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痈疽门丹散主方,六经见证加药

太阳证,顶背腰臀加羌活、川芎、藁本;外臁足踹加防己、黄芩。

大红升 辰州大劈砂 明雄黄 水银 火硝 白矾 皂矾 先将二矾、火硝研碎。入大铜杓内。加火酒一杯炖化。一干即起研细。另将汞、朱、雄研细至不见星为度。再入硝矾末研匀。先将阳城罐用纸筋泥。搪指浓阴干。常轻轻扑之。不使生裂纹。搪泥罐子泥亦可用。如有裂纹。以罐子泥补之极干。再晒无裂纹。方入前药在内。罐口以铁油盏盖定。加铁梁。盏上下用铁HT 铁丝扎紧。用绵纸捻条护密周遭塞罐口缝间。外用熟石羔细末。醋调封固盏上。加炭火二块。使盏热罐口封固易干也。用大钉三根。钉放地下。将罐下放钉上。罐底下置壑大炭火一块。外砌百眼炉。升三炷香。第一炷香。惟用底火如火大则汞先飞上。二炷香用大半罐火。以笔蘸水擦尽。三炷香火平罐口。用扇扇之。频用水擦尽。弗令干。干则汞先飞上。三炷香完去火。冷定开看。方气足盏上。约六七钱。刮下研细。瓷罐盛用。再预以盐卤汁调罐子稀泥。用笔蘸泥水。埽罐口周遭勿令泄气。盖恐有绿烟起。汞走也。绿烟一走。即无用矣。此丹治一切疮疡溃后。拔毒去腐。生肌长肉。疮口坚硬。肉黯紫黑。用丹少许。鸡翎埽上。立刻红活。疡医若无红白二丹。决难立刻取效。

红升丹 一切疮疡溃后,拔毒去腐,生新长肉,疮口坚硬,肉暗紫黑,用丹少许,鸡翎扫上,立刻红活。外科若无升降二丹,焉能立刻奏效。

升麻汤 治喉中痛闭塞不通。

阳明证,额前眉眶加葛根、升麻;胸乳牙龈加白芷、石膏。

大白升 水银 枯皂矾 焰硝 食盐 共研至水银不见星为度。入阳城罐内。口上一铁油盏盖之。铁丝扎紧。铁盏四围。用白绵丝条箝紧。外用盐五两。光粉和泥捣匀擦罐。入百眼炉内。初用文火一炷香。盏上常以微水润之。至三炷香。用武火完为度。俟冷定打开。取升在盏上色白者。刮下研细盛用。此丹可服可敷。如疮口有黄水用此。无水用红粉霜。

水银 火硝 白矾 皂矾 雄黄 朱砂

升麻 木通 杏仁 芍药 羚羊角 射干 络石

少阳证,左右头角加川芎、黄芩;耳前两胁加柴胡、青皮。

一方加硼砂、黄丹、朱砂、胆矾、雄黄。

先将白矾、皂矾、火硝研碎,入铜杓内加烧酒一杯炖化,候一干即起,研极细末。另将水银、朱砂、雄黄,共研细末,以不见水银星为度,再将硝矾末,一共和入研匀。

上为末,每服三钱,竹叶七片,水煎温服。

太阴证,中脘四肢加桂枝、白芍;两手足肘加防风、升麻。

附封罐口神胶方 破砂罐末 草鞋灰 黄泥 倾银药末 烧盐粽子各一两。共研细末。用盐卤调和胶丹。入乳钵擂细。用抿子挑封罐口。

取阳城罐一个,用盐卤练纸筋,或盐卤和罐子泥练极熟,将泥搪罐子上,约一指浓,阴干不可有裂缝,如有缝,以罐子泥补之,务要极干,方可装药入罐内。罐口用铁灯盏盖定,加铁梁于盏上,用铁丝扎紧,再用绵纸蘸蜜塞罐口缝间,外用过石膏细末醋调,多刷盏上,加炭火二块,使盏热罐口封固易干。

黄柏汤 治尸咽喉闭塞生疮,及干呕头痛食不下。

少阴证,脐腹手足心加桂枝、木通;足跟内臁加黄连、独活。

小红升 真水银 净明矾 提净火硝 上三味捣和研匀。安铁耳锅内。盖以高深宫碗。居中平稳。用煨石膏研细。揪满碗HT 。用围平锅口封好。放于风炉上。以先文后武之火。炼三炷香为度。过夜待冷。以刀刮去封口石膏。轻轻HT 抹碗HT 。将碗揭起。用小刀刮下升丹。或绿或黄或红。各自贮开。瓷瓶盛之。听用。颜色虽殊。功效则一。陈一年者。出尽火气。愈陈愈佳。此药治一切疮疡疔肿疖各毒。初起出脓时。用此掺疮口。自能呼脓拔毒。外用膏药盖之。如脓腐去净者。另用生肌长肉粉霜。如男子肾囊。女子乳头。及眼珠上下两角。或生疮毒。切勿用此丹。恐受水银之气。受患莫测。慎之。

再用大铁钉三根,钉地上,将罐子架钉上,罐底置炭火坚大者数块,外砌百眼炉,升三炷香。第一炷香,用底火,如火大则汞先飞上。第二炷香,用大半罐火,以笔蘸水,时刻刷擦铁盏。第三炷香,火平罐口,用扇 ,用笔蘸水,频频扫盏,勿使盏干,如干则汞先飞上。三炷香尽去火,冷定开看,盏上约有六七钱,刮下研极细,瓷瓶密贮。

黄柏 木通 升麻 玄参 麦冬 竹茹 前胡大青

厥阴证,头顶小腹加白芍、柴胡;男女阴器加黄连、胆草。

六仙升丹 水银 火硝 明矾 东丹 轻粉 皂矾。如红升法。

另用盐卤调罐子泥,如稀糊式,以铁线系笔头在竹管上。如阳城罐上有绿烟起,即汞走也,急以笔蘸盐泥,多多刷在出烟之处,封固为要。

上为末。每服三钱,水煎去渣,入芒硝一钱,搅匀服。如鼻中有疮,以生地汁少许,滴入鼻中,日三五度,不计时候。如欲通利,加芒硝。不欲利者去之可也。

总之,上部加川芎,中部加杜仲,下部加牛膝,手加桂枝,此系一定不移之法。

白降丹。 水银 净火硝 白矾 皂矾 炒白盐 上五味共研至不见水银星为度。盛于新大倾银罐内。以微火熔化。火急则水银上升走炉。须用 炭为妙。熬至罐上无白烟起。再以竹木枝拨之。无药屑拨起为度。则药吸于罐底。谓之结胎。胎成用大木盆一个盛水。水内置净铁火盆一个。以水盆内水。及铁盆之半腰为度。然后将前结就之胎。连罐覆于铁盆内之居中。以盐卤和黄土封固罐口。勿令出气。出气即走炉。再用净灰铺于铁盆内。灰及罐腰。将灰按平。不可摇动药罐。恐伤封口。即要走炉。铺灰毕。取烧红栗炭。攒围罐底。用扇微扇。炼一炷香。谓之文火。再略重扇。炼一炷香。谓之武火。炭随少随添。勿令间断。而见罐底。再炼一炷香即退火。待次日盆炭冷定。用帚埽去盆灰。并将封口上去净。开罐铁盆内所有白霜。即谓之丹。将瓷瓶收贮待用。愈陈愈佳。其罐内原胎。研掺癣疮神效。若恐胎结不老。罐覆盆内。一遇火炼。胎落铁盆。便无丹降。亦为走炉。一法用铁丝扎作三脚小架。顶炉内撑住丹胎。最为稳妥。此丹如遇痈疽发背毒。一切恶毒。用一厘许。以津唾调点毒顶上。以膏药盖之。次日毒根尽拔于毒顶上。顶上结成黑肉一块。三四日即脱落。再用升药敷此。即收功。此丹用蒸粉糕。以水少润。共和极匀为细条。晒干收竹筒内。各为锭子。凡毒成管。即约量管之深浅。插入锭子。上盖膏药。次日挤脓。如此一二次。其管即化为脓。管尽再上升药数次。即收功。此丹比升丹功速十倍。但性最烈。点毒甚痛。法用生半夏对搀。再加冰片少许。一方加辰砂 雄黄 硼砂 水银用。余四味。各用一两五钱。

升出研细,瓷瓶收贮,愈陈愈妙。

捻金方 治咽喉走马喉痹,脑内生痈。

三仙丹:治一切疮痈久烂或有虫不能收口,至杨梅大疮,及下身诸毒,尤为奇效。水银、白矾、牙硝各一两,此药三味,乃诸丹之本也。升成、加麝香各二分、洋片各二分,同研,名为五宝丹。再加辰砂三钱,朱砂、银朱、珍珠扫粉、青黛各五钱,名为万金丹,功效尤速。

大白降 水银 青盐 皂矾 火硝 卤砂 雄黄 辰砂 白砒 明矾上药共研匀。放阳城罐内。微火煨干后。如前法降三炷香。候冷取药不可被生人鸡犬冲破。此丹凡肿毒未成名件者。用醋调点患处头上。看毒大小。如桐子大 起。毒即消。若已成不肯穿者。亦用此丸。将膏药贴头上。半日即穿。

一法∶收贮瓶内,以蜡封口,埋土内以去燥性。

雄黄 藜芦 牙皂。

升丹法:择吉日,于净地无风处,用小铁耳锅洗净,先将硝矾研匀放锅底,后放水银在中心。择坚厚磁碗,用火烘热,姜汁涂搽内外数次,拭净,外用盐泥扎缝,再用河沙半干者盖之,以盖尽碗底,沙与锅平为准。下用小泥灶搁锅,白炭五六斤烧之,火候先小,中大,终小。碗底放米四五十粒,燃香三炷,视米黄黑色,退火,移锅别处,俟冷一夜,去沙泥扫净,轻轻起碗,丹尽升于其中,刮下兑前所加诸药,研极细,磁瓶盛之,蜡封口,勿泄气。用时用浓茶洗患处,棉花涂丹撒之,多寡随宜。丹底治疳痒诸疮,勿弃。

小白降 水银 火硝 生矾 食盐 上共研末。入倾银罐内。放炭火上。文火煎滚。滚至边上起焦黄色。候至满面俱焦黄米色为度。将罐离火候冷。再用圆正擂盆一个。裹面须拣光细者。将银罐连药轻轻倒合在擂盆内。罐口与擂盆缝间。须用绵纸条墨水润湿。加盐泥封固。然后将擂盆坐于大水盆中。罐底先盖文火。用扇扇之。先文后武。至五寸线香为度。退去炭火候冷。先埽去罐口外盐泥。然后开罐取降于擂盆底内之药。药色以洁白如霜者为上。若青黄黑色。不可用。或以银簪脚。与磨亮刀头。略沾微唾。蘸药在上。即刻起锈者为佳。用时用新绵花蘸药。敲些许于膏药上。比升药更要少些。贴后两杯热茶时。即发痛。半日即止。毒重者。每日一换膏。毒轻者。贴两三日亦不妨。若贴大肿毒上膏。先放些麝香、阿魏。然后上此药少许贴之。若要做咬头膏药代针丸。将面糊以竹片拌和做成细条。切作芝麻粒大小。放膏心中对肿头贴之。此药不可沾在指头上。沾则要疼痛发 退皮。此药陈久者。少痛。性和缓。却要多用些。如第一次降完。药色不白。可将罐内之药刮净。此药无所用处。只将降于擂盆底内之药刮出。另将水银、火硝、生矾各五分。食盐二分。并将擂盆内降不透之药。与四味一并研和。从新再入银罐。照根据前法降之。此药若一次降不如法。不妨两次三次连降。即降至十数次方能降好。计算已有水银五钱在内矣。每次只将银罐刷净。或另换新罐。每次只要用水银、火硝、生矾各五分。食盐二分。直降到好方止。初起煎时。须要火候得法。若火候不及。则罐中结胎尚嫩。水银尚活。倒合转来。非连胎坠入擂盆底内。即活水银先流入擂盆底中。若火候太过。结胎太老。非水银先已飞去。即有降不下之病。总以结胎不嫩不老为度。用 炭火最得法。凡疮毒已穿破。用水炼降药法。新炼出白降丹研细。用元色缎五寸。将降药筛匀缎上。卷紧以麻线捆扎极紧放瓦铫内。清水煮约一伏时内。换水三次。将缎先取起挂风处阴干。然后打开以鸡翎埽下。收贮瓷瓶用之。并不痛楚。

红升丹,小毒,用骨簪挑药上,如痈疽口面大者,用小筛罗挑药于内,以手轻轻弹之,均匀俱要上到。如有管,可用烂饭和红升丹捻成细条阴干,量疮深浅取用,插入疮管内,以膏贴之,其管自化。

上为细末。先噙水一口,用药一米许,搐鼻中,即吐去涎,少时见效。

从上降下法:亦用前三味,加早矾、锅巴盐各一两,用倾银罐子硝烧不破者装药,水银放中,炭火架井字样,熔化,看白烟起圈,便结胎矣。拈起,将罐覆磁盘上,盐泥封固罐口,以盘坐水盆中,四周用瓦片斜铺盖盘口,炭火烧罐底,先武后文,以炭烬为度,俟冷揭开,其丹降在盘内,刮下,收贮听用,此丹能化提脓,如硬结瘰疬不破者,磁针刺出血,饭和丹,研成鼠屎样,按入,外以膏药封之,其恶肉自溃腐。

一降 水银 朱砂 雄黄 硼砂 甘草水煮硝 绿豆煮白砒青盐 制明矾 食盐 共研末。用阳城罐装药在内。用火熔化结硬。再将新茶杯合在罐口上。四围泥固。用铜杓一个。边上画后天八卦图。内放水六七分。将茶杯放在水内。阳城罐底朝上。四面以瓦合好。上放梗炭。文武火炼三炷香为度。去火候冷开看。茶杯内药。有七八钱重。刮下研末。同二降再炼。

阳城罐升炼红升丹,名曰大升,不比三仙丹、小升力单,只可施于疮疖,若痈疽大证,非大升不能应手。

射干汤 治喉中如有物妨闷,善太息,口苦。

二降 水银 朱砂 雄黄 硼砂 火硝 明矾 皂矾 食盐 同前炼过药。共和为末。同前炼法。炼完再同后炼。

红升丹不独提脓,且能生肌,如疮毒淌水者用之,次日即转稠脓。此丹功效,用之一面提脓,一面长肉;肌肉长平,仍以此丹上之,即可结疤收口,首尾并用,所以为神也。

射干 升麻 紫菀 百合 赤苓 桔梗 木通

三降 硼砂 青黛 白砒 水银 明矾 同前炼过丹药共研极细。同前丹炼三降。灵丹俱已炼成。其色雪白。勿见铁器研细。加冰片 蟾酥 共研极细。瓷罐收贮。勿令出气。凡遇痔漏 块。将成药线插在毒内。治一切肿毒。及发背痈疽 块痔漏等毒。以去腐生新。立刻见效。

一法∶毒已提尽,将收口时,用红升丹加珍珠散各等分,乳匀名曰半提丹,用之收功甚速。

可为末。每服三钱,食后温服。如欲通利,加朴硝一钱。

五色灵药 食盐 黑铅 枯皂矾 枯白矾 水银 火硝 先将盐、铅二味熔化。入水银结成砂子。再入二矾、火硝同炒干研细。入铅、汞再研。以不见星为度。入罐内盐泥固济封口。打三炷香。不可太过。又及一宿。取出视之。其白如雪。约有二两。为火候得中之灵药。如要色紫者。加硫黄 要黄者。加明雄黄 要红者。用黑铅 水银 枯白矾 火硝 辰砂 明雄黄 升炼火候。俱如前法。凡升打灵药。硝要炒燥。矾要 枯。一方用烧酒煮干炒燥。方研入罐。一法凡打出灵药。倍加石膏和匀。复入新罐内。打一炷香。用之不痛。此五色灵药。治痈疽诸疮已溃。余腐不尽。新肉不生。撒之最妙。

拔萃丹 提脓生肌,化管如神。

喉痹饮 统治一切喉痹。

升打灵药固罐法 用阳城罐。将罐 热。捣大蒜于罐外遍擦之。再 再擦。如是三四次。再以姜醋入罐内荡之煮之。以干为度。次用黄土二分、煤炭二分。以马毛与盐水。合之固罐。一指浓阴干。裂缝再固。必要完固听用。升打灵药封口法 入药毕。盖铁盏。用铁丝HT 毕。用石膏、无名异等分。食盐减半。俱 过为极细末。醋调成膏。次加炭火二三块于盏内。外热以笔蘸药。周遭搽之。随干随搽。以口平为率。一用石膏、生白矾、食盐等分为末。水调搽之。如前。

生铅 水银 火硝 白矾 青盐

桔梗 僵蚕 玄参 贝母 牛蒡子 荆芥 薄荷 天花粉 甘草 前胡 忍冬 灯心

金蟾化管丸 水银 明雄黄 以二斤火酒渐煮添。酒尽为度。共乳细。用纸包好。取大虾蟆将药包入于肚内。去肠只留肝肺。以线缝好。再用银硝 白矾 研匀。入阳城罐内。加水半茶钟。放火上熬令枯干。罐底取放地上。再纳虾蟆于内。铁盏盖好。将盐泥固济。升文火二炷香。中火一炷香。武火一炷香。冷定开看盏上灵药。刮下研细。用蟾酥乳化为丸。如芥子大。阴干。凡一切诸漏有管者。虽弯曲之处。用一丸放膏药上。对管口自入到底方回。嫩管自化。老管自退。七日见效。如未全退。再用一丸。无不除根。

同研至水银星不见为度,入阳城罐内,铁盏盖定,以铁梁铁线扎紧,盐泥固济,先文后武,火升三炷香,冷定开看,盏内升药刮下,研细,加冰片乳匀收贮。

清灵膏 专治喉癣。

凡升药罐底药渣铲下,研细,搽癣疥颇神。

薄荷 川贝母 甘草 玉丹 元丹 冰片百草霜

五虎粉 治发背疔疮,恶疮如神,起钉拔箭,喉疳并效。

上为末。蜜调噙化,随津唾咽之。

白矾 焰硝 雄黄 朱砂 水银

防风汤 治唇生核。

用小铁锅安定,先将硝矾末堆锅底中心,用手指捺一窝,再将朱雄末倾放硝矾窝中,又以手指捺一窝,再将水银倾放朱雄窝中,上用瓷器平口碗一只盖定,外以盐泥周遭封固,放炭火上,先文后武,升三炷香火,则药上升矣。离火冷定,去泥开看,如沉香色为佳,研细,瓷瓶密贮,每用时先将疮顶上以乳汁或米汤点湿,掺药于上,过一二时辰,再掺一次,即散。

防风 黄芩 前胡 知母 干地黄 玄参 升麻 大黄 桔梗 本 甘草 麦冬 栀子 独活 菊花

小升丹

上为末。每服三钱,水煎,于食后温服,日服三次。

水银 明矾 火硝

金丹 统治一切喉症,消痰利肿如神。

用铁锅一只,将硝、矾、平汞研细入锅内,用平口宫碗一只,盖定碗口,以潮皮纸捻挤定,盐泥封口,碗底俱泥固之。用炭二斤,炉内周围砌紧,勿令火气出,如碗上泥裂缝,以盐泥补之,升三炷线香为度,冷定开看,碗内药刮下,研细,瓷瓶收贮。用之提脓长肉,小毒俱有功效。

枪硝 生蒲黄 牙皂 分半 白僵蚕 冰片

一法∶盐泥只封碗口,不封锅底,锅底上贴湿白纸一块,但看纸转黄,则药已升上矣。锅底上,以铁称锤压之。

上为极细末。瓷瓶收固,勿令走气。

一法∶以潮皮纸捻挤定,碗口外以研细石膏末按紧,不用盐泥,只用铁锤压之。

碧丹

万应灵丹一切痈疽发背诸毒,有脓怕开刀者,以针挑破浮皮,用丹一厘,醋调点患处,即溃头出脓。或发背痈疽大毒,每用一厘,针挑破醋调,点患处,一日上三次,药性内攻,深可寸余,毒瓦斯有门而泄,则毒易消。如根盘大者,用丹五厘,川贝母末一钱,浓茶卤调敷周遭,必起黄泡,自有黄水流出,其毒自消。

百草霜 甘草灰 冰片 元丹 玉丹 薄荷

水银 青盐 皂矾 生铅 生矾 火硝 白砒 硼砂 明雄

上为细末。瓷瓶收固。春夏薄荷多,玉丹少,秋冬玉丹多薄荷少。欲出痰,加制牙皂少许。凡喉痹初起,金丹不宜多用,其性善走,功能达内,轻症则不能胜药矣。碧丹消痰清热,祛风解毒,开喉闭,出痰涎最效。不比金丹迅利。凡喉痈乳蛾等轻症,祗用碧丹,重症金碧合用。初起碧九金一,吹过五管后,碧七金三。症重方用金碧各半。痰涎上壅时,金六碧四。因病之重轻,定药之多寡,无得疏忽,最宜斟酌。无痰莫浪用,此皆仙方禁剂也。

上研极细末。入小瓦罐内,顿炭火上熔化,俟药枯结住罐底,用瓦盆一个,将有药罐倒置盆内正中,罐口以盐泥封固,另用一大盆盛水,将药罐安置水内,罐口四围以砖围罐半截,下衬冷灰,然后砖上及罐底,俱架炭火,先从顶上着火,从上而下,先文后武,三炷香为度,冷定开看,盆内丹药刮下,研细瓷瓶密贮。

再又效方

白降丹 凡痈疽、无名大毒,每用少许,疮大者用六七厘,小者用一二厘,水调敷疮头上。初起者,立刻起泡消散;成脓者,腐肉即脱,拔毒消肿,诚乃夺命金丹也。

碧丹 元丹 薄荷 冰片 百草霜 牙硝 甘草硼砂

水银 食盐 皂矾 火硝 白矾 朱砂 雄黄 硼砂

共研细末,收贮勿泄气。

先将朱、雄、硼研细,再入皂、盐、硝、矾、汞,研至不见水银星为度,将阳城罐放微火上,徐徐挑药入罐化尽,微火逼令极干,所谓阴升之法,全在此刻,如火大则汞先飞走,如不干则药必倒塌无用,其难如此也。再用空阳城罐一个,两口合上,以好棉纸截寸许阔,用罐子泥、草鞋灰、光粉三样研细,以盐卤汁和练极熟,两罐口合紧,一层泥,一层纸,糊五六层候干。将地挖一小坑,用宣法碗盛水放坑内,将空阳城罐放水碗内,用瓦紧靠坑口,铺满四围,用炭盖齐地面,将有药阳城罐露地上,围以炭火 之,不可使炭火有空处,计燃三炷香完去火,冷定开看,空阳城罐内约有丹药一两,刮下研细,瓷瓶密贮。临 时,如有绿烟起处,急用罐子泥固之。降药之神,不假刀砭,一伏时便见功效,胜于刀针之险多矣。

制玉丹法 明矾碎如豆大,入倾银罐内,火 不住手搅,无块为度。次用好硝打碎,徐徐投下十分之二三,又用官硼砂打碎,亦投下十分之三,少顷再投入生矾,俟烊化复如前,投硝硼,如是渐增,直待铺起罐口,高发如馒头样方止。然后驾生炭火炼至矾枯,用净瓦一片,覆罐上,片时,取出将牛黄真者少许,水五六匙和之,即以匙杪滴丹上,将罐仍入火,烘干取下,连罐并瓦覆在洁净地上,用纸盖好,再用瓦覆之,过七日,收取。选留轻松无竖纹者用之,佳。

上降药法∶痈疽初起坚硬,未成脓者,用水调一二厘,涂于疮顶上,不可贴膏药,少顷即起一泡,挑破出水,自消。已成而内脓急胀,按之随手而起者,此脓已熟矣,用水调一二厘,点正顶上,以膏贴之,一伏时,大脓自泄,不假刀针。

制元丹法 取肥白灯草,将水湿透,用竹笔套完固者,以水湿之,将湿纸塞紧一头,纳灯草于管中,以筋筑实至满,湿纸封塞,入火 之。俟烟绝管红取出,放湿砖上,碗覆,待冷剥去外面管灰,两头纸灰,取内中灯草灰黑色成团者。

如阴疽根脚走散,疮头平陷,即用降丹七八厘,或分许,水调扫于疮头坚硬处,次日即转红活,便是吉兆。如疮毒内脓已成,久不穿溃者,只要出一小头,怕头出大了,可用棉纸一块,量疮大小,剪一孔,以水润贴疮上,然后调降药点纸孔内,揭去纸,以膏贴之,则所降之头,不致过大。若疮小药大,反令痛伤胃口, 及良肉,不可不知。

雪梅丹

鼻塞耳挺,点之自落。点痣亦落。

取大青梅,不拘多少,劈开,去核。将明矾入内,以竹签钉住,武火 梅烬,勿用。止用白矾,轻白如腻粉者,佳。用以出涎清痰甚捷。岫云山人曰∶雪梅丹,功并角药,而和平过之且简易便于修合洵秘方也。

初生小儿及妇女头面,皮肉娇嫩,不可多用,如用之不善,不无漫肿,反招怨尤。

牙痛仙方

杨梅疮,将初现之疮,用白降丹点三五个,毒俱拔出。

硼砂 蒲黄 人中白 黄柏 青黛 儿茶 马勃甘草节 冰片 麝香 僵蚕

白降丹点在疮毒上,即追蚀毒瓦斯,有几分深必追至病根方止,所以点后疼痛非常。若内脓已胀,皮壳不浓,点之便不十分痛楚,有用蟾酥化汁调白降丹用,其痛稍减。

上十一味,窳细收贮。每用时,先以水漱口净,然后吹药数次,即愈矣。岫云山人曰∶此方之妙,可比人中白散,而其效过之,余故名之为圣功丹。

凡痈疽,以红升丹提脓,兼用珍珠散收口,每见升提过甚,疮口四边起埂,亦有疮口新肉高凸者,不如用陈白降丹少许,同珍珠散用之,不但四边疮口平坦,更且不留余毒,此又外科不知之妙诀也。

捷妙丹 统治牙疳口疮,口角流涎,烂喉癣,喉疮等症。

水炼降药法∶新炼出白降丹,研细,用元色缎五寸,将降药筛匀缎上,卷紧,以麻线捆扎极紧,放瓦铫内,清水煮约一伏时,内换水三次,将缎卷取起,挂风处阴干,然后打开,以鸡翎扫下,瓷瓶收贮。凡治痈疽用之,并无痛楚。

儿茶 黄柏 五倍子 薄荷 青黛 贝母冰片

紫阳丹 提脓拔毒。

上为末,收回,每吹少许即愈。枢扶氏曰∶此方乃自制,每用辄效,故录传之,以济世人。

水银 银朱 生铅 百草霜 轻粉 杭粉 雄黄 麝香

雄黄解毒丸 治急喉痹已死者,犹可治。

共研极细末。每用少许搽之,以膏贴之。如治下疽加儿茶。

雄黄 郁金 巴豆

提毒丹

共为末。醋煮面糊为丸,绿豆大。每服七丸,清茶送下。吐去痰涎立效。如已死者,挖开口研灌之。此罗太无神方也。《证治汇补》加白僵蚕二钱 芒硝五钱尤妙。

乳香 没药 元参 前胡 血竭 麝香 生斑蝥

孙押班神方

上各乳极细末。于端午正午时和匀,瓷瓶密贮。凡初起肿毒,每用二三厘,先看疮势大小,即以膏药照疮大小,周遭用大蒜捣如泥,敷膏药上,中留一孔,入药于内,次日即起小泡,挑去水泡即消。如已溃者,掺药于疮孔内,亦能拔毒生肌,神验。

牙皂 明矾 川连

一方乳香、没药各一钱二分,血竭六分,多冰片四分,余者分两俱同,端午虔心焚香修合,每用一分,用大蒜捣如泥,敷毒四围,将疮头挑破,听疮口流水,外用膏药,中剪一孔贴之,以备疮毒出其毒瓦斯,此神速痈疽疔疮圣药也。

上各等分新瓦焙为末。每用五分,吸喉中,立愈。

阴阳至圣丹

又秘方

人参 广三七 儿茶 川倍子 血竭 藤黄 乳香 轻粉 冰片 川贝母

取明矾五钱,研末,置铁刀头上,将蜘蛛七个入矾内,刀下以炭火熔矾,以枯为度。共和为末,每用一字,吹喉中,吐出稠痰,立效。蜘蛛取大腹有苍黄脓者,佳。

共研至无声为度。阳疮每用二钱,阴疮每用五钱,掺于疮上,其余疮毒不消二次,阴疽不消三次,全愈。

又快捷方式验方 喉闭乳蛾皆治。

冯氏援生膏 治诸般恶疮,及瘰 鼠 才起者,点破即愈。

鲜土牛膝根一握,艾叶七片,捣和取汁,入人乳数匙,灌鼻孔中。须臾,必有痰涎从口鼻而出,神效无比。

雄黄 乳香 没药 血竭 蟾酥 轻粉 麝香

一方无艾叶。

上研细末。用真炭灰一斗三升,淋灰汤八九碗,用桑柴文武火煎作三碗,取一碗,收留二碗,盛瓷器内,候温将药入灰汤内,用桑柳枝搅,再以好风化锻石一饭碗,入药汤内搅匀,过宿候冷,盛瓷罐内。凡遇恶疮,贴在当头,一日一次,次日又一次,疮头自然蚀破,血水流去即愈,如药干,将前收留灰汤润之。

口疳良药方

海浮散 搽痈疽疮毒,腐去新生,乃回生保命之宝丹也。

儿茶 薄荷 生甘草 真珠 白芷 冰片黄柏 龙骨

乳香 没药

上为末。吹患处神效。初起热甚,倍薄荷。肿痛,倍白芷。久病多加真珠、儿茶、龙骨,即长肉。痘疹后去龙骨、黄柏加牛黄。疳重加滴乳香、朱砂各少许。

安箬叶上,火炙去油,乳细搽上,以膏贴之,此药未尽则提脓外出,如毒已尽,则收口,其神妙处,难以言喻。

碧雪散 专治积热,口舌生疮,兼治喉癣。

乌金膏 去腐肉,不伤新肉,最为平善,先用降香煎汤洗疮。

寒水石 石膏 马牙硝 芒硝 朴硝 硝石

巴豆

上各等分,用甘草汤,入六味,火熬令熔。再入青黛,和匀,倾出,候冷即成霜矣。研细收固。每用少许噙化,喉痹则以竹管吹入。

研烂,瓷瓶收贮,多寡看疮势大小,酌量用之。

黄袍散 治一切口疳。

灵宝如意丹 发背疔疽大毒。

真黄柏 川黄连 苏薄荷 生甘草 冰片

人参 乳香 没药 辰砂 甘草 儿茶 琥珀 珍珠 阿胶白芷 冰片 犀牛黄 当门子

缘袍散 治口疳腐烂。

上乳细,瓷瓶密贮,勿泄药味。如用,先将疮用金银花甘草煎汤洗净,每日掺药四五次,用膏盖之,脓水自然拔尽,忌口味,戒烦恼,慎劳碌。

上铜青 白芷 甘草

发背对口溃烂不收口。

上为细末同黄袍散吹之。

三仙丹 珍珠 乳香 没药 血竭

菊霜 专治风火牙痛。

共乳极细,先将温汤洗疮,棉花揩干,将药掺上,用竹纸蘸湿粘贴,一日一换。

防风 羌活 石膏 川芎 川黄连 荆芥 玄参 甘草 黄柏 槐角 连翘 黄芩 甘菊花 薄荷 白芷

治背疽大溃仅存膈膜临危者。

上十五味,各二钱,共为粗末。另将甘草五钱,煎水入药,拌匀。须要干湿得中,放铜杓内,再用潮脑六钱,匀,洒药上,净碗盖好,盐泥固封,微火升三炷香,切忌武火,恐其焦灼。升足,取碗底白霜,瓷瓶收紧,勿使见风走气。其升过药仍可拌甘草水,加潮脑,根据法再升一次。每用三五厘,擦痛处,以涎出为度。擦过三次,可保永不再发。

鲫鱼去肠,实以羯羊粪烘焦为末,干掺之,疮口自收,神效方也。

虫牙升药 治虫牙最效。

抵金散 治痈疽发背,溃后烂开作痛。

川椒末 樟脑

屎蜣螂

上放铜杓内,茶盏盖密,稠面糊口封固,安炉上,微火升之,觉樟脑气透出即取起,置地上,候冷,揭开扫取盏底者,收固,勿走风泄气。每用少许,塞痛处,立止。

研细,瓷瓶收贮,凡用将末掺上。

贴牙妙方

神功紫霞丹

黄柏 龙骨 杭粉 山栀 麝香

大蜈蚣 麝香

先将黄蜡一两,熔了入前药,和匀,摊绢上,贴牙上一夜,取下。凡黑处即是毒也,甚效。

研细。瓷瓶收贮,每用少许掺疮顶上,以膏盖之,其头即溃,并不疼痛。

拔毒生肌。

红升丹 轻粉 萆麻仁 乳香 黄丹 石膏 琥珀

共乳细末,掺上膏贴。

诸疮毒四边紫黑不消,疮口不敛。

红升丹 轻粉 雄黄 龙骨 白蔹 密陀僧 海螵蛸 麝香

共乳极细,掺上。

金蟾化管丸治一切诸漏有管者,虽弯曲之处,皆能行到,化管如神。

水银 明雄黄

共乳细。用纸包好,取大蛤蟆将药包入于肚内,以线缝好,听用。

又方

银硝 白矾

研匀。入阳城罐内,加水半茶盅,放火上熬令枯于罐底,取放地上,再纳蛤蟆于内,铁盏盖好,盐泥固济,升文火三炷香,中火一炷香,武火一炷香,冷定开看,盏上灵药刮下研细,用蟾酥乳化为丸如芥子大,阴干。凡一切管,用一丸放膏药上,对管口,自入到底方回,嫩管自化,老管自褪,七日见效,如未全褪,再用一丸,无不除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