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rangetekint.com

中医临床诊断治疗学发展得成熟,中药要如何复兴呢大赢家比分

答:从民国十八年汪精卫要废中医始,我们的卫生主管当局,始终无所不用其极地,用尽各种毒辣手段在做废除中医、中药,消灭中医药的恶毒阴谋,大众却看不到中医能保留到现在的一页血泪史。

答:今日在提倡科学中药之际,有百分之八十~九十的病患会说:医生,拿汤药就好!

民国时期,面对西医严峻冲击和挑战的中医药界,虽然由于社会及自身诸多方面的原因,在寻求自我更新发展的道路上障碍重重,有关中西医对比、争论等思潮迭起,但在清醒地认识到中西医学之间的区别和差距后,融会西医新知与时俱进,并时有创新,成为这一时期中医的一大特色。这一时期的中医学,在学科建设、基础理论、临床诊疗、中药学等方面,都或多或少地融入了西医学的内容。 在学科建设方面,中医参照近代自然科学的分类方法,对中医学科的设置和中医教材的编写采纳一些相关的西医内容。1933年,中央国医馆公布《中央国医馆整理国医药学术标准大纲》,把中医学分为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两大类,并且初步确立了这两大学科下属各门科目的内涵与外延。教材编写逐步系统化:何廉臣、史铁生主张仿照欧美先进国家治科学之法编写教材;1928、1929年曾两次召开全国教材编辑委员会会议,各地涌现的中医教材讲义有172种之多。 民国早期中医对西医解剖学知识的融会,不可否认,有将中西医对待脏腑的观念强行比附对应情况的存在,但应指出的是,有一些医家如恽铁樵等,已经认识到了中西医脏腑实质的不同。在对待西医解剖学说的问题上,采取了一种比较明智的态度,吸取之,可以有助于更好地认识中医的脏腑学说;但并不强行将其融合,任其两者共存。对于西医的生理、病理学说,这一时期的许多医家都主张将其吸收到中医学中来。 民国时期,中医临床诊断、治疗学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但对一些重大疫病的病名、病因病机、诊断等的认识上,中医在坚持中医自身理论的同时,仍会适当地融合西说,时有创新。如一些重大疫病,早期多据症状命名,如鼠疫又被称为痒子症、耗子症、核症、核瘟等,民国中医接受西说后,将其细化为腺性鼠疫、败血性鼠疫、肺鼠疫。神州医药会组织全国医家展开痉瘟、伏瘟、疫痉、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急头风等病名的讨论。1932年,严苍山在《疫痉家庭自疗集》扉页上写“脑膜炎”,适合当时民众的需要,中西医病名相对应,有坚持,有融合。 在病因病机方面,随着对西医细菌等病因学说接触的增多,一些医家开始尝试用这些西医知识来认识、解释各种疫病。譬如认识到鼠疫是由鼠疫杆菌经蚤类或鼠疫病人飞沫等途径传染;霍乱是由霍乱弧菌引起,通过被此菌污染的饮食物及霍乱病人的吐泻物等进行快速传播等。部分医家还将中西医的病因学说进行比较,在用中医病因病机学说分析疫病的同时,适当地参合一些西医知识,有助于对疫病的诊治。 民国时期的部分中医,接受部分西医诊断学知识,引用实验室诊断方法鉴别诊断疾病;将一些西医诊断器械如探喉镜、体温计、听诊器、脉压计、压舌板、X线摄片技术等,引入到诊断实践中来,在一定意义上提高了中医诊断的客观性。 西医治疗细菌感染,在磺胺药和青霉素发明前,并无优势;发明之后,又受社会、经济等诸多条件的影响和限制,优势难以发挥,因此民国中医仍然有较多的优势。即使如此,部分中医仍然能够主动融会新知,并进行一些可贵的探索。 譬如时逸人、陆渊雷、施今墨等参考西医相关知识,对一些重大疫病的病因病机、诊断的认识渐趋清晰,在治疗模式上,开始初步尝试将中医辨证论治与西医辨病治疗应用到临床实践中。如张锡纯石膏加阿斯匹林汤,中西药物联用;在时疫医院里,采用中西医两法,使用盐水静脉注射治疗霍乱;中医李建颐还发明二一解毒注射液,用于临床鼠疫的治疗。 这一时期,一些中医还撷取西医部分药理学内容,对中药的研究也开始转向药物成分的提取、分析。当时已有医家认识到不能单纯依靠化学分析方法来确认中药疗效,这种观点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简言之,在国家内忧外患、疫病流行以及中西文化激烈碰撞和融合的环境中,民国中医融会新知,与时俱进,始终是中国社会防治疾病的中坚力量。 民国时期,在西学东渐和日本明治维新废除汉医成功的影响下,政府限制中医,甚至听任废止中医,致使中医教育被摒弃于官方学制之外。中医教育合法化直接影响中医执业的合法化,成为中医界图存与发展的命脉所在,为此中医药界进行了长达30余年的抗争。 1912年11月,北洋政府教育部《中华民国教育新法令》未将中医列入“医药学教育规程”,这就是史上著名的“漏列中医”事件。上海神州医药总会会长余伯陶等首先提出抗议,并在一年内联合19个省市的中医药同仁,组织“医药救亡请愿团”,掀开近代史上中医抗争的第一幕。迫于舆论压力,教育部、国务院复文:无意废弃中医,准许中医学校开办。随后,上海、浙江中医专门学校、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等相继成立,但中医加入学制却被“暂从缓议”,中医学校只能在内务部而不是在教育部立案,因而中医并未真正加入学制。学制外中医学校毕业生,不能获得合法的执业资格。 1929年2月,南京政府卫生部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通过余云岫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即近代中医史上著名的“废止中医案”。同时余氏另拟《请明令废止旧医学校》送呈教育部,要求“明令禁其传习,废其学校”。此案一经公布,全国舆论哗然,各地中医药团体及报社、商会纷纷致电南京政府,表示强烈反对。随后成立全国医药团体代表大会,推选代表赴京请愿。3月,代表们分别向国民党第三次全代会、国民政府、行政院、立法院等请愿。最终迫使“废止中医案”未予实行。 1930年5月,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举行第226次中央政治会议,通过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关于设立中央国医馆的提案。中央国医馆成立,中医存废斗争一度有所缓和,但国民政府教育当局对中医教育的限制仍然存在。1929年8月,教育部第949号部令取缔中医学校,禁止各校招生。教育部、卫生部主张将中医学校改为学社、传习所,不列入学制。 1937年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上,焦易堂等53位中委提出“责成教育部明令制定中医教学规程编入教育学制系统以便兴办学校而符法令案”获会议通过。经多方努力,重庆政府教育部于1938年颁布了《中医学校通则》,1939年5月公布五年全日制《中医专科学校暂行课目时数分配表》,中医界抗争数十年的中医教育合法化取得了初步成果。1943年9月公布的《医师法》,明确将“在中医学校修习医学,并经实习成绩优良,得有毕业证书者”作为中医通过“检核”的条件之一。据统计,经过中医师检核委员会议认证,前后共有60所中医院校颁发的毕业证书获准通过检核。 但好景不长。1946年2月,国民政府教育部指令上海市教育局取缔上海中医学院及新中国医学院。同年6月,南京政府卫生署命令各地卫生局,规定中医不得再称医师,公然否定1943年公布的《医师法》。1947年11月,上海不准各中医学校毕业生参加中医特种考试,使中医教育再受重创。 中医教育是关系到中医药学能否生存和发展的关键,因而成为存废双方历次斗争的焦点。民国时期,中医药界在抗争的同时,借鉴西医学教育,兴办中医学校,培养中医人才,不断改进自身,为发展中医教育进行了艰苦的探索。

•近20年来,中医药在海外发展迅速,但世界各地的中医药发展并不均衡,总体来看,北美州、东南亚、大洋洲、欧洲发展较快,南亚、中东、南美、非洲发展缓慢。•中医作为一个医学体系尚未得到西方社会和医学界的广泛认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中医药文化的宣传不力、西方民众的中医药理念普及率低是其中重要的原因。•要在政府主导下,制定中医药国际发展战略目标,充分发挥民间行业组织的作用,发挥海外华人中医药群体的作用,创造良好的国际发展环境,推动中医药国际发展。传统医药产业是一个国际公认的朝阳产业,中医药则是传统医药产业中的朝阳产业。近20年来,中医药在海外发展迅速,但世界各地的中医药发展并不均衡,总体来看,北美州、东南亚、大洋洲、欧洲发展较快,南亚、中东、南美、非洲发展缓慢。目前中医药在西方国家归属于替代医学或补充医学。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目前受过专业培训的中医药人员约50多万名。70%以上都是通过各国当地的业余中医学校培训或毕业,其中30%是西医医生;45%是理疗师、自然疗法治疗师、护士等;30%没有医学背景,5%是毕业于中国中医药院校的中医医生。他们中大部分自开门诊,60%以针灸治疗为主;30%针灸加中成药治疗;5%以中药饮片、中成药治疗为主;还有5%从事中医推拿或加针灸治疗,共有30多万家私人中医诊所。海外中医教育海外中医教育包括业余和全日制中医药教育两部分。业余中医药教育从20世纪上半叶至今,中医药教育在世界各国的规模逐步扩大。由最初小规模的中医培训班和进修班,发展成为私立中医学校和中医学院。现在海外大约有中医药业余教学机构1500多所,每年向全球输送30000多名中医专业人员。这些中医教学机构还承担各国专业学术团体会员中医药再教育的职能。这1500多所中医教育机构大部分属于民间组织的成人教育范畴,教学的规模、形式、学时相差巨大。到目前为止,这些业余中医教育机构尚无统一的中医药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和教材,师资差异大,具有资格的中医讲师匮乏,更谈不上建立中医药教育的统一标准。2006年11月20到23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意大利米兰讨论制定世界传统医药教育计划,其中包括中医药教育。通过该会议的认真讨论,最后制定中医药业余教育学时:理论+实践=1560学时;自学+实习=900学时,总学时为2460学时。全日制中医针灸教育澳大利亚开设三种本科中医教育:中医专业四年制学士学位教育、针灸四年制学士学位教育和中医针灸五年制双学士学位教育。新西兰开设中医专业四年制学士学位教育、针灸专业三年制或四年制学士学位教育。新加坡中医学院在校生800多人,包括日间班5年制和夜间班7年制,课时都是5100学时,其中临床实习1900学时。新加坡中医研究院、南洋理工大学分别与中国不同的大学联办中医本科学位教育。马来西亚已把中医纳入高等教育,学制4到5年。泰国有7所大学设有中医系。韩国每年全国培养出800人左右的韩医师,大部分为2年预科和4年本科的6年制中医教育。南非西开普大学设有中医专业,学制5年。在美国开中医针灸学校必须要得到各州政府批准,并通过“全美针灸与东方医学院校论证委员会”的认证,论证要达到全部14项的要求。学制:三年制(在校读书时间不得少于27个月),最低要求为: 705小时中医针灸课程;660小时临床实习;450小时生物医学课程;90小时与病人交流、伦理学习等。课程结束合格者获得硕士学位。美国设有全国统一考试,考试通过者可以到州政府申请针灸执照。目前,在美国有62个合格的针灸学校或针灸系, 其中康州的桥港大学针灸学院是唯一在综合性大学里的针灸学院, 而大多数都是独立的针灸学院。英国的大学与中国中医药大学开展合作办学,使中医药教育真正进入欧洲的高等学府殿堂,但是由于校方对中医药教育的投入资金非常有限,没有政府的资助,大多以由学生的学费收入为支撑,昂贵的学费和办公行政开支,使英国的中医药大学教育面临着生存困境,不仅未能在其他欧洲大陆国家得到复制甚至发展,就连开办中医药专业的9所英国大学都难以维持生计。显然这种办学模式有明显的局限性,其发展和壮大受到太多制约,需要总结经验教训。世界各大出版集团争相出版中医药书籍和教材,既有国内主要中医药专著的翻译本,也有国外中医药专家自行编撰的教材和著作。服务对象及纳入医保情况海外中医医疗服务的对象主要以所在国当地人为主,其中既有皇室成员、首相和议员,也有知识分子和平民百姓,涵盖各阶层人士,学历越高者越相信中医。接受中医针灸治疗的疾病以慢性病为主,比如皮肤病、过敏性疾病、忧郁症、痛症和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目前中医疗法(含针灸、推拿或使用中药)在海外纳入当地医疗保险的国家还不多,中医治疗费用报销覆盖率相对较低,欧洲仅部分国家得到医疗保险公司的报销。爱尔兰每个病人每年可以报销7~12次,每次50%,只限针灸和推拿;瑞士针灸治疗可以报销50%到90%不等,中药推拿必须要有附加保险才能得到部分报销;荷兰针灸可以有70%到100%的报销,但必须购买附加保险,中医治疗、推拿或使用中药不能报销,但诊费可以得到报销;德国每年可以报销10次,但仅限痛症的针灸治疗;法国针灸治疗能报销10%到20%;奥地利国民医疗保险能报销10%,私人保险可报销80%。中医药行业组织在西方国家中医药行业组织有两派阵容:西医派是指以从事中医、针灸的西医医生为主组成;传统派是指以非西医人士,包括理疗师、中医师、从中国毕业的中医师及当地没有西医背景的中医师等。行业协会在海外成立比较容易,但每个协会必须要在政府商会或经济法院登记注册。其基本职能包括:1.审查批准入会资格。2.监督行医规范。3.督促会员参加继续教育。4.监督中医药教学水平和评估。5.指导和协调中医临床、科研和教学研究。6.与政府和医疗保险公司沟通,传达政府对中医药新动向及推动中医药立法等。有些国家同类学会较多,为便于统一与政府对话或处理突发事件,就成立学会联合会。目前在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是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和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为了保护中医药产品进出口批发商的利益和自我约束力,有些国家还成立了商会组织。例如,新加坡中医药保健品商会、欧洲中药商会等。全球现有大小中医药团体1200多个。由于对中医的了解不足和中西文化背景的差异,大部分海外的西医医疗界对中医、中药、针灸、推拿的观念和中国中医师的认识相差很大。因此,各个国家对中医和针灸立法承认的程度也不相同。目前,海外华人中医针灸群体对立法呈矛盾心态,一方面盼望立法能对合法行医提供法律保障。另一方面又担心立法后对华人中医师语言条件要求比较苛刻,难以符合行医条件。立法以前,大家无法可依,尚且自由。立法后,有些人合法了,很多人可能就非法了。也可能水平低的合法了,高的反而不合法了。中医药相关产品认证情况据不完全统计,海外中医药用品批发商有3000多家。传统药国际市场目前已达900多亿美元,欧盟占全球市场45% ,中国只占全球市场1.73% (不包括中国国内市场和出口提取物,因提取物均是加工食品用)。欧美中药颗粒剂市场80%以上由台湾和日本占领,日本针灸针也占领50%以上的欧美针灸针市场。ISO13485是医疗器械国际标准认证,针灸针也属于医疗器械,必须要有此认证。每个地区又有不同的要求,欧盟需要CE认证,美国需要FDA认证,加拿大需要CMDCAS认证,日本需要厚生省的QMS认证,其他国家没有特殊要求,有的国家认可FDA认证,有的东南亚国家认可日本认证。在西方国家所有的针灸针必须都是一次性的,独立包装,包装上面要有当地的文字说明,只允许销售给专业人员。中药产品的销售渠道中药产品的销售渠道一般为中医诊所、草药和保健品商店,也有小量在中国杂货店销售。中药饮片、单味颗粒剂在世界大部分国家作为食品补充剂。除濒危物种和有毒违禁品外,都可随便销售和使用,唯有德国只能在西药房和中医院销售。中成药保健品在加拿大、澳大利亚、东南亚、俄罗斯、尼日利亚等国家要求以补充医学药品或天然健康产品登记注册,在欧盟要以传统药品身份简化注册,也有很多国家按照食品补充剂销售和使用。禁止销售和使用的濒危野生动植物产品有:虎骨、豹骨、犀牛角、象牙、羚羊角、麝香、熊胆、穿山甲、龟板、玳瑁、眼镜蛇、海马、石斛、白及、沉香、狗脊、云木香、天麻、人参、西洋参、芦荟、肉苁蓉、胡黄连。由于毒性等原因被禁的中药品种有:麻黄、草乌、川乌、附子、马钱子、关木通、广防己、马兜铃、青木香、细辛、天仙藤、洋金花、火麻仁、罂粟壳,还有些西方国家不准销售和使用的延胡索、贝母、厚朴、紫草、佩兰、款冬花、千里光、大腹皮、红曲、麻黄根、罗布麻、洋地黄、巴豆、汉防己、菖蒲、苦楝皮、泽兰、颠茄、砒霜、轻粉、雄黄、鸡内金、蚕砂、五灵脂、斑蝥、蟾蜍。中药产品的质量、技术和绿色贸易壁垒,给中药产品进入西方市场设置了巨大屏障。各国政府通过用药或食品安全和环境保护等措施,加强对进口传统药品或食品的管理,制订或提高相关的技术要求,如重金属含量、农残量、微生物指标和抗生素不符合欧美市场的标准,使中药的推广和使用受到诸多限制。2004年4月30日,欧盟开始实施欧盟《传统药品法》,规定在欧盟成员国境内已使用30年以上的传统草药制品或在欧盟已使用15年以上并能提供该产品在欧盟以外的国家或地区使用了30年以上的应用证明就能通过简化注册,作为传统药在欧盟销售和使用。遗憾的是,有2个成功注册的复方中药都是德国药企拥有。到现在为止,中国药企注册下来只有两个现代单味药:地奥心血康和丹参胶囊。据统计全球传统药市场共1730亿美元,其中中国800亿美元、欧盟420亿美元、美国60亿美元、东南亚、大洋洲、南美洲、非洲、中东、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共450亿美元。中国占全球传统药市场的46%份额。现在全球已有171个国家和地区进口或使用中药,据中国医保商会统计,2014年中国出口中药材和饮片11.42亿美元、中成药2.27亿美元、保健品2.43亿美元(不包括植物提取物17亿美元),共16.12亿美元,占国际传统药市场的1.73%。中医基本名词术语标准几年前由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负责发起,在世界会员单位的配合下,邀请多国中医和汉学家一起完成了第一本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英、法、西、葡、意、匈语对照国际标准,并出版发行。以此为标志,开启了中医国际标准化建设工作。2009年9月,国际标准化组织通过中国提案,成立了传统中医药技术委员会,并由中国承担秘书处工作。中医药的国际通用英译名称是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这一译名是原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马堪温先生1961年应该院原院长鲁之俊先生之约所翻译的,后报请中国卫生部批准,作为中医的规范英译名称。这一译名目前已得到了世界各国中医学术、医疗、科研、教学机构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普遍接受,成为“中医”举世公认的标准英译名称。然而近年以来,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有关中医药高等教育机构和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等却将这一国际通用译名改译为Chinese Medicine。2015年6月1到4日,国际标准化组织在北京,各国代表投票通过,并形成决议。中医药的国际通用英译名称为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国外中医药研究现状鉴于西医对很多疾病的疗效欠佳或有毒副作用,世界各国药企都转向经过长期临床应用证明安全有效的传统医药。政府和民间大量资金投向对传统医药的研究。如美国政府专门资助建立了数个中医药治疗骨关节炎、过敏性哮喘、肠激综合征、癌症辅助治疗等研究中心。在美国一些著名大学如哈佛、斯坦福大学等都建立了专门的研究室,据统计目前美国中医药研究机构146个,研究内容涉及到针灸原理、艾滋病治疗、从中草药中提取化学成分及有效成分。德国有百余家中药或植物药厂,十余个中药研究机构,对中药活性成分的提取、质量检测、体内代谢和制剂特性的研究很有成绩。日本全国有10多所汉方医学专业研究机构,44所医科、药科大学建立了生物研究部门,20多所综合大学设有汉方医学研究组织。随着人类“回归自然”呼声的增长,加之西药开发有投资多、周期长等弊端,一些大型制药公司开始注意中药产品的发展潜力,投入巨资开发植物药品种,有的设立天然药物部,有的以开发中药产品为目标,寻求与中国合作,有的已开始研制中药复方制剂。如和记黄埔医药和瑞士雀巢合作对穿心莲提取物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研究,以及黄芩汤用于癌症辅助治疗的研究等。中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重视和鼓励中欧双方在中医药领域进行合作,欧盟还资助了对抗药性细菌和糖尿病有效的中医药疗法的研究。医药和食品企业也开始注重对中药的研究,中医药开发研究将有可能发现对常见疑难病的有效疗法和功能食品,可能在欧洲创立一个新兴的中医药生物技术产业。推动中医药国际发展在过去的30年中,中医的治疗方法特别是针灸和中药,已经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得到部分患者的认可。在世界传统医药中,中医是唯一的可以平行、独立于西医之外的医学体系。客观地说,中医作为一个医学体系尚未得到西方社会和医学界的广泛认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中医药文化的宣传不力、西方民众的中医药理念普及率低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中医药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能够走向国际的民族产业,可以带动相关贸易,改善外交和政治关系,中医药产业发展前景不可估量。为此,本人建议,要在政府主导下,制定中医药国际发展战略目标,充分发挥民间行业组织的作用,发挥海外华人中医药群体的作用,创造良好的国际发展环境,推动中医药国际发展。政府要制定中医药国际发展战略目标,创造良好的国际发展环境,推动中医药国际发展,改变以往海外中医药发展顺其自然、自生自灭的状态。中国驻外使领馆和中国中医药主管部门要更多关注海外华人中医师的生存和发展。

中国医药学院的设立,由有远见的先进覃勤先生,与各前辈出钱、出力为培养中医、中药人才而设立,但有关当局为达消灭中医的目的什么毒招都使得出来,其毒招兹略述于后:

不要拿药粉。问:为什么?答:电视、报纸都在说:中药都在掺西药,所以不要拿药粉。一百个病患有两三个如此说,我们可以一笑置之,若是一百个有八、九十个病患都是如此说,身为一个中医师,每个病患都要费尽唇舌说明,你的心理会有如何感受?

停办中医考试:历任卫生署长,以消灭中医为职志,口头要发扬、复兴中医,却不设立学校培养中医人才,反而对废止中医考试无所不用其极的祭出各种毒辣手段,言行之不一致,是有目共睹,从民国四十八年到五十八年停办中医考试后,中医考试办办停停,停停办办,风雨不断。

民国以来,中医、中药被某些人刻意的歪曲、诬蔑、抹黑,蓄意的打击,一心要使中医、中药从这个社会消失、灭亡,致中医的学理、中医的真面目,大众看不见也听不到。

不考试就没有中医的产生,老中医自然老死,新中医又无从产生,最后不消灭中医,中医自然消灭。

今日中医、中药在大众的心里印象可以说是“面目全非”,致许多人生病在走投无路时,想看中医、吃中药,却又心存着怀疑、畏惧中医、中药的心态,要如何才能使中医、中药复兴呢?

现今卫生署长亦祭出废除中医的杀手,不培养中医又要废除中医的检特考,中医的发扬将何以为继呢?

复兴中医、中药,必须重建大众对中医、中药的信心,让大众了解中医、中药的真正面目,了解中医、药的学理,了解中医是如何把病治好的,我们要如何排除复兴中医、中药的阻碍呢?

医疗保险只保西医,不保中医,不让各行各业有公费医保的病患者享用中医药的治疗,致病患找中医都要自己花钱。中医系毕业生别想取得公劳保。

中医、中药人才的培养:

中药不准进口:台湾在一九八六年元月一日之前,中药不准进口,导致中药贵得离谱,一斤草药要几千、几万元,叫中国医药学院毕业的中医系学生,用不起中药治病。

许多教学医院挂着研究、发展中医之名,但所发表的言论都是歪曲、诬蔑中医之言,以西医的观点研究、发展中医、中药,根本就是拿中餐西炒,中餐西吃,最后炒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吃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各种对中医药绑手绑脚的法令束缚,令中国医药学院的毕业生,没有生存的空间,如何叫中国医药学院毕业的学生做中医呢?只要让中医享有与西医平等的法令就可以,因为医生都在为病患的健康服务,却为何特别对中医有如此多的束缚,外界不了解,却只怪中国医药学院毕业的学生不做中医。

在大众对中医、中药不了解,没有信心的情况下,要复兴、发扬中医、药,可以请不懂中餐的西餐师傅来做中餐吗?中餐、西餐都很营养,但其烹调方法、口味是截然不同的,故复兴、发扬中医、中药,绝对不能使用西医的那一套。

西医可以全面开放各行业的医保,为何对中医总是找出不是理由的理由来拖延、歪曲医疗保险的美意,置病患的权益于不顾呢?

数十年来,政府漠视中医、中药人才的培养,从未有一正确培养人才的措施,而今要以西医、西药的理念来研究、发展中医,终又会为人类带来另一健康的浩劫。

中医、中药人才的培养,必须要从根本的中医观念做起,不可有丝毫西医的学理与观念,掺杂其中,才能让大家了解、认识中医的真面目,中医药复兴才有希望。

今日中医药人才培养的措施——设立公立的中医大学、医学院、公立的中医医院问题未解决,却是屡次听到废除中医检考、特考,消灭中医、废除中医的毒招却始终没有停息过,要如何复兴中医、中医药呢?

电视、报纸对中医药诋毁的言论要澄清:

蓄意歪曲中医,打击中医中药的医学报导,应予以反击,民众没有中医的知识,没有了解实际的情况,科学郎中蓄意歪曲、诽谤、打击中医的报导。西医的片面之词不澄清、不让大众了解,要如何复兴中医、中药呢?

让病患了解科学数据都是骗人的:

病患愿在西医花三、五十万元、几百万元被医死而毫无怨言,且会说:这么科学都治不好,是命啦!花这么多钱都治不好,是命啦!却不愿花一万元、两万元在中医治疗上,且被中医医好,却仍认为中医不科学的心态,常会令人气结,为什么呢?

我们常遇到西医、西药治疗几个月或几年没有效,且病情严重的病患,找中医治疗,只吃了一包药粉、或一服汤药没吃完,或病情有任何风吹草动的变化,病患就信心动摇,说:中医、中药没有效,而放弃中医、中药的治疗,回头找西医、西药的控制,皆因病患找中医都抱着怀疑、或试试的心态,而没有丝毫的信心存在。

仙丹也要三服,中药一服或一口能挽回严重的病情吗?为什么西医治不好,没法治,病患却要相信他们的科学,而不相信中医的科学呢?

医好人是科学,医死人还更是科学的科学,中医医好人却不科学,没有科学依据的观念,要到何日才能纠正呢?只有使病患了解“科学数据”只有十大死亡的排行榜才是真正的,其它的检查出来的所谓“科学数据”都是骗人的。

病患对中医的无理要求须予及时纠正。

西医治了几个月或半年、一年的癌症病患,西医告诉家属,病患只剩两个月或两星期好活而找我们中医治疗时,常听到的三句话是:

1、医生!多久可以治好?;2、医生!几服药可以治好?;3、医生!多少钱可以治好?

许多病患且趾高气昂的说:我们看西医治病不要钱,有公费医保,吃你中药要自己花钱,多少钱可以治好?而不会问要如何来挽救病患!

花钱的是大爷,对西医要填志愿书、盖指印,死了钱不缴清,尸体都不让抬回去,西医只给他们两个月或两星期好活的病患,却要我们中医多久能治好,多少钱能治好?几服药能治好痊愈?

宁愿填志愿书给医死,医得倾家荡产,也不愿给中医医好,许多开着价值百万汽车载着严重病情的病患家属,却不愿付一天几百元医药费的心态,历十余年的医疗经验,笔者对病患有三叹:

1、病患死得很可怜!2、病患死得很冤枉!3、病患死得很活该!

更说我们的教育,为什么让国人对国粹的中国医学像个白痴一样?一无所知!

家家都会生病,人人都会生病,人人都有获取健康痊愈的权利,故人人都是医生,人人都是医学权威,医学不是某些人的特权,为何不让大众了解医学的真面目,我们的教育啊!

你在教什么?育什么?教人谋财害命?还是教人残杀人类健康的“科学”?!

今日卫生有关当局的复兴中医、药措施,就是不见中医、药之医学理论之探讨与教育的传播,而电视、报纸蓄意歪曲、诬蔑、打击中医、药之信息,天天可见,由此可见,我们的卫生有关当局是如何的复兴中医、药,如何的教育大众对中医、药的认识——如八宝粉含汞、含铅的报导,中药掺西药的报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大赢家比分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