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胃脘痛论治,胃痈门主论

脉因证治诸说 夫阴阳升降,则荣卫流通;气逆而隔,则留结为痈。胃脘痈者,由寒气隔阳,热聚胃口,寒热不调,故血肉腐坏。以气逆于胃,故胃脉沉细。以阳气不得下通,故颈人迎甚盛,令人寒热如疟,身皮甲错,或咳或呕,或唾脓血。观伏梁之病,亦有侠胃脘内痈者,以其裹大脓血,居肠胃之外故也。

内经病能论云。人病胃脘痈。当候胃脉。其脉当沉细。沉细者气逆。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则热。人迎者。胃脉也。逆而盛。则热聚于胃口而不行。故胃脘为痈也。

经曰∶中脘隐隐痛者胃疽,其上肉微起者胃痈。

胃脘当心下,主吸受饮食,若烦劳冷热,致气血痰食停瘀作痛,或肝气犯胃,及肾寒厥逆,皆能致之。

诸书少论此病,惟孙真人言此,后学以此论乃胃热为邪治之,初以疏利为先,以消毒托里退胃热,此为良法。不识病者,误人不浅,可不慎之。

马仲化云。胃为水谷之海。其经多气多血。脉见右关。本宜洪盛。今反沉细。则是胃气已逆。

又曰∶胃脘痈,人迎脉逆而盛。

症与心痛相似,但胃脘痛必见胃经本病,如胀满、呕逆、不食、便难、面浮、肢倦,与心痛专在包络者自别。

仲景云∶呕家有痈脓者,不可治呕,脓尽自愈。此不言痈之所在而言呕脓者,以其但呕而不咳,知非肺痈而为胃脘痈明矣。《内经》曰∶热聚于胃口而不行,胃脘为痈。胃脘属阳明,阳明气逆,故脓不自咳出而从呕出,脓亦不似肺痈之如米粥者,此出自胃脘,从湿化而聚结成脓,有结痰如蚬肉也。谓不可治呕,言不得用辛香温胃止呕之剂,以脓之淤浊,熏蒸谷气故呕,若脓出则呕自愈,夫痈之在胃脘之上者则然。若过乎中,在膈之下,则脓从大便而出,轻则金匮排脓汤,重则大黄牡丹汤、凉膈散选用。若脓自上而吐,轻则金匮排脓汤,重则射干汤,或犀角地黄汤加忍冬、连翘,皆因势利导之法也。脓稀呕止后,用太乙膏作丸服,虚人宜八珍加黄、忍冬、连翘之类调补之。凡舌胎经久不退,色黑垢腻,口中作甜,臭气秽浊,即是胃脘发痈之候,明眼辨之,毋俟痈成而致莫救也。

人迎者。胃经穴名。在结喉两傍。动脉应手。其脉见于左手。今右关脉沉细。人迎甚盛。则是热聚胃口而不行耳。灵枢经脉篇谓。人迎大三倍于寸口。则胃经为实。即此验之。而知胃脘痈之脉也。

《素问》∶帝曰∶人病胃脘痈者,诊当何如?岐伯曰∶诊此者当候胃脉,其脉当沉细,沉细者气逆;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则热。人迎者胃脉也,逆而盛则热聚于胃中而不行,故胃脘为痈也。

治法须分新久,初痛在经,久痛入络,经主气,络主血也。初痛宜温散以行气,久痛则血络亦痹,必辛通以和营,未可概以香燥例治也。其因胃阳衰而脘痛者,食入不运,当辛甘理阳。香砂六君子汤加桂枝、良姜。

胃脘痈则有虚实二种∶其实者易消,若作脓,必大吐脓血而愈;惟虚症则多不治。先胃中痛胀,久而心下渐高,其坚如石,或有寒热,饮食不进,按之尤痛,形体枯瘦,此乃思虑伤脾之症,不待痈成即死。故凡腹中有一定痛处,恶寒倦卧,不能食者,皆当审察,防成内痈。甚毋因循求治于不明之人,以至久而脓溃,自伤其生也。

仲景云。呕家有痈脓者。不可治呕。脓尽自愈。此不言痈之所在。而言呕脓者。以其但呕而不咳。知非肺痈。而为胃脘痈明矣。内经曰。热聚于胃口而不行。胃脘为痈。胃脘属阳明。阳明气逆。故脓不自咳出。而从呕出。脓亦不似肺痈之如米粥者。此出自胃脘。从湿化而聚结成脓。有结痰如蚬肉也。谓不可治呕。言不得用辛香温胃止呕之剂。以脓之瘀浊。熏蒸谷气。故呕。若脓出则呕自愈。夫痈之在胃脘之上者则然。若过乎中。在膈之下。则脓从大便而出。轻则金匮排脓汤。重则大黄牡丹汤、凉膈散选用。若脓自上而吐。轻则金匮排脓散。重则射干汤。或犀角地黄汤加忍冬、连翘。皆因势利导之法也。脓稀呕止。后用太乙膏作丸服。虚人。宜八珍加黄 、忍冬、连翘之类调补之。凡舌苔经久不退。色黑垢腻。口中作甜。其气秽浊。即是胃脘发痈之候。明眼辨之。毋俟痈成而致莫救也。

《圣济录》云∶胃脘痈,由寒气隔阳,热聚胃口,寒热不调,故血肉腐坏。以气逆于胃,故胃脉沉细。以阳气不得上升,故人迎热盛,令人寒热如疟,身皮甲错,或咳嗽,或呕脓唾血。若脉洪数,脓成也,急排之。脉迟紧,瘀血也,急下之,否则其毒内攻,腐烂肠胃矣。

因肝乘胃而脘痛者,气冲胁胀,当辛酸制木。吴萸、白芍、青皮、木瓜、浓朴、延胡、金橘。因肾寒厥逆而脘痛者,吐沫呕涎,当辛温泄浊。吴茱萸汤。因烦劳伤气而脘痛者,得食稍缓,当甘温和中。小建中汤。因客寒犯膈而猝痛者,呕逆不食,当温中散寒。大建中汤加白蔻仁。积寒致痛,绵绵不绝,无增无减,当辛热通阳。术附汤加浓朴、草蔻。火郁致痛,发则连日,脉必弦数,当苦辛泄热。姜汁炒黄连、山栀泻火为君,香附、川芎、陈皮、枳壳开郁为臣,反佐炮姜,从治为使。痰积脘痛必呕恶,清中汤加海石、南星、香附。停饮脘痛必吞酸,胃苓汤、左金丸。食滞脘痛必嗳腐,香砂枳术丸加半夏曲。气郁脘痛,必攻刺胀满,沉香降气散。伤力脘痛,必瘀血停留,郁金、归尾、桃仁、苏木,或手拈散。怒气脘痛,必呃逆胸痞,半夏泻心汤。

胃痈,胃阳遏抑病也。若脉洪数,脓已成也,急用排脓之剂。脉迟紧,属瘀血也,急当议下。否则毒瓦斯内攻,肠胃并腐,其害不小。但此症又不比肺痈之可认,苟不呕脓血,未免他误矣,疡医可不知方脉之理乎。据此则知胃痈之症,端由胃阳之遏。然其所以致遏,实又有因,不但寒也。必其人先有饮食积聚,或好饮醇醪,或喜食煎 ,一种热毒之气,累积于中,又或七情之火,郁结日久,复感风寒,使热毒之气,填塞胃脘。胃中清气下陷,故胃脉沉细,惟为风寒所隔,故人迎紧盛也。若有此二脉,非胃痈而何。然症之成也必以渐,而治之之法亦不可混施。

石顽治谈仲安。体肥善饮。初夏患壮热呕逆。胸膈左畔隐痛。手不可拊。便溺涩数。舌上苔滑。食后痛呕稠痰。渐见血水。脉来涩涩不调。与凉膈散加石斛、连翘。下稠腻颇多。先是疡医作肺痈治不效。予曰。肺痈必咳嗽吐腥秽痰。此但呕不嗽。洵为胃病无疑。下后四五日复呕如前。再以小剂调之。三下而势甫平。后以保元、苓、橘平调二十日而痊。先时有李姓者患此。专以清热豁痰解毒为务。直至膈畔溃腐。脓水淋漓。缠绵匝月而毙。良因见机不早。直至败坏。悔无及矣。

李东垣曰∶脏腑肠胃内疮内疽,其疾隐而不见,目既不见,手不能近,所为至难,可以诊其脉而辨之,亦可知矣。有胃脘痈者,当候胃脉,人迎者,胃脉也。其脉沉细者气逆,逆则甚,甚则热聚胃口而不行,胃脘而为痈也。若其脉洪数者,脓已成也;设脉迟紧,虽脓未就,已有瘀血也。宜急治之。不尔,则邪气内攻,腐烂肠胃,不可救也。

蛔动脘痛,必有休止,安蛔丸。痛久不愈,必入血络,归须、桃仁、延胡、紫降香,或失笑散,效。若痛而肢冷,脉微欲绝,桂心煎服甚效。凡痛有虚实,按之痛止者为虚,按之痛反甚者为实。虚者,参术散。实者,栀黄丸。痛甚者脉或伏,用药不宜守补,参、 、术、地之属。以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故也。若膈间肿痛,不能进食,但喜水饮,或咽肿,人迎盛而气口紧者,当作胃脘痈治。

胃痈亦生腹内,痛在心下脐上。其有红肿见于胸下者,此躯廓之伏梁痈,非胃痈也。肠痈痛在下腹左右少腹间,以此为异云云。凡内痈脓未成,皆宜从清导之。已成脓者,必溃脓。胃痈之脓,有呕退场门者,有下溃于肛者。

《百效全书》云∶胃脘居心穴之下,其生痈也,外证寒热如疟,胃浊则肺金失养,或咳或呕,或唾脓血,皮肤错纵。多因饮食七情火郁,彼又外感寒气,使热浊之气填塞胃脘,胃中清气下陷,故右关脉来沉细,胃中又为寒气所隔,故人迎脉来紧盛,有此二脉,胃痈始成。宜大射干汤。如痰气上壅,甘桔汤;大便不利,太乙膏作丸服之;小便赤涩,腹满不食,三仁汤;脓出食少,补中益气汤。

〔胃脘痈〕由热毒攻聚胃口而发。《灵枢经》曰∶中脘穴属胃,隐隐痛者,胃脘痈也。《圣济总录》曰∶胃脘痈,不比肺痈之可认,苟不呕脓血,未免他误矣。其症气逆于胃,脉必沉细,或阳气为风寒所遏,不得上升,人迎必盛。人迎者,胃脉也,盛则热矣。

治验 江应宿治上舍汪中宇,患喉肿不进饮食,腹中不饥,但日饮清茶数盏,召余视之。诊得气口紧数,此胃痈也。脓已成,宜引下行。投以凉膈散,稍稍利一、二度,次早吐脓血,再服射干汤一剂,即知饿索饮食,六剂全愈。

窦汉卿曰∶凡内痈,余尝以薏苡仁汤、牡丹皮散、太乙膏治之亦效。若吐脓血,饮食少思,宜助胃壮气为主,而佐以前法,不可专治其疮。

诊得此脉,即胃脘痈之候。其人必寒热如疟,身皮甲错,咳呕脓血,若脉洪数,则脓已成,急宜排脓。如脉迟紧,乃属血瘀,急当议下,否则毒瓦斯内攻,肠胃并腐。如初起寒热如疟,咳吐脓血,射干汤。若风热固结,唇口 动,薏苡仁汤。积热不散,清胃散、芍药汤。毒成未溃,内消沃雪汤。未溃毒盛,东垣托里散。胸乳间疼,吐脓腥臭,牡丹散。若在膈下,脓出大便,排脓汤。脓稀,太乙膏。虚者,八珍汤加黄 、忍冬、连翘。

石顽治谈仲安,体肥善饮,初夏患壮热呕逆,胸膈左畔隐痛,手不可拊,便溺涩数,舌上胎滑,食后痛,呕稠痰,渐见血水,脉来涩涩不调。与凉膈散加石斛、连翘,下稠腻颇多。先是疡医作肺痈治不效,予曰∶肺痈必咳嗽,吐腥秽痰。此但呕不嗽,洵为胃病无疑。下后四、五日,复呕如前,再以小剂调之,三下而势甫平,复以保元苓橘平调,二十日而痊。先时有李姓者患此,专以清热豁痰解毒为务,直至膈畔溃腐,脓水淋漓,缠绵匝月而毙。良因见机不早,直至败坏,悔无及矣。

朱丹溪曰∶内疽者,因饮食之毒,七情之火相郁而发,用射干汤主之。

胃经穴人迎,在结喉两旁,动脉应手,其脉见于左手。人迎盛,则热聚胃口为痈,肺痈咳脓如米粥。

治方 治热聚胃脘,留结为痈,连翘升麻汤方。

冯鲁瞻曰∶胃痈者,胃为水谷之海,多气多血多热,若邪热内泊,则两热相合,故结为痈。而胃脉必沉细,人迎必甚盛,盖胃脉见于右关,本宜洪大而反沉细者,足见胃气之逆也。人迎者,胃经穴名,在结喉两旁,亦有动脉应于其间,见于左寸。今若人迎甚盛,而右关沉细,则愈见热壅聚于胃口而不行,故不能充于脉耳。人见人迎脉盛,误为伤寒,禁其饮食,则必死。

胃痈但呕脓,以其结聚胃脘,从湿化也。凡舌苔经久不退,色黑垢腻,口甜气秽,即胃脘发痈之候。用凉膈散加石斛、连翘。下尽宿垢,再以保元汤加苓、橘。调理可安。

治胃腑实热,留结为痈,阳气不得下,胃脉沉细者,犀角汤方。

又曰∶胃脘痈者,何以别之?《内经》云∶人病胃脘痈者,当论脉沉细,沉细者气逆,逆者人迎反甚,则热聚于胃口而不行,故胃脘为痈也。治法与肠痈同,初以疏利之药导其滞,次用排脓消毒托里之药调之,此其大法也。

胃脘痛脉候

犀角 栀子仁 赤芍药 赤茯苓 黄芩 射干 大黄

张仲景曰∶胃痈初起,中脘穴必隐痛微肿,寒热如疟,身皮甲错,并无咳嗽咯吐脓血,由饮食之毒,七情之火,热聚胃口而成痈也。脉来沉数者,清胃射干汤下之。若脉涩滞者,瘀血也,牡丹皮汤下之。脉洪数者,脓已成也,赤豆苡仁汤排之。体倦气喘作渴,小水频数者,肺气虚也,补中益气汤加麦味补之。

弦为痛,涩为痛。胃脉微滑为痰饮,滑实为宿食。沉紧为冷积,沉涩为气滞。数大为火,芤弦为血,忽大忽小为虫。沉小者生,实大浮长者死。

上七味粗捣筛,每服五钱匕,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滓,入蜜一匙搅匀,再煎一两沸,食后温服。

胃痈门主方

附方

治荣卫不流,热聚胃口,血肉腐坏,胃脘成痈,射干汤方。

大射干汤 治胃痈始成。

〔阳衰〕香砂六君子汤 六君子汤加木香、砂仁。

射干 栀子仁 赤茯苓 升麻 赤芍药 白术

射干 升麻 白术 赤芍药 赤茯苓 山栀仁水煎熟,入蜜生地汁和服。

〔肝乘〕枳壳煎 枳壳汁 乌药汁 白芍汁 木香汁 灯心土

上六味 咀,如麻豆大,每服五钱匕,水一盏半,煎至八分去滓,入生地黄汁一合,蜜半合,再煎三沸,温服不拘时候,日二服。

甘桔汤 治胃痈痰气上壅。

砂仁 二味煎冲诸汁服之。

甘草 桔梗 麦门冬 水煎服。

〔肾厥〕吴茱萸汤 见三卷呕吐。

三仁汤 治胃痈小便赤涩,腹满不食。

〔烦劳〕小建中汤 桂 芍 草 姜 饴 枣

薏苡仁 桃仁 冬瓜子仁 牡丹皮水煎服。

〔客寒〕大建中汤 见二卷汗。

射干汤

〔积寒〕术附汤 见五卷痉。

射干 升麻 犀角 麦门冬 元参 大黄 黄芩 芒硝 栀子 竹叶 水煎服。

〔火痰〕清中汤 见本卷心痛。

赤豆苡仁汤

〔饮痛〕胃苓汤 见一卷中风。

赤小豆 防己 薏苡仁 甘草 水煎,食远服。

〔肝火〕左金丸 见一卷火。

〔食痛〕香砂枳术丸 见本卷头痛。

〔气郁〕沉香降气散 见三卷郁。

〔血滞〕手拈散 见本卷心痛。

〔痞痛〕半夏泻心汤 见一卷温。

〔蛔动〕安蛔汤 见三卷呕吐。

〔络痛〕失笑散 灵脂 蒲黄 等分,水酒煎。

〔虚痛〕参术散 参 术 草

〔实痛〕栀萸丸 山栀 吴萸

〔初起〕射干汤 射干 山栀 赤茯 升麻 赤芍 白术 煎去渣,入地黄汁一合,煎服。

〔风热〕薏仁汤 薏仁 防己 赤小豆 炙草 等分。

〔积热〕清胃散 见二卷衄血。

〔积热〕芍药汤 赤芍 石膏 犀角 麦冬 木通 朴硝 荠 升麻 元参 甘草

〔毒成〕内消沃雪汤 归 芍 翘 芷 贝 陈 乳 没 甘草节 角刺 花粉 甲片 银花

水酒煎。

〔毒盛〕东垣托里散 银花 当归 大黄 牡蛎 花粉 角刺 连翘 朴硝 赤芍黄芩 水酒煎。

〔脓臭〕牡丹散 丹皮 地榆 薏仁 黄芩 赤芍 桔梗 升麻 甘草 败酱

〔已溃〕排脓汤 汤或作散,见二卷肺痈。

〔脓稀〕太乙膏 地 芍 归 芷 桂 元参 大黄 麻油二斤,熬,去渣再熬,下黄丹。

〔调补〕八珍汤 见一卷中风。

〔呕脓〕凉膈散 见一卷中风。

〔调补〕保元汤 见一卷火。

胃脘痛脉案

房叔 胃脘痛,脉细涩,服香砂六君子汤去白术,加煨姜、益智。痛定后,遇劳复发,食盐炒蚕豆,时止时痛。予谓昔人以诸豆皆闭气,而蚕豆之香能开脾,盐之咸能走血,痛或时止,知必血分气滞,乃用失笑散,一服痛除。

巢氏 素有胃气,或用温胃之剂,不效,延至痛引背胁,脉短涩。予谓短为宿食,涩为气中血滞,宜 痛无已也。用延胡、五灵脂、当归、红曲、降真香末,痛止。

史 脘痛日久,血络亦痹,理用辛通。当归须、延胡索、橘络、香附、枳壳、降香、郁金汁,服效。

张 操劳伤阳,脉迟小,胃口隐痛,绵绵不已,治用辛温理气。制半夏、良姜、金橘皮、茯苓、檀香、归须、韭子,一啜痛止。

薛 痛久热郁,口干内烦,不宜香燥劫液,询得食痛缓,知病在脾之大络受伤,由忍饥得之。甘可缓痛,仿当归建中汤法。炒白芍、当归、炙草、豆豉、橘白、糯稻根须、饴糖,数剂痛定。常时食炒粳米粥,嗣后更与调养胃阴。杏仁、麦冬、白芍、当归、蒌仁、半夏,南枣。数服痛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