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三焦包络命门辨,创意命门

生生子曰∶天人一致之理,不外乎阴阳五行。盖人以气化而成形者,即阴阳而言之。夫二五之精,妙合而凝,男女未判,而先生此二肾,如豆子果实,出土时两瓣分开,而中间所生之根蒂,内含一点真气,以为生生不息之机,命曰动气,又曰原气,禀于有生之初,从无而有。此原气者,即太极之本体也。名动气者,盖动则生,亦阳之动也,此太极之用所以行也。

自古以来,有些医家据《难经》中之“经曰”或“经言”之语,有9处出自《素问》,有38处出自《灵枢》,故很多人都将《难经》看作是“解经之作”,是对《内经》的注释和补充。从思想与内容上看,《难经》与《内经》属于同一理论体系,有很多共通之处,可互为补充。但笔者认为,《难经》中同样有很多独创性的见解,发《内经》所未发,具有很高的理论价值。尤其是在藏象学方面,《难经》创意命门,详论三焦,提出元气论,对完善藏象学理论体系有着非常重要的贡献。

客有问曰∶三焦包络命门者,医者之要领,脏腑之大纲,或言其有状,或言其无形,或言三焦包络为表里,或言三焦命门为表里,或言五脏各一,惟肾有两,左为肾,右为命门,命门者,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若此数者,弗能无疑,千载而下,议论不定。夫理无二致,岂容纷纷若是哉?果亦有归一之义否?予曰∶噫!医道之始,始自轩岐,轩岐之旨,昭诸灵素,灵素之妙,精确无遗。凡其所论,必因理而发;凡其命名,必因形而生。故内经之文,字无苟言,句无空发。自后凡绍此统者,孰能外灵素之范围?而今之所以纷纷者,不无其由,盖自难经始也。难经述灵素而作,为诸家之最先,因其颇有谬误,遂起后世之惑,三千年来,无敢违背,而后世之疑,莫可解救,请先悉三焦心包络而次及其他焉。夫三焦者,五脏六腑之总司;包络者,少阴君主之护卫也。而二十五难曰∶心主与三焦为表里,俱有名而无形。若谓表里则是,谓无形则非。夫名从形立,若果有名无形,则内经之言为凿空矣。其奈叔和启玄而下,悉皆宗之,而直曰三焦无状空有名。自二子不能辨,此后孰能再辨?及至徐遁、陈无择,始创言三焦之形,云有脂膜如掌大,正与膀胱相对,有二白脉自中出,夹脊而上贯于脑。予因遍考两经,在灵枢本输篇曰∶三焦者,中渎之府,水道出焉,属膀胱,是孤之府也。本藏篇曰∶密理浓皮者三焦膀胱浓,粗理薄皮者三焦膀胱薄。以及缓急直结六者各有所分。论勇篇曰∶勇士者,目深以固,长衡直扬,三焦理横。怯士者,目大而不减,阴阳相失,其焦理纵。决气篇曰∶上焦开发,宣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是谓气。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营卫生会篇曰∶营出于中焦,卫出于下焦。又曰∶上焦出于胃上口,并咽以上贯膈而布胸中。中焦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泌糟粕,蒸津液,化精微而为血,以奉生身,故独得行于经隧,命曰营气。下焦者,别回肠,注于膀胱而渗入焉。水谷者,居于胃中,成糟粕,下大肠而成下焦。又曰∶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素问五脏别论曰∶夫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气之所生也,其气象天,故泻而不藏。六节藏象论曰∶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其在心包络,则灵枢邪客篇曰∶

两肾,静物也,静则化,亦阴之静也。此太极之体所以立也。动静无间,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也,其斯命门之谓欤。

创意命门详论三焦

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其脏坚固,邪弗能容,容之则心伤,心伤则神去,神去则死矣。故诸邪之在于心者,皆在于心之包络。凡此是皆经旨。夫既曰无形矣,何以有水道之出?又何以有浓薄缓急直结之分?又何以有曰纵曰横之理?又何以如雾如沤如渎及谓气谓血之别?心主亦曰无形矣,则代心而受邪者在于心之包络,使无其形,又当受之何所?即此经文,有无可见。夫难经者,为发明内经之难,故曰难经,而难经实出于内经。今内经详其名状,难经言其无形,将从难经之无乎?抑从内经之有乎?再若徐陈二子所言三焦之伏,指为肾下之脂膜,果若其然,则何以名为三?又何以分为上中下?又何以言其为府?此之为说,不知何所考据,更属不经。客曰∶心之包络,于文于义,犹为可晓,而古今诸贤历指其为裹心之膜,固无疑矣;至若三焦者,今既曰有形,又非徐陈之论,然则果为何物耶?曰∶但以字义求之,则得之矣。夫所谓三者,象三才也,际上极下之谓也。所谓焦者,象火类也,色赤属阳之谓也。今夫人之一身,外自皮毛,内至脏腑,无巨无名,无细无目,其于腔腹周遭上下全体,状若大囊者,果何物耶?且其着内一层,形色最赤,象如六合,总护诸阳,是非三焦而何?如五癃津液别论曰;三焦出气,以温肌肉,充皮肤。固已显然指肌肉之内,脏腑之外为三焦也。又如背 篇曰∶肺 在三焦之间,心 在五焦之间,膈 在七焦之间,肝 在九焦之间,脾 在十一焦之间,肾 在十四焦之间。岂非以躯体称焦乎?惟虞天民曰∶三焦者,指腔子而言,总曰三焦,其体有脂膜在腔子之内,包罗乎五脏六腑之外也。此说近之,第亦未明焦字之义,而脂膜之说,未免又添一层矣。至其相配表里。则三焦为脏腑之外卫,心包络为君主之外卫,犹夫帝阙之重城,故皆属阳,均称相火,而其脉络原自相通,允为表里。灵枢经脉篇曰∶心主乎厥阴之脉,出属心包络,下膈历络三焦。手少阳之脉,散络心包,合心主。素问血气形志篇曰∶手少阳与心主为表里。此固甚明,无庸辨也。客曰∶既三焦心主为表里,何以复有命门三焦表里之说?曰∶三焦包络为表里,此内经一阴一阳之定耦,初无命门表里之说,亦无命门之名。唯灵枢根结、卫气及素问阴阳离合等篇云∶太阳根于至阴,结于命门,命门者目也。此盖指太阳经穴终于睛明,睛明所夹之处,是为脑心,乃至命之处,故曰命门。此外并无左右肾之分,亦无右肾为命门之说,而命门之始,亦起于三十六难曰∶肾有两者,非皆肾也,左者为肾,右者为命门。命门者,精神之所舍,原气之所系,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王叔和遂因之,而曰肾与命门俱出尺部。以致后世遂有命门表里之配,而内经实所无也。客曰∶内经既无命门,难经何以有之?而命门之解,终当何似?曰∶难经诸篇,皆出内经,而此命门,或必有据。意者去古既远,经文不无脱误,诚有如七难滑氏之注云者。唯是右肾为命门,男子以藏精,则左肾将藏何物乎?女子以系胞,则胞果何如而独系右肾乎?此所以不能无疑也。予因历考诸书,见黄庭经曰∶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阙前命门。又曰∶闭塞命门似玉都,又曰∶丹田之中精气微,玉房之中神门户。梁丘子注曰∶男以藏精,女以约血,故曰门户。又曰∶关元之中,男子藏精之所。

《素问》曰∶“肾藏骨髓之气”。又曰∶“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二阴,藏精于肾”。《难经》曰∶“男子以藏精”,非此中可尽藏精也,盖脑者髓之海,肾窍贯脊通脑,故云。

“命门”一词首见于《内经》,但其并非指言脏腑,而是指眼目或眼中之精明穴,如“足太阳之本在跟以上五寸中,标在两络命门,命门者目也”(《灵枢·卫气》)。“太阳根起于至阴,结于命门,名曰阴中之阳。”对此,清代徐灵胎在《医贯砭》中解释曰:“目为五藏六府之精气所注,故曰命门。”这也反映了眼睛在古人心中的重要地位。

元阳子曰∶命门者,下丹田精气出飞之处也。是皆医家所未言,而实足为斯发明者。又脉经曰∶肾以膀胱合为腑,合于下焦,在关元后,左为肾,右为子户。又曰∶肾名胞门子户,尺中肾脉也。此言右为子户者,仍是右者为命门之说。细详诸言,默有以会。夫所谓子户者,即子宫也,即玉房之中也,俗名子肠,居直肠之前,膀胱之后,当关元气海之间,男精女血,皆存乎此,而子由是生,故子宫者,实又男女之通称也。道家以先天真一之 藏乎此,为九还七返之基,故名之曰丹田。医家以冲任之脉盛于此,则月事以时下,故名之曰血室。叶文叔曰∶人受生之初,在胞胎之内,随母呼吸,受气而成,及乎生下,一点元灵之气,聚于脐下,自为呼吸,气之呼接乎天根,气之吸接乎地根,凡人之生,唯气为先,故又名为气海。然而名虽不同,而实则一子宫耳。子宫之下有一门,其在女者,可以手探而得,俗人名为产门;其在男者,于精泄之时,自有关阑知觉。请问此为何处?客曰∶得非此即命门耶?

生生子曰∶三十六难言肾有两脏,其左为肾,右为命门。命门者,诸神精之所舍,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故知肾有二也。三十九难言∶“五脏亦有六脏者,谓肾有两脏也。其左为肾,右为命门。命门者。

《难经》中最早提出人身有“命门”之藏,并将之明确定位在右肾。《三十六难》曰:“藏各有一耳,肾独有两者,何也?然。肾两者,非皆肾也,其左者为肾,右者为命门。命门者,诸神精之所舍,原气之所系也。故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故知肾有一也。”由此则为后世影响深远的“命门学说”之发轫。

曰∶然也。请为再悉其解。夫身形未生之初,父母交会之际,男之施由此门而出,女之摄由此门而入,及胎元既足复由此出,其出其入,皆由此门,谓非先天立命之门户乎?及乎既生,则三焦精 ,皆藏乎此。故金丹大要曰∶ 聚则精盈,精盈则 盛。梁丘子曰∶人生系命于精。珠玉集曰∶水是三才之祖,精为元 之根。然则精去则 去, 去则命去,其固其去,皆由此门,谓非后天立命之门户乎?再阅四十四难有七冲门者,皆指出入之处而言。

精神之所舍也。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其气与肾通”。细考《灵》、《素》,两肾未尝有分言者,然则分之者,自秦越人始也。追越人两呼命门为精神之舍,原气之系,男子藏精,女子系胞者,岂漫语哉?是极归重于肾为言。谓肾间原气,人之生命,故不可不重也。《黄庭经》曰∶肾气经于上焦,营于中焦,卫于下焦。《中和集》曰∶阖辟呼吸,即玄牝之门,天地之根。

在《难经》中,命门是作为肾藏的一部分存在的,是右肾的别称。在传统上,《难经》常被看作是对《内经》最早的注解,这是由于《难经》的主要精力都用于以思辨的方法来化解《内经》中存在的矛盾上,“命门”这一概念的出现,就其最初的出发点,也同样是源于这一目标,即《难经》的作者为了回答“藏各有一耳,肾独有两者”这一明显的矛盾,而被提出来的。“命门”就其本质而言,仍然是肾藏的一部分,故《三十九难》曰:“其气与肾通”,因此其诸多特性均与肾藏相类。在其功能上,“命门”则主要继承了肾藏中“藏精”与“主生殖”的这一部分,故曰:“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此命门对《内经》概念的引申,为后世命门学说的建立提供了发展空间。

故凡出入之所,皆谓之门。而此一门者,最为巨会,焉得无名?此非命门,更属何所?既知此处为命门,则男之藏精,女之系胞,皆有归着,而千古之疑,可顿释矣。客曰∶若夫然,则命门既非右肾,而又曰子宫,是又别为一腑矣,所配何经?脉居何部?曰∶十二经之表里,阴阳固已配定,若以命门而再配一经,是肾脏唯一而经居其两,必无是理。且夫命门者,子宫之门户也;子宫者,肾脏藏精之府也;肾脏者,主先天真一之 ,北门锁钥之司也。而其所以为锁钥者,正赖命门之闭固,蓄坎中之真阳,以为一身生化之原也。此命门与肾,本同一气。道经谓此当上下左右之中,其位象极,名为丹田。夫丹者奇也,故统于北方天一之脏,而其外 命门一穴,正是督脉十四椎中,是命门原属于肾,非又别为一腑也。三十九难亦曰∶命门其气与肾通。则亦不离乎肾耳。唯是五脏各一,独肾有二,既有其二,象不无殊。譬以耳目一也,而左明于右;手足一也,而右强于左。故北方之神有蛇武,蛇主阳而武主阴;两尺之脉分左右,左主水而右主火。夫左阳右阴,理之常也,而此曰左水右火,又何为然?盖肾属子中,气应冬至,当阴阳中分之位,自冬至之后,天左旋而时为春,斗杓建于析木,日月右行合在亥,辰次会于 訾,是阳进一月,则会退一宫,而太阳渐行于右,人亦应之,故水位之右为火也。且人之四体,本以应地,地之刚在西北,亦当右尺为阳,理宜然者。

所谓阖辟者,非口鼻呼吸,乃真息也。越人亦曰∶肾间动气者,人之生命,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呼吸之门,三焦之原。命门之义,盖本于此,犹儒之太极,道之玄牝也。观铜人图命门穴不在右肾,而在两肾俞之中可见也。

“三焦”在《内经》中的内容并不很多,其作用也较为单纯,主要是作为水液与气的运行通道。然而在《难经》中,“三焦”被单独提出加以讨论,并被赋予了更多的功能与特性。《难经》首先对三焦的解剖形状作了深入讨论,认为其“有名而无形”(《二十五难》、《三十八难》),“不属于五藏”,与其他五腑不同,故称为“外府”,这一思想虽在《内经》中也可见端倪,但在《难经》中才被明白无误地确定下来。对三焦的生理功能,《难经》与《内经》也有所区别,《内经》中主要强调三焦作为气血与水液运行通道的功能,但《难经》中则对此有所发展,书中特别强调了三焦具有“主持诸气”的作用。

故脉经以肾脏之脉配两尺,但当曰左尺主肾中之真阴,右尺主肾中之真阳。而命门为阳气之根,故随三焦相火之脉,同见于右尺则可;若谓左肾为肾,右肾为命门则不可也。虽然,若分而言之,则左属水,右属火,而命门当附于右尺;合而言之,则命门象极,为消长之枢纽,左主升而右主降,前主阴而后主阳。故水象外暗而内明,坎卦内奇而外偶。肾两者,坎外之偶也;命门一者,坎中之奇也。一以统两,两以包一。是命门总主乎两肾,而两肾皆属于命门。故命门者,为水大之府,为阴阳之宅,为精气之海,为死生之窦。若命门亏损,则五脏六腑皆失所恃,而阴阳病变无所不至。其为故也,正以天地发生之道,终始于下;万物盛衰之理,盈虚在根。故许学士独知补肾,薛立斋每重命门,二贤高见,迥出常人,盖得于王太仆所谓壮水之主,益火之原也。此诚性命之大本,医不知此,尚何足云?故予为申明,用广其义。即此篇前后诸论,虽多臆见,然悉揣经意,非敢妄言,凡我同心,幸为裁正。

《难经》虽有命门之说,并无左右水火之分,何后人妄臆指命门属相火耶!顾《灵》、《素》三阴三阳、手足十二经配合,皆有定偶,以象十二时、十二月、十二律之意,今又以命门为属火,则当统之于何经?十二经既无所统,则两肾皆属少阴水可知。《黄庭经》曰∶两部肾水对生门。或曰∶然则《脉诀》何谓命门配三焦,属相火也?余曰∶此高阳生之误,戴同父辩之已详。三焦是手少阳经,配手厥阴经为表里,乃手经配手经,火配火为定偶也,岂有手配足,火配水之理哉?

提出元气论

!滑伯仁《难经本义》注曰∶命门其气与肾通,则亦不离乎肾,其习坎之谓欤。手心主为火之闰位,命门即水之同气欤。命门不得为相火,三焦不与命门配,亦明矣。虞庶亦云∶诸家言命门为相火,与三焦为表里,按《难经》只有手心主与三焦为表里,无命门三焦表里之说。据此,则知诸家所以纷纷不决者,盖有惑于《金匮真言篇》王注,引《正理论》谓“三焦者,有名无形,上合手心主,下合右肾”,遂有命门三焦表里之说。夫人身之脏腑,一阴一阳,自有定偶,岂有一经两配之理哉!夫所谓上合手心主者,正言其为表里;下合右肾者,则以三焦为原气之别使而言之尔。知此,则知命门与肾通,三焦无两配,而诸家之说不辩而自明矣。或曰∶如子所云,则命门属水欤?予曰∶右肾属水也,命门乃两肾中间之动气,非水非火,乃造化之枢纽,阴阳之根蒂,即先天之太极。五行由此而生,脏腑以继而成。若谓属水属火,属脏属腑,乃是有形质之物,则外当有经络动脉,而形于诊,《灵》、《素》亦必着之于经也。或曰∶然则越人不以原气言命门,而曰右肾为命门何也?予曰∶此越人妙处,乃不言之言也,言右肾则原气在其中矣。盖人身之所贵者,莫非气血,以左血右气也。观《黄帝阴符经》曰∶人肾属于水,先生左肾,象北方大渊之源;次生右肾,内有真精,主五行之正气。越人故曰原气之所系,信有核欤。

《难经》提出三焦可通行作为人身生命之本的“元气”:

或曰∶《灵》、《素》命门有据乎?予曰,《阴阳离合篇》有“太阳根起于至阴,结于命门”。启玄子注曰∶“命门者,藏精光照之所,则两目也。”《灵枢》亦曰∶“命门者,目也。”盖太阳乃肾之表,目者宗脉精华之所聚,故特以精华之所聚处,而名之为命门也。

所以府有六者,谓三焦也,有原气之别焉,主持诸气,有名而无形,其经属手少阳。此外府也,故言府有六焉。

——《难经·三十八难》

三焦所行之俞为原者,何也?然。脐下肾间动气者,人之生命也,十二经之根本也,故名曰原。三焦者,原气之别使也,主通行三气,经历于五藏六府。原者,三焦之尊号也。故所止辄为原,五藏六府之有病者,皆取其原也。

——《难经·六十六难》

“元气”即“肾间动气”,后世医家又称之为“原气”,是人体最基本、最重要的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八难》曰:“所谓生气之原者,谓十二经之根本也,谓肾间动气也。此五藏六府之本,十二经脉之根,呼吸之门,三焦之原,一名守邪之神。”元气既称肾间动气,当产生于肾中所藏之精气,因而其产生部位在“命门”中,故《三十六难》曰:“命门者,……原气之所系也。”命门作为一藏,也因此成为人身之根本。这一思想虽然始于《难经》中,但在当时,显得过于超前了,一直没有受到重视,直至一千多年后的金元时期,这一思想才逐步发展成熟起来,成为藏象学另一新理论体系的核心内容。《难经》元气论的提出,使《内经》关于气的理论不仅系统化了,而且使其内涵也更加深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