,耳中出水,或小便出津,拗中结核,或大便不调,肢体消瘦等症。

上为细末。湿则干掺之,干则好白蜜调敷。

落痂之后瘢赤黑,爱养能教瘢自灭,突起还将风热论,四陷知因虚里得。

羊 骨髓一两,炼入轻粉一钱,研成膏,涂之。

胡黄连 宣黄连 芦荟 木香 白芜荑 青皮 白雷丸 鹤虱草 麝香

百花膏

靥后痂皮令自脱,日久不脱脾胃弱,莫教 抽又伤肤,翻覆成疮皮似剥。

如收靥既迟,疮痂不落,昏昏喜睡者,此邪气已退,正气未复,脾胃虚弱,宜调元汤加麦门冬,合安神丸。或只用酸枣仁汤缓缓调理,待气血平复,荣卫和畅而安矣。

上各另为末,糊丸麻子大。每服半钱,空心米汤下。仍量儿用之。

石蜜不拘多少,略用汤和,时时以鹅翎刷之,疮痂亦易落无痕。

痂脱瘢痕黑暗多,劝君未可许无 ,毒邪归肾谁知得,只要其人表里和。

痘疮收靥之后,痂皮尽脱,曾见瘢痕凸起,复作脓窠,依旧结一层 子者,或因收靥太骤,毒瓦斯未尽,或因误服温补之药,多啖肥甘之物,饮酒喜食煎炒辛热,或因出风太早,荣卫郁而不通,皆能复成此证,亦与前日一般,但无苦耳,若此者,毒邪外散,决无留毒之患。痘疮遍身溃烂不结痂者,倒靥也。或三五处肿灌溃烂,不结痂者,疳蚀疮也。若已正靥,痂起自脱。或面上,或手足,或片结硬疮,头虽焦,中蓄脓浆者,此是原出疮子之初,其处太密,糊涂成片,无复颗粒,所以毒壅于里,不能起发作脓结痂也,但用灭瘢救苦散

大芜荑汤 治痘疮上攻,口齿成疳,发热作渴,大便不调,发黄脱落,面黑便清,鼻下生疮,乳食呕吐等症。

痘子初出,磊落成个,后来长大作脓,始相连串,外虽相串,皮下犹一个是一个,至于结痂,肿消脓干,现出初来本形,所以收藏敛束,要完全坚浓,复成个数为贵。或根脚相通,皮肉尽串者,结痂之时,亦要干净,无有淫湿及溅破者,次也。若未成痂者溃烂,已成痂者只是嫩皮,此倒靥也。痘毒当靥不靥,复入于里者,谓之倒靥,此死证也,元气素怯,又不食,常自利者,陈氏木香散、异攻散,死中求活圣药也。

收靥迟迟不脱痂,神昏喜睡此无他,只因气弱神还倦,缓治求痊不必嗟。

和百花膏涂之,待脓尽痂起自愈。或手足腕膝之间,疮窠连串作大一块,脓化作水,停蓄于中,恰如囊袋,皮不破,水不去,日久只如是者,此里面肌肉已好,原日疮皮、剩于外也,宜用针决去其水,自干脱矣。

山栀仁 黄柏 甘草 大芜荑 黄连 麻黄根 羌活 柴胡 防风 白术 茯苓 当归

如原无泄泻,大便久秘,今添腹胀喘呼,此毒盛,薄蚀元气,复入于里,宜急下之,排毒散。若不急下,则肠胃不通,荣卫不行,益加喘满躁闷而死矣。若毒入里,忽然自利者,此人脾胃素强,毒瓦斯难留,故自利,须看利下之物,如利痂皮脓血者,毒瓦斯得出为顺,不可止之,待利尽脓血自愈。如利水谷者,此毒瓦斯反驱水谷,脾虚不能制之,其证为逆,不可治也。

号痂胃气未全舒,饮食安能便有余。若使食多休退喜,此中邪热未消除。

疮痂既落,中气暴虚,多不能食,必藉人参白术散去葛根,加陈皮、木香、以调养之。其间或有疮痂起而能食者,是胃中宿有蕴热故也,盖胃热则消谷,所以能食,其人必大便稍秘,或大便难,当用三黄丸利之,否则恐胃热不去,郁为口臭,齿腐生风之证,流散四肢,则发为痈疽肿毒。然有一等脾胃素壮实者,平素能食,大便亦不至有秘结之患,此又不可一概论也。

上水煎服。

排毒散

疮后新虚气未平,更宜调获保安宁,皮肤嫩薄风寒袭,肠胃伤残米谷停。

痘痕赤白,各有所因,治法亦异。凡痕赤而作痒,血虚而有热也,用四味牡丹皮。赤而作痛,余热也,用四君、连翘、金银花。若发热而大便调和者,脾胃虚热也,用五味异功散。若发热而大便秘结者,肠胃内热也,用《圣济》犀角地黄汤。若母有肝火,用加味逍遥散。若母有郁怒,用加味归脾汤,佐以加味逍遥散治之。白者 属气虚而血衰也,宜固元气为本。痒而作渴者,气血俱虚也,十全大补汤之类。乳食减少,四肢倦怠者,中气虚也,五味异功散之类。气虚发热者,补中益气汤之类。血虚发热者,当归补血汤之类。须参兼变之证治之。此证若服药而渐红活者可治,色不转者不治,虽经年后多患泻利而死,若妄投攻伐,祸在反掌。一小儿痘疮如期而愈,痕赤如赭。余谓此乳母有热也,诊之,果有肝脾郁火,先用加味逍遥散四剂,与母服之,子各饮少许而并愈。一小儿痘痕色赤作痛,热渴喜冷,大便不利。先用前胡枳壳散,便利渴止,再用《圣济》犀角地黄汤而安,又用芹菜汁而靥。一小儿十六岁,痘痕白,用独参汤数斤,色渐如旧,又用地黄丸、大补汤、而安。

导赤散

大黄 白芷 木香 穿山甲

痂后身凉血气和,已知表里尽无 ,脉洪身热防余毒,解毒调荣爱益多。

痘疮新瘥之后,气血未复,视之未靥,尤加调护可也。盖痂皮起落,肌肉新嫩,不宜澡洗,增减衣服则表已虚,寒暑之气易袭也。疮毒内作,脏腑俱伤,毒虽外散,肠胃已弱,不宜饮冷,伤饥过饱则里气虚,饮食之物易伤也,时俗不知此理,谓之已痊,再无他变,怠玩纵弛,致生后灾,一旦病生,悔之晚矣。

生地黄 木通 甘草

共为细末。看虚实大小加减,长流水煎沸调服。

〔袁〕按∶孙氏揭 杌痘以垂世,而不注解其详,迨黄石峰尽注明白。且痘澄脓结痂,自头抵足,靥已脱矣,又身发火热,旧靥盆处,重出一番痘,疏囊聚脓,痛愈加甚,服药调护,庶免夭亡,倘饮食不节,风寒不避,邪气感迫,囊破溃烂,肚腹渐胀,阴阳不分,死在旦夕矣。若起于头面者,须防陋井涌泉。之患,起于背腹者,应虑蜂螫沉石之虑,起于手足者,不免有罄笔之罹,起于阳球者,预宜防脱囊之害。玉函云∶天花结果庆奇全, 杌归门痘倒颠,不是渠塘番汹浪,便教关节结痈缠。为父母者,庶几慎之。

上为末,每服一钱,淡竹叶水煎。

如痘疮破损溃烂者复肿灌作疮,不致干枯,原无痘疮处,复出一层如初出之状,亦以渐起发作脓者,此里气充实,毒不得入,犹在于表,未成倒靥,逆中之顺证也。但疮子重出一番,必其人能食,大便坚,足以胜其再作之毒,如食少大便润者,用十全大补汤、人参白术散、肉豆蔻丸主之,盖病久气虚,惟利温补,不可再解毒也。

败草散 治痘疮挝搔成疮,脓血淋漓,用屋烂草,或盖墙烂茅,年远者佳,如无,旷野生者尤佳,为末搽之。

〔薛〕陈文宿先生云∶痘疮十一日至十二日当靥不靥,身热闷乱不宁,卧则哽气,腹胀泄泻,寒战切牙,急用异功散加木香、当归、以救阴阳表里,助其收靥。窃谓前证若手足并冷,属脾胃虚寒,宜用十二味异功散。手足微冷,属脾胃虚弱,宜用五味异功散加木香。若手足热,大便秘,属脾胃实热,宜用清凉饮救其阴,以抑其阳。一小儿痘不结痂,发热饮汤,哽气腹胀。

如遍身患者,须多掺铺席上,令儿坐卧,其疮即愈。

此脾气虚弱。用五味异功散、参 四圣散而愈。后噫气下气,欲服枳壳之类,余谓噫气属心火虚,下气属脾气虚,朝用六君子汤加姜桂,夕用补中益气汤而愈。一小儿哽气喘咳,腹胀下气,手足不冷不热。此脾虚不能摄气而腹胀下气,肺虚不能摄气而哽气喘咳,用五味异功散加升麻而愈。

丹粉散 治痘毒脓水淋漓。

痘子初出以来,表里俱病,收靥之时,表邪已解,里气当和,大便宜润,小便宜清,忽尔洞泄水谷者,此中气暴虚,不能禁固水谷。或毒瓦斯乘虚入里,欲作倒靥。并宜陈氏木香散、异攻散、肉豆蔻丸主之,利止者佳。利不止者,阳脱而死。

轻粉 黄丹 黄连末

痘疮溃烂先伤于面者,面乃诸阳之会,痘乃纯阳之毒,以类相从,如水就湿,火就燥也。又,心之华在面,诸疮皆属于心,心火上炎之象。如面疮已破,肿消目开者,此不着痂先已干燥,病为倒靥,死在旦夕。如已破复灌,满面成饼,焦裂溅起,脓血淋漓,食谷则呕,饮水则呛,咯唾粘涎,语音哑嗄,口中气臭者,此脏腑败坏,故诸证尽见也,淹延闷绝而死。如疮溃肿,饮食无阻,大小便调,更无他苦如上证者,此则可治,内用十全大补汤、升阳解毒汤相间服之,外用灭瘢救苦散、百花膏合而敷之。

上研匀搽患处。

升阳解毒汤

立效散 治一切胎毒疮疥及风疹痛。

当归 升麻 柴胡 桔梗 甘草 牛蒡子 密蒙花 蝉蜕 连翘 防风 荆芥穗

大黄 黄柏 山栀 寒水石

上锉细。水一盏,煎七分,去滓,食后温服。

上为末,用清油烛调搽。若破而脓水淋漓,用当归膏。

人中为任督交会之衢,督乃阳脉,自人中而上,任乃阴脉,自人中而下,故自准头至印堂,与颏至鸠尾相应,印堂至发际,与鸠尾至膝相应,发际以上,与膝以下相应,痘疮收靥,但观面上收到之处,则知身上收到之处矣。凡痘子自人中上下左右,先出先靥者吉,阴阳变合相济之理也,若自额角先靥者,孤阳不生,足下先靥者,孤阴不长,皆凶兆也。

大枫膏 治一切疮疥。

造化之理,生于阳者阴成之,生于阴者阳成之,故痘疮收靥,头自发际以上,阳气独盛,谓之孤阳,足自膝以下,阴气所聚,谓之寡阴,所以诸疮皆靥之后,此二处难靥,乃造化自然之理,不可作倒靥论。

大枫子肉 黄连 真轻粉 枯矾 蛇床子 地沥青

〔陈〕痘已靥未愈之间,忽被风邪搏之,成疳蚀疮,宜雄黄散、绵茧散治之,久不愈,多渍骨、伤筋、杀人。〔薛〕前证属足阳明胃经,其方解毒杀虫之剂,若毒发于外,元气未伤者,用之多效。若胃气伤损,邪火上炎者,用芜荑汤、六味丸。若赤痛者,用小柴胡汤加生地黄。肝脾疳证,必用四味肥儿丸及人参白术散,更佐以九味芦荟丸。〔万〕痘疮结脓窠之先,或曾伤犯破损者,灌烂成疮,至于收靥,此独不靥,脓汁不干,更多痛楚,若不急治,渐成疳蚀疮,损骨伤筋,以致横夭,宜内服十全大补汤,外用灭瘢散和百花膏敷之。痘子已成疳蚀疮者,若在肢节及诸虚怯软弱、血气俱少之处,色青紫黑,肿痛溃烂,以渐延开,血自出者难治,若所生之处,在于阳分,不痛不烂,色不变,血不出者,以绵茧散主之。

上各另为末,入大枫膏和匀,更入地沥青杵百余即成膏矣。每用少许涂患处。

雄黄散 治小儿牙龈生疳蚀疮。

加味小柴胡汤

雄黄 铜绿

加味逍遥散

上二味同研极细。每用,量疮大小,干贴。

人参平肺散

绵茧散 治小儿因痘疮,身体及肢节上生疳蚀疮,脓水不绝,用出蛾绵茧,以生白矾捶碎入茧内令满,炭火烧令白矾汁尽,取出研极细,每用,干贴疮口上。

犀角地黄汤

〔袁〕痘八九朝之期,虽澄黄结蜡,而口中恶臭喷外,上下牙床溃烂,舌板堆裹黄垢,名曰口疳,若不早治,则床脱牙落,而成漏矣,速将出白散吹之。歌曰∶痘中疳臭世休轻,脱床落齿漏淹成,出白散方多不识,细茶薄荷共煎浓,乱发滚汤摩洗净,指缠拭口去膜腥,才将青黛硼砂片,薄荷僵蚕些铜青,按制研为极细末,吹来顷刻痘疳平。余治痘疳,军用人中白 过,和片脑薄荷吹之,朝夕用细茶、黄连、薄荷煎汤频频漱口后吹之,极效。

柴胡栀子散

〔袁〕痘至七八朝之际,而喉内锁紧,肿痛难咽,毒峻于阳明而然也,金虚则鸣,当以稀涎散吹之。

三黄散

歌曰∶喉中锁痛觅稀涎,山豆根真效可言,薄荷熊胆相圭合,再把茶芽总共研,随时吹入喉门里,顷刻之间痛遂痊。此方甚妙,熊胆、山豆根,须要识得真正者,方可用此获效,否则以为无用之方矣。

八珍散

痘疮常宜温暖,有热不可尽去,如一向身温,今反发热者,俗名干浆,此亦常候。只怕内伤饮食,外感风寒,以致发热,又当别论。然病久气虚,不可轻用汗下,因外伤者,桂枝葛根汤加人参,因内伤者,木香大安丸主之。

地黄丸

歌曰∶待到浑身脓水干,人情倦怠尽偷安,不知禁忌多翻变,一篑终亏九仞山。盖收靥之时,人心怠忽,居处饮食,不知禁忌,以致变生异证者,纷纷皆是也,行百里者,半于九十,可不慎哉。

十全大补汤

补中益气汤

当归补血汤

五味异功散

竹叶石膏汤

四味肥儿丸

加味解毒散

人中白散

东垣消毒救苦汤

蟾蜍丸

清胃散

仙方活命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